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珍爱的宝贝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珍爱的宝贝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出电梯的时候,凤易寒低下头才发现自己怀中的女孩已经睡着了,她的脸半贴在他胸口的衣服上,眼睛紧紧的闭着,果冻般粉嫩的唇瓣半开着,清浅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胸口,透过他的衬衣烫着她的皮肤。

“嘘~别吵了!”凤易寒声音低沉的下令,生怕把怀中的小人儿给吵醒。

尹君天和霍西立刻闭嘴,刚想去看一眼他怀中的女孩,凤易寒便果断转身,将小小的她藏住,她睡着时娇憨可爱的模样,他可是半分都不想别的男人瞧了去。

江心语还是被吵到了,小手动了两下,最终抓住了凤易寒的衣服,嘴巴咕哝了两下,又继续睡了。

凤易寒等她睡安稳了,才抱着她出了电梯。

霍西扬凝视着凤易寒的背影,表情有些复杂,寒的样子分明是对江心语动了真情了,身为和他一起长大的兄弟,他们何时见过他对任何一个女孩子如此过?

哪怕是年少时和沈念慈在一起,凤易寒也从来没这样抱过她,更没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到仿佛怀中就是他最珍爱的宝贝。

后来,沈念慈回来,他倒是和她很亲近,也经常抱她,但那都是因为沈念慈腿有问题了。

凤易寒在抱着江心语时,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和那时是完全不同的。

此时此刻的他,温柔的仿佛能融化世上最坚硬的东西……

凤易寒抱着江心语坐到车内,没再管后面的两个人,车子便驶离了酒店。

霍西扬的车子已经有人开了过来,他接过车钥匙,坐到了驾驶位,尹君天非常自觉的坐到了后面。

上车后,他便躺在后座上,一双黑眸瞬间便失去了所有的光彩,失神的盯着车顶,一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

霍西扬知道他刚刚不过是在强撑,无奈的摇了摇头,发动车子离开了。

酒店的旁边,一道高挑的身影走了出来,沈念慈看着那辆平稳驶走的轿车,眼睛通红,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现在凤易寒对江心语已经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了,她几次打他电话,都被他敷衍了几句便被挂断了。

为了陪这个贱人,他甚至连电话都不想和她多说了!

偏偏那个该死的唐少卿还不让她去动那个小贱人!

沈念慈手捂着胸口,似乎已经完全喘不过气来了,不行,再这样等下去,她就要疯了!

凤易寒是她的,谁也别想抢走!

沈念慈脚步踉跄的离开了门口,发疯般的跑向自己的车子。

凤易寒回到公寓,莫甜已经准备好了早餐,见二人回来刚要说话,便被凤易寒一个冰冷的眼神给制止了。

莫甜这才发觉,凤易寒怀中的女孩已经睡着了,她连忙噤声不敢再说话了。

凤易寒直接抱着江心语上了二楼,把她放到床上的那一刹那,他的心仿佛也跟着空了一块。

小心的替她盖好被子,他坐在床边凝视着她的睡颜,她的皮肤似乎很薄,好像透明的一般,晨曦中,那层细细的绒毛都清晰可见,睫毛长的有些不太真实,甚至比那个戴了假睫毛的似乎还要长。

手指轻轻的抬起,想要去触碰她的皮肤,那一刻,他甚至有片刻的迟疑,就好像生怕自己一碰,她的皮肤就破了一般……

似乎屋内的光线太强了,江心语睡的不是很舒服,她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嘴巴咕哝了两下,翻了个身,把脸用力的往枕头里面埋去。

凤易寒立刻拿起窗帘的遥控器,把窗帘给关上了。

屋内变得昏暗,江心语才睡得踏实了。

凤易寒又在床边坐了一会儿,这才站起身走进了书房。

……

霍西扬开着车回到别墅,刚进了院子便透过玻璃窗看到餐厅内,安芷媛和晏斯南似乎正在说着什么,安芷媛有些害羞的低下头,白色的衬衣微微的反光,让她的表情看起来蒙上了一层梦幻的色彩。

霍西扬瞬间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死女人,真忘了到底谁才是她男人了?

