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烈的慌乱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剧烈的慌乱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扬,你是怎么了?我们……我们当然……做了啊!”宁萱一脸娇羞的低下头,把脸埋在他的胸口。

霍西扬有种被雷劈了的感觉,他突然想到安芷媛和小西母子,立刻推开她,说道,“你在这等着吧,会有人来照顾你的,我得先回去了。”

“扬……”

“有什么事等回去再说,现在我必须陪在媛媛和小西的身边。”霍西扬说完,快步离开了休息室。

宁萱看着他着急离开的背影,眼神一点一点的变得深邃,她冷冷的扬唇,悠闲的坐到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

安芷媛和那个小野种想和她抢男人,门都没有!

霍西扬这辈子都只能是她宁萱的男人!

她伸手轻轻的抚上自己的小腹,既然霍西扬喜欢孩子,到时候她肚子里怀上他的种,看那两个人还能用什么绑住他。

霍西扬几乎是一路跑回宴会厅的,他进去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安芷媛和小西的身影,见她们两个还在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霍西扬大步走到宴会厅里的小舞台上,让乐队先把音乐停下,他拿过话筒,对着所有来宾说道,“大家好,我想占用一分钟的时间来跟大家解释一件事情,刚刚我带走的女孩是我的朋友,她遇到了抢劫受到了惊吓,也受了点伤,我已经让佣人去照顾她了,谢谢大家今天光临我儿子回归的庆祝宴会,招待不周之处,还请见谅。”

霍西扬说完放下话筒,对着乐队示意继续,队乐立刻开始继续演奏了。

小西闷闷的吃着一块蛋糕,脸上写着大大的不开心,他听了霍西扬的话,冷哼一声,“此地无银三百两!”

“小西,其实我们也不要太苛求你爸爸了,毕竟过不了几年,我们两个都是要离开他的!你也不希望他孤独终老是不是?”安芷媛知道这个话题有些沉重,但却是她们母子不得不面对的。

小西看着妈妈,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他是要离开的,可是妈妈可以留下来,只有爸爸照顾妈妈,他才能放心的离开。

而且,他还希望妈妈能够给他怀中上一个弟弟或者妹妹。

到时候,妈妈有了新的宝宝,对他的离开就不会那么痛了。

也许,妈妈的肚子里已经有小宝宝了,上次他给妈妈的避孕药,就是假的,那根本不是什么避孕药,而是一片VC片。

霍西扬走了过来,他慢慢的拉开椅子,坐到儿子的身旁,说道,“小西,对不起,我知道你生气了,可是你宁阿姨受了伤,我不能不管她。”

“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你走开!”小西突然推开面前的蛋糕,从椅子上下来,转身跑走了。

“小西。”安芷媛立刻站起身去追儿子。

霍西扬也连忙站起身,追着儿子离开了……

……

宴会还在继续,虽然霍西扬解释了刚刚那个女人只是朋友,可是大家依然在议论着,八卦是人们的天性。

悠扬的乐曲盘旋在整个宴会厅内,江心语和叶熙妍走进来,江心语抬起头便和南宫冥夜的视线撞在一起……

她立刻移开视线,想到刚刚的尴尬,她甚至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凤易寒将二人的互动看在眼里,胸口又是一阵怒气在翻滚,沈念慈察觉到他情绪的波动,又端了一杯烈酒递到他的面前说道,“寒,再喝点吧。”

凤易寒几乎看都没看,直接端了过来灌了下去。

江心语的目光落在凤易寒的脸上,他也在凝视着她,表情阴沉的可怕,她的心忍不住“咯噔”一声,手紧紧的捏住自己的裙子……

她立刻转过身背对着他的方向,心里难受极了,她突然快步走到桌子前,端起一杯酒喝了起来。

叶熙妍被她给吓了一跳,连忙跟过来,紧张的说道,“心语,别喝了。”

酒一路从她的嘴巴烧进了胃里,江心语手捂着唇瓣差点咳出来,叶熙妍连忙拿过一张纸巾递给她,“你看你,又不会喝酒,就知道逞强,你要是想喝回家我陪你喝个够。”

不远处的南宫冥夜凝视着不远处的江心语,看着她有些难过的样子,心里突然觉得很不舒服。

脚步不自觉的便向她走了过来,可是走了两步,他便硬生生的停住了脚步,脑袋中“嗡”的一声响,他到底在干什么?这个女孩和他没有丝毫的关系!他怎么会被她影响?

