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不会再欺负她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绝对不会再欺负她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江小姐,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对你凶,不该对你的偏见!我真的只是担心少爷的伤,我求你大人大量,原谅我这一次!”

战绮罗对着江心语,不停的磕头……

就好像之前在手术室外,江心语对着凤凌菲磕头一般,现在的情况和那个时候一模一样。

江心语想要下去扶她,可是凤易寒搂着她的手非常的紧,根本不让她动,她只能说道,“战医生,你不要这样,我不怪你,你快起来。”

凤易寒不发话,战绮罗哪里敢起,江心语着急的对着安芷媛说道,“芷媛姐,你帮我把战医生扶起来。”

安芷媛冷哼一声,扭头不看她,这个女人刚刚还差点要了她的命,她才不会管这个闲事!

“少爷,算了,战医生刚刚还救了你的命,你饶了她这次好不好?”江心语只能向凤易寒求情。

凤易寒丝毫不为所动,只是冷眼看着这一切,江心语无奈,只能主动的亲了亲他的脸颊,再次祈求,“少爷……饶了战医生这次,我相信她,她只是太担心你的伤势了。”

她的举动终于愉悦了凤易寒的龙心,他的嘴角扬了扬,冷眼看了一眼还在磕头的战绮罗,说道,“语儿替你求情,你就先起来吧!”

战绮罗听完,这才停止了动作,从地上站了起来,她的额头都磕肿了,眼睛通红的站在那里,原本干净漂亮的女医生已经不见了,现在的她狼狈极了。

“谢谢少爷,谢谢江小姐!”她的声音都在颤抖。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以后对我什么态度,对语儿就要什么态度!对她不敬就是对我不敬!如果谁敢再犯!我绝不轻饶!”凤易寒一字一句的说道。

江心语靠在他的怀中,他的每一个字都重重的砸在她的心上,她呼吸急促的抬起头看着他,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

“是!”霍西扬立刻应道。

凤易寒的眸光冷冷的扫过傻站在那里的尹君天,那感觉就好像有一道刀风吹过,刮的他的脸生疼。

“战绮罗你刚刚差点伤了芷媛,所以不能轻饶你,来人!”凤易寒的话音一落,雷伊立刻走了进来,对着他恭敬的行了个礼。

“把她带下去,打二十鞭!”凤易寒冷冷的吩咐。

他这已经是从轻发落了,因为言语不和,就要杀人!如果不是看在她是从小跟着他们一起长大,屡次救过他的命,他一定不会轻饶!

“谢少爷。”战绮罗跪下来向凤易寒谢恩。

“希望你不要让我再失望!”

“我明白少爷的苦心!”战绮罗跟着雷伊离开。

“少爷……”江心语有些不忍,战绮罗是女孩子,一下子挨二十鞭子,她能受的了吗?

“语儿,她刚刚差点误杀了芷媛,这是她该承受的!”凤易寒眸光温和的看向她,向她解释。

江心语想要求情的话一下子卡在了喉咙里,也许凤易寒是对的,刚刚战绮罗向芷媛姐飞刀的时候,如果不是霍西扬及时出手相救,芷媛姐很可能就死在她面前了!

凤易寒应该是想通过这二十鞭子让她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错误!

如果就这样轻易的放过她,她也许本不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有多么的严重。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人命更重要的事!

“君天,我跟你说过什么!你现在可以走了!我以后都不想再见你!”凤易寒的目光落在尹君天脸上,但也只是厌恶的看了他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那一眼,对于尹君天来说却是致命的!

他的眼泪一下子便掉了下来,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把凤易寒当成自己的亲哥哥,当成信仰来看,他刚刚那一眼,就像一把刀,割进了他的心里。

江心语的胸口也是一紧,凤易寒和尹君天和亲兄弟无异,她刚要劝,凤易寒便抬手堵住了她的唇瓣,说道,“不许再为别人求情。”

“哥!我……我知道错了!你别赶我走!”尹君天也跪在地上,眼泪不停的往下落,他的手背捂在眼睛上,哭的像个孩子。

霍西扬看他这样也心疼了,向凤易寒求情,“寒,君天也是太心疼你的伤,你原谅他这次吧。”

“如果不是这样,你以为我还会如此客气吗?”凤易寒淡淡的说道,“可是他太让我失望了!”

不是没有警告过他,可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把他的话当成耳旁风!

