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已经分干净了吗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不是已经分干净了吗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助理来喊秦汉去拍戏,秦汉转头看着她,“别紧张,放轻松,加油。”

他说完,便站起身离开了,江心语握着手中的杯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现在她真的很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不知道天高地厚,又不是演员,竟然敢去接什么剧本去演戏。

一个小时后,导演说先让她拍另一段相对简单一点的戏,可是拍了几次依然没过,导演气的把剧本摔在地上,不停的骂着工作人员,江心语看着大家厌恶的眼神脑海中一片空白,脑中也是嗡嗡作响……

不远处一辆黑色的轿车内,凤易寒皱眉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女孩,她好像都快要哭出来了,表情茫然无助,就像一个在树林间迷路的孩子,脆弱的让人的心都要碎了。

凤易寒放在腿上的手倏的收紧,他拿过手机,快速的拨打了一个号码……

收工的时候,江心语一一的向大家道歉,虽然她态度真诚,可别人不一定会领情,时不时就会有人冷嘲热讽几句。

“真不知道怎么进的剧组,我都演的比她好。”

“人家长的漂亮,也许是潜规则了呢,你怎么能比?”

“现在的小姑娘,真是不知道自爱!”

江心语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小脸忍不住涨红,等人走的差不多了,她打算去打导演商量一下解除合同,她不要演什么戏了。

导演也累了一天,盯摄像机盯的脖子都僵了,正在左右的动着脖子,江心语走到他的面前,小声叫道,“导演。”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今天收工了。”导演转身不打算理会她。

“导演,我是想和你说一下,我不要演了,你还是找别人吧!”江心语走过来说道。

导演的动作终于停住,转头看了她两眼,问道,“不演了?你看合同了吗?如果你违约,是要赔偿剧组违约金的。”

“……”

江心误竟然把这条给忘记了,合同上写着,如果是她违约,影响到拍戏的进度,是要赔偿劳务费十倍的钱作为违约金的。

十倍,几百万,她要上哪去弄这么多钱?

江心语的心顿时慌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样吧,你回去再好好琢磨琢磨,我觉得你很有天赋,明天再来试试看看效果。”导演说完,手机响了起来,他接起电话走开了。

江心语无奈的又看了一眼接电话的导演,只能先离开了,这个镇子只有一个公交站台,在镇子的另一边,穿过整个小镇大概要十几分钟。

走到快要一半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了她的身旁,江心语被吓了一跳,立刻就要后退,副驾驶位上下来一个黑衣保镖,直接抓住她把她塞进了车子。

江心语看着出现在的面前的男人,他的头上还缠着一圈纱布,脸色有些苍白,一双黑眸正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她。

江心语立刻坐直身体,想到那天他的落花别苑对自己做的可恶的事,还有他故意给自己的伤口上抹上毒药,想要害死自己,她全身的汗毛都竖了来起!

“凤易寒,你又想做什么?”江心语咬牙切齿的看着他问道。

凤易寒看着她通红的脸颊,脸都气得鼓起来的样子,突然轻笑了一声,江心语胸口一闷,他竟然还敢笑!

“过来。”凤易寒向她伸出了手。

“你到底想干嘛,我们两个不是已经分干净了吗?”

江心语的眼泪掉了下来,今天受了一天的委屈,自信心又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她虽然不认为自己很聪明,可是她从小读书就好,可是为什么她却连演戏这件她认为的小事都做不好。 

中午她连饭都没吃,她一个人坐在那里,也没人管她,更没人问她饿不饿,渴不渴,分盒饭的时候也没有人给她一份,大家都当她是空气,那种感觉真的不好受。

凤易寒看着她流泪的样子,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他起身坐到她的身旁,江心语立刻向一旁挪想要离他远一点,凤易寒长臂一伸,直接将她搂进怀中。

江心语立刻就要挣扎,凤易寒搂着她的手臂收得更紧,威胁,“如果你再乱动,我就吻晕你!”

“你……”

“你知道我说到做到!”凤易寒凝视着她的黑眸,嘴角邪恶的扬起。

“卑鄙!你说过让我不要再去找你,你和我已经没关系了!你怎么不做到?”江心语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简直要被他气炸了。

“我是说过不让你去找我……可我没说不允许我来找你!”凤易寒语气平淡  的说道。

“……”

江心语简直无法相信,这个男人竟然能说出这么无赖的话出来!

“而且……谁说我们之间分干净了?”

