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跪下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我给你跪下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原来,他身上那些恐怖丑陋的疤痕是这样来的!

凤易寒身上的伤她疑惑过,好奇过,可是就是没有问过,就算她问,他肯定也不会说。

难怪之前他身上还没有那么多伤痕,半年后再相遇,他的身上就布满了伤疤。

她一直在恨他,恨他的狠辣无情,用自己去交换他心爱的女人,却原来,他已经用自己的命偿还了自己。

昏迷半年!

江心语几乎不敢想,凤易寒那么骄傲自负强大到无可匹睨的男人,竟然在床上昏迷了半年!

尹君天虽然愤怒,愤怒到恨不能把江心语扔出去,可是他也清楚,凤易寒现在很在乎她,在乎到……如果谁胆敢伤害她,他就会六亲不认!

霍西扬几乎是把凤凌菲拖过来的,凤凌菲被他抓着,一边跑一边喊,“我还没有决定要不要给他输血呢!”

“你不输血,寒就只能等死了,难道你真的忍心吗?”霍西扬急急的问道。

凤凌菲咬着牙不说话,虽然凤易寒和她是同父异母,家里人也没人喜欢他,可是他对她还是不错的!

虽然平时会凶她,可是关键时刻,她有什么事,他都会帮忙。

算了,救就救吧!毕竟他也是自己的大哥!

二人跑到手术室外,战绮罗也正好从里面走出来,凤易寒的血还有一点就输完了,必须立刻接上!

“凤小姐,现在全靠你了!”战绮罗看到她就像看到了救星,语气激动,只要血量足,她就有把握救活少爷!

“她怎么在这?”凤凌菲看着蜷缩在角落里,苍白的仿佛透明的女孩,不悦的抽回了自己的手臂。

“凤小姐!”

“我大哥受伤是因为她吧!”凤凌菲双手环胸不悦的瞪着江心语,她冷嗤一声,“我早就说过,你就是一个扫把星,谁碰到你都没好事!现在轮到我大哥了!”

江心语已经失去焦距的眼神慢慢的聚焦,她看着不远处的凤凌菲,突然站起身,跑到她面前颤抖的请求,“凤小姐,我求你,救救他!现在只有你能救他了!”

“本来我是想救我大哥的,现在看到你,我就觉得恶心,我不想救了!我大哥要是有事,都是你害的!”凤凌菲冷冷的瞪着她,邪恶的勾了勾唇。

江心语倒吸了一口冷气,仿佛已经失去了呼吸的能力,她不明白,凤凌菲怎么可能这么狠!

自己的亲大哥,竟然见死不救!

“你还在这里做什么,滚啊!”战绮罗推了一下江心语,继续吼道,“如果不是你,少爷也不会流这么多血,如果不是你,少爷输血也不会受阻!”

尹君天愤怒的上前,生气的抓住江心语的手腕向外拖她。

此时此刻的江心语,就如同一个破碎的布娃娃一般,她突然用力的挣脱开尹君天的手,问道,“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可以给他输血。”

“你还在这废什么话!你走了,大家就皆大欢喜了!”尹君天也是被气昏了头,口不择言,他现在恨不能用最恶毒的话来刺伤她,给凤易寒出一口气。

霍西扬站在一旁,眉头紧紧的皱着,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说道,“君天,你够了!”

尹君天看了霍西扬一眼,看到他严肃又带着警告的眼神,只能选择闭嘴!

“凤小姐,我给你跪下,我给你磕头,你救救你大哥!”江心语上前紧紧的抓住了凤凌菲的手。

“放开!”凤凌菲厌恶的甩开了她,说道,“你磕了再说!”

江心语立刻毫不犹豫的跪在了地上,对着凤凌菲开始磕头,额头撞击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起,让她本来就撞肿的额头一下子变得更红,“咚咚咚……”很快她的额头便见了血!

“我求你,救救少爷,我求求你!”江心语机械的对着面前高高在上的女孩卑躬屈膝,几乎卑微到了尘埃里,但是她一点也不觉得疼,眼前全是凤易寒割自己肉时的情景,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比起他的痛,她这点伤痛真的不算什么!

她总以为自己是受害者,是最痛的人,原来是她错了!

每一次,他比她伤的都重!

