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做错了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是不是做错了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不过……

“校长,不用了,我不会回去上课了,奖学金您发放给更需要的学生吧!”江心语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喂,喂,江同学……”校长听着电话里的盲音,立刻站起身,紧张的对着坐在一旁的凤易寒说道,“凤总……江心语同学她……她说不回来上课,然后……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凤易寒已经听到了江心语的话,他脸色非常的难看,为了能让她安心回来上课,他用十倍的价格买下了那家酒吧,又替她办好了学校的一切手续,而且还替她弄好了奖学金,可是最后却换来了她的一句‘不回来!’

凤易寒黑着一张脸,站起身,大步离开了校长办公室。

车内。

修罗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看着面无表情的坐在后座的男子,问道,“少爷,去哪?”

“找到唯安了吗?”

“还没有,现在正在让人全力寻找。”修罗恭敬的回答。

“去公司。”凤易寒下令。

司机立刻开着车子离开了学校。

半晌,凤易寒突然问道,“修罗,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少爷也是为了二小姐好,少爷并没有错,可是二小姐也没错。”修罗觉得,不管是谁,都有权力决定自己的人生。

凤易寒没有再说话,清冷的目光一直看向窗外。

凤易寒到了公司,肖言立刻站起身来说道,“总裁,沈小姐来了。”

凤易寒脚步微顿,对着她点了点头,大步进了办公室。

“寒,你回来了。”沈念慈见他进来,立刻站起身一瘸一拐的向他走来。

“别过来,我走过去。”凤易寒皱眉说道,快步走到她的身边,让她坐了下来。

“唉,我这条腿算是彻底的废了,寒,我真不应该回来,如果我不回来,你和江小姐就不会分开,唯安也不会生你的气离开。”沈念慈一脸忧愁的说道。

“别说这种傻话,这里是你的家,你不回来还能去哪?”凤易寒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一脸的温柔。

“我哪里有家,到哪里,我都不过是个外人而已。”沈念慈叹了口气说道。

凤易寒看着她忧愁的脸,脑海中突然浮现出第一次见她时的情景,那时候她还小,也就八九岁,却总是被人欺负。

那时候,他就发誓,一定要保护好这个女孩,永远都不让她再受任何人的欺负。

“以后有我的地方,就是你的家。”凤易寒伸手把她搂到怀中,温柔的说道。

沈念慈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伸手搂住他的腰,说道,“谢谢你寒,这个世界上,只有你对我是最好的。”

凤易寒将她搂得更紧,黑眸中却是闪过一丝异样的情愫。

“寒,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菜,你尝尝看好不好吃?”沈念慈松开他,把桌上的饭菜打开摆好。

凤易寒看着茶几上的几道精致的菜肴,却是没什么食欲,虽然只是过了几年,可是这些从前他喜欢的饭菜,已经不再合他的味口了。

他拿起筷子吃了几口,对着身旁的女孩说道,“你好久没去过葬花饭店了,我带你去尝尝那里的特色菜好不好?”

“好啊,回来这么久,我也想去那里看看了。”沈念慈笑的十分的灿烂。

“我去换件衣服,你等我一下。”凤易寒说完,站起身走向休息室。

进了休息室,他用力的扯开了颈间的领带,突然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目光在休息室内扫了一圈,那种窒息感更加的强烈,这里的每一处仿佛都有着另一个女孩的身影。

门外响起沈念慈的声音,他应了一声,不再让自己多想,走到衣柜前,拿出了一套衣服换上。

充满爆发力的肌肉被包裹在上等的丝质衬衣内,凤易寒熟练的扣着袖扣,原本复杂的黑眸慢慢变得清冷无比。

他对江心语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所以,从今往后,他不允许自己再关心有关于她的任何事。

她愿意自暴自弃,也再也不关他的事。

沈念慈坐在沙发上,看着茶几上只动了几下的饭菜,一双小手紧紧的握成了拳,要是从前的凤易寒,一定会把她做的饭菜全部吃光……

夜琛带着江心语出了医院,替她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江心语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只能坐了上去。

夜琛绕到驾驶位,坐了上来,他转头看着身旁的女孩,她身上的衣服是他特意从颜露的店里为她挑选的一件连衣裙,上面是黑色的紧身针织衫,露出精美的锁骨,下面拼接着红色丝绸质地的及膝蓬蓬裙,黑色的丝袜,脚上一双黑色的高跟鞋,配上她那头妩媚的过腰长卷发,和那张精致美丽的脸旁,让她看起来就像一个芭比娃娃一样漂亮。

