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观其变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静观其变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宽敞的办公室内。

凤易寒,霍西扬,尹君天三人坐在沙发上,表情都十分的冷峻。

“这个唐少卿他到底想做什么?我们周围他到底还安排了多少人?”霍西扬怎么也没想到,唐少卿的手竟然伸的这样长,隐藏的如此之深。

他到底想做什么,他竟然在十年前就开始在布线,那么除了这个人,他们几家中到底还有多少人是他的人?

“我怎么感觉他在布局!而我们所有人,都在他的棋局当中。”尹君天有些紧张的咬着自己的指节,唐少卿曾经和他们都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他对他们可以说非常的了解。

“从明天开始,彻查家里的每一个人,把有嫌疑的人全部开除!越快越好!”凤易寒的表情也十分的凝重,现在和仇恨比起来,更重要是要保证大家的安全。

“就算灯的事是唐少卿做的手脚,难道李嫂的事也是他做的?李嫂和他无怨无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霍西扬提出自己的疑问。

“他就是个疯子,他做事从来不按常理出牌,哪有什么道理可言!也许他就是看李嫂不顺眼!或者他是想给寒一个警告!那小子,别让小爷我逮到,如果哪天他落在我手里,我一定扒了他的皮,抽了他和筋!”尹君天一脸的愤怒。

“寒,你怎么看?他做这些小动作有什么用?他的目的又是什么?”霍西扬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炸了,那一年的事件太过恐怖,血流成河的场面,让他现在都心有余悸,而且那些人还是他最亲密的兄弟。

“不清楚,只能静观其变!但我发誓,绝对不会再让事件重演!”凤易寒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

门外响起敲门声,战绮罗推门走了进来,她恭敬的对着三人行了礼,说道,“少爷,那个人已经脱离了危险,就是人废了!”

战绮罗见过无数伤员,但伤的如此惨的还是第一个,她给他看伤的时候,那里就只连着一层皮了,犹豫了许久,她还是替他缝上了,但功能肯定是没有了……

她也只能帮他到这里了!

“废不废不重要,只要能喘气就行!”

霍西扬气得磨牙,这个男佣他知道,在霍家做很久了,很受重视,没想到他竟然包藏祸心,如果他不是弄灯,而是给家人下毒,又没人怀疑他,一家子人岂不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留他一条命,没有动他的家人,算是便宜他了。

“雷伊。”

凤易寒的话音一落,雷伊便快步走了进来,恭敬的行礼,“少爷,有什么吩咐?”

“人就交给你了,该怎么办,你应该清楚了。”

“属下明白,一定全都调查清楚!”

“你们都下去吧。”凤易寒冷冷的开口。

“是!”

“是!”

雷伊和战绮罗退下,屋内恢复了死一般的安静。

“寒,这件事我和雷伊一起办,毕竟是我们霍家的人。”

“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这个人身上应该不会有太大的价值,他能活着,就说明唐少卿根本不在意他的死活,他是死是活都一样。”

“我猜也是,唐少卿不会那么傻,他安插在我们中间的人,估计彼此都不认识。”尹君天也觉得头疼。

那个混蛋,到底想怎么样?

“不管怎么样,我们只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相信他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

“你们先回去吧!对于我们内部所有人的底细,再细查一遍。”凤易寒吩咐。

“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吧。”尹君天立刻应道。

霍西扬和尹君天离开后,凤易寒坐了一会儿才站起身离开了书房,他顺着楼梯走到楼上,来到江心语所住的卧室外。

莫甜一直在江心语的门外守着,见他过来立刻恭敬的行了个礼,“少爷。”

“她怎么样了?”凤易寒停下脚步问。

“战医生怕小姐醒来情绪激动,给她用了一些镇定的药物,让她多睡一会儿。”莫甜低着头解释。

“镇定的药物?是谁准许她这么做的?”凤易寒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

莫甜吃惊的抬起头,没想到凤易寒的反映会这么大。

“把战绮罗给我叫来!”凤易寒冷声吩咐。

“是!”莫甜立刻转身去找战绮罗了。

凤易寒推门走进卧室,卧室内一片宁静,女孩躺在床上,长而卷翘的睫毛微微的垂落着,她的双手交叠的放到被子上,就像一个安静的睡美人……

甚至连呼吸都轻不可闻……

凤易寒走到床边,低着凝视着床上的女孩,阳光中,她的皮肤白的近乎透明,轻薄的鼻翼随着她极轻的呼吸微微的起伏着,唇上泛着一股妖娆的玫红色……

他坐下来,手轻轻的摸上她的脸颊,目光落在她的脖颈上,那里已经被缠了一圈纱布……

战绮罗走了进来,凤易寒慢慢的收回手,冷眼扫向她,战绮罗身上的伤还没好,被他这么一看,瞬间觉得伤口疼了起来。

“少爷……”

“谁准许你给她用镇定的药的?”凤易寒的声音十分的冷酷,带着浓浓的不悦。

“少爷,我是看小姐情绪太激动,怕她醒过来再伤到自己,所以才用了一些……”绮罗紧张的解释。

“这些药对身体有没有副作用?”

