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都成了罪孽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生日都成了罪孽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江心语进的是一家卖表的专卖店,但这个牌子的表显然不是世界顶级品牌。

“少爷,我可先声名哦,我没有太多的钱,所以只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送你一件生日礼物。”

凤易寒看着面前向她解释的女孩,哪里有半分不好意思,那眼睛分明是在控诉他,谁让你把我的钱全部都搜刮走的?

所以,现在没有好礼物,你也不能怪我。

凤易寒认真的凝视着她,轻笑出声,很轻的“嗯”了一声。

江心语有些迟疑的看着他,像他这种,戴上个表都得是八位数的人,竟然没有嫌弃。

“你就当戴着玩吧。”江心语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

凤易寒没再多说,宠溺的抬手揉了揉她的发丝。

到了柜台前,江心语看着柜子里玲琅满目的男款手表,看了看价格,竟然都在五位数。

她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现在想走已经不可能了,但是这表怎么涨钱了!她分明记得之前她有送过哥哥一块手表作为生日礼物,那时候才四位数啊。

五位数对江心语来说可是全部身价了。

“少爷……”江心语想说要不换一家看看,可是转头间看到他温和的眼神中带是期待的看着她,她脱口而出的是,“你喜欢哪种款式的?”

说完后,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头,没钱还充什么大头!

“都好。”凤易寒的声音格外的温柔。

“……”江心语暗暗的舒了一口气,还好他不挑,转头继续盯着柜台,其实她最在意的不是手表的款式,而是价格。

最后看到一款棕色皮带的男式手表,虽然也是五位数,但还好第一位的数字在五以内。

“少爷,我觉得你的表都是金属材质的,我们今天选一款皮质表带吧。”江心语转头和他商量。

却发现男人的眼睛依然在直勾勾的盯着她,根本没有看柜台,江心语被他看的脸红,“听你的。”

江心语有些心虚的转过头,洋装继续看,心里却有些发堵,觉得自己这样对他实在是太过分了,但是谁让她穷呢。

这些钱还是她留下来以防万一的。

她挑了一款男式手表,让柜员拿出来。

“少爷,我帮你试戴一下。”

江心语拿着表,凤易寒非常配合的举起了自己的手,江心语认真的把那款表戴在他的手腕上扣好搭扣,然后握住他的大手,左看右看。

不得不说,这男人真是够有魅力,就连这种普通的表,戴在他的身上,仿佛身价都升了千倍。

不过……

和他之前戴的表,天壤之别。

江心语撅了撅嘴,打算把这块表摘下来,决定再挑个贵点的。

凤易寒却一把按住她的手,“我觉得这个挺好的。”

“啊?”江心语吃惊的抬起头。

“你不是说我没有皮带的手表,我也觉得戴金属的戴腻了。”凤易寒轻轻的反握住她的手。

“哦,那就买这款。”江心语终于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江心语刷卡付了钱后,拿着包装和凤易寒一起离开了表店。

坐到车上,江心语立刻去抓他的手腕,动作利落的把他戴在手腕上的表摘了下来。

“你要干嘛?”凤易寒不解的看着她。

江心语小心翼翼的把手表装回到包装盒当中,看也没看他,“还没到送礼物的时候呢。”

“……”

凤易寒的心里又是微微的一悸,他突然捧过她的头,亲吻上她的唇瓣。

他的吻很深,直到二人都气喘吁吁,他才放开她。

江心语有些郁闷瞪她,这男人到底什么毛病,总是喜欢突然就抓住她狂吻一顿。

凤易寒微微的看着身旁的女孩,她的嘴巴红肿,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就像水洗过一样,明亮极了。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发动车子离开了。

“少爷,我们找个地方给你过生日吧!”

江心语依然黑眸认亮的望着他。

凤易寒何时见她在自己面前如此的放松过?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

如果没有那两通电话,江心语根本不会知道今天是凤易寒的生日,尹君天说自从他妈妈走后,他就没再过过生日,她不知道这“走”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她知道,对他来,那一定是非常痛苦的经历。

痛苦到连自己的生日都成了罪孽。

江心语想到这里,心里突然一刺,密密麻麻的疼自胸口蔓延开来,她依然凝视着他略有些暗淡的脸颊,今早他做了早餐,又带着自己去买了那么多的东西,应该就是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吧。

这些改变说明他想过这个生日。

所以,她更想给他一个不一样的生日,这也算是一个新的开始。

其实江心语不知道的是,他之所以突然想过生日,完完全全是因为她,他只想和她在一起过这个生日。

“好。”凤易寒用力的点了点头。

“那我们去哪?要不要再叫尹君天他们出来一起?”江心语试探的问他的意见。

凤易寒的脸一下子就黑了,手握紧方向盘,冷淡的拒绝,“不需要。”

“哦,那要不要叫上沈小姐?”江心语问完自己都愣住了,心里懊恼至极,没事提她做什么?

