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这只熊是男是女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067.这只熊是男是女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宁卿听着,眼里又一热,她抬起身,勾住男人的脖子就吻上他的唇,“少铭,别生气了好不好?”

女孩的声音甜柔又轻糯,陆少铭看了眼她近在尺咫的红唇,滚了滚喉结,哑声道,“要我不生气就给我这点甜头,恩?”

那他还想怎样?

宁卿闭上眼,学着他以前的样子,微微张开樱桃小口,用力允了一下他的唇瓣。

下一秒,陆少铭压了下来,一只大手寻到他最爱的细软小蛮腰上,轻度糅捏,另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化被动为主动,吻着她的唇。

“唔唔…”宁卿有轻度的不适,以前他吻她都是温柔禅绵,但现在他的力道很大,狂风暴雨的扫荡着她,令她舌根发麻。

她呼吸不畅,嘴里满满都是他清爽的味道,还有…他的口水,她不敢咽。

伸出小手推搡着他,才发现他根本没闭眼。

他那双细长的黑眸里涌动着男人的暗芒,疲倦的血丝更浓了一点,黑白瞳仁依旧深邃的反不出光,紧紧盯着她,很慑人。

宁卿任命的瘫软在了床上,闭上眸,好吧,好吧,她承认她抗拒不了他。

抗拒不了他身上成熟内敛又凌厉迫人的气场。

两只小手摸索到他的鬓角线,那时看他坐在沙发上捏着眉心,她就想摸他这个地方。

轻微的吞咽声响起,她咽下他的口水。

感觉到女孩的顺从,陆少铭放柔了力量,有技巧的在她的檀口里汲取着,他粗糙的大掌摸着她的粉颈,从衣领里钻进去,摸上她圆润的小香肩。

她的肌肤又嫩又滑,像上等的瓷玉,21岁的姑娘,还没绽放的花骨朵,浑身都水水嫩嫩的。

陆少铭松开她,翻身倒在她身侧,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身上很难受,浑身的血液在翻腾着,叫嚣着。

宁卿没料到他会停手,想起他那句再等她长大一点,她就觉得嘴里的甜一直蔓延到了心坎里。

“你是不是很难受吗?要是难受,以后…就不要亲我了。”宁卿两颊像醉酒般的酡红,她的小手在发颤,寻到自己开了两颗纽扣的衣襟处,将纽扣扣上。

陆少铭看着头顶那盏灯,呼吸还有些紊乱,“不行,如果不亲你,会更难受。你先睡,我去冲个凉水澡。”

陆少铭起身,去了沐浴间。

……

陆少铭出来时,宁卿还没有睡,她小小的身体蜷缩在被窝里像只小猫,三千青丝平铺在枕头上,十分妖冶。

她小脸上的红晕还没褪去,白里透出的那点浅红像晕染的胭脂,巴掌大的脸蛋五官精致漂亮,镶嵌的那双水眸湿漉漉的又明亮,看着就沟人。

陆少铭换上了白衣白裤,两条傲人的长腿搁床上,右臂绕过她的小脑袋,像将她拥进了怀里,“睡一条被,恩?”

“不要!”宁卿被吓到。

“不要就算了,那我们各睡各的。”陆少铭收回手臂,掀开了外面的薄被。

宁卿松了一口气,他俩根本不能碰在一起,刚刚结婚的男女,碰一下都是火花。

但下一秒,她身上的薄被就被掀开了,男人温暖的身躯贴了过来,长臂一卷,将她强硬霸道的拥入了怀里。

“陆少铭,你说话不算数。”宁卿挣扎着要摆脱他。

“又玩火了?睡觉!”男人六个字成功震住了乱动乱蹭的小女孩。

即使心里再懊恼,宁卿真不敢动了,今晚算是两人的新婚夜,没想到这一晚这么难熬。

不行,她一定要跟他分居。

小脸埋在他的心口,那里是他强劲搏动的心跳,她有点困,闭上眸道,“陆少铭,你还生气吗?”

