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陆少,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086.陆少,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宁卿一僵,糟,糕,了!

她的第一支舞给了欧洛浠。

宁卿回眸看,陆少铭身边站了不少人,大都是父亲和陆少铭在交谈,然后含蓄的指了指身后羞赧而矜持的女儿。

陆少铭向她们看了一眼,她们都欲说还休的抬眸,脸上绽放出温婉甜美的笑意。

还真有那么几分帝王选妃的感觉。

宁卿正看着,突然就接受到陆少铭身后朱瑞的目光,朱瑞蹙了蹙眉,做出了一个“快过来”的暗示。

宁卿懂了,陆少铭生气了。

这男人等着她去哄呢,不哄他就真选人了。

宁卿懊恼的直跺脚,她怎么这么背呢,她想让欧洛浠帮她去找夏小芙,但是看了看,欧洛浠竟然不见了。

没办法,宁卿拜托了一个小花旦去找夏小芙,而她迈开脚,向陆少铭走去。

走到那里时,宁卿感觉好怪啊,人家那些名门淑媛都是由父亲带着,含蓄的引荐给陆少铭,就她单枪匹马。

但是管不了这么多了,她不过去他不肯过来,难不成真的将他推给那些女人吗?

那可是她的老公啊。

宁卿两眼一闭,走上前,前方有些拥堵,她一个纤柔的身板穿梭在其中十分滑稽,“抱歉,抱歉,让一下…”她气喘吁吁的挤上前。

直到视线里出现一双黑色蹭亮的皮鞋,剪裁如刀锋的西裤裤腿…

她抬起眸,男人深邃严肃的俊脸出现在眼前,他好像真生气了,看着她的那双狭眸里反不出一丝光,显出几分高深莫测。

“姑娘,你找陆少有什么事?”身后一大批人在催促着,他们想嫁女儿这姑娘来捣什么乱?烦人。

宁卿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跳舞这种事,她都来了,他一个绅士怎么还不开口邀请她跳舞?

宁卿眨巴着一双澄澈的秋瞳,不停向陆少铭使眼色。

“这位小姐,要是你没什么事,那我就先告辞了。”陆少铭英俊潇洒的站着,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这位小姐??

宁卿要吐血了,他会不会玩太大了?

“喂,等等,”宁卿赶紧伸出双臂挡在他身前,周遭曝发出一阵抽吸她也无法顾及了,“那个,陆少,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哇。”全场迅速炸开锅了,这哪家姑娘啊,又豪放又直接。

陆少铭看向女孩,她鼓着精致粉嫩的双腮,模样十分羞恼,她在瞪着他但又怕将他真瞪走了,所以她那双翦水秋瞳溢出一层柔弱而娇嗔的璀璨光芒,紧紧锁定着他。

陆少铭越过她的小脑袋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她身后正窃窃私语的人群,人群接受到了他缄默但如鹰隼般的利光,都迅速闭上了嘴。

他不怒而威的一眼震慑了所有人。

“小姐,我为什么要跟你跳舞?你邀请别人跳舞都这么没有诚意吗?”陆少铭勾起了削薄的唇瓣,深邃的狭眸漆黑曜亮。

她邀请别人跳舞…的诚意?

没有!没有!

让她一个女孩子邀请他跳舞这种事只有他做的出来,他以为谁都跟他一样奇葩吗?

宁卿告诫自己暂且忍了,成大事者应该不拘小节,他要诚意是吧,好,她给。

宁卿弯下腰,其实她1。68的个儿在他1。85面前已经够矮了,这一弯腰直接导致人群后面的人踮起脚尖都看不到她的影了,她学着那些绅士的模样弯腰,将右手伸出,“先生,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3秒后,她伸出的小手被裹入一个宽大温暖的掌心里,男人一用力,直接拽着她往舞池里走。

他的脚步跨的很大,宁卿要小跑着才可以跟上,这一路她看到了很多目光,都是羡慕欣佩的,那些名门淑媛的脸上都写着---哇靠,这招也行?

宁卿还看到了许俊熙和宁瑶,许俊熙一直是那个阴沉快滴出水来的面色,面瘫第二,没救了。

而宁瑶鄙视的看着她,是了,人家是如公主般将小手递给了男人,但她却伸出小手去邀请男人,她有嘲笑她的资本。

这一切都怪眼前这个男人!

