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包扎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给我包扎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凤易寒,你又想做什么?你女朋友遭人绑架也不关我的事,你不要再想用我去交换!我今天就是死在这里,我也不会去!如果你再敢逼我,我就撞死在这里!”江心语的情绪显然十分的激动,粉拳握得紧紧的,一脸警惕的看着坐在对面的男子。

凤易寒凝视着她激动的容颜,半晌,突然把桌上的一管药膏扔到她的面前,淡淡的说道,“给我包扎!”

“……”

江心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甚至一时有些反映不过来,她低头看着被扔在自己面前的药膏,盯着它看看了许久,似乎在确定它到底是不是一管药膏,还是别的什么炸弹之类的东西。

“疯子!”江心语忿忿的说了一句,抬起头质问,“你抓我来不会只是要我帮你上药吧……你……”

“你说对了,我找你来就只是帮我上药。”凤易寒淡淡的点了点头,眼睛依然平静无波。

“凤易寒,你到底又在玩什么花样?”

“我说了,帮我包扎,包扎完你就可以走了!”凤易寒的语气依然很淡。

江心语心里却是憋了一口气,抬手把自己的长发拨到脑后,反问,“我为什么要帮你包扎?”

“因为……你不帮我包扎,你就不能走,如果你愿意和我在这耗着……”凤易寒的意思不言而喻了,不包扎,就别想走。

“你!”

“你可以选择不包扎,我无所谓!”凤易寒淡淡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打开面前的笔记本准备工作,很明显是有备而来。

“我真不明白,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家里有佣人,公司有秘书,医院有医生护士……你还有女朋友!那么多人你不用……你为什么要来找我给你包扎个伤口?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我身上还有什么东西值得你压榨的?”江心语想不明白他到底想做什么。

“你觉得你身上还有什么值得我压榨的?”凤易寒上下打量着她瘦得似乎只剩骨头的身子,淡淡的反问。

“……”江心语被他气红了脸,这个男人就是个强盗,她早该看清他的真面目。

“我说了,只是包扎一下,包扎完就放你走!”凤易寒凝视着她的黑眸,语气非常的认真。

江心语气恼的瞪着他,垂下睫毛想了想,伸手捡起药膏,坐到他对面的位置,她的表情非常的冷淡,命令,“把手伸出来!”

凤易寒听话的把手掌伸到她的面前,那个晶亮的水泡出现在她的视线当中,江心语眉头忍不住轻轻的拧了一下,问道,“有没有针?”

凤易寒盯着她摇了摇头,江心语只能摘下自己身后的背包,从里面找出一块手帕还有一个小小的针线盒,拿出一根针,手隔着手帕抓住了他被烫伤的手指,她拿着针小心的把他手上的水泡刺破,里面的脓水慢慢的流了出来,江心语一点一点的替他擦干净,这才拿过一旁的药膏,拧开盖子在他烫伤的位置涂了一层药膏。

凤易寒看着她认真的样子,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就好像蝴蝶的翅膀般,美丽极了,熟悉的香气扑面而来,他的喉结忍不住上下滚动了几下……

目光落在她手腕上那颗紫珍珠上面,原本他送她的‘锁爱’已经被这颗珍珠取代……

江心语把手帕拿下来放到一旁,拿起一旁药箱中的纱布,替他把手指包扎好,最后打好了结,这才把东西都收了起来。

江心语很认真的把用过的东西都归了位,把药箱合上,抬起头来看着他问道,“现在我可以走吧?”

凤易寒收回自己的手指看了看,吩咐,“开门!”

保镖把车门打开,江心语狐疑的看了对面的男人一眼,凤易寒已经低垂下眼睫,不再看她。

江心语不敢再多做停留,站起身下了车,她刚走下去,保镖便立刻关上车门,黑车的轿车直接驶走了。

江心语看着那辆驶远的车子,郁闷的皱了皱眉头,低头看着手中已经脏掉的手帕,难道他来这里,真的只是为了让她给他包扎个小小的烫伤!

江心语摇了摇头,把不该有的思绪全部甩去,抓紧手中的手帕,转身进了医院。

第二天晚上,江心语回来的时候,再次被黑衣人带走。

江心语再次被吓得大叫,当她被推上同一辆车子的时候,毫无意外的,抬头依然看到了端坐在那里的男子。

药箱都已经打开放在桌上,凤易寒正在看一份报告,抬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命令,“包扎!”