“不是生气,只是有点…不舒服,宁卿,尽快忘了许俊熙,然后爱上我,知道吗?”他侧眸看女孩。

但女孩已经闭上了眼,睡容恬静的睡着了。

陆少铭无奈的笑了笑,不过接个吻而已,还没开始做运动,看她累的。

动手给她盖好被,调整胳膊让她睡的更舒服一点,他吻着她的额头,喃喃自语道,“宁卿,我会等你的,晚安。”

……

翌日清晨。

宁卿睁开眼时身边空空如也,陆少铭已经起床了。

想想他出差劳顿了两天,竟能这么早起床,而她像只小懒猪般睡到现在,她觉得很羞愧。

但这样也好,他先起床,这样免得两人尴尬。

“醒了?”这时一道清越低醇的嗓音响起,陆少铭从沐浴间走了出来。

他今天穿着浅灰色的V领薄衫,米色的商务休闲西裤,衣袖随意卷着,露出结实的小臂,疲倦褪尽,他整个人精神焕发。

这是宁卿第一次看他穿薄衫之类的休闲装,他此时的模样翩翩清润,十分俊雅。

宁卿觉得脸上有点热,“恩,早安。”淡定的应了一声后,她下床,往沐浴间走去。

刷牙,洗脸。

陆少铭两手抄裤兜里,慵懒的倚靠在门边看她,“宁卿,妈妈的身体康复的还不错,我们的生活也应该恢复正常了,今晚,搬到我那里吧。”

宁卿喝进嘴里的一口水差点喷出来,大清早的,他就刺激她。

她想了想,妈妈的身体在转好,她明天就要去拍戏了,住在医院里的确不是长久之计,毕竟她结婚了,搬到他那里是必然的。

关键是,如果他每天晚上都赖过来,那后果,不堪设想。

“恩,好啊,但是我学校寝室里有些东西要带走…”

“可以,待会见过妈妈,吃过早饭,我开车送你去。”

宁卿好奇的问,“你今天不去公司吗?”

陆少铭勾着唇瓣,一挑剑眉,反问,“你希望我去吗?”

宁卿,“…”就当我没问过!

还有,不要对她放电,正经点!

……

宁卿换了身衣服,开门,她诧异,门外正站着孔阳。

“宁卿,你醒了?我刚准备敲门。这是我买给你早点,你趁热吃吧。”孔阳将手里的纸袋递到宁卿面前。

宁卿没接,她真的不能再耽误这个热情活泼的男孩了。“孔阳,对不起,我已经结婚了。”

孔阳十分震惊,“结婚?你和谁结婚了?”

这时宁卿的小肩膀上横出一条健臂,男性温热的胸膛贴上了她的左肩,“宁卿,站着干什么,怎么不去看妈妈?”

宁卿心想她不用多废唇舌了,一个男人从她的房间里走出来,还搂着她,光看着孔阳那张又白又绿的脸,她就知道孔阳秒懂了。

“孔阳,他是我老公。”长痛不如短痛,宁卿狠了狠心,给了孔阳致命一击。

孔阳看了看陆少铭,这男人一看就是事业有成的有钱男人,他跟他一比,他简直什么都不是。

孔阳眸里黯淡了下去,他扯着嘴角,牵强的笑道,“宁卿,我祝你幸福。”

除了这句话,孔阳无话可说,他转身,落寞的离开了。

宁卿看着男孩的背影,心里十分愧疚,这世上对她好的人很少,孔阳就是其中一个,只可惜,她不能回报他。

“呵,”在她伤感时,耳边传来一声轻笑,“人都走了,你在看什么?要不要带着你的结婚证去追别人?”

宁卿抬眸看男人,只见他一手抄裤兜里,轻抿着薄唇,黑眸曜亮而深沉的盯着她看。

什么带着结婚证追别人,这男人说话也真是够够的。

还有,她怎么闻到很酸的味道?

“你吃醋了?”宁卿仰起小脑袋,水眸盈亮的问他。

陆少铭一手关上门,一手揽着她的肩膀带她向前走,他目不斜视,坚毅的下颚显出几分倨傲,“吃醋?”

简洁的两个字,不屑狂狷的语气,他像是没听说过这个词。

宁卿觉得好笑,自尊心太强的男人活的也是蛮累的。

……

宁卿去了一趟罗医生的办公室,回来时,她站在病房门边,看见里面的陆少铭正和妈妈说话。

陆少铭坐在椅上,修长漂亮的双手正刨着一个苹果。

妈妈在问,“少铭,你爸妈是做什么的,他们喜欢卿卿吗?”

