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还是下面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上面还是下面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凤易寒放开江心语的时候,二人额头抵着额头,气喘吁吁的,凤易寒忍不住再次轻轻的亲吻了几下她的唇瓣。

“以后不许让别的男人碰你!”凤易寒推开她,还在为刚刚秦汉替她擦嘴的事耿耿于怀。

“……”

江心语现在心乱如麻,太多太多的事在她的心里,她现在已经不清楚自己到底该用何种心态来面对这个男人了。

“语儿……答应我,嗯?”凤易寒的大手隔着那层轻薄的面料或轻或重的揉涅着她的柔软,呼吸更加的急促,多久没要过她了,自从她受伤以来,他一直小心翼翼的照顾着她,生怕她会有一点点的不适,有浴望也都只能忍着。

“……”江心语只能咬紧唇瓣,手用力的抓着他在自己胸口作乱的大手,希望可以将它拿走。

凤易寒却是得寸进尺,直接掀开了她的裙子,江心语的脸颊立刻涨红,有些羞恼的说道,“你不要乱来。”

刚刚他还和沈念慈一起那么亲热,转过身来就要和自己……

难道他们男人都是这么花心烂晴吗?!

“乱来?嗯,你说的对了,我就是要乱来。”凤易寒经过刚刚那一吻已经彻底的把持不住了。

“我身上有伤!”江心语低声吼道,继续推着他。

“已经痊愈的差不多了。”

“还是痛!”

凤易寒听了她这句话,突然停了下来,抬起头来看了她三秒,最后目光定格在她的唇瓣上面……

江心语被吓了一跳,连忙闭紧了嘴巴……

“给你选择的机会,上面还是下面?”凤易寒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却把江心语给气得快吐血了,她又不傻,以前他就逼她做过这种事,自然知道他‘上面下面’的意思。

“你无耻!放开我!我哪里都不要!”江心语粉嫩嫩的小嘴巴一张一合的,在此刻的凤易寒眼里,太过诱人。

“那就是上面!”凤易寒的喉结滚动着,想象着曾经自己的宝贝在她的嘴巴里的感觉,身体再次涨大无数倍,几乎将他的裤子都挤爆了。

江心语看着他一副认真的样子,甚至已经开始解皮带,她气得眼泪差点掉下来,生气的吼道,“凤易寒,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是我见过最坏的男人!你刚刚还有你的沈小姐在一起,你有需要你去找她解决啊,为什么总是缠着我不放!我嫌你脏你知不知道!”

凤易寒看着她气急败坏的表情突然愣住,看着她气得红彤彤的小脸,他伸手抱住她,问道,“又吃醋了?”

“谁吃你的醋了,我是提醒你!”江心语用力的推他,希望和他保持距离,可是这个男人的手脚就像树根一样,紧紧的缠着她不放。

江心语被他气得直发抖,用力的瞪着他,眼泪突然掉了下来,“我能不能求求你,别对我这么残忍,别用碰过别的女人的身体来碰我!”

江心语真的无法忍受,他同时和几个女人在一起!

“你在胡说什么,我没碰过别的女人!我只有你一个女人!”凤易寒皱眉解释。

“刚刚和小慈是进来的时候才碰到,我没想到她会来,她见到我就直接挽上了我的手,当时人很多,我不可能推开她。”

江心语没想到他会和自己解释,就算他刚刚和沈念慈是偶遇,说他只有她一个女人,没有别的女人,她也不信!

一个星期不见人,她才不相信,他会洁身自爱,更何况他面对的还是自己心爱的女人!

“笨丫头,我可以发誓!”凤易寒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立刻举起自己的手。

江心语几乎想都没想,立刻抓住他的手,说道,“不要!”

“那你是相信我了!”凤易寒紧紧的凝视着她。

“……”

“不相信我就发誓,如果我凤易寒……”

“够了,不要发誓了!我……暂时相信你就是了。”

“暂时?那我还是发誓好了!”凤易寒再次举起了手。

“你到底要怎么样嘛!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有多乱,你当初既然不要我和孩子,现在为什么又突然对我好!”江心语用力的抱住自己的头,觉得自己几乎要窒息了。

凤易寒看着她痛苦的样子,心疼的将她搂紧,说道,“对不起,我不逼你了!”

