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冷血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这样冷血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李嫂被推了进去,里面有专门负责的医生和护士二十四小时看护着。

江心语站在那扇巨大的玻璃窗前,看着李嫂的身上又被安上各种仪器,她的眼睛再次湿润了,这情景就像那一年,哥哥从抢救室出来一样。

“既然李嫂已经出来了,你就先回去休息吧,你身上还有伤。”凤易寒手轻轻的搭上她的肩膀。

“不,我不走,我在要这里守着李嫂,等着她醒过来。”江心语眼圈红红的摇头。

“这里有医生护士,你在这里也没用。”凤易寒对于她的倔强有些头疼。

“谁说没用?你这样冷血的怎么会懂!只要我是真心关心李嫂,真心的为她祈祷,李嫂会感受到的,她会不舍得让我伤心,就会醒过来。”江心语红着眼睛瞪着他。

凤易寒的眉头不悦的皱了起来,“难道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关心李嫂吗?”

难道在她眼里,他就是这样冷血的人吗?

“如果你真关心李嫂,就去查查是谁把她害成这个样子!而不是去维护凶手!”江心语生气的推开他的手臂。

“江心语,你真是太放肆了!”凤易寒的表情变得冰冷,长这么大,还真没有一个人敢这样对待他。

“江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和寒说话,他也是为了你好。”沈念慈走过来,痛心疾首的看着她。

现在她也学聪明了,不敢再叫江妹妹了。

“……”

江心语现在一点也想理会沈念慈这个虚伪的女人,转过头不再看他。

“寒,我看江小姐也累了,还是让她回去休息吧,这里由我守着就行。”

“沈念慈,你到底安的什么心!你是怕李嫂再醒过来指证你吗?”江心语忍无可忍,转头愤怒的瞪着她。

“寒……江小姐……她怎么可以一直这样冤枉我?”沈念慈泪波盈盈,一脸委屈的看着一旁的男人。

“够了,你们两个别吵了,这件事我会去查!你跟我来。”凤易寒看了沈念慈一眼,转身大步离开了。

沈念慈冷笑的看了一眼江心语,转身跟着凤易寒离开了。

管家见状走了过来,这次手中端着一杯纸杯装着的南瓜粥,是少爷让他从医院餐厅买来的。

“小姐,先喝点粥吧。”

“谢谢,我不饿,现在什么也吃不下。”江心语摇了摇头,心痛的看着躺在里面的李嫂,就像有一把刀在割着她的心。

明明两天前李嫂还每天陪着她,给她做各种好吃的,陪着她吃饭,吃水果,看电视,可是现在她却就那样了无生息的躺在那里。

李嫂的身材微微的有些胖,个子也不高,可是每次笑起来都非常的慈祥可爱,她的包包里还放着因为她买彩票赔了钱,李嫂硬塞给她的四百块钱……

眼泪再次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落下来,她痛得几乎要不能呼吸了。

也许,她们说的对,她就是一个扫把星,只要和她有关系的人,都不会有好结果。

管家看着她难过的样子,着急的说道,“小姐,我知道您不想吃,李嫂这样我也很难过……可是,您得保重身体啊!不然谁也照顾李嫂?你必须得让自己吃东西,这样才能有力气!”

这些话都是少爷教他说的,少爷已经料定小姐会没胃口吃东西,特意叮嘱他这么说。

果然,听了管家的话,江心语把目光转身他手上的粥杯上面,管家见她有了反映立刻把那根粗的吸管扎了进去,送到她的手边,说道,“喝点吧,很方便,吃了饭才有力气在这守着。”

江心语接过粥杯,又看了一眼里面的李嫂,转身坐到窗子对面,抱着那杯粥一口一口的喝着,可是喝进她嘴里的粥却是苦的,比苦瓜汁还苦!

