088.等一等,我有点难受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088.等一等,我有点难受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无奈,许俊熙收回目光,笑道,“陆总,这么巧,我看你的车停在路边,所以过来跟你打声招呼。”

陆少铭姿态慵懒的靠进后座里,半眯起狭长的眸,漫不经心说道,“许总,以后还是不要随便打招呼了,要是你破坏了人家的好事呢。”

这声“好事”令许俊熙面色一变,他嘴角扯着的微笑再维持不下去。

陆少铭说着又似笑非笑的向宁瑶递去一眼,“宁小姐,我看许总身上有很大的火气,你这个未婚妻可要帮他好好下下火。”

宁瑶没想到陆少铭会看她,她顿时面红心跳。

今天在晚宴上她偷偷看了陆少铭很多眼,她认识的人中,许俊熙是长的最帅的,但是陆少铭比许俊熙还帅,他的脸部轮廓像西方雕塑里剖制出来的,精致又完美。

关键是这男人挺拔多金,清俊高贵,他站在万人中央,权利巅峰,是那么高高在上,受人尊敬。

现在陆少铭身上的白衬衫有些褶皱,但也因此多了很多姓感慵懒的颓废,他衬衫纽扣散了三四颗,她甚至都可以看见他健康麦色的肌肤和线条流畅健美的肌理。

她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她只看见他绯色的薄唇阖动,她心跳加速。

“陆少…”宁瑶露出甜柔的微笑,含清脉脉的向陆少铭递去一眼。

好可惜,她先遇到了许俊熙,要不然,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了。

宁瑶想说话,但“呼哧”一声,许俊熙猛踩油门,兰博基尼疾驰而去。

……

看他们走了,宁卿露出了小脑袋,陆少铭还看着兰博基尼的车影,宁卿伸出小手拧住他的耳朵,将他扭转了过来。

“人都走了,你还看什么?刚才我看宁瑶好像对你有几分意思。”

从来没人敢拧过他的耳朵,陆少铭一挑剑眉,半笑道,“把手缩回去,胆子挺大的嗯?”

被他这么一说,宁卿才注意到自己此时不恰当的行为,这种夫妻间打情骂俏的事情他做不来,其实她也不习惯。

拧这么个大总裁的耳朵,也亏她做的出来。

她闪电般缩回了手。

但是下一秒,她精致粉嫩的脸腮被两指捏住,男人好心情的捏了又捏她水嫩的脸蛋,愉悦道,“你老公在你心里就这个档次?别把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我身上引,这世上,我只看中了一个宁卿。”

宁卿伸手去拍他的大掌,不许她拧他耳朵,他却来捏她脸蛋,哼,好不公平!

“现在你这样说,等你遇到比我年轻漂亮的就会看中别人了,男人的话最不可信,少甜言蜜语!”

陆少铭伸臂将她搂入怀里,垂眸,他密密麻麻的吻着她的小脸蛋,声线温柔,“想什么呢,我比你大十岁,要老也是我先老。再说要是我这么肤浅就喜欢年轻漂亮的,那还用等到现在?还没尝过女人的滋味,刚才你让尝了一下。”

宁卿整个人都瘫软在了他怀里,她很想捂住耳朵拒绝他的魔音,带着亲吻的靡费水渍音。

但是她很欢喜,他在告诉她,他跟她一样,都是第一次。

30岁的男人还有第一次,这个宝让她捡到了她究竟是赚了呢还是赚了呢?

陆少铭气息又有些紊乱,一只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寻到她香软的红唇就想堵上。

宁卿侧头躲避,她将小脑袋埋在他的衬衫衣领下,磕磕绊绊道,“我,我困了,想睡觉。”

再这么厮混下去,她不知道两人会做出什么事。

陆少铭揉着她的秀发,“好,你趴在我腿上睡一会儿,等到家我叫你。”

……

许俊熙妒火中烧,只要一想到宁卿很有可能在陆少铭身下承//欢他就觉得自己失控了,他猛踩油门,时速表在不停翻转。

宁瑶从来没试过这么快的速度,她吓的脸色苍白,“俊熙,我身体不舒服,你慢一点好不好?”

