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陆总来了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074.陆总来了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宁卿表示同意,临出发前,她垂眸,从包里拿出手机。

她翻出那个熟悉的号码,她从今天早晨开始打了陆少铭好几个电话,但是电话一直关机,她不知道他几个意思,真的决定就这样不理她了吗?

宁卿无力而委屈的鼓起双腮,她最讨厌被喜欢的人抛弃,也最讨厌冷暴力。

拍戏什么时候结束,她真的很想回去。

回去看看妈妈,看看他。

……

宁卿和小周来到豪华私人会所,《风尘》剧组里的人都在打保龄球,宁卿参加进去,玩了几个回合,王导带她去打牌。

精致奢华的包厢里都是些娱乐圈的大佬,大约十多个,个个西装革履,翘着二郎腿,手上燃着烟,宁卿对他们都很熟悉,这些大概就代表了T市所有的风云权贵,她经常听说或在新闻上看到。

他们在谈生意场上的事,对于宁卿的到来只随意看了一眼。

王导介绍了在场几个大导演给宁卿认识,大导演们笑着附和一句,不算热情。

宁卿有自知之明,不管是宁家还是她现在的名气,都不在这些人眼里,这个包厢是真正的名利场,她算是第一次见识。

“宁卿,我今天只是带你出来露露脸,我跟他们聊点事,你去跟富太太们打打牌,多认识些人对你有好处。”王导低声交代。

“好。”宁卿点头,如果没有王导带领,她恐怕都跨不进这扇门。

包厢里有三个牌桌,其中有一位面善的富太太看了《风尘》的宣传片是宁卿的粉丝,她起身道,“宁小姐,到我们这里来玩牌吧。”

宁卿抬眸看,除了这位富太太,牌桌上还有两个男人,电影界很出名的制片人。

恭敬不如从命,宁卿抬脚走过去,坐了下来。

牌桌上玩的是斗牛,一方庄家,三方闲家,下注比牌大小,输赢比较大,宁卿不太会玩。

但已经坐下牌桌了,哪能再站起来跑,而且小周接到王导电话送来了一沓毛爷爷,意思是让她放手玩。

宁卿没辙,只能硬着头皮玩。

刚分到了牌,她听见有人叫了声“许总”,真是冤家路窄,许俊熙来了。

宁卿不奇怪,这里是T市的风云权贵,论起许家的地位,许俊熙绝对能在这里占有一席之地。

她侧眸去看,许俊熙也看到了她,他当即蹙起眉,冷冷瞥了她一眼,似乎惊讶她会在这里,同时又带着不屑。

宁卿有点乐,看他黑沉的面色不知是在哪里吃了亏,而且宁瑶呢,他们都订婚了,这么权贵的场所宁瑶做梦也想来的吧。

她下的两步棋,一步都没让她失望。

许俊熙坐在沙发上,和那些人聊生意了,宁卿玩了两把牌,刚才大好的心情迅速郁闷了,她赌一把输一把。

“哈哈,宁小姐,你是不是第一次玩斗牛?没关系,输钱就当买经验。”坐在她身边的制片人安慰道。

宁卿腹议,呵,又不是输你的钱,你当然不心疼了。

这时宁卿感觉桌下的腿被碰了一下,一开始她没注意,但是接二连三的,那个制片人不停用他的腿蹭她,极其喂琐。

宁卿维持着微笑,不动声色的移了移,但那个制片人借口道,“宁小姐,我来帮你看看牌吧。”他竟明目张胆的来碰她的小手。

宁卿敏捷了避了一下,佯装嗔道,“我的牌怎么能给你看?快坐回去!”

制片人吃了个闷亏,扫兴的缩回手。

宁卿镇定自若的出牌,出牌时她的视线无意撞上许俊熙的,他坐沙发的位置和她对着面,他明显将她被搔扰的一幕看在了眼里,他缓缓勾起讥讽的冷笑。

宁卿白了他一眼,“对不起,我去下洗手间。”她起身。

……

在洗手间里用冷水冲了把脸,宁卿走出去。

走在回廊里时,迎面而来那个制片人。

制片人挡在她面前,不让她走。

这里没人,宁卿也没必要伪装笑容了,她轻拧着秀眉,清冷着声问,“有事?”

