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你没事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还好你没事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好,我知道了,谢谢。”江心语的心又忍不住揪了揪,想了想问道,“张大夫,你能不能把电话借我用一下,我需要打个电话。”

江心语想给霍西扬和尹君天打个电话,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他们。

“那里有座机,你自己去打吧。”张大夫说完又去忙自己的了。

江心语看着放在桌上的座机,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记得他们的号码,她和凤易寒的手机都在游艇上面,号码全都存在手机上,可是现在凤易寒这个样子,她又没办法离开。

转头看了一眼睡着的男人,江心语决定等凤易寒醒了她再去取手机。

凤易寒大概睡了两个小时,便幽幽的睁开了眼睛,这次他的眼神和上次完全不同,身体已经恢复了几分,凤易寒感受着自己的情况,让他吃惊的是,他受了这么重的伤,只是这么短的时间,竟然已经能用力了。

“少爷,你醒了。”江心语激动的走了进来,手上端着一碗粥。

“扶我起来。”凤易寒向她伸出了手。

“少爷,你再躺会吧。”江心语担心的看着他。

“没事,扶我起来。”凤易寒再次命令。

江心语连忙把手上端着的碗放到一旁的桌子上,扶着凤易寒坐了起来,又把隔壁床上的枕头和被子拿过来让他靠着。

“少爷,我先帮你换身衣服,张大夫说最好不要穿着湿衣服。”

江心语从床角拿了一条裤子出来,这是她拜托那个救了她们的小男孩帮她去船上取的。

凤易寒的上衣基本上已经被剪碎了,只剩下点面料 挂在他的身上,看上去有些滑稽。

“还有,张大夫说你现在不能用力,对伤口不好,张大夫还说……你晚上可能会发烧……”

江心语的话还没说完,手臂突然被抓住,下一秒,她被他拉进怀中紧紧的抱住,她的下巴磕在他的胸膛上,痛得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江心语手上还拿着那条裤子,她有些愣愣的怔在那里。

凤易寒的力道很大,似乎要将她揉进身体一般,“少爷,张大夫说……不能用……”

“还好你没事!”

凤易寒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江心语最后一个字哽在了喉咙里,手中揪着的裤子一下子掉落在床上,心脏就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瞬间便忘记了呼吸。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直到外面响起脚步声,凤易寒搂着她的力道才减弱了一点,江心语慢慢的离开他的胸膛,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一时竟然忘记了言语。

还好你没事……

他的声音是那样的轻柔,像羽毛划过她的胸口,却留下了深刻的痕迹。

这一刻,江心语仿佛听不到任何的声音,眼中再也没任何东西,只有面前男子的容颜越来越清晰。

还好你没事……

不是山盟海誓,不是甜言蜜语,江心语却觉得,这是她这辈子听过的最动听的一句话。

“凤太太,这是我家刚出锅的馒头,给你来送两个。”热心的大婶又送来了两个馒头。

江心语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连忙回神,拉开帘子走了出去,凤易寒听到她和那人一直说谢谢,大概半分钟,她又回来了,把馒头放到桌子上。

“少爷,我先帮你换衣服吧。”江心语脸颊有些涨红,因为那声凤太太,凤易寒睡着的时候,她还没那么难为情,但是现在他醒了,他会怎么想?

“好。”凤易寒轻轻的应了一声,江心语看了他一眼,弯下腰搂住他让他坐了起来,把他身上被剪碎的衬衣脱了下来,又拿了一件新的衬衣给他穿上。

穿好后,她又扶着他躺了回去,凤易寒一直凝视着照顾着她的女孩,她的长发已要干透了,披在肩上,因为弯腰的动作一直往下掉,她只能不停的往耳后别,头发落在他的手上痒痒的。

“少爷,要换裤子了。”江心语抬起睫毛看了他一眼,不知道是说给他听还是说给自己听,总之呼吸有些紊乱。

似乎,她是第一次给他换衣服。

她颤抖的抬起手想要去解他的皮带,他一把抓住她的手,江心语心微微一颤,抬起头看他,凤易寒轻咳了一声,说道,“门还没有锁,万一有人进来怎么办,我只想让你一个人看我的身体。”

江心语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他竟然还在意这些细节,而且,什么叫只想让她一个人看他的身体。

