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等着你的电话数一数你有几分爱我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076.等着你的电话数一数你有几分爱我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陆少铭没有看倪制片人一眼,他侧眸,深邃曜亮的黑眸锁定着那一脸写着“感动”的女孩,柔声笑道,“刚才许总赢了你多少钱,给我双倍赢回来,嗯?”

宁卿看着他英俊逼人的容颜,坚定的点头,“恩!”

许俊熙冷眼看着两人间的甜蜜互动,刚才朱瑞对宁卿是恭敬,他已经确定宁卿和陆少铭有着某种见不得人的关系。

呵,怪不得她这么爽快的将他推给宁瑶,不要他了,原来她攀上了这个大金主。

他还真是小瞧她了!

“行啊,虽然我的钱尚不及陆少的十分之一,但只要宁小姐有本事,许某还是输得起的。”

……

发牌师开始发牌,宁卿从今晚的牌局里也得出了不少经验,她本就是一点就通的聪慧女人,玩了几把,竟也从许俊熙那里赢钱了。

宁卿觉得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她身边坐着陆少铭,方形的牌桌他靠她不算近,但桌下两人的腿会碰到,她将他推远,他又会靠近,最后他将长腿伸直,霸道的占据了她的空间,她的心小鹿乱撞,索性红着脸将两条细腿搁在他的长腿上。

眼睛余光里他抿了一下唇,微微曲高腿,让她的细腿在空气中荡出一道快乐随性的弧度。

宁卿想起了一个词---公主的骑士。

他给了她一种极致宠爱的感觉。

两个男人玩的比较大,每当他们坐庄家时,两人都下了很大的赌注,牌桌的游戏中如影随形着一种火药味。

陆少铭打牌也如他的人,时刻透露出沉稳睿智,每次他觉得自己点数大时,直接几倍翻许俊熙的赌资,一击即中,满载而归。

说是让她将输掉的钱双倍赢回来,但他已经替她报仇了,她只需要坐在他身边,安静的呆在他的羽翼下。

这感觉真好。

玩了半小时,许俊熙空了一大半的锦盒,他连着抽了好几根烟,心情烦躁。

这时朱瑞走到陆少铭耳边,低语,“总裁,现在九点了,再不出发去机场就会误了明天的寰亚会议。”

宁卿耳朵尖,听清楚了朱瑞的话,她的心一紧,他就要走了吗?

陆少铭点头表示知道了,侧眸就看见女孩低落而留恋的眼神,她微微鼓着双腮,有点幽怨,分别半个月才相处这丁点时间,对谁都不够。

若是没外人在,他很想动手捏一捏她精致粉嫩的小脸蛋。

“许总,我看这样吧,我俩来赌一局,比牌点大小,我们都拿出自己可以开出的最高筹码,谁赢谁拿走。”陆少铭提议。

“可以,”许俊熙紧蹙着眉,开口问,“我很好奇,陆少可以开出的最高筹码是什么?”

“广擎怎么样?”

此语一出,那些大佬一阵抽吸,纷纷色变,许俊熙直接一愣,眼眸里划过不可思议。

陆少铭勾着唇,淡漠道,“如果我输了,我将广擎双手奉送,相对的,许总的筹码必须是…音皇,许总敢不敢赌?”

音皇?

许俊熙瞳仁一缩,这可是许家世代的产业。

陆少铭将英挺的后背慵懒的靠近宽软的沙发里,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在桌面上“咚咚”敲击着,有条不紊,“怎么,许总考虑好了吗?”说着,陆少铭对发牌师递去个眼神,“开始吧。”

发牌师开始发牌。

大佬们屏住呼吸,他们没想到简单的一次打牌较量迅速演变成了商场的生死对决,大家再次深深看了一眼宁卿,谁都明白,这两个男人是为她在对决!

