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流血流死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让我流血流死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怎么了,想走了?”南宫白夜走了出来,伸手想要去拉她的手臂,江心语立刻躲过了。

南宫白夜不解的看着她,江心语不停的后退着,身体越来越热,让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了,她感觉自己呼出的空气都是烫的。

“你怎么了?”南宫白夜皱眉看着她酡红的脸颊,走上前去拉住她的手臂。

“别碰我!”江心语激动的喊了一声,转身毫不犹豫的跑走了。

大厅内的凤易寒一直在观察着江心语,见她跑走,他立刻对着霍西扬使了个眼色,霍西扬立刻说道,“寒,刚刚卫一打电话来说那边出了些状况,让我们马上过去看看。”

“好,小慈,一会儿你让尘送你回去,我有事先过去了一下。”凤易寒说完,不等沈念慈说话,便和霍西扬一起离开了。

“寒……”沈念慈焦急的看着他,想去追,但她正在和一个领导说话,又不能直接离开。

“出什么事了?”二人并排走着,霍西扬不解的问。

“没事,这里交给你了!”凤易寒低声说道。

“交给我?那你呢?”

“有事!”凤易寒快步走向侧门。

“寒!你等等我,我陪你一起去。”沈念慈匆忙的和对方说了声抱歉,便追了过来。

可是等她追到侧门外时,再去找凤易寒,哪里还有他的影子。

沈念慈郁闷的跺了跺脚,也有些慌神了,怎么办,刚刚她可是偷偷的凤易寒的酒里加了些东西的,为的就是今晚可以和他共度良宵。

而且,为了彻底的断了凤易寒对江心语的心思,她也命人在江心语喝的果汁里加了一些药,希望她可以和那个南宫白夜在一起。

江心语!

她又立刻去找江心语和南宫白夜,发现在两个人都已经不在了,才稍稍放下心来。

她想,凤易寒和江心语应该不会那么巧碰到的!

南宫白夜跑到了个岔路,便再也找不到江心语的影子,他没有犹豫,顺着其中的一条路追了过去。

江心语本想离开这里,可是没想到自己竟然迷路了,她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她知道自己体内的热不正常,现在只想找个水池或者湖泊之类的地方可以清醒一下。

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继续向前走,经过一颗树的时候,手臂突然被人抓住,江心语想要尖叫,对方立刻堵住了她的唇,江心语害怕极了,惊魂未定间她看清了对方的脸,竟然是……凤易寒!

凤易寒一碰到她就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他放下手皱眉问道,“你怎么了?”

“走开,别碰我!”江心语立刻就去推他,凤易寒一把抱住她,感受着她滚烫的体温,吃惊的问道,“你……怎么会?”

“放开我!”江心语继续挣扎,可是越挣扎越热,而且,在这一瞬间,她竟然有点舍不得他,察觉到自己的这个想法,江心语毫不客气的抬起手别咬上自己的手背。

“你干什么?”凤易寒见她自虐,立刻阻止了她,拉开了她的手。

“你别管我,放开!”江心语气得去打他,凤易寒立刻抱起她,快步离开了,无论她如何挣扎都不放。

落花别苑占地面积很广,路上会有小型的电车,有专人负责带客人去想去的地方。

凤易寒拦住了一辆车,让工作人员下去,他带着江心语坐了上去,江心语不老实,他便一只手压制着她,另一只手开着车,五分钟后,车子开到半山腰的一个依山而建的小别墅门前,他抱着她下了车,快步进了别墅。

刚刚冷风一吹,江心语的理智又清醒了一些,进门后,她立刻挣脱开他的怀抱冲向洗手间,先是把门反锁起来,然后打开了冰冷,用手掬起水往自己的脸上泼!

凤易寒看着那扇紧闭的门,也是一阵口干舌燥,感觉这个房子又闷又热,他伸手扯开了领带扔到一旁,把上衣解开了几颗扣子,也没能得到缓解,他又快步来到别墅的窗边,打开了窗子。

山里的空气还是有些凉的,这样一吹才舒服一些。

他又不放心的转身回到洗手间门口,用力的敲了敲门,问道,“江心语,你怎么样?”

