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下她最爱的花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种下她最爱的花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护士立刻拿了一个针管,刺进了凤易寒手臂的皮肤,慢慢的将里面的药水推了进去。

负责手术的医生一直观察着仪器的变化,直到情况稳定下来,他才松了一口气,低下头继续手术了……

天还没亮,木屋外便有了异动,夜琛猛的睁开了眼睛,他看了一眼身旁睡得正熟的女孩,一双黑眸当中是对她的不舍,他凑过去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快速的翻身下床,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夜琛来到木屋外,看着外面的几十个黑衣人,知道这些人是来抓他的,他不悦的问道,“不是说下午吗!”

“这都是尊主的意思,尊主还下令,杀了里面的女人!”流云说完,立刻对着手下挥手。

那些人想要硬闯小屋,夜琛眉头紧皱,直接拦住了众人,和他们打斗在一处,夜琛身上本就受了重伤,但为了保护江心语,他也是拼了性命的在和这些人在对抗。

夜琛胸口中了一脚,被踢倒在地,他一口血吐在地上,流云立刻挥手示意黑衣人动手,去杀江心语。

“等一下!我要和尊主说话!”夜琛捂着胸口艰难的说道,嘴里又吐了了口血出来。

流云点了点头,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夜琛,夜琛拿过手机,直接了当的说道,“放过她,我愿意回去,任由你处置!我可以什么都听你的!”

“很好!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

夜琛终于是松了一口气,手机掉落在地上,流云立刻挥手让人来抓夜琛,夜琛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说道,“再给我一点时间,我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

夜琛走到自己的车子后备箱处,打开从里拿拿出一个大大的袋子,还有一个铁铲,流云看了一眼那个袋子,上面竟然画着一种紫色的小东西,似花似草,是他没见过的品种。

夜琛轻咳了几声,来到房子前面,开始挖土,流云问道,“少主,需不需要帮忙?”

“不用!你们都滚远点!”夜琛抬手再次擦掉嘴角流下的血迹,打开袋子,小心的捧出一些薰衣草的种子,洒进了土里。

放好种子后,夜琛小心的跪在地上,用沾着血的手把土覆盖好……

语儿说,如果这座房子周围种满了薰衣草就更完美了,他便亲手为她种下薰衣草,把这间木屋装扮成为她最喜欢的样子。

想着那个女孩,他的眼泪忍不住掉落下来,砸在泥土上,真的好不舍,她才刚刚同意要接受他的感情,他就要离开了,老天对他真的太残忍。

此时此刻,他唯一能为她做的,竟然只有为她种下这一片她最爱的花。

语儿,你说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今天我亲手为你种下这爱情的小花,你可愿意等我回来……

夜琛干脆丢掉铁铲,就用那双沾满鲜血的手去挖土,那花种那土全都沾上了他的血和泪。

天空泛起第一丝鱼肚白的时候,夜琛才站起身,他的脸上满布泪痕,他狼狈的抬手擦去,目光看向那间卧室,她睡着的地方,嘴角突然扬起一抹温柔的浅笑……

“走吧!”夜琛轻声的说道,仿佛生怕自己声音大了,会吵醒她的美梦。

“您要不要再进去看一眼。”流云有些不确定的问,他自小被尊主收养,被训练成最冷血无情的杀手,所以,他倒是有些好奇,爱情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竟然会让一人个有天翻地覆的变化。

要知道从前的南宫冥夜,可是三位少主之中最冷血无情的一个。

“不用了!”夜琛怕自己如果再进去,就会再也舍不得离开。

那些,带给她的只会是无穷无尽的伤害!

夜琛转身便走,上了直升机,流云跟了上来,打开机舱内一个箱式的装置,低下头说道,“少主,很抱歉,这是尊主的意思。”

夜琛冷冷的扬了扬唇,一句话都没说,直接站了进去,流云关上了门上了锁,这个东西只有二米高左右,大小也只能容下一个成人,夜琛长的身材高大,在里面显得有些拥挤,他一进去,便感觉身上一阵强烈的刺痛,就好像有几千万根钢针密密麻麻的同时刺向他,让他受不了的咆哮出声……

夜琛知道,尊主对他的惩罚才刚刚开始,那里有着无数变态到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刑法,夜琛不是第一次进这里,那种时时刻刻都仿佛有千百万之钢针刺向他的感觉,当真是痛不欲生,恨不能立刻死去……

可是,他不能死,这次就算再艰难,他也要让自己活下去……

他一定要活着回来,找他的语儿!