“我好累,要睡一会儿,到了你叫我。”江心语疲倦的靠在座位上面,闭上了眼睛。

“好好睡吧。”

夜琛知道这一个月她是真的累坏了,每天在酒吧跳舞,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还要去应付各种各样的骚扰,像她这样单纯的性子,一定非常的辛苦。

他又深深的看了她几眼,发动车子打开了暖风,驶离开了医院。

车子到了一家饭店外停下,夜琛再次转头看着身旁睡着的女孩,她长长的睫毛垂落下来,就像蝴蝶的翅膀般,格外的漂亮,因为开了暖风,所以她的双颊红扑扑的,就像一颗熟透了的苹果,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这样想着,他真的这样做了,夜琛像是情不自禁般的凑向她,在她的脸颊上轻轻的印上了一吻,然后他迅速的离开,就像一个偷食禁果的孩子一般,一颗心不停的狂跳着。

他的目光不舍的从她的脸颊上离开,落在她的颈间,她的皮肤细若白瓷,精致的锁骨漂亮极了,让人想要上去亲吻一番。

夜琛发觉,这个女孩真是无时不刻不让人惊艳,这一刻,他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心跳停止的声音。

江心语慢慢的嘤咛了一声,纤长的睫毛颤抖了几下,慢慢的掀了起来,她看着面前的男子,有些茫然的问道,“到了吗?”

“已经到了!”夜琛伸出手,小心的替她将长发梳理整齐,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

江心语抬头看向外面,当她看清外面的饭店名字时,黑眸微微的冷凝。

“葬花饭店!”她轻轻的念着这几个字。

“是啊,听颜露说这里的饭菜非常的有特色,所以想带你来尝尝。”夜琛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如果你让他去打去杀,他很拿手,可是对于讨女孩子欢心,他真的不在行,所以只能去向颜露讨教了一番。

夜琛看着江心语的黑眸有些黯然,立刻问道,“你不喜欢吗?”

江心语看着他紧张的样子,突然有些心疼,她淡然一笑,“没有,我很喜欢。”

夜琛看着她嘴角那浅浅的笑容,脑海中突然有一瞬间的空白,仿佛天地间再无他物,只有面前的少女。

就好像千树万树梨花开,仿佛世间所有的美好,都不及她唇边的浅笑清雅美丽。

“不进去吗?”江心语被他看的不好意思,他的目光太过炙热,这样的眼神会让她觉得紧张。

“哦!”夜琛这才反映过来,解开安全带下了车,他有些懊恼,自己竟然被她一个浅的不能再浅的笑容就给迷得忘记了一切,他觉得自己彻底的疯了。

幸好他不是在执行任务,如果是,他估计早就死了千八百次了。

快步走到副驾驶位,夜琛替她打开了车门,江心语已经解好了安全带,夜琛牵上她的手,小心的扶着她下了车。

与此同时,对面的一辆房车内,凤易寒抱着沈念慈转身,在看到对面车边的两个人时,微微的愣了一下,修罗已经把轮椅摆好……

江心语自然也看到了对面的两个人,她只是淡淡的看了二人一眼,便淡然的移开的目光,甚至连一秒都没有多做停留,转头看向夜琛说道,“我们先进去吧。”

凤易寒也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对面的两个人,便小心的把沈念慈放到了轮椅上,主动的推上了她的轮椅。

夜琛点了点头,江心语主动的挽上他的手臂,二人一起向饭店内走去。

修罗看着二人的背影,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但下一秒,他便恢复了正常,跟上了凤易寒的步伐。

江心语是真的不想再见凤易寒,可是事情就是那么不巧,当他推着沈念慈从便道上来的时候,二人再次碰了个面。

江心语一直低垂着睫毛,连看都不再看他一眼,那天当她接过他递来的卡片时,二人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以后再也没有半分关系,见了面也当作不认识。

本以为今生都不会再相见的人,竟然只是短短几天便再次见面了,江心语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凤易寒对她已经十分了解,自然能感觉到她的排斥,眉头不悦的皱了皱,他都没嫌弃她,她竟然敢嫌弃自己!

夜琛自然更不想江心语和凤易寒再见面,带着她想先一步进去,可是有人却不肯放过他们,沈念慈已经开口,“江小姐,好巧,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今天月票翻倍了,有月票的亲们快砸来吧,谢谢啦。】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