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任性了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别再任性了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她一直说修罗对她不好,可是其实她心理也清楚,修罗是关心她的,只是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不会表达自己的人!

“少爷是个聪明人,对你也是十分的了解,你的心思根本逃不过少爷的眼睛,可是少爷可曾怨责过你?”

修罗的喉结上下滚动着,干涩的唇瓣上下阖动了几下,少爷自然不会苛责于他,他和少爷的关系,看似自己一直保护着少爷的安全,可实际上一直是少爷在包容着他,保护着他。

“我不知道少爷对那小丫头是什么样的感情,可是我能看的出,少爷是很在意她的。”绮罗想,少爷那样高高在上的男人,肯为一个女子去操心卫生棉这种东西,肯定不是一般的在意,就算是对唯安小姐,对沈小姐,少爷都不曾关心过她们的这种事。

“有了少爷,我们才有了归属感,修罗……别再任性了,如果你真的喜欢那个女孩子,为了她你就更应该处理好自己的感情,不为她添麻烦不是吗?爱一个人不就是希望她可以幸平安福快乐吗!”绮罗伸手握住他的大手,最后一句话说的很轻,却像一记重锤砸进他的心砍里。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走吧!”修罗对着她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

绮罗,“……”

长这么大,这厮还是第一次对自己笑!

从小就喜欢装酷,无论别人怎么逗都不会笑一下的家伙!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瓷瓶放到床头柜上,站起身说道,“这是我新研制的药,消炎镇痛促进伤口愈合的效果很不错!”

“有没有副作用?”修罗立刻拿过那个瓷瓶看着。

“你这个家伙,我还能害你吗!这是纯中药制剂的,没有一点副作用,你就放心吃吧!”如果不是看他受伤,真想揍他几下。

“服用方法。”修罗淡淡的问。

“一次两粒,伤重的话就吃三粒,一天一次就行了,我走了,懒得看你这死相!”绮罗转身离开了病房。

战绮罗离开不久,小护士便回来,她一进门便看到修罗正在自己穿衣服,她被吓了一跳,连忙走过来说道,“修先生,你还不能下床,你的伤还没痊愈。”

“我已经没事了。”修罗淡淡的说道,语气虽然清冷,但很平淡。

小护士一脸的纠结,刚刚那个美女姐姐走的时候,特意拜托自己好好照顾他的,还和自己说了不少好话。

“我让医生过来看看。”小护士哪敢私自做主,转身要跑。

“不用了,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告辞了。”修罗穿好了最后的一件西装,对着她礼貌的点了点头,大步离开了病房。

小护士已经彻底石化了,这个整天面无表情,仿佛连痛都不知道的修先生,甚至从她来照顾他就没说过一句话的男人,竟然和她说谢谢,而且语气还很温和。

在她看来,修罗能和她说话,就已经是温和的表现了!

修罗来到江心语的病房外,霍西扬和尹君天坐在外面的长椅上,两个大男人相互靠着已经睡着了。

修罗放轻了脚步走到病房外,看着那扇门,身体站的笔直。

霍西扬的手机响起,吵醒了睡着的两个人,他感受着身上的重量,转头一看,尹君天的口水都流到他西装上了。

“尹君天,你恶心死了,滚开!”霍西扬最不能忍受脏的东西,伸手一推,将尹君天推开。

尹君天还在睡着,差点摔出去,睁开眼睛,擦了擦嘴上的口水,茫然的问道,“怎么了?”

“你老年痴呆提前了?睡觉竟然流口水!也不知道叶熙妍怎么忍你的!”霍西扬拿出手帕去擦自己的西装。

“唉呀,一个口水而已,值得这样大惊……咦,修罗你怎么在这?”尹君天站起身看着修罗。

修罗对着他点了点头,“尹少,霍少。”

霍西扬看了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嘴角扬起一个柔和的弧度,站起身去接电话了。

“伤怎么样了?”尹君天关心的问。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多谢尹少的关心。”修罗态度恭敬。

“唉呀,咱们都这么熟了,谢什么,不过修罗啊,不是哥说你啊……”

“尹少,我比你大!”修罗淡淡的提醒。

“我……”尹君天想了想,确实是,他和修罗同岁,可是这小子比自己大了三天!

三天!却是他永远都无法逾越的鸿沟了!

悔!

当初为自己不提前出来几天!

这样最起码有一个比他小的啊!

“好,修哥行了吧!我跟你说啊,你不要总是摆着这么一张扑克脸,见人都是面无表情的,其实你可以稍微的改变一下嘛,咱们都是兄弟,还有你那小刀也别总拿出来晃悠,要用在关键时刻!”