语儿,你一定要等着我!

等我回来……找你!

“啊!”夜琛忍不住放声大叫,鲜红的血珠不停的从他的身上流出,他的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身上几乎都被血浸透了……

江心语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亮了,她转头看向身旁,夜琛躺过的位置已经空无一人,她立刻坐了起来,手上传来一阵异物感,她拿出来一看,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钥匙……

这把钥匙……

是这间小木屋的钥匙。

江心语立刻翻身下床,光着脚跑出了房间,叫道,“夜琛……”

外面没人,她又跑到厨房的门口,依然没人,浴室的门口,没人,她又转身跑出了房子,站在门口紧张的四处张望,可是前面除了一辆昨天夜琛开来的汽车,再也没有其他的人和物。

“夜琛,夜琛,你在哪?你去哪了!”江心语不死心跑下台阶,不停的寻找着夜琛,她的黑眸中全是焦急,紧张的到处乱走,不停的喊道,“夜琛,你出来,你又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你又想吓到我是不是?不要玩了,一点也不好玩,你快出来,不然我生气了!”

江心语找遍了房子周围的每一个角落,可是依然不见夜琛的踪影,她赤着一双脚,披散着长发来到木屋前,她突然蹲了下来,眼泪如雨点般落了下来……

“夜琛,你去哪了?不是说好不会丢下我的吗?为什么你也要丢下我?”江心语难过的哭着,为什么,她总是逃不开被丢弃的命运,为干什么她身边最重要的人,最后都会离她而去。

手术室外。

经过一天一夜的抢救,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随着红灯变暗,大家的心都高高的提了起来,几个人快步的走到手术室的门外。

手术室的大门打开,医生从时面走出来立刻被人团团的围住,“医生,情况怎么样?”

医生摘下脸上的口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道,“手术很成功,身上的碎片已经全部取出,但爷后背的伤口较深,内伤较重,接下来的四十八小时是危险期,什么时候醒来,还不能确定。”

众人听完,心再次高高的提了起来,“无论如何,也要确保寒的安全!听懂了吗!”

“是!我们一定竭尽全力,不敢有半分的松懈。”医生连忙回答。

凤易寒被推了出来,他的脸上依然戴着大大的氧气罩,遮住了半张脸,身上盖着白色的床单,他的眼睛紧紧的闭着,尹君天见他这样,立刻叫道,“哥……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哥……”

霍西扬拦住他,“别叫了,先送去监护室。”

霍西扬看这里人多,实在有些乱,便让修罗带人先退了出去,他和尹君天留下来陪护。

凤易寒被送进重症监护室,身上再次被连接上了各种的仪器,霍西扬和尹君天站在巨大的玻璃窗个,心里亦是一片焦灼。

江心语失魂落魄的回到医院,站在病房的门外,她竟然有种恍惚的感觉,仿佛昨晚的一切都是她的一场梦。

梦醒了,夜琛再次消失不见了……

江心语走进病房,里面只有哥哥和一个护工在,唯独不见凤唯安的身影,这个护工江心语没见过,她木然的看着对方问道,“你是谁?”

“江小姐你好,我是夜少安排来的护工,负责照顾江少爷的。”

“夜琛……他人现在在哪?”江心语听到夜琛的名字,立刻上前紧张的问道。

护工被她给吓了一跳,有些紧张的回答,“我也不清楚,夜少只是给了我一笔钱,让我来这里照顾江少爷,江小姐您放心,夜少为我重病的母亲出了医药费,救了我母亲的命,他说照顾好江少爷,就是对他最好的报答,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江少爷的。”

江心语的身体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这是夜琛的安排……

他竟然连护工都提前安排好了。

“这是夜少让我交给你的。”护工把一个信封交到她的手上。

江心语连忙打开,里面却只有一张银行卡,她仔细的在里面又翻找了一遍,可是里面却什么都没有了。

她看着手上那张金色的银行卡,慢慢的将它握紧,咯得手都痛了起来……

下午,苏锦神色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表情非常的凝重,他看着病房内瘦得有些可怜的女孩,真的不忍心告诉她如此残忍的消息,可是他却不得不说,“心语,今天军中传来消息……夜琛他……死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