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你有我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以后你有我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她站起身就要往外走,凤易寒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不用去了,我一直带在身边呢。”

凤易寒把那个小盒子放到桌上,江心语有些吃惊的看着自己要送他的礼物,“你一直带着?”

“这是你送的第一件礼物。”凤易寒微笑着看着她。

江心语的心脏微微的一刺,她坐了回来,心里忽然就有些不是滋味,她拿起那个表盒,抬起头认真的说道,“少爷,如果你喜欢,我以后每一年都会送你生日礼物的。”

凤易寒看着面前的少女,一双黑眸如同蓄上一层薄薄的水汽那般,晶莹剔透,比小鹿还要干净,一眼便能看穿她的心底的善良。

“语儿。”他的喉结滚动着,胸口忍不住的发疼。

“我帮你戴上。”江心语避开他的视线,因为他的目光太过沉重和复杂,总让她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她站起身来到他的身旁,非常认真又郑重的把这款腕表戴在他的手腕上面……

戴好后,她满意的扬了扬唇,“不错,很漂亮,还是我的眼光好。”

“我还想要一件礼物。”凤易寒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唇瓣。

江心语轻轻的咬了咬唇,在他期待的目光中,将唇瓣凑了过去,在他微凉的薄唇上印上一吻。

这个吻很轻很浅,却甜到了他的心里。

江心语强压下狂乱的心跳,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她低下头开始认真的吃着面前的食物,凤易寒把自己的那份牛排切成好入口的小块,和她的盘子调换了一下。

“谢谢。”江心语的脸又不争气的红了。

“多吃点。”

“嗯。”

凤易寒没怎么吃,他一直在看着她吃,时不时的喝点红酒,仿佛看着她吃,他就能饱一样。

“少爷,你怎么不吃?不饿吗?”江心语察觉到他没怎么动。

“嗯,蛋糕吃的有点多,不怎么饿。”凤易寒轻轻的应了一句。

“那就不要喝酒了,多吃一点。”江心语叉了一块牛肉送到他的唇边,凤易寒愉快了吃了下去。

“语儿,陪我跳支舞吧。”凤易寒站起身,对着她伸出了手。

江心语拿起纸巾轻轻的擦了擦嘴巴,把自己的手放到他的大掌上,站起身。

凤易寒穿的很随意,一条黑色的西裤,一件白色的衬衣,衬衣敞开着三颗扣子,露出结实的胸膛性感的锁骨,江心语穿的也不算正式,二人站在一起出奇的般配。

凤易寒两只手搂着她的腰枝,江心语的双手搭在他宽厚的肩膀上,二人跟随着柔和的音乐,轻轻的舞动着,就像童话里的王子和公主。

“谢谢你,语儿,这是我这辈子过的最好的一个生日,谢谢你今天给我一切的美好。”凤易寒低下头,轻吻上她的发丝。

江心语没有说话,只是把脸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强健有力的心跳,呼吸凌乱……

一曲毕,二人不舍的分开,凝视着彼此,视线在空气中胶着,安静的夜,暧昧渐浓。

江心语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收回视线,看向窗外,“少爷,我们去甲板上透透气好不好?”

凤易寒凝视着她柔美的侧脸,点头,“好。”

江心语先一步走出了餐厅,湿咸的海风徐徐的吹来,她走到栏杆处,眺望着远处,心里乱糟糟的,刚刚那一刹那,她想了很多,在今天之前,她从来不敢想有一天,她可以和他相处的如此的平静温馨。

他的霸道经常让她喘不过气来,他的残忍让她恨他入骨。

她甚至想到了那个还未出生便失去的孩子……

泪水滑落脸旁,她和他终究是隔了太多太多无法逾越的鸿沟。

身后响起脚步声,她连忙擦去脸上的泪水,脚步声越来越近,一杯红酒递到自己的面前,江心语接了过来,拂去了心里的种种恩怨情仇,今天就让她做一次失忆的人吧。

“哭了?”凤易寒挑起她的下巴,皱眉问。

“没有,刚刚风大,吹的眼睛有些不舒服。”江心语对着他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凤易寒沉着黑眸,没有说话,就在江心语刚刚平复的心再次变得慌乱时,他突然倾身向前,吻上了她的眼睑,江心语连忙闭上了眼睛。

只是轻轻一吻,凤易寒便离开了,江心语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有些狼狈的举起了手上的酒杯,喝了一口里面的红酒。

