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她的第一支舞给了欧洛浠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085.她的第一支舞给了欧洛浠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他有一次看过她的访谈,她说话一颦一笑,进退拿捏有度,给娱乐记者想要的,自己又优雅从容从不掉价。

许俊熙承认,她是个极其聪慧的女人。

不登大雅之堂?

许俊熙耳边回荡着夏小芙这句话。

其实这句话给了他一种“一语中的”的感觉,他很早就感觉到了这对姐妹的不同,但他一直说不出不同在哪。

夏小芙说的对,宁卿就像是一朵优雅烂漫的紫罗兰,浑身自带发光源,获得别人喜爱的同时又赢得尊重。

宁瑶却不一样,她毕竟小家子气了,他给了她这么多庇佑,可是看现场记者恭维谄媚的笑,他就知道她在别人那获得了什么。

宁瑶,终究是比不上宁卿的。

……

宁卿在夏小芙的引荐下和四小花旦聊着天,一位小花旦调侃着夏小芙,“小芙,你的欧总怎么还没来,待会儿就要跳舞了。”

“跳舞跟他有什么关系,难道我除了欧泽就不能跟别的男人跳舞吗?”夏小芙水嫩的鹅蛋脸上浮出俏皮的笑意。

“得了吧,你家欧总爱吃飞醋有谁不知道,你还敢老虎头上拔毛啊?”

夏小芙没再说话,她眼睛余光看向宴会大厅那,有一道修长俊拔的身影走了进来。

在她的印象里,那人一直喜欢穿黑风衣,牛仔裤这类的衣服,这是她第一次看他穿白衬衫,黑西装,他穿这套衣服和别人就是不一样,白皙的肌肤十分干净清隽,世家翩翩公子哥的斯文优雅。

欧洛浠。

夏小芙不知道怎么了,小脸红了。

“宁卿,我们来猜猜吧,猜猜今晚广擎陆少的第一支舞跟谁跳,今晚聚集在这里的都是T市的权贵,你看大家都带着自己的女儿来了,这就像皇帝选妃,我们猜陆少会看上哪一个?”一位小花旦笑道。

经她们提醒,宁卿才注意到这个大厅来了多少位名门淑媛,她们都花样年华,跟在自己妈妈身后举止矜持。

这些都是冲着陆少铭来的吗?

宁卿下意识里抿了抿红唇,心里不是太高兴,自己的男人被这么多女人惦记呢。

皇帝选妃?

那也要他敢!

但是,她又隐隐的紧张,她没想到陆少铭的第一支舞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她和他都约好了,她的第一支舞留给他。

可是她跟他跳舞就等于向天下昭告了他们的关系,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心情有点复杂时,门边一阵骚动,陆少铭来了。

当他那道英挺冷峻的身躯出现在门边时,大厅里就安静了,人群里自动让出了一条道,铺着红毯的路,是留给他的。

他进门时随意将身上的薄呢大衣交给了身后的朱瑞,他穿着一贯的白衬衫,黑西装,他没打领带,衬衫领口处打的是领结,西装口袋里还踹着一块白色方娟,一身的完美精致。

他两条遒劲傲人的长腿踏在红毯上,每一步都踏出了铿锵慑人的气场,他目光平视,淡淡扫向周边的人,平静里带着内敛而深沉的锋光。

被他扫到的人并不多,T市商场的龙头老大们,大家纷纷颔首点头,对他表示尊敬。

此时大厅里绚烂的灯光打在他身上,他轮廓深邃如雕凿,西装上散发出的优雅迷人的气息令女人抽吸,红眼。

这就是一个成熟男人的魅力。

低调而奢华。

宁卿同样移不开目光,她在这万千人海里瞻仰着他,突然她感觉到他一个眼神飘来,似乎很无意,但看她的那一眼缓而重。

像抚在她腰上那一双粗粝宽阔的大掌。

宁卿顿时心跳如鼓。

不过他的目光只停留了2秒,主席台上的主持人请他讲话,她看着他踏上去,一手撑在主席台上,绯色姓感的唇不急不缓的吐出“感谢到来”的话。

他的话很少,但讲完之后就是潮水般的鼓掌,宁卿扫了眼那些名门淑媛,大家眼里都写着爱慕。

……

陆少铭讲完话后就进入大厅,和三五个人在说话,朱瑞跟在他身后倒红酒,他一手抄裤兜里,高大英俊的身躯显出几分出差后的疲惫和慵懒,低眉浅笑间仰头将一杯红酒饮尽,男人间的应酬。

