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 婚前财产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驭瓷第728章 婚前财产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随着热量源源不断的进入体内,林颖感觉自己几乎快融化了。 刹那间,她看不到室外骄阳、看不见室内的古董,眼前毫无光感、漆黑一片,身体完全进入了失重状态,并且以难以描述的速度快速下坠。 暗黑世界不仅让来到这里的一切人和物黯然失色,无边无际的黑暗甚至吞噬了它们的形体、汲取了它们的重量,也许只有这样才能磨灭人的欲望,把他们贪婪的身体变成无欲无望的魂。 林颖在这种状态里飞速像一个地方而去,在飞越了无法用人世间长度计算的距离之后,她的眼前忽然显现出微弱的亮光。 黑暗隐退,光线越来越亮。 林颖轻飘飘的站在一片草地上,她知道,这是鸣鹤道士为了迎接自己而幻化出来的景象,就像梦中景物,它们可以存在于心里,却永远也不会存在于真实的人间。 片刻工夫,鸣鹤道士从远处飘然而至,他还是那个乐呵呵的样子,鹤发童颜、精神矍铄、步履轻盈! “我在我的暗黑世界里丝毫觉察不到时间的流逝,而你却度日如年,迷悯无助时来找我,对不对?”鸣鹤道士笑盈盈的问。 “道长的话永远没错!是的,我现在就是度日如年,分分秒秒都沉浸在哀伤、沮丧、懊悔和迷茫中,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林颖刚刚露出的笑容倏忽而去,她焦急的说着。 “我可以回答你的一切问题,说吧!”鸣鹤道士说话间底气十足。 “我来这里就是想问你,还有,你以前说驭术可以驾驭我的各种欲望,让我心满意足、在人世间痛痛快快的活上一百年,可现在我的恋人、朋友全都死了,这就是驭术给我带来的快了吗?我的命运已经被驭术所挟裹,那么它将把我推向何处?”林颖摊开双手,面向鸣鹤道士无助的追问着。 “你从南部八席山回来之后,一心一意的想找付扬报仇雪恨,这没错!如果你能坚持这个计划,驭术的驭仇之术肯定会让付扬碎尸万段,让你心想事成。可是你却在紧要关头改变了主意,顺利的抓住了他,却迟迟不愿举起复仇的屠刀,还自我安慰说什么任其自生自灭。与此同时,你却劫掠了付扬的无数宝物!驭仇之术熄灭了,激起的却是驭财之术,本来占有那些宝物的李晓童、朱桦、卢汉全死了,属于很多人的古董归你所有了,这不正是满足了你的财欲嘛!”鸣鹤道士一句一顿的解释着。 “我只是想掠走付扬的宝贝,让我自己和我的恋人、朋友都过上富有的日子。并非想独占这些古董宝物啊!”林颖急火火的辩解着。 “你的心意激起了某种驭术,譬如激起了驭财之术,那么它就会做到极致!你想要一匹马,它会让你得到一群马,你想要一位美女,它会让你妻妾成群,彻底满足你的欲望。但是绝对不会顾及其他!这次你动了恻隐之心想给付扬一条生路,那么他就会死而复生,你想得到一部分宝物,就会赚的盆满钵满,明白了吗?”鸣鹤道士慢吞吞的说着。 林颖恍然大悟,彻彻底底的明白了。可是又有什么用呢?朱桦、卢汉、李晓童已经长眠于山洞,自己也将孤零零的留在人世间,带着愧疚和沮丧活过这一生。 她茫然不知所措。 “你接下来打算干什么?”鸣鹤道士问。 “我想让付扬这个魔头下地狱,为逝去的恋人和朋友复仇!这是我唯一的念头!”林颖一字一顿的回答说。 “好的,千万记住这是唯一的念头,要心无旁骛的干这件事,以免激起无关紧要的驭术。” “我记住了!”林颖轻声回答说。 鸣鹤道士哈哈大笑,骄阳消退,远山和湖光黯然失色。林颖知道他将很快消失,回到属于他的暗黑世界里,继续在空洞的空间里悬浮漂游。 “道长,您是修炼了千余年的高人,您法力无边,能不能帮我一次,让卢汉、李晓童和朱桦死而复生?”忽然间,林颖冲着渐渐隐去的鸣鹤道士高喊。 鸣鹤道士笑声震山撼岳,狂笑之后才说:“我这个老道士要是有那样的本事,为何不让自己重回人世间,痛痛快快的享用一百年的灯红酒绿、笙歌燕舞呢?逝者已逝,不可复生了!我和朱桦、李晓童、卢汉一样,都将在这暗无天日的暗黑世界里漂流悬浮,轻如尘埃!” 鸣鹤道士幻化出来的景色消失殆尽,林颖面前恢复了漆黑一片,顷刻间她觉得身体失去了重量,久久的漂浮着,不知道将向何处去。 一缕人世间的阳光映入林颖的眼帘,白瓷瓶骤然失去炙热的温度,回到了瓷器应有的凉意。 林颖睁开眼,面前还是水街景区别墅群以及湖光山色,自己依旧身处三楼的大房间,密密麻麻的古董依旧,身边放着的枪支弹药还是那个模样。 “我要心无旁骛的复仇!”林颖抓起长枪咬牙切齿的说着,好像付扬这个大魔头就在眼前似的。 然而付扬的伤势还很重,不可能这时候来,守株待兔的林颖根本就没有机会复仇。 夜幕降临,水街景区里华灯初上,五彩霓虹在辽阔的岸边争相斗艳,清波荡漾的湖面上倒映出美轮美奂、如梦如幻的景象。 B108号别墅里只有一盏孤灯发出昏暗的光,林颖孤零零的坐在客厅里独对孤灯、冷冷清清。纵有万千惆怅也无处倾诉,只能压抑在心间。 不管你心花怒放还是愁肠百结,昼夜交替依然继续它的脚步。在辗转反侧中熬过了漫漫长夜,林颖终于看到了天色泛白,一夜无眠的她总算是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距离洛江城不远的金平区,顾飞翎今天醒的特别早。 她睁开眼看了看窗外,又收回目光盯着还在熟睡中的休莫师傅,眼角露出得意的微笑。 一个有一个数字从顾飞翎的脑子里飘过,她微皱眉头仔细思考,从中确定一个既能让自己满意、还得能让休莫师傅接受的数字。 这个数字就是她想要的钱数! 必须是休莫师傅拿不出来的数额,只有这样,他才能拿出古董给自己。 “哎,醒醒吧!天都大亮了!”飞翎轻轻的推着他,柔声细语的催促着。 休莫师傅睡眼惺忪,哼哼唧唧的伸了个懒腰,满口答应着却又闭上了眼睛,还没从睡梦中彻底清醒过来。 顾飞翎施展柔情计,笑眯眯的伏在他身上,微启红唇堵住了休莫师傅的嘴,纤细白皙的手指不停的摩挲他的身体,红唇下移,掠过了脖颈、结实的胸膛。 这番刺激让休莫师傅感到了难以克制的兴奋。他紧紧的抱住飞翎,准备发起进攻。不料飞翎却轻柔的推开他,娇嗔的说:“我的肚子里有你的孩子,还敢吗?” 顾飞翎说这句话就是想提醒他,你的孩子怎么办? 休莫师傅只好无奈的放手,刚刚酝酿出来的激情瞬间烟消云散。 “哎,你快看看,费城的这个小区怎么样?这种户型,二百一十平米,超大空间。等咱们的孩子生下来之后,我和孩子、保姆三个人住蛮好的!”顾飞翎环环相扣,沿着昨天的话题开展下一步的工作,立马拿出三百公里之外费城文苑小区的宣传资料给他看。 休莫师傅心里一惊,费城的房价不次于洛江城,每平米至少要四五万以上,何况文苑这样的高档小区呢!一套大房下来,少说也得上千万,这还不包括装修、买家具的费用呢。 “很贵吧!”休莫师傅闷闷不乐的说了一句。 “我咨询了售楼处以后估算了一下,买房加装修、家具,总共得一千二百多万,是贵了点儿。可是为了孩子也值得,难道你愿意让他一生下来就住在挤挤挨挨的小屋子里吗?”顾飞翎慢悠悠的说着,同时注意着他的反应。 “唉,说实话,我一下子真的拿不出那么多钱!”休莫师傅吧唧着嘴回答。 “骗谁呢?你那么多价值连城的古董,随便拿几件卖掉就能买下这栋房子,哎,这可是为你儿子准备的,别抠门啊!”顾飞翎语气娇嗔,佯装生气的噘着嘴说。 “古董有价无市,谁见了都说价值连城,可是想卖出去很难啊!这几个月以来,我和梁秀走遍了附近的好几个城市,一件都没卖出去,咱又不能拿着古董去跟开发商换房子。”