凤易寒也靠在栏杆上,端着酒杯的手,手腕上戴着那支她送的手表。

“过来坐会。”他牵住她的手,带着她来到甲板中央坐了下来。

他也已经把鞋脱了,二人赤着脚,凤易寒轻轻的躺在了甲板上,江心语有些紧张的喝了几口酒。

“我妈妈是我十三岁生日那天离开的。”凤易寒突然开口,眼睛望着天上的星星。

江心语喝酒的动作顿住,转头看着他,他依然凝视着天空上的星星,“那时候唯安刚出生没多久,她就离开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我找了她很久,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江心语没想到他会和自己说起自己的过去,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静静的聆听着。

或许他需要的也只是一个聆听者吧。

“我妈妈是个很温柔的女人,可是我知道她一直很不开心,我不懂她为什么要留在凤家,直到长大了我才明白,她是为了我。”

“难道没有人知道她去哪了吗?”江心语忍不住问,心被揪得紧紧的。

她能了解这种滋味,她的妈妈虽然就在她身边,可是她从来都没有爱过自己。

“他们不肯告诉我……我想尽了一切办法,都没办法找到她。”

凤易寒的声音有些哽咽,江心语握紧着手杯,也许每个人心底都有那么一份柔软的存在,凤易寒的母亲便是他心底那份不能触碰的柔软。

他虽然说的很简单,她却能听出他这么多年的艰辛,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一个渴望妈妈的孩子有多么的辛苦。

“少爷,虽然我不知道夫人为什么会狠心抛下你和唯安离开,可是我想……她一定是有自己的苦衷。”江心语轻声的劝道。

“也许吧!”凤易寒的声音中有着无奈。

唯安和凤过的DNA检测报告已经出来了,唯安是凤过的亲生女儿,他又做了唯安和自己的DNA鉴定,确定了唯安是自己的亲妹妹,所以,他和唯安应该是同母异父的亲兄妹。

“我妈妈一直都在我身边……可是她从来都没有爱过我。”江心语看着远方,语气中带着一丝惆怅。

凤易寒的胸口顿时一紧,他突然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臂,一下子将她扯到自己的身上,江心语惊呼一声,手上的杯子飞了出去,只剩下一点的红酒也洒在了甲板上。

轱辘轱辘的声音响起,杯子滚向远处……

江心语用力的眨了眨眼,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俊脸,她因为喝了酒,吐出的气息中带着甜甜的酒香,江心语立刻就要从他身上爬起来,凤易寒长臂一伸,便圈住了她,一个翻身,二人面对面的躺在了甲板上,凤易寒的嘴角轻扬,另一只手抚上她的脸颊,“没关系,以后你有我。”

凤易寒隐去眸中的复杂,有些事,他还不想让她知道,如果可以,他希望她可以安安静静的生活下去……

许是喝了点酒,刚刚这么被他剧烈的一晃,头有些发晕,江心语伸出手轻轻的抚上他的脸颊,唇贴了过去,在他唇上印上一吻又退了回来,脸上露出一个傻笑,“不可能的,我们早晚会分开……唔。”

江心语的话还没说完,凤易寒突然翻了个身,吻住了她的唇瓣,将她后面的话全都堵了回去。

江心语感受着他火热的唇舌,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任由他亲吻着自己……

江心语是被一阵阵剧烈的摇晃给弄醒的,最后的记忆还是被这个男人做着。

她醒来的时候,凤易寒已经醒了,他正抱着她,眼神严肃的看着外面。

“少爷,出什么事了?”江心语身子不稳,紧紧的抱住了凤易寒。

“快穿好衣服,应该是风暴……自己稳住。”凤易寒完放开她,他已经跳到了床下,他来到柜子前,找了两套衣服又回到了床边。

游艇又剧烈的摇晃了一下,江心语一个没稳住,尖叫一声掉到了地上,头磕在柜子上面,疼得她直掉泪。

凤易寒立刻过来抱住她,“怎么样?”

“没事的。”江心语强忍不住疼摇头,这个时候,她不想给他添麻烦了。

凤易寒看着她被磕红的额头,虽然心疼也没时间多想了,快速的帮她套好了衣服,自己又穿好,把她拉了起来,“我们现在必须去驾驶室。”

外面的风暴越来越大,他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他必须先去驾驶室,才好掌控一切。

江心语点头,现在她真是后悔,在码头的时候说什么会有风暴啊,看吧,她的乌鸦嘴成真了!

凤易寒不放心的看着她,他抱着她跌跌撞撞的来到衣柜 处,挑了一条最长的女款长裙,绑在她的腰上,又系在自己的手腕上,把她和自己连在一起。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