“我爸妈做点生意,现在定居在美国洛杉矶,我这个年纪,他们已经不会插手我的生活了,只要我喜欢的,爸妈都会喜欢。”

“恩,”妈妈频频点头,脸上露出满意的笑意,“就算如此,你也应该多带卿卿去看看你爸妈,年轻人孝敬长辈是应该的,不要让别人认为卿卿不懂事。”

“好。”陆少铭将刨好的苹果切成小块,放在水果盘上,然后拿了两根牙签,递给妈妈。

妈妈用牙签挑了一块苹果放嘴里嚼着,他们还说了些什么宁卿没有再听,那男人成熟稳重,说话滴水不漏,已经将妈妈哄的很开心了。

宁卿喟叹一声,透过百叶窗看了眼窗外冉冉升起的朝阳,以后每一天都会这样过,她的每一天都会有这个男人…

这感觉,真的很好。

……

陆少铭驾车带宁卿来到学校寝室,宁卿打开寝室门,走进去。

“少铭,你的房子有多大?”

“怎么问这个?”

“恩,要是你的房子小,那我少带一点东西,要是房子大,就多带一点。”

陆少铭站在门边环视了一下这间寝室,温和说道,“就算你将这里的东西都带过去,也够地方。”

那倒不用,宁卿很会收拾自己的房子,她的东西都有归类,常用的,不常用的,常用的日用品,看他的身份,应该都有,她不会矫情到带着锅碗瓢盆去他那,那她挑几样重要的带过去就行了。

宁卿站在床边,她第一样首选的,必须是小熊熊。

她每天晚上都会抱着小熊熊睡觉,这可是她的床半!

因为这几天她都是在医院里睡的,为了怕小熊熊落上灰,她将小熊熊用袋子装好,放在了床顶,有一定高度。

她踮起脚尖,伸手去拿小熊熊。

对于女孩的首选,陆少铭一点都不奇怪,别看她在外面如何厉害,其实就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女孩。

女孩今天穿了一件黑色吊带,外面罩了一件半透明的白色流苏薄衫,下面浅蓝的修身牛仔裤,青春明媚的装扮。

陆少铭见她极力的踮起脚尖去拿小熊熊,但因为身高不够,臂膀还不够凑的原因,她磨蹭了一分钟还没拿到。

她或许不知道,她去够小熊熊时那纤柔的小蛮腰都爆露了出来,紧致平坦的小腹,散发着璞玉光泽的白嫩肌肤,大约1尺六的腰,细的像青花瓷瓶的瓶颈。

她的臀特别翘,被紧身牛仔裤包裹着,有肉又有弹性,陆少铭看了一眼,突然想到,不知道她跪趴着是什么样?

眸色暗了暗,陆少铭抬脚,英挺的身躯向她逼近,站在她身后,从裤兜里拿出一只手,轻轻松松的拿到了小熊熊。

宁卿一拍脑袋,真笨,现成的人梯她不用。

“谢谢。”道歉后,她伸出两只小手去抱小熊熊。

但是,没抱到,因为陆少铭一抬胳膊,小熊熊又到了她碰不到的地方。

“你做什么啊?”宁卿回眸瞪了他一眼,又见他拿小熊熊的姿态太不尊重…熊,他竟然一只大掌捏着小熊熊两只耳朵,于是小熊熊两只腿在空中无力的荡啊荡。

“别捏小熊的耳朵,疼。”

陆少铭另一只大手撑在了床边,没刻意接近她,但也将她娇软的小身体困在了怀里,“怎么,抱着熊睡会比抱着我睡更舒服?”

宁卿的小脸“腾”一下红了,昨晚那些旖旎纠缠的画面又窜了出来。

恩,他身上除了硬了点外,她抱着睡还是挺舒服的,像昨晚,她一夜无梦,好眠。

“那不一样!”她嘴硬。

“怎么不一样了?”

他清洌迷人的男性气息离她的耳朵很近,宁卿很紧张,有些话就脱口而出了,“小熊熊没有攻击力。”

“呵,”陆少铭笑了,“也就是说,你抱着熊可以随意压熊,但是抱着我只能被我压。男人女人不就那点事吗,你在床上早晚会被我压。”

呸,呸,呸!

他在说什么呢?!

“不给我熊,那行,我不要了!”宁卿挣脱他走到窗边,窗外的凉风吹着她脸上的燥热,她动着纤白的手指将腮边的一缕秀发掖到了耳后。

但怀里一暖,陆少铭将小熊塞入了她怀里。

她赶紧伸手抱住,算他良心未泯!

“宁卿,我挺好奇的,这只熊是男还是女?”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