广擎?呵,陆少铭告诉了所有人,这个女孩在他心里就是这个价。

发牌师将第一张牌发到了陆少铭面前,在发牌师要发牌给许俊熙时,许俊熙摆手,低声道,“我不玩了。”

周遭响起轻微的扫兴声。

宁卿抬眼看向许俊熙,他英俊的眉心皱成了“川”字,右手两指夹着烟烦躁的抽吸着,模样颓废。

宁卿可以理解他此刻的心情,作为许家独子,他在事业上一直一帆风顺,受人尊敬,在贵圈里,陆少铭和他这个赌局,他赌输了不会有人笑话,但他却不敢赌。

这是陆少铭给他无声却最沉痛的羞辱。

许俊熙一直心高气傲,这个羞辱对他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既然许总不敢玩,那就算了,各位,陆某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在宁卿还没来得及收回眼光时,男人骤然收回了长腿,她两条细腿因为瞬间失重而跌落到地面上,脚跟坠地,有点疼。

这男人!

宁卿看着已经站起身的陆少铭,他面色似乎不太好…

该不会她看了一眼许俊熙,他生气了吧?

大佬们和陆少铭客气的告别,陆少铭踏着沉稳铿锵的步调离开了包厢门,宁卿见朱瑞临走时向她递来一眼,她的小心脏顿时剧烈的乱跳。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跟那些富太太们告别的,陆少铭前脚刚走,她后脚跟出去,唔,谁都知道她干什么去了。

……

宁卿在回廊处转了个弯,加快脚步去追陆少铭,但她停住了,因为她要追的男人身高腿长无比俊拔的侧身站着,他身边有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那个漂亮女人宁卿认识,是某当红美女主/播。

女人穿着黑色V领的短身包臀裙,秀惑的事业线,盈盈一握的小蜂腰,两条纤长的玉腿…不管她身材如何热辣,她的声音却带着江南女子的甜柔细糯,比宁瑶黄莺般的声线还好听上三分。

宁卿感慨,这还真不愧是所有宅男姓幻想女神,光这身材和声音的对比,就能令男人生出许多邪恶的心思。

“陆少,没想到今天有缘在这里遇到,3年前,一次商业剪彩典礼上,我被人群挤得差点摔跤,你让你的助理扶了我一把,我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跟你说声谢谢。陆少可以留个联系号码给我吗,等你有空,我想请你吃饭。”

虽然隔着比较远宁卿只看到了美女主/播的一个侧面,但主/播眉梢含偆的望了陆少铭一眼,欲说还休的仰慕和爱恋。

这时宁卿见陆少铭一手抄裤兜里,那双幽冷深沉的黑眸直直向她看来。

他不答话,那一副冷峻高贵的模样似乎在等着她的反应。

宁卿恨不得瞪他一眼,他就这么好心吗,别人摔跤跟他有什么关系?

还不是看别人漂亮!

宁卿款款上前,“少铭,”她勾起唇瓣,亲昵的挽住男人的健臂,没看美女主/播,话是问陆少铭的,“这人是谁啊?”

陆少铭垂眸看着矮他半截的小女孩,她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她的眼睛黑白分明,晶莹明澈,不像世人那般沾满世俗和浴望,安静时像那秋天明净的水波,双瞳剪水。

当然谁有幸,她也会像现在这样,轻挑着一对精致柳眉,显出几分妖娆慵懒的无媚,如偆日小猫那般看你,用小猫爪挠你的心。

非常沟人。

她今天穿了一身红色雷丝连衣裙,简单大方的款式,鲜丽的红色衬得她肌肤赛雪,明媚皓齿,只有他知道她端庄矜持的外衣里藏着多么妖清的身体,活了30年,他眼里没有看到过什么女人,今天认真的看了一眼这个主播,还真是庸脂俗粉。

“不认识。”陆少铭滚了滚喉结,吐出三个字。

宁卿心里松了一口气,她见过很多现象,夫妻俩吵架,男方或女方会借着一位第叁者刺激原配,这样既幼稚又伤感情。

幸亏他没有这么做。

两个人相处,遇到矛盾时,她愿意先走一步,睿智的他,也愿意走完那剩下的九十九步。

“少铭,我们走吧。”宁卿挽着陆少铭,带他转身。

陆少铭跟着宁卿走,“对了,”他突然想起一件事,优雅的转身,眸光疏离而薄凉的看着美女主/播,“我没有助理,只有一个秘书,我秘书是按小时结算酬金的,所以让他搀扶女人这种事,不值得,我也没做过。以后不要用这么蹩脚的理由来搭讪,很容易穿帮。”

美女主//播脸色煞白,整个人如呆滞的小鸡般,僵在了原地。

宁卿跟在男人身边,她眉眼弯弯的偷笑,突然就很想批评这男人一句,看人家女孩都要哭了,你也不懂得怜香惜玉。

但是她才不会说出口,她也有阴暗自私的一面,所以觊/觎他的女人,她爱极了他抽刀断水的冷漠魄力。

“少铭,朱秘书的工资有那么高吗?那为什么你要留朱秘书在医院里照顾妈妈,一照顾就是一个星期?”