制片人的眼睛上下偷瞄着宁卿的好身材,邪恶的磨掌擦掌道,“宁卿,你现在拍《风尘》已经红了一片天,那你第二部接拍的作品就非常重要,我手上正巧有个大制作的电影,我让你演女一号。”

宁卿勾起姣美的菱唇轻笑,“天上掉馅饼给我了,你想要什么?”

制片人见宁卿这么直接,他上前一步,贪婪的盯着宁卿漂亮如三月桃花的小脸蛋,“你还看不出我的心意吗,我要你。啧啧,你虽然和许总解除婚约了,但你没少被他玩吧,被许总调教过的女人应该够味,只要你在床上伺候好我,我一切都可以满足你。”

宁卿细腻墨画的眉宇显出几分慵懒,她“咯咯”笑了两声,漫不经心道,“快50岁的人了,半身进了黄土,却还想着情兽之事,也不怕自己早死。建议你撒泡尿照照自己,想我伺候你,你也配?”

“你!”制片人被宁卿鄙薄的眼神和轻蔑的话语弄的一身尴尬,他脸色铁青,甩袖道,“不识好歹!”

制片人气呼呼的走了。

宁卿也没将这人放在心里,这三年,她心理素质已经够强大。

……

她抬脚向前走,走至拐弯处时,她的脚步突然一顿,因为拐弯处的墙壁上倚靠着一个人,许俊熙。

宁卿一挑柳眉,灿烂笑道,“怎么,刚才许总在包厢里偷窥我还不够,现在还跑出来偷听我讲话?”

许俊熙站直身,他看着宁卿脸上招牌式的假笑,这笑容和她刚才应付那个制片人时一模一样。

他阴沉着脸色,紧抿的薄唇缓缓勾出嘲讽的意味,“就算下午你搞砸了我的求婚又怎么样,你在牌桌上陪笑,牌桌下应付姓骚扰,见到我还要叫一声许总,你以为你赢了,其实你永远低人一等。”

宁卿觉得这个人思想有病,得治!“既然许总认为我低你一等,那为什么你三番四次的放下你高贵的身段来堵截我?生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没有你命好,但只要我问心无愧,我快乐就行。”

许俊熙冷笑,“快乐?你有快乐吗?其实你在那些男人眼里就是一个戏子,一个随时能拿出来买卖的玩勿。”

戏子?玩勿?

许俊熙这两个字严重的侮辱了她,但宁卿已经感觉不到疼了,她连恍惚都没有,她不会再怀疑眼前这个人还是不是和她青梅竹马18年的许俊熙,她早已绝望了,习惯了。

她一双水眸澄澈冷冽,“哦,戏子吗?许总确定不是将自己的丈母娘大人和未婚妻都一起骂了进去。”

“瑶瑶不一样,她有我。”

“所以呢?所以许总站在这里是想告诉我,宁卿,你也应该找个有权有势的男人来依靠?好,谢谢许总的金玉良言,我记下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宁卿抬脚离开。

“宁卿,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走着瞧。”身后的男人爆发出一声低吼。

……

宁卿回到了包厢,她当即接受到了许俊熙的“罚酒”。

许俊熙不知发什么疯,竟来她的牌桌打牌,他坐在她对面,每当她是庄家时,他就堵下她的堵住并开火车或翻三倍,每次都是他赢。

不到半小时,宁卿那一沓厚厚的毛爷爷就输了一大半,看着还有四五六七张的毛爷爷,宁卿苦了小脸。

那个喂琐的制片人在旁煽风点火,“宁小姐,怎么,没钱了?要不这样吧,要是你再输,我们不要你钱,你脱衣服,脱一件抵五张人民币,哈哈。”

宁卿抬了抬眼皮,似笑非笑道,“你好像很有经验,估计经常去歌厅看歌女脱衣服,五百块一件衣服,啧啧,这档次不高啊。”

制片人瞬间被堵的哑口无言。

这时对桌的许俊熙抬起头,“宁小姐,你决定好了没,要不要继续玩?”

宁卿估算了一下,因为许俊熙和制片人的刻意刁难,她输了估计有五六万,两人用钱在砸她她不是看不出来,但她坦率的摇头,吐出四个字,“愿赌服输。”

她没钱,就算她有钱她也不会做出牌桌拼钱的愚蠢行为,嘲笑就嘲笑吧,一场牌局而已。

她能屈能伸。

制片人果然没放过这个机会,他挖苦道,“宁小姐不是拍《风尘》赚了吗,怎么输个小十万就心疼了,难道宁小姐只是表面花团锦绣,里面却一团糟?”