不!绝对不可以!

南宫冥夜想到这里,表情变得暗沉无比,他真是奇怪,这个女人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而且,她刚刚被别的男人强上过了……

他怎么能为这样的女人担心?

南宫冥夜的目光紧紧的凝视着不远处的女孩,他知道自己应该离开,可是脚下却像生了根一样动弹不得。

叶熙妍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她看了看上面的来电,有些担心的看着江心语说道,“心语,你别乱跑,在这等我,我去接个电话。”

“你去吧,我没事,我不会再喝酒了。”江心语手掩着唇瓣,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这酒太难喝了,她以后再也不要冲动去喝酒了。

“一会儿回来,我们两个就先离开。”叶熙妍说完,拿着手机快速的离开了。

凤易寒的眼睛一直紧紧的凝视着江心语,他突然放下手中的酒杯,快步向她走了过来,可是他刚走两步,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声响,紧接着,江心语也觉得头上有什么声音……

她立刻抬头向上看去,只见原本挂在头需的超大的水晶吊灯突然晃动起来,周围的宾客都被吓了一跳,立刻向一旁跑去……

江心语第一反映也是逃跑,可是当她低下头,看到的是凤易寒毫不犹豫的飞奔向沈念慈的身影,在那盏吊灯砸下来之前,他已经抱住沈念慈躲过了……

江心语就那样看着二人,甚至忘记了自己还处在危险当中,她头顶的吊灯轰然落下,江心语知道自己这次是在劫难逃,她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凤易寒站在远处抱着怀中的女人,眼睁睁的看着江心语站那里,那盏巨大的吊灯向她砸了下来,他的心跳已经停止了,黑眸中闪过剧烈的慌乱……

就在江心语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突然有一股巨大的冲力冲了过来,她的身体被撞了一下,然后被人拥进怀中,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到来,相反身上传来一声重重的闷哼声……

江心语立刻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南宫冥夜那张痛苦的脸,他护在她的身上,将她严实的护在身下,而那盏巨大的吊灯正压在他的后背上……

“寒,谢谢你在危机关头救了我,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沈念慈激动的抱住了凤易寒。

她的声音很大,一字不落的落进了江心语的耳朵里,这一刻,她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都说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才能体现出最本能的东西,刚刚在她和沈念慈同时有危险的时候,凤易寒毫不犹豫的选择去救沈念慈……

果然,在凤易寒心里,她才是最重要的人。

身上传来南宫冥夜痛苦的口申口今声,江心语连忙回神,紧张的问道,“你怎么样了?”

她看着身上男人努力的支撑着那盏吊灯,他的额头上的血流了下来,江心语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掉落下来……

凤易寒是本能的去救他爱的女人,夜琛又何尝不是,他虽然忘记了自己,甚至讨厌自己,可是在她有危险的时候,他还是本能的跑来救自己……

“你说呢!”南宫冥夜看她平安无事,才松了一口气,身后有人已经把压在他身上的巨大吊灯移开,他的手下过来将他扶了起来。

同时也有人将江心语扶了起来,凤易寒这才反映过来,连忙推开沈念慈走到江心语面前,紧张的将她拉了过去,上下检查着她有没有受伤。

江心语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推开他,快步走到南宫冥夜面前,看着他额头上流出的血,脸也被刮破了,表情十分的痛苦,可见伤的不轻。

“你受伤了,得马上去医院。”江心语焦急的看着他,黑眸中全是心疼。

她刚要上前,去替他按住伤口,南宫冥夜的手下立刻挡住了她,冷声说道,“不劳小姐费心了,我们会送少爷去医院的,告辞!”

他说完,南宫冥夜便被两个人搀扶着离开了,他虽然还能走路,但能看的出,步路有些蹒跚。

这盏灯最起码有二三百斤重,砸在人的身上,没把骨头砸断已经是万幸了。

“你受伤了,去包扎一下。”凤易寒上前拉住江心语的手,她的手臂被硬物划伤了,还在流着血。

“不关你的事!我要去看看他的情况。”江心语用力的想要挣脱开他的手,夜琛为救她受伤了,她要亲眼看到他平安无事,她才能安心。

凤易寒看着她关心另一个男人的样子,表情倏的变冷,抓着她的手更加的用力,将她的手都捏得变形了……

江心语吃痛的回过头,愤怒的吼道,“你放手!”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