宁卿看了一眼,这时音乐响起,要跳舞了。

她远远的就看见,许俊熙绅士的向宁瑶伸出手,宁瑶笑靥如花的像公主般将小手交到他手心,两人进入舞池跳舞。

陆少铭刚开始谈话,估计一时半会儿来不了,宁卿决定先去一边休息会,等等他。

“小芙,欧总还没来吗?我们先去一边坐坐吧。”宁卿倡议。

夏小芙垂着眸,没答话。

宁卿有些诧异,这时只见成功推掉了一群女孩子邀约的欧洛浠抬脚向这边走来。

欧洛浠想请谁跳舞?

夏小芙两只青葱白的小手攥紧了身上的长裙,雪白的贝齿咬了咬芙蕖花般的樱桃小口,她有点紧张。

刚才音乐声响起,有很多女孩子兴奋的围住了他,她亲眼看见他第一眼就向这里看来,两人的目光在这人海里不期相撞。

他来了,这里就她和宁卿,欧洛浠会选谁?

黑色的手工皮鞋停了下来,欧洛浠缓缓伸出手,“宁卿,我们跳支舞吧?”

夏小芙已经提到嗓子眼的一颗心瞬间下沉,刚才他明明看到她了,他那双干净漂亮的眸子里只有她!

可是他选了宁卿。

宁卿也很意外,她没想到欧洛浠会邀请她跳舞,她抱歉的笑道,“洛浠,我已经有约了,这样吧,”宁卿看向夏小芙,“你大哥还没来,你先跟小芙跳吧。”

被点名的夏小芙抬起眸,她那双山涧潺潺的丽眸勇敢的望向少年,唇边勾起惊心动魄的纤尘笑意,“宁卿有约了,你就跟我跳吧,我跳舞很好的。”

欧洛浠看了她一眼,缓缓缩回手,抄进了裤兜里。

他拒绝了!

宁卿一僵,而夏小芙那双丽眸迅速蒙上了一层晶莹的雾光,她眼眶通红的看着眼前这个高她一头的少年。

欧洛浠侧开头,神情冷酷而寡淡的看向了别的地方。

“哼!”夏小芙一甩袖,转身就走。

“小芙…”宁卿去追。

夏小芙转身时太急了,直接撞到了身后一个男人,男人手里的红酒洒在了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夏小芙赶紧道歉。

“对不起就有用了?我衣服脏了。”那男人声音粗狂,态度蛮横,但他一抬头,看清了夏小芙这张如花似月的鹅蛋脸,迅速嘿嘿笑道,“哦,原来是夏女神啊,没事没事,只要夏女神拿纸巾帮我身上擦干净就行了。”

那男人爱昧的往夏小芙身上贴了贴。

夏小芙没想到会遇到牛氓,她心情本来就不好,随手就拿过桌边的红酒,全部扑在了那男人的脸上。

“你!”那男人迅速扬起了手,想甩夏小芙一巴掌。

宁卿靠那男人近,她本来想伸脚踹那人的裆下,但视线里飘过一道黑影,欧洛浠不知何时站在了夏小芙的身边。

宁卿松了一口气,有欧洛浠保护夏小芙她就放心了。

只是,刚才不顾人家女孩子的尊严拒绝人家的邀请,把人家气哭了,现在看人家遇到危险又想英雄救美了,宁卿也不知道欧洛浠怎么想的。

“住手!”欧洛浠没有出手,因为那男人扬起的手被后方截住,欧泽来了。

欧泽截住那男人的手,轻松一拧,伴随着一道骨裂声,欧泽面色阴沉的开腔,“我的女人你也敢碰,找死!”

