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性!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没人性!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谢谢思佳姐。”江心语抿唇对着她笑了笑。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郁思佳也对着她笑了笑,先去开门了。

进了公寓,早已经有两名中年女佣等候了,凤易寒第一个走进来,直接把小豆芽放到卧室的婴儿床上。

婴儿用品都是江心语早就准备好的,唯安生产后,便都从租住的房子搬了过来。

婴儿床是纯实木的,又晾了几个月了,所以完全不用担心有甲醛会影响婴儿的健康。

凤易寒把小豆芽放下后,动了动微微酸痛的胳膊,一脸宠溺的看着睡着的小家伙,“你舅舅我做什么都没这么累过!你这个小东西可真不简单。”

江心语扶着唯安走进卧室,凤易寒这才回身看着走进来的两个女孩,她们的脸看着依然很稚嫩,他落在二人身上的视线,闪烁着温柔的光芒。

郁思佳提着唯安和婴儿用的东西走了进来,她偷偷的看了一眼凤易寒,开始收拾东西。

唯安躺下后,凤易寒走到床边坐了下来,说道,“再给你再放两个月的假,到九月的时候,必须给我回学校上去学!”

“大哥,你真的好残忍,你看看小豆芽,他就跟一个豆芽似的那么瘦弱,你真的忍心让他两个月后就没有妈妈在身边照顾着?我要求明年九月再去上学。”唯安惊叫道。

“你自己选,要么到时间乖乖给我复课去学校上学,放学后你可以陪小豆芽,要么我把小豆芽带走自己养,以后你想见他必须经过我同意。”凤易寒的声音变冷。

“你你你……没人性!心语你看看他!你也不管管!难怪心语不喜欢你。”唯安被他气的不轻,有些口不择言。

凤易寒的脸色微微一变,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女孩,回过头来看着妹妹依然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冷声说道,“选!”

“上课就上课,谁怕谁啊!记得把你送我的粉色小跑给我开过来,不,是开到月亮弯!还有我的百达翡丽粉钻手表!”唯安气得躺在床上,直接用被子蒙住了头。

凤易寒站在床边,目光一直落在凤唯安的身上,在她看不见的时候,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江心语站在一旁有些恍惚的看着他,自从唯安遇险生产以来,她似乎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凤易寒,而此时此刻她能感受的到,凤易寒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唯安好……

如果唯安是她的亲妹妹,她也会做出和他一样的选择。

唯安才十七岁,正是学习的大好时候,多耽误一天都特别的可惜……

虽然他的态度强硬,用的方法也是一般人难以接受的,可是他的的确确是为了唯安好的。

而只有在唯安看不见的时候,他才能露出关切的表情……

凤易寒察觉到她的视线,转头向她看了过来,江心语立刻回神,连忙避开了他的视线,说道,“我去看看厨房的鱼汤炖好了没有。”

江心语离开卧室来到厨房,厨房内的灶还开着火,上面放着一只锅,里面煮着白色的鱼汤,正咕嘟咕嘟的冒着白色的泡泡。

厨房内的佣人见她走进来,立刻对着她行礼,“小姐好。”

“您不要和我这么客气,叫我心语就好。”江心语认得这名女佣,以前在凤宅的。

“心语小姐。”女佣对着她笑了笑,转身继续去看汤锅了。

“还有多久能熬好?”江心语走上前问道。

“还有十分钟吧,麻烦你帮我看一下,我外面还有点活需要收拾一下。”女佣歉意的对着她笑了笑。

“好,你去忙你的,我看着就行。”江心语很乐意帮忙。

女佣离开后,江心语站在灶前看着那不断冒泡的鱼汤,小手紧紧的握成了拳,今天已经是周五了,明天就是周六,她答应要带南宫冥夜去海边的房子的。

还有答应他的那颗珍珠,她也必须带过去!

可是,她要怎么把那颗珍珠要回来?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明天和南宫冥夜的约定,江心语就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就好像自己将做的是一件十恶不赦的坏事。

尤其是看到刚刚凤易寒对唯安的态度,她竟然有些恍惚,曾经凤易寒也曾无数次的逼迫自己做选择,或者没有选择,他当时到底是以什么心态说出那些狠话的?