他刚要下车,儿子突然跑了出来,小西今天也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他坐到椅子上,晏斯南立刻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晏斯南身上穿的也是一件白衬衣,两大一小三人在那里,就像穿了亲子装,竟然真的很像一家人……

画面还那么的美……

霍西扬胸口的烦闷再次飙升……

“君天,我跟你说……君天……”霍西扬叫了两声后面也没反映,转头一看,尹君天竟然已经睡着了。

霍西扬,“……”

他这个帮手找的,还真不怎么样。

霍西扬下车的时候,故意把车门摔的极响,自然也惊动了餐厅里的人。

霍西扬走到车后面,拉开车门,弯腰把尹君天从车里扶了出来。

“行了,进屋再睡。”霍西扬看着尹君天的脸上有泪痕,心也忍不住跟着疼了起来。

他和凤易寒,尹君天的关系比亲兄弟还亲了,看着尹君天难受,他自然也不好受。

安芷媛见状连忙放下手中的碗,快步走了出来,小西和晏斯南也跟着走到了门口。

“他怎么了?”安芷媛也走过去,扶住了尹君天的另一只手臂。

“睡了。”霍西扬简单的回了一句。

安芷媛见状也不再多说,帮忙扶着尹君天走了进去。

霍西扬还忘记自己带尹君天回来的目的,一进来便问道,“让他睡哪?”

“现在客房都满了,和你睡一起吧。”安芷媛几乎是想都没想便回答。

“我们两个大男人哪里睡的开?”霍西扬有些不乐意的看着她。

“他受伤了,先把他放到沙发上。”晏斯南一眼便看出尹君天受了内伤。

“受伤了?”霍西扬愣了一下,现在也顾不得自己那点小心思了,立刻扶着尹君天到沙发上,小心的让他躺了下来。

晏斯南快步走到尹君天的身边,拿起他的手看了看他的指甲,双手又捧住他的脸左右看了看,对着小西说道,“把叔叔的药箱拿来,谢谢。”

“好,马上到。”小西认得尹君天,知道是爸爸很好的兄弟,立刻听话的去取药箱了。

“怎么回事?伤的重吗?”霍西扬紧张的问。

“应该是郁积所致,身体本就有内伤,没调理好,又喝了酒,先把毒血放出来,不然时间久了,对身体损害极大的。”晏斯南说着,小西已经把药箱拿了出来放到了茶几上。

晏斯南打开药箱,拿了几根针,找到尹君天的几个穴位扎了下去,同时吩咐霍西扬和安芷媛,帮尹君天挤血,挤出来越多越好。

二人立刻照做,从那些小针眼里挤出来的全都是黑血……

晏斯南又扒开了尹君天的眼皮看了看,果断的转身拿了一把小小的尖刀出来,拿起了尹君天的手指扎了下去……

尹君天的手立刻被扎出了一个洞,霍西扬和安芷媛便看到尹君天手指上面不停的流出血来。

小西已经机灵的拿过容器接着了。

体内的淤血放净,尹君天的脸色很明显的变得红润了起来,不似刚刚那样苍白了,他轻咳了一声,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晏斯南,眼睛中全是茫然……

“晏医生,怎么样了?”安芷媛立刻问。

“已经没事了,药箱里有药棉。”晏斯南手脚麻利的替尹君天包扎好了手指。

“我怎么了?”尹君天只记得自己躺在车座后面,后来躺着躺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本来内伤就没痊愈,再加上过度的劳累,郁积过度,体内淤积了许多毒血,现在已经放出来了,这几天你多注意休息,不要想太多心事。”晏斯南叮嘱道。

尹君天的表情十分的苦涩,他怎么可能不想?

刚刚才轻松一些的胸口,闷痛感再次袭来,他难受的捂住胸口,咳嗽了起来。

晏斯南立刻去替他拍着后背,“哇!”的一声,尹君天又吐出一口黑血。

“君天!”霍西扬的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咳咳咳……”尹君天又重重的咳嗽了几声。

“别担心,都是毒血!”晏斯南解释。

待尹君天的情况稳定了一些,霍西扬和晏斯南合力把他弄到了楼上霍西扬的房间。

本来霍西扬还想着借尹君天来住的机会,把晏斯南弄走呢。

现在看来,尹君天更需要这位医生。

把尹君天放到床上后,霍西扬拉过被子给他盖上,晏斯南说道,“让他睡吧,他体质不错,睡眠有助于他的恢复。”

霍西扬自然没有意见,拉好窗帘后,便和晏斯南一前一后离开了,安芷媛见二人走下来,说道,“先吃早餐吧。”

五个人吃过早餐后,安芷媛便去厨房收拾了,最近小西生病,她也没去上班,反正霍西扬这些天也没有去。

安芷媛收拾好回房间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床上躺着一个人,她有些吃惊的看着他,“哥,你怎么在我房间?”

霍西扬背对着她睁开眼睛,“君天住我的房间,我在这里你让我去哪?我们本来就是夫妻,今天开始一起睡。”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