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可以违反约定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怎么可以违反约定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放心吧,你哥哥一定会好的。”伊凡礼貌的对着她笑了笑。

凤易寒皱眉看着她抓着别的男人的手臂,伸手抓住她将她拉到自己的怀中……

“我想多陪我哥哥一会儿,可以吗?”江心语生怕他马上就拉自己离开,紧张的看着他祈求。

凤易寒本是想直接拉她离开的,他突然发现,他竟然没办法看着她对着别的男人笑,更讨厌她关心别的男人的样子!

可是看着她可怜兮兮的黑眸,脆弱的好像易碎的玻璃般,他的心竟然莫名的就软了下来。

“给你半小时时间。”凤易寒松开她的手臂。

“凤总……负责照顾我哥哥的人呢?她在哪里?”江心语一直没见到郁思佳,心里有些担心。

“我已经把她辞退了,这里有更专业的看护。”凤易寒淡淡的回答。

“你不能辞退郁姐!”江心语有些生气的说完便察觉自己失态了,连忙补充的说道,“我知道这里有很多专业人员,可是郁姐照顾我哥哥这么久,她照顾的很好,我只信任她一个人,可不可以让她回来?”

“不可以!如果你愿意陪你哥哥,现在就跟我离开。”凤易寒略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江心语胸口一闷,只能暂时先放弃劝说他,低声说道,“我知道了。”

凤易寒看着她隐忍的样子,胸口又是一阵莫名的烦躁,他转身大步的离开了病房。

江心语回头看了看哥哥的情况,虽然只是短短几天不见,哥哥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江心语更加确信,伊凡就是可以治好哥哥的人。

“伊医生,我看我哥哥好多了,你是给他用了什么药吗?”江心语转头看向伊凡,略有些激动的问。

伊凡放下病例,走到病床上,看着江炘南说道,“我这几天都在给他做物理治疗,配合着中医的针灸疗法,对你哥哥有很好的刺激作用,从现在的情况看,我为他制定的这套疗法对他非常的有效果,只要坚持下去,我相信他很快就能醒过来。”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谢谢你伊医生,谢谢你。”江心语的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她转头握住哥哥的手,轻声说道,“哥哥,你听到了吗?伊医生可以治好你,你也一定要加油,加油快点好起来……哥,我真的好累,好累,你一定要快点醒过来继续保护我。”

江心语一直待在病房里,让她觉得奇怪的是,凤易寒竟然没有叫她离开。

两个小时后,她才从门外守着的保镖卫一中得知,凤易寒早就离开了医院。

江心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中莫名的松了一口气,她终于可以继续去陪哥哥,卫一却说道,“爷让我送您去您要住的地方。”

“我要住的地方?”江心语皱眉看着他,有些不懂他的意思。

“是,爷吩咐,十点送您过去。”

“……”江心语郁闷的抿了抿唇,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们不是说好了,他有需要的时候才来找她吗!

怎么现在又要安排她的住处?

“我要和他讲电话!”

“……”

卫一立刻接通了凤易寒的电话。

凤易寒正在餐厅用餐,电话响起,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来电,准备接起,一旁的沈念慈立刻按住了他的手,郁闷的说道,“我不要你接……接了电话你又要走了,我们都多久没见了,今晚你哪都不许去!”

沈念慈任性的抢过他的手机,凤易寒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说道,“我只接电话,不会走。”

凤易寒坚定的向她伸出了手,沈念慈不高兴的皱紧了眉头,把他的手机扔在餐桌上,站起身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凤易寒看着她跛着的腿,心里有些愧疚,但他还是接起了手机。

“什么事?”凤易寒淡淡的问。

“爷,江小姐想要和您说话。”卫一的声音十分的恭敬。

“嗯。”凤易寒淡淡的应了一声。

卫一立刻转身把自己的手机交到了江心语的手上,她接过手机,略有些烦躁的问道,“凤总,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凤易寒被她问得愣住了。

“我们不是签了协议,你有需求的时候,我随叫随到……协议上也没有写,我要住在你安排的住处,你怎么可以违反约定?”江心语深吸了一口气,强压着内心的烦躁质问。

“协议上也没有写,我不可以安排你住在我的房子里。”凤易寒挥手让所有的佣人都退下了。

“你……你这分明就是耍赖!我不要和你住一起。”江心语气的直跺脚。

“我没有说我要和你住一起!让你住的只是一间我不住的空房子,只是这样更方便而已!乖乖听话住过去,别惹我不高兴。”凤易寒淡淡的说道。

“……”江心语差点被他气得哭出来,她愤怒的挂断电话,生气的举起了手中的手机。

“小姐,不能摔!爷找不到我,我就惨了!”卫一紧张的看着她高高举起的手。

江心语放下手机,递还给他,说道,“对不起。”

