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不为例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下不为例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张大夫的诊所内。

张大夫看着凤易寒身后略有些崩裂的伤口,忍不住埋怨道,“心语啊,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我昨天是怎么交待你的?你都忘了吗?”

江心语郁闷的坐在那里,从进门,张大夫的嘴就没停,她都快要呕死了,这能怪她吗?她也想让他好好的养着。

“不关她的事,是我自己不好。”

凤易寒一开口,江心语便立刻瞪向他,谁要他假好心?!

要不是他,她会被张大夫这么数落吗。

江心语想着早上小冬妈妈暧昧的眼神,跺了跺脚,起身跑出了诊所。

“唉,怎么还走了呢?”张大夫替凤易寒重新包扎了一遍伤口,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她可能觉得闷了,出去透透气。”凤易寒的嘴角噙着一丝笑容。

“我帮你输上液吧。”张大夫取了针头,手脚麻利的替他扎好,然后举着输液的瓶子到了里屋。

凤易寒靠在被子上面,闭上眼睛开始休息,他也不着急,嘴里默数着,“三,二,一……”

诊所外响起脚步声,下一秒,江心语便出现在了输液室内。

凤易寒缓缓的睁开眼睛,目光由下而上的打量着她,当他的眼睛触及到她还在往外渗血的膝盖时,黑眸微微的收缩,高大的身躯猛的就坐了起来,紧张的问道,“怎么弄的。”

他立刻就拨下了手上扎着的针头扔到一边,站起身抱着她就出了输液室。

张大夫看着受了伤的男人抱着江心语出来,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你怎么能抱她!你现在连重物都不能提。”

凤易寒把江心语放到椅子上,急急的说道,“给她看看腿,她受伤了。”

“……”

“寒,你干什么呀?”江心语也被他过激的反映给弄懵了,现在才反映过来,立刻拉过他刚刚扎着针的手,因为他拨针用力过猛,带出了一串血珠,染红了他的手背。

张大夫从药柜里面走出来,当他看清江心语腿上只是擦破点皮的伤口,直翻白眼。

这叫什么伤?

连血都没流!

“快点啊!”

凤易寒略带焦虑的声音中不自觉的便透出六分凌厉,把张大夫吓得心都忍不住颤了颤。

“是!”张大夫立刻取了药走了过来,蹲下身准备替江心语处理伤口。

“我没事,就是刚才不小心摔了一下,破了点皮,张大夫你不要管我,你回去输液。”江心语向后缩了缩腿。

“别乱动,先包扎。”凤易寒一把抓住她的腿,冷眸扫过张大夫。

“其实不用包扎,涂点药就行了。”张大夫虽然这么说,但还是不自觉的征询着凤易寒的意见。

“涂。”凤易寒简单的吐出了一个字。

江心语知道这男人固执,也不再和他争,张大夫涂好药后,江心语立刻站起身,扶着凤易寒进了输液室,张大夫又给他换了个新的针头扎上。

终于安静了下来。

凤易寒靠在那里,眼睛盯着面前的女孩,江心语今天没穿裙子,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休闲衬衣,下面只穿了一条黑色的紧身短裤,露出两条没有一点瑕疵的长腿,膝盖处的伤看着非常的碍眼。

“摔跤了?摔在哪了?”凤易寒沉声问。

“只是一点小伤,根本没必要大惊小怪的,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血……”

江心语觉得,自己这点伤根本连伤都不能算,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凤易寒冷冷的打断。

“闭嘴!忘记我曾经告诉过你什么了?”

他的眼中闪过不悦,黑眸幽深沉静,眸光闪着危险的光芒。

江心语愣在那里,他曾经说过,她血液的事,不许对任何人说起。

“下不为例,如果再有下次,我让你三天不下了床。”凤易寒恶劣的威胁。

江心语的脸颊一红,这男人……

“坐过来。”凤易寒拍了拍自己左手边的位置。

江心语听话的坐了过去,凤易寒一把将她搂在怀中,身体向后一歪,躺在那里休息了。

江心语趴在他的胸口,有些郁闷的说道,“少爷,这样很难看。”

“你叫我什么?”

