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久没被提起的名字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许久没被提起的名字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凤易寒皱眉看着她,正当他不解的时候,江心语说道,“这是你的头发,每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我都会把你掉的头发收集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要那么做……总之,就是做了……现在也没什么用了!”

她说完,一扬手,那几根乌黑的发丝便随风飘走了……

凤易寒整个人都怔在了原地,像是不敢置信般的看着她,她竟然……竟然连他的头发都收集。

“其他的东西,我会快递回凤宅!你请回吧!我要和我的儿子单独的待一会。”江心语转身走到墓碑前,手轻轻的抚上儿子的名字,泪水疯狂涌出……

凤易寒的手机响了起来,铃声响了许久,他才拿出来接起,“什么?怎么会这样?好,我马上回去。”

他挂断电话,又看了江心语一眼,转身快步的离开了。

江心语抬起头,桂花依然在不停的飘落,金色的花瓣,那么的美丽,她想,惜惜想看的是妈妈的笑脸,而不是眼泪。

所以,从今往后,无论多痛,她都会努力的微笑……

一个月后。

凤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内。

肖言递上来一份名单给凤易寒。

凤易寒签下了一份文件后,随意扫了一眼,凤北大学图书馆设比赛结果。

他的黑眸倏的收缩了一下,握着钢笔的手一顿,笔尖在文件上划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他把手上的文件阖上,想去看另外一份文件,却怎么也看不下去,他无奈的把文件扔到了桌上,拿起了那份凤北的比赛结果。

第一名:江心爱!

第二名……

凤易寒怔怔看着这份名单,他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肖言的电话。

很快,肖言便走了进来,恭敬的问道,“总裁,您找我?”

“这份名单已经确定了吗?第一名怎么会是江心爱?”凤易寒皱眉问。

“总裁,已经确定了,不会有错的。”肖言恭敬的回答。

“……”凤易寒皱眉盯着那份名单,最终还是问道,“江心语呢?她的设计我看过,非常的不错!”

肖言一怔,但很快便反映过来,回答,“这个我不是很清楚,这份名单是设计部送上来的。”

“把设计部长叫上来!”凤易寒不悦的把名单摔在了桌子上。

“是!”肖言立刻去办了,同时为设计部长捏了一把汗。

设计部长一进来,凤易寒便把文件摔向他,直接砸在他的身上,设计部长被吓了一跳,连忙蹲下身把掉落的纸张全都捡了起来,紧张的来到凤易寒的办公桌前,叫道,“总……总裁……”

“是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在我眼皮底下做假?江心爱的这份设计分明就是江心语的!”凤易寒的声音冰冷的吓人,再次提起这个许久都不曾被人提起的名字,他的感觉竟然依然是那么的强烈。

“总裁息怒……我知道错了!”设计部长的冷汗都落了下来。

“马上把结果给我改过来!”凤易寒胸口的怒气不断的在增长!

就算他不要江心语了,她也由得不别人这么欺负!

“总裁……事情是这样的,这件事是校长求我办的,他说……他说那个叫江心语的学生,一个月前就已经退学了,所以他才会把这份设计交给另一名同学,也是为了学校的名声着想。”

凤易寒的呼吸猛的一窒,江心语退学了?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他不知道?

她才十九岁,她不上学能去做什么?

她为什么不上学,难道是学费出了问题?

凤易寒发现,他所担心的这些问题,他已经没有资格再去担心了。

“总裁……这结果!”设计部长战战兢兢的看着他问。

凤易寒冷冷的凝视着他,那目光如一把把冷剑,似要把他整个人都戳穿,半晌,凤易寒才淡淡的吐出几个字,“结果保留!”

“是,是,那我先下去了!”设计部长被吓得屁滚尿流的离开了。

一出门,脚软的差点摔倒……

凤易寒高大的身体靠回到座椅上,他伸手去摸桌上的烟盒,发现那里面已经空了,他把空盒扔在垃圾筒里,里面已经有两个空盒了,他又从抽屉里拿出一盒新的打开拿出一根点燃,站起身走到窗边,看着不远处的沙发上,黑眸变得深邃无边……

伸手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陪我去喝酒。”

“今天怎么舍得出来啊,不用陪你的小慈了?”霍西扬忍不住调侃他,这家伙自从沈念慈回来,可是一次都没舍得出来过。

“少废话!有没有好去处?”凤易寒烦躁的扯了扯领带。

“有……最近新开了家酒吧,非常的不错!”