凤易寒凉凉的扫了她一眼,江心语立刻缩了一下脖子,但又觉得自己的话也没什么不对啊,凤易寒和沈念慈不是男女朋友吗?

她甚至有点期待他的回答。

“你觉得如果我想带她,今天在珠宝店还会丢下她吗?”凤易寒淡淡的反问了一句。

“……”

这话说的,她也没觉得多高兴好么。

“那你要不要留点时间去陪她?”江心语问完又愣了,她觉得自己一定是脑抽了,今天简直有些魔怔了。

问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凤易寒愣了一下,随即勾唇,江心语暗叫不好,想逃已经来不及了,他的眼神对上她懊恼又狼狈的眼神,“吃醋了?”

“哈……我吃醋?开什么国际玩笑?我怎么可能吃你们两个的醋,你就算现在去找她,我也不会吃醋!”江心语因为激动,反映有些夸张。

“……”

凤易寒没说话,但看她的眼神是似笑非笑的,这让江心语的心情立刻变得很不爽!

就像突然被人踩了尾巴的猫,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

“我说真的,我没有吃醋!我又不喜欢你,我为什么要吃她的醋?”

“嗯,知道了。”凤易寒轻哼了一声,声音中带着些许的伤感。

江心语的胸口又是来由的一疼,让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看着他受伤的表情,她胸口闷的更加的厉害。

这男人真是!

她有些愤然的坐正身体,郁闷的转头看向窗外。

凤易寒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被江心语无情的打开,以表示自己生气了。

凤易寒不但没生气,反而轻笑了一声,转过头继续认真的去开车了。

江心语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直到她听到海浪声,她回头发现,他竟然把车子开到了码头。

“这是什么地方?”江心语好奇的问了一句。

“不生气了?”凤易寒好笑的看着孩子气的女孩。

“……”

江心语这才想起自己好像还在生气,立刻要转身,被凤易寒抓了回来,轻笑出声,“好了,对不起嘛,不要生气了,下车吧。”

“……”

他放开自己,江心语才反映过来,他又在向自己道歉。

她瞪大眼睛看着快速的从车头绕过来的男人,好像……这男人向她道歉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这要是从前,她是想都不敢想的。

风吹乱了他的头发,将他的衣服都吹得胡乱的飞舞着。

他打开车门,说道,“下车。”

“到底要做什么啊?”江心语下了车风立刻吹乱了她的长发。

今晚的风有点大。

一旁的大海,也是波涛汹涌,就像一头随时会掉过来的野兽一般嚎叫着。

凤易寒把外套脱下来给她穿上,这才来到后座,把蛋糕拿了出来,“今晚出海。”

“少爷,看今天的天好像有风暴啊。”江心语缩了缩脖子,有些冷。

“怕了?”凤易寒低头凝视着她。

“……”江心语无言以对。

“放心,我有在,不会让你有事的。”凤易寒的声音很轻,却坚如磐石。

江心语本来还有些忐忑,听了他的话,就一点都不怕了。

仿佛只要跟着身旁的男人,到哪都不会有危险。

码头旁停着一辆中型游艇,凤易寒带着她上了游艇。

凤易寒先让江心语进了船舱,他便和负责人在上面说话,大概三分钟后,江心语看到那人下去了,凤易寒走了进来。

“少爷,我们这是要去海上过生日?”江心语眨了眨眼睛问,有些好奇的盯着驾驶舱里的那些按扭之类的东西。

“嗯,海上才不会有人来打扰。”凤易寒淡淡的回了一句,江心语的耳根莫名的有些发烫。

“想开吗?”凤易寒看着她一眼盯着看,转头问了一句。

江心语立刻点头,表情跃跃欲试,凤易寒不是第一次带她出海了,其实她还挺想试试自己开游艇的感觉,一定很棒。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