现在回想起来她才发现,李嫂经常会做一些各种各样的汤水给她补身子,自从流产后,她的身体一直特别不好,受凉就腹痛难忍,全身都会发酸,这些都是小产后留下的后遗症。

后来是经过李嫂细心的调理,经常给她熬补汤逼着她喝,天天给她做药膳,才让她那么差的体质慢慢的好了起来。

就连例假里痛经的症状都减轻了。

李嫂把她当成女儿一样的对待,可是她呢?从来都没有为李嫂做过任何事。

想着想着,眼泪就再次落了下来,江心语一边喝着粥一边流泪,止都止不住……

管家一边看着着急,也不知道要怎么劝,只能默默的坐到一旁,陪着她,心里不停的叹着气。

…………

病房内。

风凌菲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眼神呆滞的看着天花板。

修罗的残忍给了她最后致命的一击,她觉得她的爱情已经彻底的被那个冷血的男人葬送了。

她记得第一次见修罗的时候,那时候她才六岁,当时每一个被收养的孩子都来巴结讨好她,只有修罗冷漠的站在那里,这让当时幼小的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走到小修罗的面前,手上拿着一块精致的蛋糕,她骄傲的说道,“你像他们一样叫我一声大小姐,这块蛋糕就是你的。”

她本以为没有人能受的了蛋糕的诱惑,尤其是这样被捡回来的穷孩子。

可是修罗却是看都不看她一眼,依然冷冷的站在那里。

“喂,你听到没有!”当时她有些急了。

“……”小修罗依然不动,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便收回视线。

“你该不会是哑巴吧?”小女孩不相信,会有不喜欢蛋糕的孩子。

修罗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毫不犹豫的伸手打掉了她手上的蛋糕,依然是一句话不说,转身就走。

“你……”女孩不敢置信的瞪着他清瘦的背影,虽然生气,但心里却对这个男孩产生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不是她早熟,而是她突然觉得,这个男孩和其他男孩真的很不一样。

小修罗走出了她的视线,也彻底的驻进了小凤凌菲的心里。

从那以后,她便一直疯狂的关注着有着于修罗的各种消息,直到长大成人……

她从小追着他跑,一追便是将近二十年,修罗是她最美好的回忆,可是他却用最残忍的方式为她的美好回忆和爱情画上一个句号!

病房门被人推开,保镖恭敬的对着脸色难看的站在外面的凤夫人做了个请的手势,凤夫人这才迈步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中年女佣。

二人进门后,女佣立刻替凤夫人搬了椅子放到床边,凤夫人看着女儿憔悴的样子,恨铁不成钢的开口,“你看看你自己现在像什么样子?为了一个不爱你的男人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值得吗?”

风凌菲依然看着天花板,就好像没听见母亲的话一般,凤夫人气得伸手拧了女儿胳膊一下,“你让我说你什么好?那个修罗有什么好?木头一个!完全不解风情!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没出息的女儿?”

“我就喜欢木头!”风凌菲皱眉收回手臂,翻个身,背对着凤夫人。

“你……你给我转过来!”凤夫人气得直拍床。

风凌菲无奈,这才又翻个身继续平躺装死。

“没病就给我出院,我给你安排了几门亲事,最近回家住,我给你好好补补,然后去见见。”

“妈,您让我去相亲?”风凌菲猛的坐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母亲。

“你今年都多大了?我在你这个年纪,你大哥都会走了!你再耽误下去,想找好的就难了。”

“您是您,我是我,要相亲您自己去,我不去。”风凌菲一下子又躺了回去,用被子蒙上头。

“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难道你还要等那个修罗回心转意,别做梦了,一个男人不爱一个女人,就算这个女人做什么,他都不会爱!”

“够了,您别说了,我知道我傻!可是我愿意!”风凌菲用力的掀开被子,对着妈妈吼道。

凤夫人脸色变得难看,她生气的伸手去戳女儿的头,“我真是把你给惯坏了!从小到大什么都由着你!你想出国留学,我就让你出国留学,你学的工商管理,回国后又非要去当演员,我也由着你!从今天开始,我不会让你胡闹了!下周开始,你必须去给我相亲,二十五岁前,把自己嫁出去,现在马上给我出院回家,别在这给我丢人现眼!”

“不出,不去!”风凌菲又把被子蒙了回去。

“你……凤凌菲我告诉你,我限你今晚必须回家,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凤夫人对女儿下了最后通牒。

一对儿女,没一个让她省心的,女儿这样,儿子也这样。

“夫人,您的电话。”佣人把手机交到凤夫人的手上。

凤夫人眸光微微一闪,又看了一眼女儿,把电话接了起来,“喂……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严重吗?现在人怎么样?好,我知道了,你继续盯着,别暴露了自己。”

凤夫人挂断电话后,又说了女儿句,便匆忙离开了。

风凌菲听着关门声,慢慢的拉下被子,刚刚妈妈的电话虽然她听的不够真切,但也听了个大概。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