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看看孩子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我想看看孩子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她能看得到已经变成黑蓝色的天空,一切仿佛都是慢动作般的,她滚下了台阶,身子重重的摔到了地上,头上的薰衣草花环掉落,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急切的伸手去找,直到手碰到那冰冷的花瓣,小手紧紧的抓住那顶花环……

痛,无边的疼痛和寒冷将她紧紧的包围,她感觉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从她的身体内慢慢的流出,她绝望的看着那黑蓝色的天空,感受着宝宝的离去,她的世界轰然坍塌……

“她是新娘子吗?好像穿着婚纱哦。”

“哎呀,她流血了……”

“好多血,快打急救电话!”

周围一片嘈杂,江心语已经完全听不到,她只是睁着一双无神的黑眸看着天空,眼神绝望而空洞的让人窒息……

鲜血不停的从她的体内流出,几乎将她那白色的衣裙染成了血红色,她整个人都被浸在一片血水当中……

乌黑的长发如海藻般铺散开来,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那种失去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她好想抓住什么,可是抓住的只是一片冰冷……

血越流越多,将她整个人都包围了,就像一片火红的曼陀罗花……

“让开!”一道急切的声音传来,男子狠狠的推开了一旁围观的人群,当他看清血泊中的女孩时,黑眸狠狠的收缩了一下。

他快步来到江心语的身边,小心的将她抱起,胸口一阵撕心裂肺般的疼,喉咙处也是一片腥甜……

夜琛抱起全身是血的女孩,飞快的跑上了台阶,有人替他打开车门,他坐到车子的后排位,对着司机吼道,“开车!去医院。”

车子如风一般向医院驶去,他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女孩,她的血也越流越多,似乎要把身体内的血都流干了,

夜琛感觉着怀中女孩越来越轻的份量,一股无边的恐惧紧紧的慑住了他,他的手臂不断的收紧,生怕自己抱得不够紧,她会消失一般……

有什么东西从他眼眶中不停的滚落下来,砸在怀中女孩的脸上。

突然,一只小手轻轻的抓住他的衣服,夜琛的胸口猛的一震,低头看着怀中的女孩,紧张的叫道,“语儿……别怕,我送你去医院。”

“我的孩子……是不是没了?他是不是也不要我了?”江心语看着他的脸,整个人突然颤抖起来,眼泪如雨点般往下落,她真的好恨自己,竟然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

“语儿,不怕……孩子还会有的。”夜琛看着她的眼睛,只感觉心已经碎裂成渣,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可以深深的将他刺痛的……是她的眼泪。

“夜琛……我求你一件事……你一定要答应我……”江心语眼神茫然的看着前方,她好像看到一个胖乎乎的小宝宝在对着她笑……

她好想伸手抓住他,可是他却离她越来越远……

宝宝,不要走,是妈妈不好,没能好好的保护你……

你再给妈妈一次机会好不好?!

妈妈真的真的很爱很爱你……

“语儿,你说……”夜琛狼狈的吸了吸鼻子,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音。

手术室外……

夜琛蹲在外面,哭得像个孩子一样,他的拳头一下一下的砸在墙上,鲜血将墙壁都染红了,他的手背也是一片血肉模糊……

除了这个方法,他不知道怎么样才可以让自己的心不那么痛……

他觉得他的心一定是坏掉了,竟然可以痛得恨不能将它摘除……

听着女孩痛苦的呻吟声,他的胸口翻涌的更加的厉害,突然他一张嘴,一口血吐了出来,他转身看着手术室的大门,疯了似的冲了进去……

凤易寒的专属私人医院内。

凤易寒紧张的看着床上的女孩,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这一切是自己的幻觉,他的手轻轻的碰着女孩的脸,感受着那熟悉的温度,他才知道这不是幻觉,这是真实的。

床上的女孩发出一声细若蚊蝇的声音,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当她看清床边的男子时,黑眸微微的收缩,眼泪立刻掉了下来,伸手紧紧的抱住了面前的男人。

凤易寒也紧紧的抱住了她,喜极而泣,紧紧的,那种失而复得的喜悦充斥着他整个胸口,“小慈,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吗?”

“寒,是我!是我回来了!”沈念慈紧紧的抱着他。

“不要再离开我了!永远都不要再离开我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允许你离开我半步!”凤易寒紧紧的抱着她,恨不能把她勒进自己的身体!

