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场作戏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逢场作戏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修罗大哥,你好好养伤,我会再来看你……答应我,你一定要好起来!”江心语说完,轻轻的放开修罗的大手跟着卫一快速的离开病房。

电梯就在病房的不远处,二人刚走出病房的门,电梯便响了起来,江心语如果现在离开,肯定会和凤易寒撞见,最糟糕的是,另一边完全没路,就连楼梯就在电梯那边。

江心语和卫一的心都高高的提了起来,卫一转眼看到一旁有个小小的杂物间,立刻对她说道,“小姐,要委屈你一下了。”

江心语躲进了杂物间,卫一立刻关上了外面的那扇小门,说是杂物间,其实里面非常的狭窄,江心语站在里面,勉强的可以站直身体,里面的空间也不大。

卫一关上门立刻转身,凤易寒和沈念慈已经走了过来。

卫一立刻转身,刻意的用身体挡住了那个扇小门。

“卫一,修罗现在情况如何?”

“爷,修爷已经醒来了,现在又昏迷了。”卫一立刻回答。

凤易寒心急着修罗的情况,完全没有注意到卫一的不自在,快步越过他进了病房。

卫一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紧跟着凤易寒走过来的沈念慈有些奇怪的看着他的表情,目光落在了他身后的那扇门上面,门缝中露出了一点绿色的面料。

“卫一,你站在这里做什么?”沈念慈看着他,嘴角扬了扬。

“额……我……护士说不让我在里面待着,会影响到修爷休息,就让我出来了。”卫一强压着狂跳的心脏说道。

“哦,那我先进去了。”沈念慈对着他笑了笑,迈步向病房里走去。

卫一的眼睛一直盯着她,希望她能快点进去,他好带着江心语离开。

沈念慈走的很慢,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又转过身来,卫一被她吓了一跳,连忙洋装无事的看向别处。

“卫一,我想起来了,我刚上来的匆忙,包忘在车里了,你下去帮我拿一下。”沈念慈柔声下令。

“我……”

“怎么?你有什么事吗?”沈念慈不解的问。

“没有,我马上下去。”卫一只能答应,想着把包拿上来,就可以带江心语离开了。

卫一不放心的看了一眼那扇小门,一眼便看到露在外面的一点面料,他连忙轻碰了一下那扇门,快步的离开了。

江心语这才发现自己的裙子被门夹住了,抬手抽了进去。

沈念慈看着离开的卫一和被江心语收起的裙子,冷冷的扬了扬唇。

她微笑着转身进了病房。

病房内,凤易寒站在床边,眉头紧锁的看着病床上的修罗,护士已经紧急的呼叫了负责的医生,很快,医生全都赶了过来。

主治医生非常认真的向他报告了修罗的情况,凤易寒亲口听医生说修罗已经彻底的脱离了危险,一直压在他胸口的大石头总算放下了。

“寒,医生都说了修罗会没事的,别太担心了。”沈念慈伸手挽住了凤易寒的手臂,声音柔柔的说道。

“嗯。”凤易寒淡淡的应了一声,目光一直落在修罗的脸上,心里五味杂陈,更多的还是得知他脱离危险的喜悦。

沈念慈突然“哎呀”的轻呼了一声,凤易寒紧张的看向她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沈念慈立刻低下头,把手背到了身后。

凤易寒皱眉把她的手拉了过来,看着她手指上还冒着血的口子,问道,“什么时候弄的?”

“没事,只是一点小伤而已,不碍事的。”沈念慈立刻要收回自己的手。

“去包扎一下。”凤易寒拉着她向外面走去。

沈念慈顺从的跟着他的步伐,眼中泛起了泪光,走出门的时候,凤易寒正要往前走,沈念慈突然伸手搂住了凤易寒,声音哽咽的说道,“寒,我就知道你还是爱我的。”

凤易寒的眉头微微的一皱,想要拉开她,沈念慈却是激动的把他抱得更紧,他有些不解的问,“怎么了?”

“寒,我知道你在外面有女人了,其实我都看到了,如果你不爱我了,我可以成全你们的。”沈念慈哭着说道。

“别胡说了,她们怎么能和你比!我和她们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你别多想!”凤易寒安慰着沈念慈,最近尹君天是总给他找一些女人。

“心语妹妹呢?你对她难道没有感觉吗?”沈念慈的黑眸中有着痛苦的神色。

“没有……她们都是一样的!”凤易寒淡淡的说道。

“真的吗?你对她也只是逢场作戏,对吗!”沈念慈小心翼翼的问。

凤易寒看着她恐惧的眼神,喉咙哽着,最终还是“嗯!”了一声。

“先去护士站包扎一下吧。”凤易寒有些心烦的抓住她的手腕,拉着她离开了。

江心语躲在小小的储物间内,突然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继而胸口开始闷痛,她慢慢的抱紧了双臂身体慢慢的向下滑去……

原来如此!