“没关系,小姐这边请。”卫一对着江心语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想再看一下我哥哥。”

“小姐请自便。”

江心语和哥哥道了别,便认命的和卫一离开了医院,不是她不想反抗,只是她心里清楚,她反抗不了!

现在对她来说最重的要就是哥哥可以尽快的康复。

凤易寒能为哥哥找来伊凡为哥哥治疗,她对他还是很感激他的。

前提是,他不要总是对她提出各种莫名其妙的要求!

“卫一,最近怎么都没修罗?”坐在车上,江心语忍不住问,一般来说,有凤易寒的地方就能看到修罗,就算一次两次他不在,也不会这么久都不出现。

“修爷……他……他……他有别的任务,现在已经不跟着爷了。”卫一吞吞吐吐的说道。

“怎么可能?”

江心语一眼便看出他在撒谎,凤易寒最信任的人就是修罗,而且二人的关系也非比寻常,不似寻常的主仆,二人的关系更像是亲人,凤易寒怎么可能让他离开。

联想到那次风凌菲在片场和她说的话,当时她似是恨极了自己,难道……修罗又出事了!

“修罗大哥现在在哪?”江心语紧张的问道。

卫一沉默了几秒,才说道,“修爷现在在医院。”

“什么?他怎么了?”江心语呼吸一窒,焦急的问他。

“小姐,您就别问我了,我带您过去看看就是了。”卫一决定带江心语去看看修罗。

车子驶到一家医院外,江心语和卫一一起下了车,二人匆忙的赶到病房,修罗的病房外有专人把守着。

卫一走过去,和两个保镖说了几句话,二人便先离开了,卫一推开了病房的门,带着江心语一起走进了病房。

修罗趴在病床上,眼睛紧紧的闭着,那张脸苍白极了,整个人没有一点的生气。

江心语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心脏便猛的收紧了,上次见面的时候,他还带她去打枪,教她如何拆卸枪支,装卸子弹……

可是现在他却躺在这里……

“修爷,我带小姐来看你了。”卫一走到床边,低声说道。

床上的男子一点反映都没有,依然躺在那里,睫毛都没有动一下。

“他……他到底怎么了?”江心语过了许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她慢慢的走到床前,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和疼痛。

“修爷不知道怎么触怒了爷……其实爷根本没有罚修爷的意思,是修爷自己心里无法过去那个坎,自已去领了最重的刑罚……差点把命都丢了,到现在人都没醒过来。”

卫一简单的解释了一下情况,直觉上,修罗对江心语有些不一样,所以他才大胆的带她过来,也只是想试试,她能不能让修爷醒过来。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江心语怎么也无法把床上仿佛已经没有生命气息的男人和那个外表冷酷,内心火热的修罗联系在一起。

“快半月了。”卫一难过的说道。

半月……

不就是她和他最后一次见面的时间,难道他的遭遇是因为她吗?

江心语离他更近了一些,卫一立刻自动退到了一旁,她慢慢的蹲下身,平视着床上昏迷不醒的男子,胸口滞闷的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我先出去了,小姐有事叫我。”卫一说完,转身离开了病房,顺便替二人关上了房门。

江心语的目光紧紧的凝视着修罗的脸颊,她想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哽咽的厉害,还未开口,泪便掉落出眼眶,她颤抖着伸出手,轻轻的抚上修罗的脸颊,叫道,“修罗大哥,你醒醒,我是江心语……我知道你很痛……可是求你别再睡了。”

江心语的声音哽咽着,她很害怕他此刻昏迷的样子,因为五年前,哥哥就是这样昏迷着,一直没有醒过来,最后被医生宣布……成为了植物人。

那一刻,她整个人都是懵的,她听到了医生所说的每一个字,看到医生的唇瓣在一开一合的动着,可是她却听不懂那个医生的话……

【隆重推荐RN大神作者江小湖的文《首席宠婚365天》闹书荒的亲可以去看看哟,不错的文文。】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