陆少铭看了眼“男洗手间”的标志,平静的从她小手里抽回臂膀,推门走进去,“你是谁,嗯?我陆少铭的老婆只有一个。”

宁卿心尖像抹了把蜜,她追着他走进去,男人清俊挺拔的站在盥洗台边洗手,她上前,蹭在他身侧,娇着声,“你生气了吗?我只不过看了许俊熙一眼,没什么想法,我们一起打牌那么久,我就不信你没有看出来我已经将他当陌生人了?”

陆少铭关了水,像他这样的男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两个人之间有没有事,她的眼神很干净,许俊熙彻底成了过去。

他站定,右手探过去扣住她小巧的下颚,将她拉进,“今晚看明白了吗?以后还想跟许俊熙闹绯闻吗?”

他手上用了力,宁卿感觉到疼,两只小手使劲推搡拍打着他的大掌,嘟嘴哼哼道,“你要我看明白什么呀?”

陆少铭左手扣上她的小柳腰,一阵旋转,宁卿已经被他抱坐在了盥洗台上。

他的身躯压进,漫天而来的男人清洌气息和淡淡的烟草味,宁卿往后一缩,他一只大手撑墙壁上,直接将她抵进了角落里。

“看明白其实我比他更能让你炒作,下次再想闹绯闻,直接把房间号给我,我陪你。”陆少铭舔了下干燥的唇,平缓而低沉的开腔。

宁卿小脸绯红,这男人真要命,说话这么严肃刻板,但字里行间全是不容置喙的强势霸道,还有…爱昧。

正不知所措时,她柔软的纤腰再次被扣住,她粉色的小翘臀往前一挪,整个人被他半抱进怀里。

“在包厢里拿包的时候,自己穿着裙子没注意?小屁股撅起那样,想曝光给谁看,恩?”他垂眸,吻了吻怀里女孩的红唇。

宁卿迅速伸手攥住他的商务马甲,但右手不小心碰到他的铂金胸针,跟他在一起,她特别喜欢他身上带的冷硬质感的东西,如腕表,衣袖口的纽扣,金属皮带…男人天生就适合这种东西,很迷人。

宁卿觉得自己太不争气了,才被吻了一下,她就全身无力。

“…我没有想给谁看…我里面穿了安全裤,不会曝光…”她缩在他怀里,弱弱的解释。

盥洗台上开了一盏明亮的灯光,隐在她怀里的女孩两颊晕红,眉目如画,那一管如玉的秀琼鼻翼青春挺俏,小小的菱唇形似樱桃。

他抱她在怀里,只想起一个词---香暖如玉。

“真穿了?给我看看。”

宁卿还没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腿根一凉,他粗糙的大掌寻上她的裙裾,往上一掀…

“陆少铭!”宁卿又羞又气,她黑色雷丝底库露了出来,好丢人。

陆少铭看了一眼,在她扭捏的动作里放下她的裙子,阖了阖眸,眼角有点红,气息紊乱中,他两只大掌捧住她的小脸,“这半个月,想不想我?”

这让她怎么回答?

哪有人问的这么直白?

宁卿紧闭着小嘴,不回答。

“宁卿,我想你。这半个月不工作的时候,除了去医院陪妈妈就是想你,所以昨晚听你说给了许俊熙门牌号,我很生气。今天早晨提前开了会议,然后就飞过来了,包厢里是哪里跑来的阿猫阿狗,竟然欺负你,我很心疼,一点都舍不得。”

“宁卿,我待会儿就要走了,时间有限,主动点,让我感觉你也在想我,虽然我已经感觉到了,从昨晚到现在我没回你电话,你给我打了21个电话,我很开心。呵,我也有这么幼稚的时候,等着你的电话数一数你有几分爱我。”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