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再见他一面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我想再见他一面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夜琛被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抱住她,江心语立刻挣扎,“你放开我,我要去找花环,你凭什么把它丢掉,凭什么,你还给我!还给我!”

江心语不停的打着他,夜琛看着她这个样子,真是又气又心疼,他突然低下头吻住她的唇瓣,江心语的眼睛倏的瞪大,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她奋力的推开了他,手扬了起来……

“打吧,打吧!”夜琛凝视着她的眼眸有泪落下,江心语颤抖着手,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下不去手,她下不去手……

她扑进他的怀中大哭起来,夜琛紧紧的搂住她,泪水不停的从他的黑眸中流出……

直到哭得累了,江心语再次昏睡了过去,夜琛小心的抱起她放到床上,白天,江心语有些轻微的发热,护士给她扎了液,夜琛一直在床边守着她。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夜琛见她醒过来,连忙给她倒了杯水让她喝下,扶着她靠在床头,只是短短几天的时间,江心语迅速的消瘦了下来,宽大的病号服挂在身上显得空荡荡的,本就不大的小脸变得更小,下巴又细又尖,一双黑眸显得出奇的大。

喝完水后,她的目光再次看向窗外的天空,就好像那里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她,这一发呆就是一整天。

夜琛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把里面的薰衣草花环拿了出来放到她的手上,江心语感受着那冰冷的温度,慢慢的回过头,看着手上的花环,不可思议的看向面前的男人,声音沙哑的开口,“你……”

“你的东西我怎么会丢掉,就算我真的丢了,只会让你怨恨我,你也不可能放下,要丢也是要你自己丢。”夜琛别扭的解释。

江心语怔然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他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梳洗了,原本总是梳理的整齐的头发凌乱不堪,眼睑下面一片暗色,下巴上的胡茬已经很明显了,衣服皱巴巴的,和之前那个光鲜亮丽的男人简直判若两人。

“夜琛……”江心语刚要说话,夜琛便突然伸手按住了她的唇瓣,阻止了她,“嘘……什么都不要说,你只要答应我,不要再自己一个人跑出去……让我找不到你就好。”

江心语拿开他的手,哽咽的说道,“对不起。”

“语儿……”

“我答应你,不会再自己一个人乱跑了。”江心语歉意的看着他,想起昨天凤易寒的绝情,她的胸口再次痛了起来。

“我只想要你记得,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就算你失去全世界,你还有我。”夜琛深情的凝视着她。

江心语听了他的话,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她抬手捂住自己的脸,拼命的摇头,“不要,我不要你对我这么好,我不值得,我已经脏了,我不值得任何人对我好。”

“小傻瓜,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最纯洁,最值得爱的女孩。”夜琛颤抖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伸手把她搂在怀中。

“夜琛,我的心真的好痛好痛,你教教我,要怎么样,我才能不那么痛?你教教我,教教我好不好?”江心语抱着那个冰冷的花环,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凤易寒每一个冰冷的表情,每一句绝情的话都像一把刀,反复的凌迟着她的心。

半年多的朝夕相伴,无论她怎么抗拒逃避,那个男人也早已经深深的刻进她的生命当中,她从没有爱过人,凤易寒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她第一个爱的男人……

谁能来告诉她,到底怎么样,才可以不再爱那个男人,才可以让她的心不那么痛……

是不是把心摘除了就可以了……

江心语从未像现在这一刻,这么痛苦和无助过,谁能告诉她,爱了,怎样才可以不爱……

“我想再见他一面。”

她还有很多话很多话要和他说,她不信他真的这么绝情,真的对她连一丁点的感情都没有。

他亲口说过的啊,他是喜欢自己的!

“语儿……你!”夜琛立刻推开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她,那个男人都这样对她了,她竟然还想见他。

“求你了,我就想见他一面!我有好多话要问他。”江心语的一双黑眸中全是对他的祈求,就让她再见他一面吧,如果他真的说讨厌自己,不想再见到自己,那她就会死心离开。

夜琛心疼的伸手摸上她苍白的脸颊,终究还是不忍心拒绝她,艰涩开口,“好,我会安排。”

“尽快好吗?”