那男人发出一声杀猪的嚎叫,大厅里的人纷纷向这看来。

宁卿下意识里向陆少铭那里看去,他的视线里,人群自动让出了一条道,她看他笔直挺拔的站着,半眯着狭眸,没多少表情变化,一手端着红酒,低醇慵懒的开口,“这里怎么什么人都可以混进来,把他拖出去。”

“是。”朱瑞点头,招来保安,将那男人捂着嘴巴,干净利落的拖了出去。

陆少铭扬了扬手上的红酒杯,看着欧泽道,“欧总…”

欧泽叫了声“陆少”,两人点头算打过招呼。

宁卿感觉那道深沉的视线落在她身上了,她用纤白的小手将腮边的秀发掖到耳后,小脸都红了。

她正侧身站着,她背后的雷丝V开的很深,一直到了纤腰下部,他一定看到了。

……

“小芙,你没事吧?”欧泽上前,伸臂揽过夏小芙的肩膀,将她揽入怀里。

夏小芙摇了摇头,“没事。”她伸手推开他,将两人拉出一定距离,她精致的鹅蛋脸有些泛白,“泽,我想回去了。”

欧泽笑,“怎么想回去了?我刚来。走,我们去跳舞。”

说着他牵起夏小芙的小手,带她走入舞池,

他一边走一边想起了什么事,脚步停下,他看向欧洛浠,声音有点大,“洛浠,你怎么不跳舞?哦,你大概还不会跳舞,你可以找个女伴教一教你。”

欧泽这话被身边人听了去,有人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欧洛浠,窃窃私语,“欧洛浠不会跳舞吗,不是吧?”

“大概就是的,欧洛浠是欧家的私生子,听说19岁进了欧家,欧老爷子给他请了老师,小学老师。”

“小学老师?天那!”……

夏小芙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她猛然抬起头,有点困惑有点无助还有点嗔怨的对着欧洛浠看。

宁卿火冒三丈,这个欧泽是什么意思,当众羞辱欧洛浠吗?

“洛浠,”宁卿挽上欧洛浠的胳膊,笑道,“你刚才不是请我跳舞吗,我们走吧。”

……

宁卿和欧洛浠一起跳舞,两人选了一个灯线比较暗的角落,宁卿耐心的教他,“跟着我的步调走,对,非常好。”

欧洛浠真的不会跳舞,但是他一点就通,学的非常快,虽然其间踩了她两脚,但后面跳的很好。

宁卿带着欧洛浠往舞台中央跳,她小声道,“洛浠,你跟旁边的人学,手一推,然后我转个圈。”

“恩。”欧洛浠拿下放在她肩上的手,另一只跟她交握的手往外一推,宁卿就着高跟鞋立地旋转。

她的白色晚礼服是收腰鱼尾的,她旋转起来时那镶嵌着铂金的缀花裙摆荡出一圈圈潋滟而旖旎的弧度,她像条美人鱼,惊艳了全场。

“哇。”一群人都在抽吸惊叹。

宁卿对欧洛浠俏皮的眨着眼,他们身边就是欧泽和夏小芙,她的眼神是---看,我帮你报仇了吧。

欧洛浠收臂将她揽入怀里,他嘴角缓缓勾出弧度,清隽的眉眼弯弯,对她绽放出一抹比婴儿还纯净迷人的笑意。

宁卿第一次看他这样对她笑,一时看呆了。

欧泽眼里闪出阴霾的光度,垂眸,他的未婚妻夏小芙正怔怔的望向欧洛浠,她脸色黯淡而惆怅。

欧泽一转身,挡去了欧洛浠的身影,放在她纤腰上的手臂一用力,直接将这个小仙女扣进了自己的怀里。

“你做什么?”他的动作有点突然,夏小芙停住脚步,两只小手撑在他的胸膛上想将他推开。

“小芙,我们都订婚两年了,你不许我碰你,就连我牵你手的次数都屈指可数,你怎么忍心?”他压低声,伏在她耳边道。

夏小芙无法接受他这么亲密的动作,紧紧拧了秀眉,不悦道,“欧泽,你弄疼我了,快放开我。”

她一句“疼”勾起了欧泽所有压抑的浴火,他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俯身就来吻夏小芙的唇。

夏小芙吓坏了,她赶紧狠狠踩了欧泽一脚。

欧泽吃痛松开她,夏小芙捂着小嘴,风一般的跑了。

欧泽拔腿去追,这时“欧总…”有几个商场的生意伙伴来找他,欧泽看了眼消失在门边的那抹倩影,硬生生的收了脚步,和那几个人寒暄。

“洛浠,小芙好像跑了,她怎么了?我们别跳了,我去找一找她。”宁卿担忧道。

“恩。”欧洛浠看了一眼夏小芙消失的方向,停下了脚步。

……

宁卿想出门去找夏小芙,但这时她听见几个名门淑女在兴奋的私语,“快,陆少要跳舞了,我们赶紧去。”

宁卿一僵,糟,糕,了!

她的第一支舞给了欧洛浠。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