“我也不要再和你分开了,我们永远都在一起!”沈念慈颤抖的找到他的唇瓣,下一秒二人疯狂的拥吻起来,似是要将对方吻进身体一般的用力。

凤易寒的大手情不自禁的钻进她的衣服内,沈念慈突然抓住他的手,阻止了他的动作,她的眼中闪过一丝脆弱,凤易寒不解的看着她,她紧张的说道,“寒……我已经配不上你了!”

“小慈……你说的什么话?”凤易寒紧张的看着她,目光突然落在她的衣服上,她越是躲闪,凤易寒就越想知道真相,他把她抱到怀中,解开她的衣服,当他看清她身上的皮肤时,黑眸微微的冷凝住。

女孩原本应该白皙细腻的皮肤变得坑洼不平,几乎半个胸口都布满了恐怕的疤痕。

沈念慈难受的拉紧了衣服,突然推开他哽咽的说道,“寒,我已经配不上你了!你走吧,不要再管我了!”

凤易寒连忙把她抱了回来,不停的亲吻着她,生气的说道,“你说什么傻话!你受这些苦都是因为我!从今往后,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吃半点苦了。”

“寒……谢谢你!可是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沈念慈抬手抚上他的脸,幽幽的说道。

“小笨蛋,你明知道我一直都是爱你的!”凤易寒疼惜的将她搂在怀中。

沈念慈听了他的话,终于满足的搂住他的脖颈,欢喜的笑了起来……

病房内。

江心语躺在病床上,手一直轻抚着她已经变得平坦的小腹,宝宝已经不在了,他再也不会在她的肚子里陪她玩耍了。

手术的时候,她求夜琛不要给她用麻药,因为她知道宝宝在离开她的时候,一定很痛,她不要只让宝宝一个人承受这份痛苦,她这个做妈妈的也应该和他一起痛……

她清楚的感受冰冷的器械钻进她的身体,宝宝被硬生生的从她的体内强制的取走,那种生生剥离的痛,真的是让她刻骨铭心!

夜琛站在门外,他身上带血的衣服还未换,身上全都是血,头发凌乱,下巴上也长出了青色的胡茬,他只感觉每呼吸一口空气,胸口都是痛的……

医生的话,不停的在他耳边响起……

“这位小姐的子宫壁天生薄弱,这次流产对她的身体造成了非常严重的伤害,她以后怀孕的机会非常小……”

一双眼睛通红如血,他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该死的凤易寒,他到底都对她做了什么!

头再次剧烈的痛了起来,他难受的抱住了自己的头,脑海中不断有一些破碎的片断闪过,受了重伤的黑衣男子,赤果着身子的女孩……

突然,女孩的脸变得清晰起来……

竟然是……

他像是不敢置信般的,猛的推开房门冲了进去……

江心语听到声音,却没有半点的反映,她依然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手捂着小腹,眼神空洞而绝望……

夜琛慢慢的走到床边,他心疼的看着床上的女孩,这一刻,她的皮肤白的恍若透明,长长的睫毛如蝴蝶的翅膀般陨落下来,唇瓣也是失血的白色,整个人脆弱的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不见一般……

是她吗?

他梦里的女孩是她吗?

难怪他对她总有种熟悉的感觉……

分明是第一次见面,却像认识了很久很久一般……

夜琛看着脆弱的仿佛随时都会随风飘散的女孩,他突然在步上前,紧紧的抱住了她,泪水在他的脸上疯狂的蔓延,滚落在她的颈间……

这一刻,夜琛终于明白,这个女孩将是他会用性命去爱护去守候的人,哪怕粉身碎骨,哪怕燃烧成灰也再所不惜。

江心语感受到他的眼泪,终于有了一丝的反映,她张了张干涉的唇瓣,声音沙哑无比,“我想看看我的孩子,可以吗?”

夜琛高大的身体猛的一僵,他不敢抬头看她的表情,他真怕自己的心会痛死,他哑声劝道,“语儿,别看了,看了你只会更难过。”

“我就是想看看他……他有四个多月了……已经是个小宝宝了……好想知道他长的什么样子。”江心语的声音中带着丝丝的颤抖。

“语儿……对不起。”夜琛将她搂得更紧,他突然觉得自己好没用,竟然让她受这么大的伤害。

“夜琛,求你了,让我看看他好吗?哪怕是一眼也好。”江心语眨了眨眼睛,泪从她的眼眶中滑落下来。

夜琛慢慢的抬起头,眼泪在他的鼻尖汇聚,滴在她的身上,他看着她空洞绝望的模样,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