江心语不说话,只是继续的捂着头,也不看他,把自己缩成一只鸵鸟。

“语儿……我答应你,除了婚姻,我什么都能给你……你别离开我好不好?”凤易寒用力的拉下她的手,捧住她的脸认真的说道。

凤易寒的声音沙哑,似乎隐忍着某种情绪,却是让江心语如坠冰窟一般,她突然猛的用力,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差点将凤易寒推到沙发下面。

凤易寒的些吃惊的看着她,江心语的手紧紧的握成拳,牙齿咬着唇瓣,几乎咬出血来,松开唇瓣,她一字一句的说道,“凤易寒,我告诉你,永远都不可能!我对自己发过誓,只要你和沈念慈结婚,我就会立刻离开你,不惜一切代价!”

凤易寒被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刚烈表情所震撼,就连呼吸都慢了半拍,想要去抓住她,却又不敢,身体僵硬的像块石头……

他怎么也没想到,她的态度会是如此的坚决!

曾经已经见过她的刚烈,不是吗?

江心语说完,颤抖的打开自己手包,从里面拿出刚刚黄经理给她的两张支票,用力的砸在他的身上,“等我把钱还清了,我就再也不欠你的了!我会离你远远的,永远都不想再和你有半分交集!”

江心语吼完,站起身就要离开,凤易寒也不管那两张支票,立刻站起身抱住她,支票飘落到地上,被他踩在脚下,“语儿……你听我说!”

“不听不听不听……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你放开我!”

江心语从未像这一刻觉得自己竟然是一个如此羞耻的存在,原来他对她好,只是希望自己可以一辈子留在他的身上,做他暖床的工具,做他和别的女人之间的小三!

“语儿……小慈她救过我的命……我不可能辜负她!”凤易寒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也很痛。

可是,沈念慈冒死救他是事实,这是他永远都改变不了!

他凤易寒这辈子,绝对不能做忘恩负义之人。

“够了!你放我走吧!我从来没要求过你什么啊……你不用告诉我你们之间有多么的情深意重!”江心语用力的挣扎着,动作太过激烈,把一旁的茶几上的东西全都碰得掉落在地上。

凤易寒见她情绪太过激动,怕再伤到她,被她挣脱开,眼睁睁的看着她跑出了休息室。

低下头,他看着地上那两张支票,慢慢的蹲下身,把它们捡了起来,用袖子将上面的尘土慢慢的拭去,像是宝贝一般的收到了钱夹里。

江心语到了洗手间,手掬起水用力的泼到脸上,希望可以让自己冷静下来,她不能被打垮,为了哥哥和自己,她必须是无坚不催的江心语!

“哟,这不是江小姐吗?刚刚还在和秦先生浓情蜜意,现在怎么这么失魂落魄呢?”沈念慈拿着粉底对着镜子补妆。

江心语立刻直起身,看到沈念慈,她的脑海“嗡”的一声,仿佛立刻清醒了过来,理智一点一点的回归脑海,看到这个女人,她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死去的林诗依。

“是不是你做的?”江心语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头皮都有些发麻。

也许是女人天生的直觉,江心语十分的肯定,林诗依的死,一定和沈念慈有关!

想着沈念慈平时和林诗依的亲热劲,再想到被人活活打死的林诗依,如果真的是她,那么这个女人该有多么的可怕!

“你说呢?”沈念慈突然低下下巴,对着江心语露出一个诡异到让人恐怖的笑容。

江心语的眼睛倏的瞪大,被吓得狼狈的退了好几步,脸色一片惨白,心几乎要跳出胸口。

是她,果然是她!

“既然知道,就识趣一点,离寒远点,不然下一个就是你!”沈念慈一步一步的逼向江心语。

江心语想要尖叫,可是喉咙就像被堵住,她叫不出来,她想逃跑,脚却像定住一般,无法动弹半分。

她感觉自己似乎要虚脱了。

就在江心语觉得自己今天也难逃一劫的时候,沈念慈却是突然笑了,再次恢复了温柔无害的单纯模样,“看把你吓的,我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该走了,不然寒该等急了,他真是讨厌死了,每天缠着人家……弄得人家腰酸背痛的。”

沈念慈说完,转身离开了洗手间,只剩下江心语一个人,在那里全身发抖,她突然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个女人真的好可怕!

她简直不是人,刚刚那一笑,分明就是一只厉鬼!

她该怎么办?告诉凤易寒林诗依是沈念慈杀的,他一定不会相信!

“江小姐,你还好吗?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她的身旁响起,江心语身体猛的一颤,抬起头便看到南宫冥夜弯腰站在她的身侧,已经对着她伸出了手。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