“你什么意思?”江心语纤细的睫毛上面还挂着泪珠,黑眸中也有一丝倦意,这份楚楚可怜的模样,让凤易寒的心都差点融化掉。

“我们也是时候该好好算算账了。”凤易寒喉结滚动着,低下头吻上她的唇瓣。

江心语真的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现在的她又累又饿,趴在他的肩膀上任由他为所欲为了,凤易寒感受到怀中人儿的乖顺,小心的将她放下,看着她已经睡着的样子,有些哭笑不得,他这还没完事,人家都已经睡上了,不过看着她疲倦的样子,他只能委屈自己了。

车子开到了凤氏集团的大厦,凤易寒用自己的西装将她包裹好,他小心的将婴儿般睡着的女孩抱了起来下了车。

凤易寒把江心语放到休息室的大床上,突然离开他的怀抱,让她觉得有些冷,小手突然紧紧的抓住他的衣服,不舍得离开。

凤易寒看着怀中的小人儿,她的眼睛紧紧的闭着,长长的睫毛无辜的垂落下来,在眼睑上投下一片暗色的阴影,她的皮肤真的很好,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小嘴巴因为抗议而紧紧的抿着,仿佛抗议他要把她扔下一般。

凤易寒不再犹豫,立刻在她的身边躺下,伸手将她搂进怀中,拉过一旁的被子盖在身上。

自从她离开,他失眠的毛病便犯了,每晚睡不着的时候,他就一直抽烟,吃药都不管用,可是抱着怀中的女孩,总是很容易就能让他入睡。

今晚亦是如此……

江心语醒来的时候,周围一片漆黑,她用力的眨了眨眼睛,过了半晌才反映过来自己身处何处,她轻轻的拿开他放在自己腰间的大手,慢慢的坐起身,想要偷偷的离开,可是她只是一动,凤易寒便醒了,手臂一收便将她又搂了回去,江心语再次跌回到他的怀抱当中。

“天还没亮!接着睡吧。”凤易寒的声音中还带着一丝困意,他的唇贴在她的脖颈上面,热热的呼吸喷洒出来,弄得她痒极了。

“我……我饿了!”江心语的脸颊涨得通红,她的话音一落,肚子便非常配合的“咕噜”的响了一声。

凤易寒原本浓重的困意立刻消失了,转个身伸手把床头的灯打开,柔和的暖光照亮了整个房间,江心语得到自由,立刻爬着跳下了床,略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

凤易寒也从床上起来,向她走近了一步,江心语立刻后退,她退一步他便向前一步,直到她退无可退。

江心语的肚子又“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她尴尬极了,真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手连忙捂上自己的肚子。

“看来是真饿了!先去洗个澡,我去叫人送些吃的过来。”凤易寒说完,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拖进了浴室。

“我不要洗澡!我要回家!”江心语抗拒的转身。

“我不介意帮你洗。”凤易寒眸光灼灼的看着她,显然对于这件事十分的感兴趣。

江心语,“……”

“出去!”她愤怒的推着他,把他推了出去,用力的关上房门,顺便上锁,在浴室内看了看,搬了一把椅子过来挡在了门口,又找了一个拖地用的拖把把门顶住,这才慢吞吞的开始脱衣服。

凤易寒打电话让保镖去外面买了一些饭菜回来,江心语正在洗澡,外面响起了敲门声,“你有更换的衣服吗?”

江心语被吓了一跳,连忙关了花洒,有些不安的抱住了自己的胸口,说道,“不用了,我穿原来的就好。”

“选择,我给你送进去,你自己出来穿,我出去。”

凤易寒的话几乎要让江心语抓狂了,威胁,又是威胁!

这个男人现在除了威胁还会什么?

“我自己出去穿,你说话算话!”江心语咬牙切齿的说道。

“OK!”凤易寒有些苦涩的扯了扯唇角,又不舍的看了一眼面前的门,转身走出了休息室。

江心语洗完澡,裹了一条浴巾打算出去,但门口放着的东西必须先拿开,正当她搬着凳子放回去的时候,脚下突然一滑,“扑通”一声,她整个人都摔在地上,后脑勺磕在墙面的瓷砖上,疼得她眼泪差不停的往下掉……

现在她才知道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了!

浴室的门“砰”的一声被人推开,凤易寒看着坐地在上的女孩,紧张的走了进来,问道,“撞哪了?”

【求月票,月底最后一天了,月票翻倍了,还没有出手的亲,快点行动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