谁要看他了。

江心语的脸颊更红了,但是……她还是走到门口和张大夫说了一声,把门上了锁。

锁好门后,江心语深吸了一口气,做足了心理建设,才返回到床边,不敢让自己犹豫,手直接去解他的皮带,一口气拉开他的拉链。

虽然她故意闪躲着目光,但是还是不小心的看到了他那里鼓鼓的……

江心语连耳根子都泛了红,“麻烦抬一下屁股。”

凤易寒看着她害羞的样子,配合的轻抬了一下,江心语立刻把裤子拉了下去,脱了放到一旁。

“吃都吃过不知道多少次了,还害羞什么?”凤易寒说的话让江心语想掐死他。

但是……

他现在是病人,不能和他计较。

江心语看着掉在他身体里侧的裤子,伸手拿过来就要帮他穿上。

“喂,我内裤还湿着。”凤易寒抱怨。

“小冬没拿内裤过来。”江心语有些郁闷的瞪他。

“小冬?”凤易寒显然还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就是救了我们的孩子,是他叫人来帮我把你抬到这里的。”江心语解释。

“哦。”凤易寒了然。

江心语弯腰就要给他穿裤子,凤易寒大脚一挪,拒绝穿。

“少爷。”

“既然没拿内裤,就先不穿了,你帮我脱了,直接穿裤子。”

“啊?那怎么行啊!”江心语的眼睛瞪圆,他怎么能不穿……

“怎么不行, 它是湿的,穿着很难受,帮我脱了。”凤易寒坚持。

江心语,“……”

“我真的是难受,你以为我故意为难你?”凤易寒有些不高兴了。

江心语看着他的样子,无奈的轻叹一声,她现在也没办法去分辨他是故意还是有意的,只要能让他不难受,她做什么都愿意。

指尖捏住他呐裤的边缘,然后向下一脱,虽然没看,但她的余光还是扫过那里的东西像弹簧一下弹了出来,上下晃了几下,最后归于平静。

江心语拿起那条裤子快速的替他套好,然后扣上扣子拉上了拉链,好在他的裤子都很合身,就算不系皮带也可以。

江心语做好后,把他的衣服扔到一边,这才敢抬头看他,“饿了吧,这里也没什么好吃的,先喝点粥吃点馒头吧。”

凤易寒点了点头,江心语端过粥碗,开始喂他吃饭,凤易寒一边吃一边打量着这间简陋的房子。

这里实在是太简陋了,甚至没有任何的装修,条件可以说非常的差,他躺的这张床非常的短小,是那种铁架床,他的身高,腿都伸不直,床头的位置加了几个板凳放他的小腿和脚。

被子自然不用说,是那种已经洗不出来的白。

“你也吃。”凤易吃了几口,见她一直不吃,便躲开了她送过来的勺子。

“我还不饿。”江心语对着他笑了笑。

“吃。”凤易寒淡淡的吐出一个字,却是不容抗拒的。

江心语无奈,只能吃了一口粥,就这样,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把一碗粥吃完了,两个馒头也是一个人个。

“少爷,您感觉怎么样了?伤口还痛吗?”江心语担心的看着他,眼中是隐忍的泪花。

凤易寒抬起手抓住她的手臂,然后慢慢的卷起她的袖子,江心语一惊,立刻就要抽回,凤易寒却是警告的瞪了她一眼,江心语不敢再动,袖子被卷过手肘,手臂上呈现出一个红色的针孔,在她白皙的皮肤上看起来格外的明显。

凤易寒伸出手,指尖轻轻的碰上那个针孔,黑眸中闪过一丝疼惜。

“痛吗?”

江心语立刻摇头,“不痛,一点都不痛。”

“说实话。”

“是实话,我当时只希望可以救活你,哪还有时间想痛不痛的问题,我只希望你……”

在凤易寒灼灼的目光中,江心语才发现自己说的太急了,吞了吞口水,她才继续说,“你没事就好。”

“为了救我,你当真连死都不怕吗?”

凤易寒轻抚着那个针孔茫然的问。

“我……我……我没想那么多,我只想救你。”江心语被他问的有些心慌意乱。

“如果……我的命……需要用你的命来换!你还愿意么?”凤易寒抬头紧紧的凝视着她的黑眸,指尖微顿。

江心语怔怔的看着他,昨天他护她的一幕幕在脑海中划过,她的唇瓣轻颤,没有经过任何思考便给出了答案,“我自然是愿意的。”

凤易寒的黑眸中有什么东西炸开了,像一朵绚烂的礼花,点亮了他的黑眸,江心语这才反映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被他看的不好意思,下意识的想逃避。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