“寒……”

“这还差不多,别忘了,我们两现在是夫妻。”凤易寒淡淡的说道。

“……”

张大夫进来换液的时候,看着抱在一起的二人,忍不住说道,“你们小夫妻的感情可真好,难心语能为了救凤先生连命都不顾,原来他对你这样好。”

江心语知道张大夫指刚刚的事,她只是这么小的磕碰,凤易寒却紧张到拨了自己的针头,固执的要他为自己处理伤口。

“可惜啊,某些人不知足,还一直要离开我。”凤易寒的眸光淡淡的扫过怀中的小女人,语气中带着冷哼。

“……”

“心语,这可就是你不对了,凤先生对你这么好,你又爱他,为什么要离开他呢?这么好的男人又这么爱你,你要是真离开了,将来有你后悔的。”

“事情不像他说的那个样子的。”江心语立刻就要起来,凤易寒手臂用力,她便再次跌回到他的胸口。

“就是她不懂珍惜,她就知道伤我的心。”凤易寒厚脸皮的对着张大夫告状。

“……”

“心语啊,你都是人家太太了,夫妻之间的感情要好好的珍惜,你年纪小,也不能任性而为……”

“……”

江心语看着旁边一脸坏笑的男人,毫不犹豫的向他咬了过去,凤易寒看着她像个小野猫一般张牙舞爪的样子,嘴角的弧度更深了,眼中带着自己都没察觉的宠溺。

输完液后,江心语便扶着凤易寒和张大夫告别,离开了小诊所。

凤易寒看着一旁气乎乎的女孩,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还生气呢?”

“你诋毁我的名声。”江心语用力的打开他的手。

“我说错了吗?你不是谋划着要离开我。”凤易寒突然放开了她,表情沉静的看着她。

江心语呼吸一窒,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个,“我要离开你难道错了吗?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你不清楚吗?”

“江心语!”凤易寒突然爆怒出声,就算他心里明白,她想离开自己,可是听她亲口说出来,他的胸口还是很疼。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江心语气恼的转身就要离开,凤易寒一把搂住她,把她拉了回来。

“你放开我!”

“不放。”

“你……”

“你是我的!”凤易寒再一用力,直接把她扯到自己的面前紧紧的抱住。

江心语感受着他紧绷的肌肉,硬的都有些咯人,“你放松,不然后背的伤口又裂开了。”

“你在乎吗?”凤易寒的声音中透着疼痛。

“废话,我不在乎,我干嘛给你输血救你,你就知道欺负我,我讨厌你,讨厌死你了!唔!”

江心语感受着唇上的温度,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脑袋立刻炸开了,他……他竟然在这里吻自己。

这可是公众场所。

很多人从这里路过的。

凤易寒才不管这是哪里,她的话让他热血沸腾,她说她是在乎自己的,搂着她的手臂再次收紧,舌撬开她的贝齿,攻城略池。

路过人的被这一幕惊呆了,张大夫手上的药“吧嗒”一声掉在地上,散落的到处都是……

莲花岛人口并不多,而且民风淳朴,思想保守,哪里有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亲热。

不过……

虽然有些难为情,他们不得不承认,看着那拥吻在二人,画面实在太过唯美,绝对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

没有丝毫的不和谐感。

“亲亲……”

“亲亲……”

“嘻嘻……”

“哈哈……”

以小冬为首的儿童团跑了过来,围着二人拍手转圈,笑声一片。

江心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他放开她的时候,脸简直比天边的夕阳还要红上几分,她郁闷的推开搂着她的男人,在孩子们嬉笑声中,落荒而逃。

凤易寒看着她的背影,嘴角轻扬,抬手轻轻的抹去唇边残留的暧昧的津液,不肯浪费的放入口中……

味道真不错。

“小冬,去给我办件事。”凤易寒对着身旁的臭小子勾了勾手。

他一声令下,孩子们立刻围了过来。

江心语蹲在海边,手里拿着一个贝壳在沙滩上画来画去,凤易寒从后面走了过来,弯下腰,在她的身后蒙住她的双眼。

干燥温暖的大手覆盖在她的眼睛上,江心语立刻就要站起身,起的太快了,一下子撞在了凤易寒的下巴上,“唔”凤易寒痛呼一声,站起身,瞪着面前的女孩,“你想谋杀亲夫啊。”

江心语本来很紧张,被他这么一说,抿了抿唇,说道,“活该,谁让你站我后面。”

江心语转身就走,凤易寒在她身后突然“唉呀”了一声,江心语立刻停住脚步,转身紧张的来到他的身边,问道,“怎么了?”

凤易寒伸手牵住她的小手,脸上带着一丝温暖的笑意。

“你又骗我。”

江心语气恼的想要甩开他,凤易寒握着她不肯放手,“好了,我们谁都不要生气了好不好?难得天气这么好,一起散散步吧。”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