身边的男人没有任何反应,他按在方向盘上的手青筋暴跳。

宁瑶怕再这样下去会发生交通事故,她赶紧侧身,用双臂搂住许俊熙的腰腹,“俊熙,你慢一点,我好怕。”

被宁瑶抱住,许俊熙失控的情绪才渐渐收拢,他一看自己已经飙到了160码,迅速踩下叉车,缓缓减速。

该死,他又为了宁卿失控!

侧眸,宁瑶一张小脸煞白,她双眸柔弱无辜的望着他,黄莺般的娇声道,“俊熙,你怎么了?刚才你开的好快,我好怕。今天姐姐在晚宴上邀请陆少跳舞,你是不是怀疑姐姐在陆少的车上?姐姐好大胆,她会不会主动沟引陆少?”

宁瑶不笨,她将今天晚上发生的所有事想了一遍,就猜到了许俊熙失控的原因。

她恨的咬牙,为什么陆少会跟宁卿跳舞,而许俊熙又在这里为她发疯,为什么两个男人都被她迷得神魂颠倒?

那可是陆少啊,站在权利巅峰上的男人,宁卿怎么敢高攀?

她一定高攀不上的!宁瑶在心里肯定。

许俊熙路边停车,他用两指扣住宁瑶的下颚,带着几分冷意的邪笑道,“沟引?瑶瑶,你说你姐姐会怎么沟引男人?你跟你姐姐哪个更强,你要不要试试来沟引我?”

望着许俊熙潇洒风硫的俊脸,宁瑶也几分动情,她娇媚的嗔道,“俊熙,你讨厌,你是不是提到姐姐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就特别兴奋,好,我来满足你。”

她缓缓滑下身。

许俊熙将驾驶座椅放平,半躺下来,他呼吸急促,米离的双眼盯着车顶,宁瑶错了,他不是兴奋,是痛苦!

他每每痛苦时就感觉心脏空了一块,他很难受很难受,这个时候他需要得到身体的慰藉和放空,需要疯狂。

可是,身体的纵愉后是无尽的控虚和黑暗,这些日子宁瑶将他伺候的很好,但是他不快乐,越来越不快乐。

……

宁卿确实累了,困了,这几天拍戏拍的很晚她睡眠不足,所以一趴到陆少铭腿上就睡着了。

陆少铭一只大手轻柔的无摸着她的小脸蛋,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柔情和宠溺。

“总裁,”这时朱瑞指了指窗外,“是许俊熙的兰博基尼。”

陆少铭抬眸看了一眼,兰博基尼正停在路边。

“总裁,有一件事情我要向你汇报,三天前李美玲住进太太所在的医院,那天晚上许俊熙来了,他和宁瑶在太太隔壁的房间折腾了很久,弄出了很大声响。”

陆少铭一听,大手一顿,他深沉的黑眸如铺洒开的墨汁,带着无边的寒气和利光。

沉默3秒,他淡淡开腔,“通知警察和记者,我要许总明天上头版头条。”

“是。”朱瑞点头。

……

翌日清晨。

宁卿缓缓睁开眼,她看着头顶那盏熟悉的水晶吊灯,几分迷茫后就惊醒,她竟然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昨晚趴在陆少铭腿上这一睡就睡到现在,宁卿,你是猪吗?

宁卿动了下身,突然就发现自己正钻在一副温暖宽阔的胸膛里,陆少铭穿着白衣白裤,金黄流苏窗帘那细进来的晨曦阳光点滴洒在他的俊颜上,褪去了平日凌厉强大的气场,他优美坚毅的轮廓显出几分柔和,格外英俊。

宁卿发现两人的姿势很爱昧,她的小脑袋枕在他一条健臂上,他一只手搭在她的腰间,她的鼻翼顶在他的喉结下方的位置,呼吸间全身他身上带着沐浴香气的清净干爽男人味。

等等,他洗澡了,她有没有洗?

宁卿垂眸看了一下,这一下,小脸爆红,她的衣服全被换了!!

谁,谁趁她睡着了占她便宜??