宁卿真的很生气很生气,所以他停下脚步时,她没经大脑考虑,直接伸出一只脚去踢他的腿,“哼,大坏蛋!”

大厅里本来就安静,所以她这句话清晰的回荡在了大厅每个角落里。

这下所有人都拿看外星人一样的目光看着她了。

陆少铭伸出一条健臂扣上女孩柔软的小蛮腰,他垂着眸,神情温柔而专注,“怎么,得到我就不知道珍惜了?”

得到?

这一句话令大厅里所有的人面色大变。

宁卿发完了脾气就后悔了,其实她自控力一向很好,这里是他的公司,他是那么万众瞩目的一个男人,她竟然踢他。

她抬眸看他,水一般的眸子里染满了歉意和怯意,“对不起,我不该动手,可是,你不该戏弄我。”

大厅里响起了优美的音乐,陆少铭一只手揽住她的小香肩,另一只手穿梭进她纤白的小手,和她十指相扣,两人跳舞。

“你还好意思说?说好的第一支舞呢,刚才你和洛浠跳舞时是有多开心,看着洛浠笑你是有痴迷,嗯?”

宁卿一听,迅速嘟起樱桃粉唇表示不依,“洛浠是你弟弟也就是我弟弟嘛,我刚才在保护他,是你小气。”

女孩额头有着稀疏的齐刘海,衬得她额头饱满如玉,陆少铭欺近几分,用自己脸颊轻轻蹭过她的额头,那一瞬间的接触仿佛传过电流,她又香又暖。

“这件事就这样过,但是你今天穿的什么衣服?三天前被我看了一下胸瞧你哭成什么样,今天整个背都露出来了想给谁看?”

她又不是不知道她往那一站,她在那些心术不正的男人眼里就像没穿衣服,长的这么漂亮还出来招摇,哪来的坏习惯?

宁卿没看出来这男人也这么小心眼,爱念叨,她不服气,“那你呢?你穿成这样就是招蜂引蝶的,你看别人都将自己的女儿往你手里送,你是不是特得意?”

她话音一落就感觉她肩上那只手加重了力道,男人眼里簇拥着两团幽冽危险的火苗紧盯着她,薄唇阖动,“宁卿,你再敢跟我嘴犟,信不信我现在就吻你?”

他从来没用这么认真严肃的表情看过她,宁卿又害怕又委屈。

没想到几天不见,一见面就是吵架。

她垂下眸,鼻尖有点红,“今晚是你的公司开晚宴,我知道有很多漂亮女人,我不想你对她们看,我想自己是最漂亮的那一个然后站在你身边…你别对我凶,我不喜欢那么多女人喜欢你,我承认自己有点嫉妒有点难受有点失控…唔…”

她的红唇被堵上了。

陆少铭旋转了个身,将她压向昏暗视线里,浅尝辄止的吻了一下。

这里是公众场合,他不能深吻,也没打算真吻,但听着她的话他就忍不住了。

小傻瓜。

宁卿被吻懵了,他的唇是走了,但他留下一股清洌暗含了淡淡红酒香的味道,萦绕在她唇上挥之不去。

“我,我没嘴犟。”宁卿有点晕。

“我知道,是我想吻你。太太,我平常不是一个这么…小气的男人,但我刚才也有点嫉妒有点难受有点失控,所以sorry,不许哭,嗯?”

刚才她在舞池里的一举一动他都看的清清楚楚,那人是洛浠,他明知道不会有事发生,但是他受不了她看洛浠笑时的眼神。

想想他又觉得自己可笑,他16岁进了商场,犀伐浸淫了整整14年,一切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中,他成稳而自控。

但是他没想到生命里会遇上这么个女孩,让他丢也丢不得,疼也疼不得,他失去了理智,跟小毛猴子一般冲动,爱吃醋。

是的,他承认刚才胸腔那处酸酸的感觉是吃醋。

宁卿心里迅速升腾出一股蜜意,她不知道别人家的太太是不是跟她一样,会因为他一句话,一会儿想哭,一会儿想笑。

情绪变化的太快,很幼稚。

“太太,我想搂你的腰,你贴我近一点。”陆少铭将放在她小香肩上的手向下移,缓缓而绅士的扣住她的小蛮腰。

宁卿小脸爆红,这么多人看着,他一点都不克制,但她向前移了一点,离这副英挺且散发着无尽男性魅力的胸膛又近了一点。

他的舞步跳的真好,受到过最正统的教育,每一个脚步都从骨血里散发出的高贵和优雅,两人扭摆中,他西装衣角甚至刮过她的礼服,令她浑身发酥。

他满足了一个女人对男人所有的想象,怎么才能令她不心动?

