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巴掌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一巴掌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夜琛的办事效率很快,在西山替惜惜买了一块墓地,墓地的位置极好,在半山腰上,旁边有一棵百年的桂花树,树上开满了金黄的桂花,风一吹,桂花飘落成雨……

江心语给凤易寒打了个电话,凤易寒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黑眸微微的冷凝,最终还是把电话接了起来……

西山墓地。

墓地前只有江心语一个人,今天的她一身的黑色,黑衣,黑裙,夜琛怕她会着凉,还特地给她套了一件黑色的风衣外套,长发扎成了利落的马尾,头上别着一朵白色的小花,她的脸色却比那花还要白上几分,苍白的仿佛透明一般。

身后传来脚步声,江心语蹲在地上,把那些孩子用的东西全都摆在了墓碑前,凤易寒在她身后的不远处站定,看着那黑色的墓碑,他突然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爱儿江惜惜之墓,母江心语立。

“你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凤易寒的声音依然冷冰,江惜惜?这个孩子不是姓夜吗?

江心语听到他的声音,放东西的手指微微的收紧,她把最后一个奶瓶摆好后,这才站起身,因为身体还虚弱,眼前突然一片发白,她缓了一会儿,才慢慢的转过身……

终于看清了凤易寒那张冷若冰霜的脸。

江心语的手倏的握紧成拳,因为消瘦,她的眼睛显得又大又亮,却不复之前的清澈,仿佛蒙了一层薄雾,让人看不清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凤易寒有些微怔,这几次相遇,他都没有好好的看她,她竟然瘦成这个样子,喉结不受控制的上下滚动了几下,他的视线竟然完全无法从她的脸上移开。

江心语慢慢的走近他,随着二人距离的拉近,那股熟悉的馨香味再次钻进他的鼻孔,让他的心竟然有些刺痛起来……

一直走到他的身前,她才停住,江心语扬着一双漆黑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他,素手突然扬起,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他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凤易寒的脸被她打得歪到了一边,这一巴掌,江心语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凤易寒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嘴角都被她打得开裂了,可见她用了多大的力气,他像是不敢置信般回头,看着她的眼神像在看一个外星人一般。

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个敢打他脸的女人!

“疼吗?不及我的千万分之一!这一巴掌,我是为我儿子打的!是你害死了他!如果不是你混蛋,他不会死!”江心语冷冷的瞪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如果不是他认为自己不能生育,她的孩子不会死去,更不会死的如此的不明不白!

如果不是他为了去追那个女人,她也不会被人撞倒,孩子也不会流产。

“你为了追你爱的女人,我被人撞到流产,你知道……医生把孩子从我体内剥离的时候,我有多痛吗?我没有打麻药!因为我要和我的孩子一起承受那种痛苦!他已经有一个不负责任的爸爸,我不能再当一个不负责任的妈妈。”江心语毫不畏惧的盯着他,从前她真的好怕他好怕他,哪怕他一个眼神,都会让她胆战心惊,但是现在不会了,以后更不会了。

凤易寒冷冷的看着她,表面的冰冷,心脏却是被紧紧的揪住了,原来……她竟然是在那个时候流产的……

当时他看到小慈死而复生,他真的是激动的把什么都忘记了,眼里就只有这个死而复生的女人……

手倏的握紧成拳,哪怕这个孩子不是他的,他也从来都没想过伤害他……

“难道那个姓夜的不打算对你和孩子负责吗?”凤易寒皱眉看着她苍白的脸颊。

江心语被他问的怔住,他的孩子,凭什么需要别人来负责?

呵呵……

现在她才知道,面前这个男人,是一个多么自私,多么无耻的人!

江心语突然笑了起来,她笑自己太傻,看人不清,她笑自己笨,他都已经表明了态度,她还傻傻的想要求他……只要他肯让她待在他的身边就好。

所有的一切都是她找的借口,其实她的内心里不过是希望可以见他……

他们说的对啊……他已经不要自己了!

大家都知道的事实,为什么就她一个人还不肯死心呢,还死抓着不放呢!

