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命最重要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自己的命最重要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啊,对了,刚刚张大夫说……让我去取药,我……我去去就来。”江心语立刻就要离开,凤易寒紧紧的抓着她的手不放,眼睛依然紧紧的盯着她,仿佛要把她人都看透一般,江心语心慌意乱,她有些郁闷的回过头说道,“你是为了保护我才受伤,我当然要救你,你不要想太多,只是一点血嘛,我有很多血啊……”

江心语语无伦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

“那我问你,如果我下次再遇到危险,你还愿意救我吗?”凤易寒变成粉色的唇瓣淡淡的扬起,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不允许她逃避。

江心语郁闷的愣在那里,突然觉得有些头重脚轻,她咬着唇瓣,手指紧张的搅在一起,真不知道他干嘛总抓着这个问题不放,为什么总是让她回答这么难为情的问题,“就算受伤的人不是你是别人,我也不会见死不救的。”

凤易寒看出她在害羞,无所谓的扬了扬唇,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伸手握住她正翻搅的手指,他垂下长睫毛,语气中似是有些无奈,“我倒是真希望你不要这么无私,语儿,记住,无论到什么时候,自己的命最重要。”  

江心语,“……”

“刚刚你求张大夫给我输血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你哥哥?”

凤易寒的问题让江心语一愣,眼神也变的有些飘忽,凤易寒一直在观察着她的反映,看着她恍惚的样子,他的嘴角扬得更高了,她的样子已经说明了一切,为了救他,她已经忘记了一切,甚至包括那个她永远都放在第一位的哥哥。

所以,是不是说明,其实现在自己在她心里的地位,已经高过江炘南了?

只是她自己还没有察觉到。

“少爷,你先歇一会儿吧,我去拿药。”江心语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转身快步离开了房间。

“语儿。”凤易寒猛的坐起身,扯动后背的伤口,痛的他直吸气。

诊所前有一棵大树,树底下砌着石阶,江心语坐在大树下,手紧紧的抓住了石阶的边缘,指尖泛白,从看到凤易寒昏迷的那一刻起,她就彻底的乱了,整个人都处于崩溃的边缘,在凤易寒需要输血的时候,她没有任何犹豫,就要把血输给她,张大夫说再输她的命就没了,可是她依然没有丝毫的退缩,她清楚,为了救凤易寒,就算是搭上自己的性命她也愿意。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从前的江心语做任何事都是以哥哥为重,不敢病不敢死不敢出事,她时时刻刻都会小心的保护着自己,因为自己是哥哥唯一的希望。

无论做什么事之前,她第一条考虑的就是这件事对哥哥的利弊,利她就会去做,弊她是坚决不会去碰的。

可是今天,她为了救凤易寒连命都可以不要了,当时她没有再想到哥哥,她唯一想的到的竟然是,只要他活。

泪水滑落脸颊,她竟然连哥哥都忘记了。

她觉得这样的自己真的很糟糕,她可是哥哥唯一的希望啊,她怎么可以如此卑劣,差点亲手斩断了哥哥唯定的希望。

凤易寒从床上起身,走到外间的时候,张大夫连忙问道,“你伤的这么重,怎么起来了?”

“谢谢您救了我。”凤易寒非常郑重的向张大夫道谢,随即他扬了扬唇,“这点伤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的。”

张大夫也笑了笑,“你伤的倒不是很重,就是失血过多,你太太真的很爱你,为了救你,一直求我多给输一些血,都已经输了一般人输血量的两倍,她还是怕你会出事,为了救你,她当真是连命都不要了,你可要好好的对你太太,今天要不是她,你可能就真的没命了。”

凤易寒手扶着门框,微笑着对他点头,“我会的。”

眼睛落在外面那个正在擦眼泪的女孩身上,凤易寒的心底一片柔软。

江心语抬起头看到凤易寒走了出来,站在门口看着她,她连忙转过头,双手用力的抹着脸上的泪水,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哭了。

不过……

江心语蹭的站起身,也顾不得他是不是看的出来自己哭过了,快步走到诊所门口,紧张的问道,“少爷,您怎么出来了。”

“扶我过去坐会。”凤易寒凝视着她还未干的小脸,薄唇紧紧的抿着,显然有些不高兴了。

“可是,外面风大。”江心语有些迟疑,他身上还有伤,受风怎么行。

“放心吧,我不是泥捏的。”凤易寒的伸手搂住了她的肩膀。

江心语无奈,知道他决定的事很难改变,便扶着他来到那棵大树旁坐了下来。

坐下的时候,江心语听到了他的闷哼声,她立刻紧张的问道,“少爷,是不是伤口疼了?”