“太太。”他叫了她一声。

“恩?”耳边是浪漫优美的音乐,宁卿全身心的徜徉在他的怀里,慵懒且恣意的应了一声。

“太太。”他没有说话,又叫了一声。

宁卿止不住在他怀里“咯咯”的脆笑,她声音里带着她都没发觉的酥嗲,“干嘛呀,好也是你,不好也是你。”

陆少铭蹙了蹙眉,“说说看,我哪里不好了?”

宁卿搭在他肩上的小手捏成小粉拳,轻锤了他一下,“让我一个女孩子请你跳舞,你难道还觉得自己好了?”

陆少铭抿了抿唇,“宁卿,我在帮你登头条,你难道没看出来?”

宁卿语结,他俩这一支舞明天必然登上娱乐头条,头条会写什么?宁卿大胆求爱,与陆少共舞一曲?

“可是登头条的方式有很多种,你就不能来请我跳舞吗,也让我享受一下公主的待遇?”恋爱中的女孩要求都一样,都很俗,宁卿也不例外。

“谁让你惹我的,要是你乖乖的等我,我就会请你跳舞。”

“你!”宁卿恨不得踩他一脚,他还有理了?

陆少铭扣住她的小蛮腰将她更紧的拥入怀里,他覆在她耳边,低声道,“待会儿我还有点事处理,你等我,我们一起回家,嗯?”

“恩!”宁卿眉眼弯弯,满足的应了一声。

我们回家。

……

跳舞结束后,宁卿迅速出门去找夏小芙,那个小花旦说没找到人,宁卿有点担心。

宴会场所很大,宁卿跑了两圈都没看到了人,而且事情蹊跷了,欧洛浠呢?

宁卿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下,小芙会去哪?

她转身,往偏僻的地方跑去。

跑到一个喷水花园边时,宁卿听到了银铃般的笑声。

她跑过去一看,夏小芙脱了脚上的高跟鞋,正赤足站在花坛边的鹅卵石上。

她将淡紫色的裙摆系了起来,露出一小截雪白的小腿腹和纤美的玉足,花坛里的喷泉从五彩的霓虹灯里喷了出来,她像个小孩般踮起脚尖用小手接水珠玩。

宁卿的角度看见她半侧精致的鹅蛋脸,她如花的眉眼里全然是天真烂漫的笑意,水珠溅在她身上,她就像是一个沐浴在水雾里的仙子。

宁卿停下了脚步,没有打扰。

像夏小芙这样专研中文的才女,她们心里都住着一位诗人,她们向往自由和浪漫,感情细腻而饱满。

除了笑声,宁卿还听到一段很轻很柔的曲子,像是用两片树叶吹的,很好听。

有人?

宁卿往草坪那边的树林里看去,会是谁?

这时,“小芙!”一道怒气冲冲的男声响起,欧泽疾步走了过来。

欧泽一出现,那首曲子就断了,夏小芙脸上的笑意也凝固了。

“小芙,你在做什么?”欧泽冲上去,伸手去抓夏小芙。

夏小芙条件反射的一退,一转身直往树林里跑。

宁卿见欧泽跑了两步去追,但这时有几名保镖赶了过来,欧泽当即转身,浑身的戾气,“通通给我转过身!谁要敢看我就废了谁的双眼!”

保镖们纷纷转过了身。

宁卿这才注意到,夏小芙身上的长裙被水珠溅湿了,露出她那姣美曼妙的玲珑身段,长裙并不透,但光看她小腿腹上那寸寸如上等羊羔脂的雪白肌肤,连宁卿这个女人都觉得面红耳赤。

夏小芙拨开树林,她很失望,这里空空如也,只有草坪上残留着两片树叶。

她弯腰,将树叶捡入手心。

树叶上还有温热,应该是刚才那人唇上的温度。

-----------

ps:谢谢祤姑娘和tsunami0njz和dby9081姑娘的打赏,么么哒。

谢谢ssejge和sky670两位姑娘的月票,另外推荐偷 腥小狸的新作---《独爱金牌萌妻》,有兴趣的姑娘可以看一看。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