“我又不是你的佣人!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而且,你还有完没完!你手上那点小伤,你自己涂上药就好了!根本不用天天包!”江心语咬牙切齿的说道。

“第一,我们签过合约,你一辈子都卖给我了!第二,我的手好之前,你要负责!第三,我想怎么样是我的事!包扎!”凤易寒的手继续伸着,眼睛都没抬一下。

“第一,我当时签的是结婚协议,不是那份卖身契!第二第三,你想怎么样也不关我的事!”江心语深吸一口气回答。

凤易寒听了她的话,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江心语也是被他逼急了,才会提到当初签的结婚协议,感受到他的视线,她有些别扭的转过头,但是她没再犹豫,站起身来到他面前,在他强烈的注视下,动作迅速的替他上好了药,转身就要离开。

“还没包扎。”凤易寒终于开口。

江心语身体僵住,说道,“你这点小伤已经完全不用包扎了。”

“包扎!”凤易寒坚持。

江心语知道自己不听他的就没办法离开,只能认命的坐了回去,拿了纱布简单的替他缠了两圈,打好结后,收拾好药箱,问道,“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开门!”凤易寒淡淡的收回手,随着他的命令,车门被打开,江心语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无语的下了车。

她有些不甘心的回身,车门已经关上,黑色的车子慢慢的驶离了她的视野……

第三天,江心语特地很晚才回医院,她警惕的四处看了看,确定周围没有人,她才推着车子慢悠悠的回到了医院的车棚。

可是她的车子刚放好,两个高大的身影便从车子里面悠悠站了起来,江心语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被吓得尖叫出声。

江心语已经淡定了,上车后,她也不等凤易寒开口,便直接坐过去,说道,“手!”

凤易寒看了她一眼,把手伸了出来,江心语解开他手上的纱布看了看,之前已经被她挑破了水泡竟然又起来了,她皱眉看了看,只能再次帮他挤了脓水,涂药包扎。

弄完后,江心语沉默着等着他下令开门,可是这次她等了很久也没等到……

江心语这才抬起头看他,凤易寒在看文件,眼睛完全没有看她,感觉她看了过来,才淡淡的开口,“听说你在找工作?”

“我现在可以走了吗?”江心语的语气同样很淡。

凤易寒听了她的话,这才合上了手上的文件,转头看向她,皱眉问道,“没听到我的问话吗?”

“和你有关吗?”江心语毫不客气的质问,她现在怎么样,还有他有关系吗?

半年前,是他先不要她的,是他极力摆脱她的!

半年前,她拖着刚流产的身体去找他,求他,是他……让她不要再去找他!

半年前,是他不要他们的孩子的!

半年前,是他……亲手把她交到绑匪手上,只为换回他心爱的女人!

江心语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原来,一切都是她自欺欺人。

每一件事,她都记得清清楚楚,现在想起来依然痛彻心扉,刻骨铭心!

所以,她现在对他,只有恨!

凤易寒看着她黑眸中丝丝缕缕的情愫,皱眉说道,“如果你需要工作……我可以帮你?”

“如果你真想帮我,就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这是你唯一能帮到我的地方!”江心语毫不客气的说道。

“江心语,你何必这么固执?”凤易寒的脸色变得难看。

“固执?我不固执,只怕到时候我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的命不值钱,可是我哥哥还需要我照顾,麻烦凤总能发发慈悲,就放过我吧!”江心语现在想到半年前他对她做的事,她就会恐惧的浑身发抖。

“滚,马上给我滚!”凤易寒脸色难看的把桌上的东西全部扫到了地上,江心语被他给吓了一跳,心脏狠狠的抽痛了一下,她连忙转身逃也似的下了车。

“开车!”凤易寒把手上刚刚才缠好的纱布扯了下来,丝毫不顾忌自己受伤的手指,声音冰冷的对着司机命令。

司机立刻开着车子离开了,江心语这次连头都没回,从医院的侧门走进了住院楼。

第二天,江心语拿着一份招聘报纸,有一整版的广告在招临时演员,让她心动了。

她立刻抬啃剩下一半的面包收好放到背包里,拿着报纸坐上了刚好驶来的公交车。

某剧组,江心语有些拘谨的站在副导演面前,副导演的目从她的头到脚,再从脚到头,不停的打量着她……         

【求月票。】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