制片人说话的声音比较大,附近的富太太们听见了都拿异样的眼光打量宁卿,几个大佬注意到这里,看着宁卿的眼神有点淡漠的蔑视。

宁卿说不尴尬那是假的,她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本来就别扭,如今更被别人挖苦难堪到了全场的焦点。

不过她落落大方的站起身,脸上依旧是无懈可击的明媚笑意,“通过钱来看别人的品质,未免太肤浅了。况且,这个包厢里最不缺有钱人,我还真就是那个唯一没钱的,你们两个大男人跟我一个小女孩比,太胜之不武了。”

宁卿这番话说的极有水准,她既圆滑的奉承了在座的各位大佬,又暗中贬低了许俊熙和制片人,成功解除了她的窘境。

那些富太太看着她一身不卑不亢的优雅气质,纷纷点头赞叹,穷虽是穷了点,但就凭她这个临危不乱的从容气度,果真当得起T市第一名媛。

那些大佬收回了蔑视,也止不住多看了宁卿两眼,这姑娘,才21岁吧。

宁卿和相熟的富太太告别,她转身,去沙发那边拿自己的包。

但这时包厢的大门被推开,一股冷风刮了进来。

宁卿回眸看,金碧辉煌的大门是被有过一面之缘的会所经理亲自推开的,两名黑衣保镖站在了门边。

视线里出现三五个男人,白衬衫,黑西装,十分正式的装扮,他们人并不多,但那严肃到一丝不苟的气息带出一股冷硬逼人的精英气场。

宁卿不禁感慨,什么要叫权贵,权贵并不是简单的背靠沙发,翘着二郎腿,此时门边这些人,才是真正的权贵!

宁卿还发现,本来包厢里只有她一个人站着,现在那十几个大佬纷纷站起了身,能让掌控T市的大佬们风云色变,起身相迎的,那究竟是怎样的大人物?

宁卿表示很好奇。

会所老总走了出来,他半弯着腰,右臂伸出,做出了“请”的姿势,于是,一道剪裁上等的黑色大衣驶入了眼帘,蹭亮的大理石地板上踏出一双黑色手工皮鞋,往上是一双笔直遒劲的长腿,每一个沉稳的步伐都“咚咚”的踏出一种摄魂的气场。

宁卿的瞳仁剧烈收缩着,她不可置信,已经不理她一整天的男人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而且,他是那个大人物?!

半个月没见,他更加英俊挺拔,斜飞的剑眉,深邃好看的鬓角线,鼻梁线条如山峰般俊朗,绯色轻抿的薄唇姓感到致命。

陆少铭脱了黑色大衣交给身边的秘书朱瑞,他浅蓝色衬衫外穿了一件深灰色的商务马甲,宁卿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穿马甲,他身材本就冷峻精硕,穿上商务马甲后更勾勒出他完美的人鱼线,马甲上有个胸针,简单的铂金款式流光溢彩。

宁卿顿时心跳如鼓了,回廊里复古宫灯照耀下的男人,身份尊贵优雅,一举一动都是成熟男人硬朗的男性魅力。

“陆总…”宁卿已经不知道是谁在跟陆少铭打招呼了,那些大佬都拥在门边,她下意识向后退。

她不想让他看见,她在这里有些狼狈,而他那么高高在上,她有些…自卑。

她从来没有自卑过,哪怕是刚才被众人蔑视的时候,但自从遇见了他,她对这种“自卑”已经不陌生了。

在宁卿心思百回千转时,许俊熙也不淡定了。

他看见了朱瑞,那个斯文男人曾经出现在宁卿妈妈的医院里!

他侧眸看向宁卿,宁卿退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正垂着眸,她精致柔美的小脸蛋上浮出两抹桃花般的红晕,两只小手放身前羞赧又柔弱的绞着。

许俊熙都快怀疑自己眼花了,刚才还伶牙俐齿的人竟露出了小女孩般的神色。

----

ps:谢谢祤姑娘的打赏,谢谢423396178姑娘的月票,么么哒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