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在耍我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你是不是在耍我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幼稚!”南宫冥夜几乎想都没想便把挣脱开她的手,将花环从手头上扯下扔进大海里。

正好赶上一个退潮的海浪,江心语辛苦做出来的薰衣草花环立刻向海里涌去,江心语几乎想也没想,立刻追了过去,海水打湿了她的裙子,她依然继续向前走……

南宫冥夜只是冷冷的看着她,没有一丝的动容。

江心语看着越飘越远的花环,加快了速度,一个海浪打了过来,她站立不稳,直接摔在海水当中……

南宫冥夜看着没了踪影的女孩,也没在意继续找抓自己的鱼,但是该死的,他真的怀疑江心语是在骗自己,这里根本没有鱼……

过了几分钟,他向海里看了一眼,突然惊觉这里已经没了那个女孩的身影,他猛的站起身,叫道,“江心语?江心语……shit不会真淹死了吧,我的珍珠你还没有还给我!”

南宫冥夜快步的向海水中走去,胸口就像被什么抓住一样,窒息般的疼了起来,他有些不解的抓着自己胸口的位置,刚要扑进海里去找人……

不远处,江心语突然从海里冒了出来……

她全身都湿透了,裙子贴在身上,手上拿着两个花环,开心的说道,“找到了。”

南宫冥夜莫名的松了一口气,气得将铲子扔在水里,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你是白痴吗?为了点破花,用命去拼?”

“这怎么会是破花,这是你走之前为我种的!这花上面沾了你的血。”江心语对这片花特别的珍视,如果不是当年他送过自己薰衣草花环,她绝对不舍得去摘来做的。

“……”

“奇怪,我竟然会游泳了,而且还能闭这么久的气。”江心语秀气的眉头皱了皱,想起了那一年凤易寒在她差点被淹死后,开始逼着她学游泳,练习闭气的情景。

原来不知学觉间,她的游泳技术已经这么好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蠢!”南宫冥夜冷冷的送了她一个字,转身向海边走去。

江心语吐了吐舌头,抬起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水,也向外走去。

到了海边,江心语把两个花环放到海滩上,弯腰抓住裙摆拧水……

衣服太湿了,虽然天气炎热,但是她还是有些冷。

“我去换件衣服……你不要走。”江心语有些不放心的看着他。

“……”南宫冥夜理都不理她,不拿到珍珠他是不会走的。

江心语见他还在寻鱼,便转身去木屋换衣服了。

她看着衣柜内夜琛留下的衣服,挑了一件白色的衬衣,换下了那件湿透的长裙。

虽然穿着衬衣,会让她很不自在,但是当年她和夜琛在海边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穿的,也许她现在的样子能让他想起什么……

江心语换好衣服后,又回到了海边,南宫冥夜依然是一无所获,现在他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

南宫冥夜一直认为自己已经冷静到无敌了,这个世界上仿佛已经没什么事可以掀起他内心的波澜,但是偏偏这个姓江的女人,打破了他的极限……

听到脚步声,他猛的抬起头,当他看清江心语的着装时,漂亮的凤眸中闪过一丝吃惊的神色……

江心语的身上就只穿了一件男式的白衬衣,微潮的长发披散在肩头,衬衣最上面的一个扣子没有扣,露出精致美丽的锁骨,宽大的衬衣没有掩盖住她的好身材,反而更添了几分诱惑的味道,双腿修长笔直……

男人的衬衣穿在女人的身上,有种别样的迷人韵味……

江心语被他直白的目光看的不自在,低下对看着自己的脚丫,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

“江心语,你这样我会以为你在勾引我!”南宫冥夜上下打量着她,雪白的皮肤没有一丝的瑕疵,确实有勾人的资本。

江心语的脸颊涨红,紧张的后退了两步,摆手解释道,“我没有那个意思。”

“行了!我对你也没兴趣!你就算脱光了站在我面前,我也不会上你的!”南宫冥夜的声音中带着厌恶。

江心语的表情有些狼狈和难堪……

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能转身去捡贝壳了,希望熟悉的场景能让他想起什么。

南宫冥夜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出看了看上面的来电,原本烦躁的表情立刻变得柔和,“喂,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睡不着吗?”