当然这话宁卿是在心里问的,现实是,她轻手轻脚的将他的大手从她腰间挪开,她要下床,立刻,马上。

她转了个身,两条细腿不停往床边挪,近了,她快成功了。

但这时,“啊!”她柔软的小腰肢上再次袭来一条健臂,身后男人一收力,她整个人撞进了他的胸膛里。

好硬,她撞到他的骨头了,好疼。

“睡了我就想溜,嗯?”男人的声线里带着初醒的沙哑,十分姓感。

宁卿往床边挪了挪,想离他瞭人的气息远一点,“你胡说,我昨晚睡着了怎么睡你啊,再说了,这里是我的房间,明明是你跑过来睡我的。”

“好吧,那就是我睡你。既然我担了这个名,现在就来落个实吧。”说着,他朝她身上压了下来,薄唇直往她的粉颈里蹭。

“陆少铭!”宁卿吓的直躲。

她一个用力挣脱他,两只小手牢牢抓着床沿,眼看就要滚下去。

陆少铭一条健臂卷住她的小蛮腰,直接将她翻身趴在了他英挺的胸膛上,一只大掌强势的按住她的小脑袋,他无奈笑道,“现在摔下去小屁股又要疼了,昨晚才给你抹过药,忘记疼了?”

他身材高大俊拔,她柔软的小身子趴他身上就像一只小宠物猫。

宁卿脸上发热,也不知道他嘴里“小屁股”“小屁股”的说着合适不合适,他们不熟,真的不熟呢。

“我,我身上的衣服是你换的?”

“是的,所以别害羞了,该看的该摸的,我昨晚一样没落下。”

“你!”你还是那个陆少铭吗?

“同样,如果我想强迫你做什么,昨晚就做了,”陆少铭顿了顿,又道,“男女这种事,我总归有点期待,但这也要你情我愿,我等你。”

宁卿这才乖乖的趴在他身上,其实吧,他们认识的时间真的太短了,每每想到她要坦诚赤果的躺在他身下,她就觉得抬不起头。

她需要慢慢适应。

耳边听着他“噗咚”的强劲心跳,宁卿惬意的眯了眯眼,青葱白的小手指在他的胸膛上画着圈,“少铭,今天我不拍戏,待会儿去医院陪妈妈,你呢,你今天要不要去公司?”

陆少铭揉了揉她的秀发,吻着她的额头,“今天我有两个会议要开,晚上陪你们一起吃晚饭。”

“恩!”刚才她问的很委婉,其实她想表达的意思就是---我不拍戏,你能不能不去公司陪陪我?

他很忙,没办法,但是他答应陪她和妈妈吃晚饭,她就很满足很满足了。

在他身上趴了一会儿,宁卿起身,“时间不早了,我先去洗脸。”

她坐在床边,两只小脚穿着地毯上的粉色毛绒拖鞋。

但是,她身后贴上了一副炙热的身躯,男人一只大手搂住她的腰,慢慢钻进她的衣服里,“等一等,我有点难受。”

他从后面吻上她。

……

张婶做好了早餐,她见时间已经八点钟了,怕先生和太太睡过头,耽误了工作,所以她上楼,准备叫醒两人。

抬起手准备敲门,但没关上的房门自动开了一条缝,张婶往里看了一眼,迅速转身,下楼。

今年快50岁的张婶眼里带着笑,脸上竟也有点红。

刚才那一眼,宽软洁白的大床上,先生从背后将太太抱住,太太身上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衬衫,先生的大手在里面,薄软的布料可以看出先生的手在动,每一下,缓而重。

太太半软在先生怀里,初醒的太太精致双颊染着酡红,乌泽的秀发落了几缕在线条明媚柔美的腮边,无媚动人。

太太一只小手捧住先生的俊脸,在先生专注柔情的目光里,闭眸,羞涩不安,又一下一下的吻着他的唇瓣。

房间里拉着金黄流苏窗帘,暗里又透着晨曦闪耀的温暖光度,先生和太太,一对白衣的金童玉女,无声的接吻令人面红耳赤。

一室香软,一室旖旎。

先生有多宝贝太太,张婶看得出来。

昨晚先生抱着已经睡着的太太回房间,他亲自拿了温软的毛巾给太太擦拭身体,两人新婚燕尔,又经小别,哪受得住这种视觉刺激,先生英气的眉宇紧紧蹙着,压抑的吻太太,不是吻唇,而是温柔的吻着额头。

男人吻女人额头,据说,那是至高无上的怜惜。

……

陆少铭去公司了,宁卿接到了小周的电话。

“喂,宁卿,发生了一件大事,昨晚许俊熙和宁瑶路边車震,被警察逮到了,两人被关进警察局整整一夜。”

------------

ps:谢谢727819302姑娘的四张月票,谢谢katezhangqing和jdwang0203姑娘的月票,么么哒。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