江心语笑得肝肠寸断,笑得眼神都流出来了,笑是最后都忍不住咳嗽起来,咳得小脸通红……

凤易寒皱眉凝视着她,想要像从前那样去拍拍她的后背,可是他清楚,他已经没有这个资格了……

他只能为一个女人的一生负责,那个人……不会再是她……

虽然,他曾真心的想和她一生一世……

可是,念慈回来了,他的小慈回来了……

他对小慈的诺言比她早……

更何况,他从未对她有任何的许诺……

“夜琛当然想对我和孩子负责!他才是真正的男人!不像你!”江心语一脸讽刺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江心语,别再挑战我的耐心,我的忍耐是我限度的!上次你把小慈推下楼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

一股怒火涌上心头,她竟然拿自己和那个姓夜的比!

“你想怎么样?反正我的孩子已经死了!你还想杀了我为你心爱的女人报仇吗?”江心语毫不畏惧的迎视着他的愤怒,没有一丝的惧意。

“别以为我不敢!”凤易寒真的要被她气死了,从前那个逆来顺受的女孩哪去了,现在竟然敢公然跟他挑衅了。

“还是算了吧!我这样的小人物,别脏了你凤大少爷的手!”江心语笑了,她有些狼狈的转身,在他看不见的时候,她的黑眸中才满是脆弱和伤痛,这样她,她永远都不会再让他看到。

北风吹起,金黄色的桂花扬扬洒洒的飘落下来,江心语忍不住抬起头,呢喃道,“有这棵桂花树陪着,惜惜应该不会寂寞了吧!”

“你今天找我来,到底什么事?”凤易寒有些不耐烦的问,他现在觉得快要窒息而死了,只想找个地方狠狠的抽几根烟缓解一下。

“我叫你来只是希望你能和惜惜告别一下!不过看来是我做错了……”

江心语喃喃的说道,他根本不喜欢惜惜,惜惜如果知道了爸爸这么不喜欢自己,连他走了,都不愿意和他好好告别一下,他一定会更难过吧。

凤易寒皱眉,为什么别的男人的儿子,让他来告别,难道她还不知道这孩子是夜琛的。

想到这里,他胸口的怒火更盛,对夜琛也更加的憎恶!

江心语努力的憋回了眼中的泪,转身直视着他,小手来到颈间,抓住了那枚戒指,黑眸深深的望着他,往事一幕一幕的划过脑海……最后她狠心的一扯,黄金的细链断掉的一瞬间,仿佛她心里的一根弦也“嘣”的一声断掉了……

她把戒指递到他的面前,凤易寒怔怔的看着她,半晌,才慢慢的抬起手,江心语的手一松,戒指连带着项链一直落在了他的掌心当中。

她又转身来到惜惜的墓碑前,拿起那个摆放在那里的薰衣草花环,递还给他,凤易寒的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略有些不悦的说道,“既然送给你了,你就留着。”

江心语冷冷的扬了扬唇,看着手中的花环,阳光的照耀下,它是那么的美,仿佛连那抹紫都有了生命一般……

“当我看到这个花环的时候,我真的好喜欢它,可是……假的终究是假的……永远都成不了真的,它虽然很美,却很容易便能把我刺伤……如果你不想收回,我就自己处理了。”江心语说完,转身扬手要将它扔出去。

凤易寒的胸口瞬间一紧,大手连忙抓住她纤细的手腕,阻止了她的动作,江心语的脸色一变,立刻抽回了自己的手腕,仿佛他是瘟疫一般向后躲避着。

凤易寒的黑眸微微冷凝,她就这么讨厌自己碰她吗?连这么简单的接触都不愿意了?

他的神色变得不悦,下颌绷得紧紧的,说道,“既然你不想要,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江心语毫不犹豫的转身,将它扔了出去,下面是大理石的台阶,花环掉落在上面,“叮”的一声响,被摔掉了几朵紫色的小花……

“还有这个手镯……麻烦你帮我摘下来。”江心语把手伸了出来,她的手腕真的好细好细,她本来就瘦,现在手腕更是像孩子一般纤细。

凤易寒看着那挂在她手腕上的手镯,突然有些喘不过气来,他突然有些恼怒,她就非要和他分得这么清楚吗?

念在他们曾经在一起的情份上,他不会对她太绝情。

“我没带钥匙!”凤易寒的目光移到她的脸上,淡淡的说道。

“没关系,我想凤少爷应该也不会在乎这么一个物件吧,我会想办法自己拿下来,不过就是没办法完整的还给你了!”江心语淡淡的说道。

“……”

“还有……这个……”江心语从衣服的口袋中拿出一个小小的布包,凤易寒皱眉看着她小心翼翼的将它打开,里面竟然是几根头发。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