按照时差来看,这个时候南宫家应该是晚上了。

“知道了,我不会让自己太累,会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每天想你一千遍,乖,睡吧……唱歌?你明知道我不会……好好好……我唱给你听……你想听什么歌……呵呵……调皮,乖乖睡觉知道了吗?不然我回去可是要惩罚你……”

江心语听的出来,南宫冥夜的心情因为一个电话而变得十分的愉悦,同时也听的出,他很爱电话那头的女孩子……

江心语看着他打电话的样子,突然有些茫然,她执着的想让他恢复记忆,执着的想让他想起一切,是不是对的?

南宫冥夜察觉到她的视线,看了过来,江心语连忙低下头继续去捡贝壳了,心却有些乱了,是不是如果他现在是幸福的,她根本不该去破坏什么。

那样对那个女孩子是不是公平?

南宫冥夜挂断电话,终于不耐烦的问道,“江心语,你是不是在耍我?这里根本没有鱼!”

江心语抬起头看着他,轻轻的摇了摇头,“我没有耍你!夜琛曾经在这里抓到过鱼,我们一起做一起吃,当时很开心。”

“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不管你怎么做,我都不会想起任何事,因为我根本不是那个男人!”南宫冥夜的表情变冷,他大步走到海棠上,一脚踢飞了那只红色的塑料桶。

江心语看着那个桶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抛物线,最后落在很远的地方,可怜的躺在那里,她转头看着他,问道,“我能不能知道,你那么急切的想要得到那颗珍珠,到底要做什么?”

“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那颗珍珠是我和我未婚妻的定情信物,我想把它找回来,是想向她未婚的。”南宫冥夜直言不讳。

“那你……爱她吗?”江心语有些怔然的看着他轻声的询问。

“当然爱!不过像你这样靠卖身活下去的女人,应该不懂什么是爱情!”南宫冥夜的眼中丝毫不掩饰对她的鄙视。

江心语的脸色变得惨白,没想到曾经对她呵护备至的男人,不舍得她受一点伤害的男人,有一天会如此的残忍的中伤她!

靠卖身活下去的女人!

所以这辈子都不配拥有爱情!

好残忍的话,竟然是从他的口中说出来的……

眼泪毫无预警的便落了下来,她有些狼狈的转过身,不敢让他看到自己的泪,他曾经说过,她哭,他会心碎!

“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了……你真的丢失了一段记忆……你会对你现在做出行为后悔吗?”江心语的声音中有些微颤。

南宫冥夜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但他依然斩钉截铁的说道,“不会,我愿意为我今天的行为负责,哪怕用一生去偿还也再所不惜!现在可以把珍珠还给我了吗?我要用它向我的未婚妻求婚,我不想让她的人生有任何的缺憾。”

江心语用力的吸了吸鼻子,将泪水憋了回去,说道,“我说了除非你抓到鱼,否则我不会给你!”

南宫冥夜的胸口一堵,这个该死的女人,他说了这么多都白说了?

江心语说完,继续去捡贝壳了,不是她不想成全他,他的未婚妻欺骗了他,那颗珍珠明明是他从一个大蚌壳里面挖出来送给她的,他的未婚妻竟然说是他们的定情信物!

很显然,那个女人是蓄意欺骗他的。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丢到海里去喂鱼!”南宫冥夜冷冷的威胁。

“你不是说你很爱你的未婚妻吗?难道为她做这点事都做不到吗?”江心语头都不回的继续捡贝壳。

“shit!”南宫冥夜气得直爆粗口,胸口憋着一口气,转身下海继续抓鱼,他发誓早晚有一天,要将今天所受的罪加倍的还回去。

一天下来,江心语捡了不少的贝壳,可是南宫冥夜一条鱼都没抓到,他的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

二人中午饭也没吃,傍晚的时候,二人回到了木屋,南宫冥夜烦躁的回到卧室,“砰”的一声关上房门,出来的时候,人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西装皮鞋。

江心语把贝壳全都拿出来准备晾晾再串一串风铃,她正蹲在地上摆贝壳,手臂突然被人抓住,下一秒,身体被大力的拉了起来,她转头对上的便是南宫冥夜愤怒的黑眸,他的手中多了一把枪,抵在了她的太阳穴上……

“快点把珍珠交出来,不然今天你就别想活着离开这里!这里除了你我没有第三个人,我打死你也没人知道!”南宫冥夜的声音冷酷至极,就像一把刀子刮在她的脸上。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