夜琛看着她急切的样子,眸色变得更加的幽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才说道,“今晚市里举行一声慈善拍卖,凤易寒会去,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许进去,在外面等着,我去找凤易寒。”

这场拍卖会到场的人很多,他不想让她再受到伤害。

他就是跪着求,他也要把凤易寒带到她的面前。

江心语用力的点了点头,泪水再次滑落眼眶,捏着花环的手不断的收紧,直到指腹被刺痛,她才连忙松开了手指。

夜琛打电话让颜露送来一套礼服,顺便替江心语上妆,她的脸色实在太差,虽然他根本不想让她和凤易寒见面,可是他更不想看到自己心爱的女孩在那个男人面前卑微!

他要让凤易寒知道,这个女孩有多美,他错的有多离谱!

颜露很快便赶到了,当她看到病床上的江心语时,着实有些吃惊,再看一旁邋遢的男子,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男人是那个传说中的战神夜琛。

夜琛打了水仔细的替江心语洗了脸和手,这才小心的抱起她,把她放到了椅子上,以方便颜露替她上妆。

“我想要戴上这顶花环。”江心语紧紧的抱着那顶薰衣草花环,紧张的看着颜露说道。

颜露迟疑的看了的看一旁的男子,见他点了点头,她这才说道,“好,我今天一定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不用问,也知道她遭遇了不好的事情,应该是被男人抛弃了。

今天,她一定要让那个的男人刮目相看!

很快,颜露便给她化好了妆,一袭洁白的长款礼服, 布料微微的反着光,就像天使的翅膀,再配上江心语那一头柔顺到几乎无风自起的长发,将她的纤弱和清透衬托得更加明显,脸色那一点点藏不住的苍白,不仅没有损坏这一刻的美,反倒给她添了一份说不出的楚楚动人之姿……

颜露做过这么多年的造型,见过的美女不计其数,还是被江心语给惊艳到了,这个女孩真是骨子里都是美的,佳人天成,倾城之姿,小小年纪便如此让人惊艳,如果再大一些,恐怕真的会让人惊为天人了。

夜琛也已经看直了眼,直到江心语叫他,他才反映过来连忙走到她的面前,蹲下身小心的握住她冰冷的小手。

“我去换衣服,一会儿我们就出发。”夜琛爱怜的摸了摸她的脸颊,那滑腻的触感让他的胸口猛的一窒,他略有些狼狈的站起身,去洗手间换衣服了。

颜露看着江心语低垂着睫毛,身上散发出那股伤心欲绝的气息,让她似乎都能对这个女孩的痛感同身受一般。

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受伤的总是女人!

夜琛很快便换了衣服出来,一身黑色阿玛尼西装,将他身材衬托的更加修长挺拔,一双深邃冷魅的眸似一个巨大的旋窝让人看了就忍不住陷下去,他的脸极是迷人,轮廓柔中有硬,如最好的画家一笔一线描绘出来的般,那一身高贵优雅和冷漠倨傲融合在一起,更有一种很特殊的魅力。

仿佛刚刚那个邋遢狼狈的男人只是别人的一种错觉,现在站在二人面前的男子,天生自带一股高贵的气息。

“今天谢谢你。”夜琛凝视了江心语许久,才慢慢的把目光移到颜露的脸上,淡淡的向她道谢。

颜露无奈的笑了笑,说道,“以后有用的到我的地方,千万不要跟我客气,我这个人别的不行,给人造型还是很擅长的……那我就不打扰了,告辞。”

她收拾好了东西,便跟二人说了再见离开了。

夜琛这才走到江心语面前,伸手扶了扶她头顶上的薰衣草花环,大手轻轻的梳理了一下她的长发,突然对着她笑了笑,他的笑容十分的干净,让江心语那颗一直惶恐不安的心竟然奇迹般的安定了许多。

夜琛站起身,唇慢慢的靠近她的唇瓣,江心语紧张的看着他,呼吸几乎都要停止了,正当她要躲开他的时候,他突然吻上她的额头,江心语蓦的一怔,夜琛的黑眸中闪过一丝疼痛,但很快消失不见,他的唇离开她,大手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脸颊,说道,“别害怕……一切有我。”

江心语听了他的话,眼睛立刻变得湿润了,她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好,能让他对自己如此真心,她真的觉得自己不值得啊。

“别哭!你的眼泪对于不在乎你的人,廉价的没有一丝价值,可是对于在乎你的人……却是最厉害的武器!会让这里很疼!”夜琛拉着她的小手轻捂上自己心脏的位置,她的眼泪对他来说就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只是一滴,便可以让他痛到心碎。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