“我没事,不用你管!”凉水失去了效力,江心语干脆拿起一旁的花洒往自己的头上淋。

“开门!”凤易寒知道现在的她现在的情况会有危险,不放心的重拍了几下。

“我说了我不用你管!你走开!凤易寒,我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江心语颤抖的举着花洒,咬牙说道,冰冷的水让她的声音都开始发颤。

凤易寒眉头皱了皱,他也不和她废话了,找来别墅的备用钥匙,快速的打开了洗手间的门。

江心语看着冲进来的男人,立刻举着花洒去打他,凤易寒夺过她的花洒扔到一旁,将她推到洗手间的墙壁上,将她压在自己和墙壁之间,凤易寒不想再压抑自己对她的感觉,他现在已经不再去想什么是爱,什么是恨,他只知道,这一刻他想要她!

不,不止这一刻,和她分开后的每一刻,他的身体都在想念着她,这么强烈的感觉,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个叫江心语的女孩能给他。

哪怕是沈念慈都无法让他有这种强烈到几乎要爆炸的感觉。

不止是现在,哪怕就是在四年前,他们没分开的时候,也从来都没有!

在这方面,他对她一直都是淡淡的……

唯独在想起她的时候不一样!

江心语的一双小手紧紧的揪着他的衣服,感受着他的吻,最终还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江心语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她看着头顶上那雪白的天花板,昨夜的种种窜入脑海,眼角有两滴落滑落,她缓了一会儿才从床上坐了起来,偌大的房间内只有她一个人。

房门被人推开,凤易寒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江心语看了他一眼,立刻用被子裹紧了自己,胸口一阵阵窒息般的难受。

“醒了就吃点东西。”凤易寒坐在床边,把托盘放到床头柜上,端起了上面的碗。

碗中是一碗熬得香浓的鸡汤,里面有切碎的鸡肉,一看就知道十分的有营养,凤易寒钥起一勺吹凉后送到她的唇边,江心语立刻扭过头,说道,“我要离开这里!”

凤易寒捍着勺子的手收紧,并不理会她的话,淡淡的说道,“把汤喝了。”

凤易寒再次将汤勺送到她的唇边,江心语气急,直接推开他,生气的吼道,“我不喝!”

汤勺掉落,凤易寒手中端着的碗也被她弄洒,刚刚才出锅的滚烫的鸡汤全都洒在他的手上,饶是凤易寒眉头也忍不住皱了起来,他看着自己被烫红的大手,下颌绷得紧紧的。

江心语也被吓了一跳,她只是不想喝鸡汤,没想弄伤他,本能的想叫他快去用冰冷冲一下,然后去上药,可是想到他曾经对自己做过的事,她便狠下心来转过头,可是眼泪却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凤易寒突然伸手搂过她的头,不顾手上的灼痛,低下头便吻上她,江心语反抗的话全都被他给堵了回,身上裹着的被子被他扯了下去。

江心语气极了,手胡乱的抓住了床头柜上的台灯,用力的朝他的头砸了下去,只听,“砰”的一声闷响,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江心语手握着台灯,看着面前的男子,他的额头上有血迹流了下来,滴在她的脸上,黏黏的热热的,每一滴就像一滴滚烫的蜡油,滴在她的心上……

“你……我……”江心语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手上的台灯,连忙将它扔了出去,凤易寒怔然的看着她,就在江心语以为他会掐死自己的时候,他却再次亲吻上她。

江心语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这个男人是疯了吗?难道他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离开的时候,凤易寒站在床边,英俊的脸上沾满了鲜血,就像一只妖艳的魔鬼,白色的衬衣像被血染过一样,他看着床上的女孩,淡淡的说道,“如果真的恨我,就让我流血流死!”

凤易寒说完,转身离开房间,走路的时候,高大的身躯忍不住在打晃,江心语抬起自己的手,用力的咬着自己的手背,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落。

过了一会儿,江心语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来到浴室洗了个澡,脑海中全是凤易寒满脸是血的样子,她站在花洒下,任由冷水冲洗着自己!

江心语洗好了澡走出浴室,打开柜子,里面只挂着两套睡袍,一件衣服都没有,她只能拿了一件穿在身上,确定房间里没有衣服便匆忙的下了楼。

她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到了楼下,她本想直接离开,目光却落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凤易寒高大的身躯一动不动的躺在上面。

江心语皱眉看了他两眼,想着他曾经对自己做过的可怕的事,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她才不相信这个男人真的会死,他欺负她的时候,力气可是大的很,怎么可能转眼就虚弱的死掉。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