“凤小姐,再耽误下去,少爷的血马上就用完了!”战绮罗说道。

“进去吧!”凤凌菲皱眉放下了手臂,看了江心语一眼,快步跟着战绮罗进了手术室。

两个女人离开,江心语依然不停的磕着头,尹君天烦躁的靠在墙上,转头不看她,其实他狠骂了她,他心里也不好过。

但他不能再眼睁睁的看着凤易寒为她做了那么多,差点连命都没了,可是她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恨!

霍西扬走到江心语面前,蹲下来,双手扶住她的肩膀拦住了她,说道,“够了,已经进去了。”

江心语抬起头,额头已经肿成了包子,一道鲜红的血顺着她的额头蜿蜒的流了下来……

“坐那边休息一下,你必须先处理一下伤口,不然寒醒了会心疼的。”霍西扬扶着她站了起来,让她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江心语的表情十分的麻木,仿佛对周围的一切都没有了感知,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能自拨,就连霍西扬喊来护士给她上药,她仿佛都没有任何的知觉。

手术室内,战绮罗给凤凌菲抽了血,检验过程中出了问题,护士有些焦急的走了过来说道,“战医生,这位小姐的血根本不能输给伤者!他们的血型完全不同!”

“什么?怎么会这样?凤小姐是什么型血?”战绮罗紧张的问道。

“凤小姐是B型血!”

“凤小姐,你的血型是和您母亲一样吗?”战绮罗立刻问道,凤易寒和凤凌菲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如果凤凌菲的血型随了母亲,他们不一样也正常。

凤凌菲也很吃惊,她立刻摇头,否定,“不是,我的血型和我爸爸一样!”

“……”

战绮罗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少爷的血型特殊,虽然少爷是O型血,但血液中又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存在,比普通O型血中多了一种特殊的物质!

她还以为凤家人的血型都是这样,现在看来……这里面应该是隐藏了某些不为人知的事。

“战医生,少爷的血只够维持五分钟的了!”

战绮罗匆忙的看了一眼血袋和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的男人,转身快步出了手术室。

现在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凤凌菲愣愣的站在手术室中,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男子,表情十分的困惑。

战绮罗出来,尹君天和霍西扬立刻围了上来,江心语也终于有了反映,但是她不敢靠太近,她知道战绮罗很讨厌自己。

战绮罗把情况和二人说了一遍,她有些焦虑的问道,“现在怎么办?少爷的情况很危险,如果不输血,不知道能不能撑过去。”

“那些个医生是怎么搞的,寒用的血也敢缼,我非砍了他们!”尹君天心慌愤怒。

“行了,现在说这些有用吗?想办法!”霍西扬也是几乎要喘不过气了。

“唯安!找唯安!只有唯安能救寒了!”尹君天突然想到了凤唯安。

“现在唯安在哪都不知道!你以为她能从天上掉下来吗?”霍西扬恨不能掐死他,头更疼了。

江心语听着二人的对话,只感觉胸口疼的已经完全不能呼吸了,唯安现在是救凤易寒的唯一希望,可是……唯安马上就要生产了,根本不能抽血!

“唯安也不一定能救少爷!”战绮罗突然说道,“刚才验了凤小姐的血!我觉得少爷和凤家可能根本没有血缘关系!”

战绮罗虽然不敢百分之百确定,但是她觉得自己的直觉不会错!

“……”

尹君天和霍西扬的眉头紧皱,不管现在凤易寒和凤家有没有关系,现在最重要是找到救他的血。

“抽我的血!”江心语突然说道,一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眸光坚定的看着对面的人。

三人都吃惊的看着她,战绮罗不悦的瞪着对面瘦弱的似乎随时都会倒下的女孩,说道,“你害了少爷一次,难道还想害少爷两次?你有点常识好不好?不是谁的血都能输给任何人的!”

“我能明白你的心情,但是这件事不是你想给寒输血就能输的,要血型匹配!”霍西扬解释。

“凤易寒是什么血型的血?”江心语的睫毛用力的颤抖了几下,喘息着问道。

“你这个女人!”战绮罗真恨不能把江心语丢出去。

“少爷是O型血!”一道温润的男声响起,江心语听到这个声音,表情恍惚了一下,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修罗和雷伊快步走了过来,修罗走到江心语身旁,低下头温柔的凝视着她的侧脸,看着她憔悴不堪的侧颜和额头上的伤口,一双黑眸中全是心疼。

“你怎么来了!难道你不怕!”战绮罗紧张的看着修罗,现在修罗被通缉,不止是警察,就连特种兵团都在到处找他。

如果被那些人抓住,修罗就惨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