半小时后,两辆超豪华的跑车出现在了一家新开的酒吧的门外。

凤易寒下车,摘下了脸上的墨镜,看着上面的几个大家,“西又西酒吧!”

“你说的就是这里?”凤易寒觉得能取这名字的老板,肯定是个异类!

“进去你就知道了!”霍西扬率先走了进去。

虽然还是下午,但里面已经人山人海,舞台的最高处,两个身穿紧身衣裙的女子正在跳着火辣的钢管舞,两名女子都一头漂亮的波浪卷发,脸上戴着一白一紫面具,二人相对而站,素手扶着一旁的钢管,身体如蛇一般扭动着慢慢下蹲,又性感的站起,雪白的长腿缠在钢管上,做出一个高难度的飞身动作,像蝴蝶的翅膀般慢慢的飘落下来,引得台下一片尖叫……

二楼的包间内。

凤易寒和霍西扬坐在里面,欣赏两个女孩的舞姿,说实话,跳这种艳舞的他们见的多了,可是这两个女孩却绝对的与众不同,她们二人竟然硬生生的把这淫靡的艳舞跳出了清纯的味道,让人惊艳不已!

凤易寒的手紧紧的握着酒杯,目光一直落在那个戴着白色面具的女孩身上,这个女孩真的非常的瘦,可是身材却是极好,短小的黑色坎肩露出漂亮的锁骨,圆润的肩头,纤细的不盈一握的小蛮腰,超短的小皮裙下面是两条笔直的长腿,和一双玉一般的雪足……

她有着一头淡紫色的长卷发,长度过腰,巴掌大的小脸,白色的面具下面红唇如火……

这个女孩竟然让他想起了江心语,许久都没动过心思的他,下腹竟然变得紧绷……

不,不会的,怎么可能是她,江心语清纯的和小白兔差不多,怎么可能变身成如此妖艳的女子!

可是,他越看这个女孩就越像江心语……

凤易寒立刻放下酒杯就要起身,霍西扬立刻拉住他,说道,“这两个女孩是这里的台柱,白色面具的叫白玫瑰,紫色面具的叫紫蔷薇,这两个女孩只卖艺不卖身的,你就别动歪心思了!”

凤易寒皱眉看了他一眼,又坐了回去,端起桌上的酒喝了起来,目光一直紧紧凝视着舞台上的女孩,看着她做着各种诱惑的动作,甚至时不时的露出小内内,他几乎要将酒杯都捏碎了!

江心语!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好好的学不上,竟然跑到这里当什么台柱!

没错,他已经确定,台上的女孩就是江心语!

她的身子他不知道吻过多少遍,她那双腿不知道缠过他多少遍,他就算闭着眼都不会认错!

他看着女孩背对着众人,不停的甩着那挺翘的小臀,回头不停的对着身后的人群抛着媚眼,搔首弄姿的样子,手中的酒杯“砰!”的一声被他硬生生的捏碎了!

霍西扬直接被呛到,好笑的看着他,“怎么?太饥渴了,只是看看就受不了了!”

凤易寒看着台上的女孩,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没错,他是受不了了,自从她离开后,他寡淡到几乎消失的欲望,可是现在看着台上的女孩,看着她不停甩动的翘臀,强烈的他差点自己就出来了!

他愤怒的站起身向外走去!

“喂,你去哪?就算看上人家,也得等她表演完吧。”霍西扬的话被那声巨大的关门声淹没,他嘴角的笑容隐去,换上了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江心语早就感觉到了那道让她窒息的视线,她跳完了一个下腰的动作,走到安芷媛身边说道,“我得先走,可能有麻烦。”

安芷媛点了点头,说道,“去吧,小心点,不行让虎子保护你。”

“好!”江心语再次做了完了一组动作,对着台下做了个飞吻的动作,便退下了舞台。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她看不清那个包间里的人,却依然可以感觉到他强烈的视线,让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她快步向前,手腕突然被人抓住,那个带着她快步向前走去,江心语看着面前男子,以为自己已经把他忘记了,可是闻着那熟悉的气息,她还是有种想哭的冲动。

怒力的憋回了眼眶中的泪水,她很庆幸,他没有直接面对她,那样她的狼狈肯定无处可逃……

到了一处没人的地方,凤易寒一个转身直接把她按在墙上,胸口的怒气已经达到了一个顶点!

该死的,她这穿的什么衣服?跟没穿有什么分别!

她的身子只能给他看,别的人敢看,他就挖了他们的眼睛!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