休莫师傅不甘心的说着。 顾飞翎呵呵一笑,马上柔声细语的说:“你别着急,卖古董我有门路、有办法,马上联系出得起大价钱的买家,一定办成这件事。” 休莫师傅勉强笑了笑,不置可否! “你选几件古董送到江平来,我负责联系买家,怎么样?”飞翎兜了个大圈子,终于回到了自己的目标上。 “你打算卖几件?”休莫师傅怏怏不乐的问。 “四五件就足够了,要不就送五件过来吧。卖掉之后我只留下买房子、装修和买家具的钱,其余的再给你。这样呢,一来缓解了咱们手头没钱买房子的窘迫,二来也能把你的古董变现换成房子。再说了,房子升值的空间很大,比存着那些古董强多了。”顾飞翎说的头头是道,不给休莫师傅留下一点点推脱的机会。 休莫师傅被推到了悬崖边上,毫无推脱的余地。他绞尽脑汁的想了一会儿,再也找不到可以反驳顾飞翎的理由,只好无奈的点点头,然后闷声闷气的说:“只能这样了,好吧!” 顾飞翎听到这句话之后心花怒放,脸上却丝毫不露破绽,而是装出忧心忡忡的样子,轻抚着休莫师傅的胸膛说:“费城是个大城市,房价高,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我知道你狠为难。可是孩子生下来就没有名正言顺的爸爸,够可怜的。我们作为他的父母,应该共同负责,我花费时间精力养育他长大,你出钱买了这套房子,以后也是孩子的家产!” 柔声细语的几句话,还真的化解了淤积在休莫师傅心里的不愉快。 他反复掂量着顾飞翎的这几句话,觉得也有道理。 孩子是自己的,买的房子终究是孩子的财产。现在不能陪伴着孩子、养育孩子,又不想拿钱给他买房子置办家产,今后孩子长大了还认我这个老子吗? 想通了就好说! “没什么,我好歹还有那几十件古董,为你和孩子准备一套房子,也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休莫师傅眉宇间舒展开来,声音轻快的说着,语气比刚才好听多了。 “费城文苑小区的房子位置好、视野开阔,有事学区房,升值空间大,所以很多人在抢购,我托了他们内部的熟人才给留下了那套十三楼的房子,咱们俩共同努力,争取早点儿交了房款,也算是了解一桩心事。”顾飞翎慢吞吞的说。 “你不说我也知道这个情况,尽快办妥吧!只是梁秀对我的古董了如指掌,一下子拿走五件,她肯定要追问的。呵呵,还真的想不出个合情合理的说辞呢!”休莫师傅说。 “你们俩还没结婚呢,这些古董是你的婚前财产,不是夫妻间的共同财产,你有支配权!”顾飞翎不紧不慢的提醒他。 “这个道理适用于法庭上打官司,现在还真的有点儿讲不通。我琢磨着,得想个合情合理的理由,让她无话可说。”休莫师傅默默的解释着。 “这么点小事儿,看把你为难的。哎,你是在徕山涌金观长大的人。回去之后你就说,拿五件古董换涌金观里的十年长寿贴。民间有传言,这种长寿贴是无价之宝,中年人使用至少延长十年寿命,这个大家都知道,料想梁秀也没什么理由阻拦你。”顾飞翎快言快语的说。 “嗯,我再考虑一下,尽量把话说得可信合理,放心吧,尽快把古董送过来就是。”休莫师傅对这个主意不置可否,但是回答的语气却坚定无比。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驭瓷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驭瓷》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驭瓷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驭瓷》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