江心语心慌不已,直到面前的汤锅沸了出来,她猛的反映过来,连忙去关灶,滚烫的热汤滴在她的手指上,她连忙收了回来,刚要转身,手臂便被人抓住,她转头便看到凤易寒一脸凝重的表情,拉着她来到水龙头处,拧开冲着她刚刚被烫到的地方。

“怎么那么不小心?”凤易寒观察着她的手,皱眉责备。

“没事的。”江心语立刻要抽回自己的手臂。

“别动,再冲一会,现在有点红,别起水泡才好。”凤易寒转头看了她一眼。

江心语看着他表情认真的样子,突然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

“什么?”凤易寒有些不理解的看向她,随即说道,“你手烫了,只能用冷水冲。”

“我不是问这个……我是说,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喜怒无常的?”江心语有些急燥的看着他的侧脸。

凤易寒动作僵了一下,随即收回她的手,看了看,确定没有起水泡才说道,“还好没起水泡,只是红了一点,出去擦点药就好了。”

“你能不能回答我的问题。”江心语有些生气的瞪着他。

他这到底算什么,一会儿对她好,宁愿为她流血割肉,她受伤了,他又总是第一时间出现在她的面前,可是转眼间,他就可以抱着别的女人亲亲我我,对自己痛下杀手。

“如果你能全心全意的任信我,所有问题都不是问题。”凤易寒一脸认真的看着她,俊如天神般的脸上写满了坚定。

“心语,鱼汤好了吗?唯安说饿了。”郁思佳走到门口说了一句。

“好了,马上来。”江心语无奈的抽回自己被他握着的手腕,快步进了厨房。

凤易寒转身看着她在厨房内忙碌的身影,黑眸中闪过一丝无奈。

江心语端着鱼汤走进卧室,郁思佳走过来接了过去,说道,“还是我来喂唯安吧。”

“思佳姐,还是让心语来吧,你也忙了这么久了,累了就歇一会儿。”唯安坐在病床上,心里有些抵触郁思佳了。

不是她没良心,而是一切可能成为心语和大哥之间阻碍的人,她都没办法去喜欢。

唯安的话刚说完,小豆芽便突然哭了起来,郁思佳连忙把碗交还给江心语,转身去照顾小豆芽了。

唯安忍不住翻白眼,这小家伙可真会挑时候醒,江心语坐到床边,端着鱼汤拿着勺子喂着唯安。

“思佳姐,你不是说你妈妈生了很重的病吗?你一直不回家,她不想你啊?”唯安眼睛转了转问道。

郁思佳的手微微的顿住,说道,“我妈妈现在有人照看着,我只需要给钱就好。”

“那你也不想她吗?现在有人照顾我,你回去看看你妈妈吧!”唯安立刻说道。

江心语皱眉看着她,对着她使了个眼色,不让她再多说了,郁思佳给小豆芽换尿片的手顿住,转头问道,“你是希望我走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你妈妈会想你,你也想她……我怎么可能想赶你走啊,思佳姐,你可千万别冤枉我啊。”唯安心里一堵,自己这样想好像真的挺忘恩负义的。

“唯安,如果你真的想让我走的话,你就告诉我,其实我来照顾你,也是因为心语……不然,我早就该回老家去了。”郁思佳一脸坦荡的看着二人。

凤唯安更加心虚了,江心语连忙站起身,上前握住她的手说道,“思佳姐,唯安绝对不是那个意思,你别多想,有你照顾唯安母子,我才能放心。”

“我把碗放回去!”郁思佳接琮江心语手上的碗,微笑着转身离开了。

房门被关上,唯安一脸郁闷,说道,“心语,对不起,其实我就是想让她走……我看到她和我大哥眉来眼去的……”

唯安察觉自己说错了话,连忙闭了嘴,江心语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伸手戳了一下她的额头,“如果你这样想就太没良心了,你怀孕至今,一直是她在照顾你,以后不许再有这样的想法了。”

唯安也有些错乱了,她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躺回到床上,叫道,“我不管了我不管了!反正我大哥要是真被别的女人拐跑了,你可别来找我哭。”

江心语额头三根黑线,心里也是微微一拧,但她还是说道,“不要再乱说话了!”

江心语出去的时候,没见凤易寒和郁思佳,转头便看到二人正站在厨房里说话,凤易寒微微的垂着头,一脸的温和,郁思佳正对着他笑,即便隔着很远,江心语也能感觉的到,二人相处的很融洽……

江心语的嘴角染上一丝苦涩,果然还是她太痴心妄想了,凤易寒的旧爱新欢加在一起,数都数不过来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