“哥……别赶我走!我以后会听你的话!不要赶我走!”尹君天哭的像个孩子,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霍西扬心疼极了,凤易寒搂着江心语手也不断的收紧,尹君天是他这辈子最看重的人,他的心疼并不比霍西扬少半分,甚至还要多!

安芷媛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一个一米九多的大男人,跪在那里,哭的像个孩子,也许是当了妈妈的缘故,她感觉自己母爱泛滥,很想上前安慰一番!

“来人,把他带下去!”凤易寒冷冷的吩咐。

有两个保镖进来,二人有些为难的走到尹君天身旁,弯下腰客气的说道,“天爷,跟我们走吧!”

“不!我不跟你们走!你们出去!走开!哥,你给我个机会,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对她了!我会像尊敬你一样尊敬她!绝对不会再欺负她,更不会对她说半句重话!小心语,你原谅我吧!我是脑袋被驴踢了,才会对你凶!才会把怒气迁怒到你的身上!才会如此的不分是非黑白!你帮我求求我哥!不要赶我走!”尹君天跪着爬到床前,哭得十分的凄惨。

江心语皱眉看着他,觉得他真的好可怜,凤易寒却是不为所动,身后的两个保镖为难的对视一眼,霍西扬默默的对着二人使了个眼色,二人立刻退了出去。

“少爷,尹少只是太担心你了,其实他对我没有恶意的!他平时对我真的很好,他是看出你出事着急了!你不要赶他走,你看他多可怜啊!”江心语轻轻的抓着凤易寒的大手软声祈求。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已经给过他机会了,是他自己不要的!”凤易寒的声音很冷,他疼惜的看着面前的女孩,他的女孩,他都不舍得欺负一下,他们竟然对她如此的恶劣!

“哥!我真的知道错了,再也不会有下次了!我不敢了!你要赶我走!我就去跳楼!”尹君天眼泪止也止不住。

“那你就去跳吧!你死了我也不会给你收尸!”凤易寒的态度十分的冷淡。

“呜呜……哥……我知道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如果再犯,你再赶我走!我发誓,我以后对小心语会比对你还尊重的!”尹君天觉得他的天都塌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寒!他也知道错了,你就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不是说了嘛,以后对心语会比对你还尊重,如果他做不到,你再收拾他!你看他哭的……”霍西扬实在看不下去了,站出来求情。

“把眼泪擦干!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像什么样子!记住你今天说的过的话!”凤易寒总算是松口了,他一直把尹君天当成亲弟弟看,这样对他,他心也痛。

这短短的几分钟对于尹君天来说,无异于世界末日。

尹君天立刻用力擦着脸上的眼泪,动作都十分的孩子气,就好像生怕自己不听话,会再惹凤易寒生气一般。

“我记住了!”他用力的点了点头。

“去处理一下伤口!都出去吧。”凤易寒看向着霍西扬丢出一句话,便低下头不再看三人。

安芷媛吃惊的看向霍西扬,他明明刚刚还好好的,到底哪里受伤了?

难道是刚刚为了救她……

霍西扬对着凤易寒点了点头,伸手拖着还在擦眼泪的男人离开了病房,安芷媛看了江心语一眼,也快步离开了。

出了门,她立刻走到霍西扬面前,伸手抓住他的右手,果然他的手上全是血!

“你受伤了?”安芷媛心痛的惊呼,眼泪在眼眶中开始打转。

“只是小伤,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霍西扬淡淡的收回自己的手背到身后,刚刚战绮罗和安芷媛的距离太近,二人只是隔了一张病床的距离,如果他不用手去挡那把刀,她小命就没了!

“去包扎一下。”安芷媛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你先在这里坐一下,不要到处乱跑了,知道吗?”霍西扬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好像傻了一般的尹君天。

“你也别怪寒心狠,你也不想想,寒那么喜欢江心语,你对她不尊重,就等于是不尊重寒!如果换作是你,你的女人被人如此欺负,你受的了?自己好好想想吧!我去处理一下伤口。”霍西扬说完,转身离开了。

安芷媛紧张的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还在流血的手,真的好恨自己太笨,他手受伤了,自己竟然没有发现!

病房内,凤易寒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女孩,大手轻轻的抬起,想要摸摸她受伤的额头,却又不敢去碰,好像生怕弄疼她一般,“痛吗?”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