卫一从电梯里冲出来,看楼道里面没人,立刻就要去找江心语。

身后传来沈念慈的声音,“卫一。”

卫一的身体一僵,回身一看,凤易寒和沈念慈就站在他身后的不远处,卫一的双手紧握成拳,转身走到二人身旁,恭敬的说道,“沈小姐,我刚刚去楼下看了,车上没有你的包。”

“是吗?可能是出门太急,我忘记拿了,你看我这记性,不好意思麻烦你跑了一趟。”沈念慈有些歉意的说道。

“没关系。”卫一低着头,眉头轻轻的皱了皱,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让司机先送你回去,我今晚要留在这里。”凤易寒对着沈念慈说道。

“可是你答应了今晚要在家里陪我的!你又说话不算话。”沈念慈一脸委屈的看着他。

“我不放心修罗的情况,今晚我想在这守着他,明天补给你。”

“那好吧,不过你也不要太累,累坏了,我会心疼的。”沈念慈亲了亲他的脸颊。

“你也是,回去记得吃饭!让李嫂给你做些你爱吃的。”凤易寒送她来到电梯外。

卫一立刻叫了电梯,电梯上来,沈念慈说道,“不用送了,你去病房看修罗吧,我自己可以的。”

“注意安全。”凤易寒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沈念慈和他说了再见便走进了电梯,她一脸柔情的看着外面的男子,不舍的和他摆手,电梯门彻底的关上,沈念慈的表情倏的一变,黑眸中闪过一丝冰冷。

凤易寒转身回了病房,卫一立刻小心的来到储藏间,打开门,小声叫道,“小姐,跟我走。”

江心语听到他的声音才抬起头,她木然的站起身,跟着卫一快步离开了。

卫一把公寓的地址交给了江心语,让她自己打车过去,便匆忙的回了病房。

公寓江心语来过,是凤易寒在市区的一套复式公寓,她拿出卫一给她的钥匙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公寓内一片漆黑,她开了灯走了进去,里面的摆设和她上次来的时候一模一样,装修家具全部全部以黑白灰为主的冷色调,走进来便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和他的人一样。

江心语站在门口,突然有种强烈的想要逃离的冲动,这么想,她也就这么做了,她把钥匙扔在一旁的鞋柜上,转身逃出了公寓。

坐着电梯来出了公寓楼,她一路跑到小区的外面,坐着公交车离开了。

江心语回到自己租住的小区,她没带钥匙,只能敲门了,很快,有脚步声传来,门从里面被打开。

“心语,你回来了。”郁思佳看着门口的女孩,表情有些激动。

“郁姐,你怎么在这里?”江心语有些吃惊的看着她。

“先进来再说。”郁思佳伸手把她拉了进来。

“唯安睡了?”江心语不放心的看了看卧室的方向。

“她已经睡了,自从你哥哥被人接走,那些人就告诉那里不需要我了,我当时也联系不到你,就跑来这里照顾唯安了。”郁思佳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最近你一直都在这里吗?”江心语心里一暖,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对呀,你知道你哥哥的下落吗?虽然那些人把你哥哥带走了,可是我看他们不像坏人,而且还有医生,他没事吧?”郁思佳紧张的问。

江心语摇了摇头,“我哥哥现在很安全,郁姐,真的谢谢你能来照顾唯安。”

唯安眼看着就要生了,江心语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她,这个时候如果她身边连个人都没有,到时候出事了都没人知道。

“谢什么,我是夜少爷给你雇佣的,而且是终身制的,我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你们啊。”郁思佳微笑着抬手替她把长发别到耳后。

夜琛……

江心语现在只要想起这个名字,胸口就会一阵阵撕裂般的痛……

如果夜琛知道自己再次和凤易寒纠缠在一起,他一定会很失望吧。

这样肮脏不堪的,被另一个男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她,还怎么配得上他?

现在,就连她都嫌弃自己……

“江心语,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唯安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睁着一双朦胧的睡眼看着坐在客厅内的二人。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