“有一点……但不会影响什么的,除了孕妇之外,正常人都可以用,只要代谢出去就好了。”她的声音有些急切。

凤易寒的黑眸变得更冷,“如果不是看你身上有伤,我绝饶不了你!以后在她身上用药,必须经我同意!哪怕是感冒药也得让我看完再用。”

“是,我明白了。”战绮罗战战兢兢的应道。

“出去!”

“是!”战绮罗立刻转身离开,走出去的时候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后背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她怎么也没想到,少爷对江心语竟然在乎到这种程度,镇定药物算是很普通的药物了,像她这样发狂,给她用一些是正常的。

少爷竟然只担心她的身体。

江心语醒来的时候,便看到凤易寒坐在床上看着她,她的睫毛颤抖了几下,目光落在他的白衬衣上面,上面染了无数的血点……

“啊!”江心语失声尖叫,她拉住身上的被子,不停的往上拉,想要盖住自己。

凤易寒皱眉看着她害怕的样子,紧张的抓住她的手,“语儿,你怎么了?”

“你杀人了!你杀人了!你走开,别碰我!好多血!”江心语害怕极了,不停的颤抖着。

凤易寒低下头才发现自己的衬衣上竟然沾了这么多的血迹,他因为一直在想着唐少卿的事,竟然一点都没发现!

“莫甜。”凤易寒立刻站起身离开了床边。

莫甜听到声音立刻跑了进来,紧张的叫道,“少爷。”

“你照顾她!我去换件衣服!”凤易寒说着,无奈的走到衣柜前拿了一套新的衣服走进了浴室。

“心语,别怕,没事的,少爷身上的血只是不小心溅上去的,少爷没有杀人!”莫甜紧张的解释。

江心语听到她的声音,才慢慢的安静下来,她慢慢的拉开被子,突然坐起身紧紧的抱住她。

“别害怕,别害怕……少爷没有杀人,真的。”莫甜不停的拍着她的后背。

五分钟后,凤易寒已经洗了个澡,将身上的血腥的气息全部洗去,衣服也换了一套白色的休闲套装,还湿着的短发发尾微微的卷翘着,和刚刚冷硬肃杀的模样判若两人。

江心语有些恍惚的看着站在浴室门口的男子,甚至无法把他和刚刚那个一身杀气的男人联系在一起,心终于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莫甜感觉到她的变化,小心的放开她,说道,“少爷,很晚了,我先出去了。”

“甜甜,你别走!”江心语立刻抓住她的手,不想让她离开。

现在她不敢单独面对凤易寒,她怕他会再想杀了她。

尤其是想起刚刚他身上的血迹,更让她恐惧。

“出去。”凤易寒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冰冷。

莫甜一抖,连忙推开江心语,问道,“少爷,小姐,你们要不要吃点东西,我让厨房去做点宵夜拿过来。”

凤易寒的眉头立刻拧了起来,目光看向床上坐着的女孩,江心语立刻用力的点头,“我饿了!”

“少爷,您看……”莫甜见江心语说饿了,这才看洋装询问的看向凤易寒。

“做一些容易消化的食物送过来。”凤易寒抿了抿唇,算是同意了。

莫甜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凤易寒,说道,“少爷,您可不可以跟我出来一趟,我不知道小姐喜欢吃什么?还是您来告诉我们吧。”

凤易寒听完,又看一了眼坐在床上的女孩,点了点头,莫甜对着他做了个请的手势,凤易寒先一步走了出去。

“心语,其实我觉得你完全不怕少爷,他是绝对不会伤害你的,你不知道,刚刚你昏倒了,战医生给你用了镇定的药,都被少爷给狠狠的训了一顿!说以后只要是你用的药,哪怕是感冒药,都要经少爷允许才行!少爷真的很在意你的!”莫甜拉住江心语的手快速的说道。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