“我没事,你不要这么担心,比这重的伤我也受过。”凤易寒是不想让她担心才故意说的。

江心语想起来的却是尹君天告诉她,他为了救自己和夜琛,足足昏迷了大半年的事。

胸口疼到窒息。

凤易寒抬起手,轻轻的去擦她脸上残留的泪痕,眼底有着疼惜之色,“傻丫头,哭什么。”

“我没有哭,风大迷了眼睛。”江心语直起身子,立刻否认。

“姐姐,姐姐,我把你的手机找来了,可是好像都摔烂了。”

几个小孩子跑了过来,为首的小男孩手上举着两只手机跑到江心语的面前,江心语立刻拿了过来看了看,两只手机没有一个是好的,她的屏都碎成渣了,凤易寒的更惨,不知道被什么砸了,已经彻底的报废了。

“小冬,谢谢你,辛苦你们了。”江心语向他们道歉。

小冬看着凤易寒,突然咧嘴笑开了,他一下子蹦到凤易寒的面前,叫道,“叔叔,你醒了就太好了,姐姐见你一直不醒,急的一直哭。”

江心语正在摆弄手机的手顿住,察觉到凤易寒投来的视线,她难为情的咬住了唇瓣,身体也变得僵硬无比。

“我听说是你救了我,我该怎么感谢你呢?”凤易寒虽然对小冬叫他叔叔却叫江心语姐姐这件事很郁闷,但是他依然很喜欢面前的小男孩。

“叔叔,您不用这么客气,我也没做什么。”小冬倒是很谦虚。

“小冬,你不要和他客气,他很有钱的,你想要什么尽管说。”江心语伸手摸着小冬的头。

“真的什么都可以吗?”小冬眨了眨眼睛,显然是有自己的想法了。

“除了天上的太阳。”凤易寒指了指快要落山的太阳。

他的话刚一出口,小朋友们立刻笑成一团,江心语看着孩子们的笑脸,心情也放松了下来。

“叔叔,我知道其实我不该要您的东西的,可是……可是……”小冬显然很难为情,也知道虽然帮助了别人,也不该要什么回报。

“小冬,有什么困难就直接说啊,不要客气。”江心语握住了他的小手。

“叔叔,我们想给老师买一套新的教具,可是我们的零花钱不够。”身后的一个小女孩站出来替小冬说了出来。

凤易寒和江心语对视一眼,随即会心一笑,孩子们的心真的是好纯洁。

“好,叔叔答应你,三天之内,你们的愿望就能实现了。”凤易寒的声音坚定。

“谢谢叔叔,谢谢姐姐。”小朋友们开心的又蹦又跳。

有人喊他们去吃饭,小孩子们便散开了。

“少爷,我扶你进去吧。”江心语怕他坐久了会头昏。

“刚刚在想什么?”凤易寒握住她的手不放,完全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没什么啊。”江心语现在心里还很乱,也很慌,整个人都是乱的。

“可是……你哭了。”凤易寒抬起头眼神坚定的看着她,不打算轻易放过她。

“是风……”

“和我说句实话,真的那么难吗?”

江心语呼吸一窒,她怔怔的看着他,胸口起伏着,他想要她说什么,她又能说什么?

告诉他自己是因为他而乱了,觉得对不起哥哥,因为她突然发现,他在自己心里已经变得很重要了,重要到她甚至忘记了她还有个哥哥需要她?

这些她怎么说的出口?

告诉他了,她就连那层最基本的保护壳都脱掉了,如果他再来伤害自己,她会被他伤的血肉模糊。

“真的是……”

凤易寒突然放开了她的手,没用她扶便自己站起身,绕过她向诊所走去。

江心语怔在那里,连呼吸仿佛都是疼的……

身后传来关门声,她慢慢的转过身,一下子坐回到了石阶上,手紧握成拳。

“凤太太,凤先生该吃药了。”张大夫拉开门叫她。

江心语立刻站起身,快步走了过去。

“张大夫,您不要再叫我凤太太了,叫我心语就好。”江心语觉得不好意思,尤其是当着凤易寒的面被叫凤太太,总觉得很怪异。

“行,心语。”张大夫笑了笑,江心语一进门便看到凤易寒竟然就坐在外间,眼神阴郁 的盯着她看。

江心语,“……”

真不知道自己又怎么得罪他了,干嘛要这样盯着自己看。

难道是因为别人叫的那声凤太太让他不高兴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