“我会的。”

尹君天有些吃惊的看着他,要是以往自己和他说这些,这家伙一定不理自己,今天竟然……答应了!

凤易寒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低下头看了看怀中的女孩,可能是伤口还疼着,她睡的有些不安稳,一双小手紧紧的揪着他的衬衣,整张脸都埋在他的胸口,睫毛颤抖着,刷着他的皮肤,痒痒的麻麻的……

凤易寒本想起来去外面看看,但他一动,她便往他身边靠,好像生怕他跑了一般。

凤易寒的心底变得柔软无比,手臂将她搂紧了一些,低声吩咐了一句。

三秒后,修罗出现在了病房里,恭敬的低下头,叫道,“少爷。”

“有事?”凤易寒轻声问。

修罗立刻把绮罗交给他的伤药拿了出来,低声说道,“这是绮罗让我转交给少爷的伤药,她说对消炎镇痛促进伤口愈合有很好的疗效。”

“如何服用?”

“一次两粒即可,一天只需服用一次。”

“放下吧。”

“是!属下告退。”修罗把药瓶放到床头柜上,便退下了,虽然他很担心江心语的情况,却一眼都没有多看。

修罗离开后,凤易寒抬手拿起那个精致的小瓷瓶,无奈的叹息一声,倒出两个药粒,放到江心语的唇边,轻声的开口,“语儿,乖,张开嘴巴吃药了。”

江心语似是不乐意被人打扰,皱眉把整张脸全都贴在他的胸口上面,躲开了他的手。

凤易寒,“……”

他干脆把那两粒药放到自己的唇上,然后低下头贴上她的唇瓣。

江心语只感觉唇上一热,然后有什么东西被送进她的嘴巴里,好像是糖豆一样的东西,到了她嘴里便化开了,虽然味道清甜,但还是有丝丝的苦味,江心语不乐意的想要把它吐出来,凤易寒察觉到她的意图,继续封紧了她的唇,强迫她把药吞了下去。

凤易寒抱着她,本来就浴火焚身,身体一直紧绷着,这一吻彻底让他失控,虽然他知道他这样太混蛋,可是他真的控制不了自己对她的浴望。

江心语感觉到有什么一个温温的热热的东西在她的嘴巴里面不停的轻舔着,她正好有些口渴,便一下子吸住了那个温软的东西,用力的吸吮着。

凤易寒重重的闷哼一声,搂着她的手臂再次收紧,坚硬的某处开始不停的在她的光滑细嫩的腿上磨蹭着。

第二天,江心语醒来的时候,只感觉一阵强烈的口干舌燥,手臂上的痛好似轻了一些,但嘴巴却有些难受,而且,昨晚她好像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自己吃到了一块又软又甜的糖果……

抬起头便对上男人灼热的目光,江心语感受着二人抱到几乎扭曲的姿势,尴尬的想要退出他的怀抱,凤易寒感觉到她的动作,大手收紧,又让她贴了回来!

江心语轻呼一声,紧张的看着他,凤易寒沙哑的声音响起,“感觉怎么样了?伤口还很痛吗?”

江心语立刻摇头,眨了眨眼睛说道,“已经没那么痛了。”

好像今天的痛比昨天减轻了十分之九,现在只是有一点点的痛感。

而且,小腹的疼痛也有所减轻。

“要换那个吗?”凤易寒突然冒出了一句。

江心语立刻便反映过来他指的是什么,脸颊猛的一红,昨天那尴尬到让她想死的一幕幕回归脑海……

他……他竟然在一直想着这件事!

“我今天已经好多了,我自己可以的!”江心语立刻说道,黑眸有些紧张的看着她,生怕他再硬来!

“嗯!我抱你过去!”凤易寒倒是没再为难她,起身去找了条裤子帮她穿上,抱着她进了浴室,又向她确定一遍,不用他帮忙,他这才离开了。

江心语褪下裤子,解决好后,有些狐疑的看着自己的大腿根处,竟然有许多白色的痕迹……

难道昨夜不是她在做梦!

门外响起开门的声音,她立刻站起身将裤子提了起来,浴室的门被敲响,凤易寒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好了吗?”

“哦,好了!”江心语连忙应道,快步走过去打开了门。

凤易寒低头看着她已经恢复了血色的小脸,低垂的睫毛弯成一个漂亮的弧度,他弯下腰,将她抱了起来,大步走到床边。

【最后一天了,雪向大家求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