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给人剪头发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第一次给人剪头发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不远处,凤易寒和尹君天看着两个女孩的笑容,听着她们彼此间最真诚的誓言,心底不自觉的变得柔软。

江心语和叶熙妍相视一笑,松开了手,转头看到不远处站着的男人,二人连忙回过了头。

“心语,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先回去了。”叶熙妍站起身向她告别。

江心语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尹君天,说道,“你就留下来陪陪我吧,晚一点再回去,我们都好久没见了。”

叶熙妍听她这么说,心底亦是升起了浓浓的不舍,迟疑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尹君天,他的眉头皱了皱,说道,“想留下就留下,又没有轰你!”

叶熙妍听了他的话,脸上立刻有了笑容,握着江心语的手说道,“那我留下来陪你。”

“好!”江心语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凤易寒看着手握在一起的两个人,大步走了过来,在二人有些不安的目光中,直接抱起了江心语,说道,“先把你的头发整理一下。”

“啊?怎么整理?”

被他当着叶熙妍和这么多人的面抱着,江心语还是觉得很别扭的。

凤易寒没再多说,抱着她一路回了房间,到了房间把她放到梳妆台前,看了一眼她被剪得参差不齐的长发,还好只有一部分短了一截,还能补救。

他吩咐李嫂拿来了剪刀,江心语看着他手拿剪刀的样子,紧张的问道,“少爷,你想干什么?”

“别乱动,我也是第一次给人剪头发!”凤易寒透过镜子看了她一眼,然后弯下腰,握着剪刀一点一点的把她的头发剪整齐。

黑色的发丝散落在大理石的地板上面,凤易寒认真的将她的头发修理整齐,原本过腰的长度现在短了一截,还好并没有短很多,剪好后,他满意的放下剪刀,大手穿过她的发间,感受着那顺滑沁凉的触感,低头轻轻的吻上她的发顶。

江心语看着镜子中男子温柔的动作,心跳忽然加速……

他慢慢的直起身子,眼睛看着镜中低着头一脸娇羞的女孩,双手扶住她的肩膀,让她站起身,然报扳正了她的身子,让她面对着他,低下头亲吻上她的唇瓣。

花园内。

江心语脸颊绯红,脑海中全是刚刚那个缠绵的吻,嘴角不自觉的有了笑容,他温柔起来的样子真的好让她心动,他说他喜欢她的长发,让她要把头发再留成原来的长度。

“咦,你的样子真的好像一只思春的猫哦,说说,刚刚被你家凤少爷抱回房间,都发生什么事了?”叶熙妍好笑的看着一脸娇羞的女孩。

“哪有啊,他只是帮我把头发剪整齐了。”江心语不好意思的看了她一眼,低下头继续拨弄着面前的花簇。

“剪个头发都把你剪得春心荡漾,看来凤少爷的魅力真的够大!”叶熙妍煞有介事的说道。

“什么春心荡漾啊,你现在说话怎么这么不知羞啊。”江心语气恼的瞪了她一眼,伸手去戳她的额头,随即她担心的问道,“你帮我看看,我的头发短很多吗?现在是不是不好看?”

叶熙妍看着她只短了二十公分左右的头发,白了她一眼说道,“只是短了一点点,根本看不出来好不好?你也太夸张了。”

她的头发本来就特别的长,短一些根本看不出来啊!

“不会啊,短了很多的!”江心语有些郁闷的看了看自己的发尾。

“怎么?凤少爷说喜欢你长发的样子呀?”

“熙妍,你真的好讨厌!不理你了。”江心语气鼓鼓的看着她,站起身走向别处,嘴角却是甜蜜的扬着。

“薰衣草,心语,这里有薰衣草!”叶熙妍看着角落里的紫色小花,惊喜极了,要知道一般的有钱人家是很少种这种花的,一般都会种些名贵的品种,除非主人有特别的喜好。

“哎呀,别再叫了,人家都在看了。”江心语走到她身边拉着她的手。

叶熙妍才不管有没有人看,拉着她蹲下身,去看那朵小小的薰衣草,只是一朵花,便可以让二人变得开心。

有了叶熙妍的陪伴,江心语原本阴郁的心情终于好了起来,脸上也有了笑容。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江心语和叶熙妍回头看过去,乔暮尘向着她们走了过来。

叶熙妍看了一眼江心语,立刻说道,“我有点渴了,去找李嫂要点水喝。”

她说完,松开了握着江心语的手,友好的对着乔暮尘点了点头离开了。

乔暮尘走到江心语面前,江心语对着他笑了笑,“乔少。”

乔暮尘听到她对自己的称呼,略有些不悦的抿紧了薄唇,目光从她的脸移到她的小腹上面,问道,“宝宝还好吗?”

江心语下意识的抬手抚上自己的腹部,说道,“他很好。”

乔暮尘看着她紧张的护着自己腹部的样子,眸光复杂的抬起了头,问道,“你还是不愿意和我走吗?”

江心语呼吸一窒,没想到他竟然会再提这件事,她立刻摇头,“乔少,我以为我说的很清楚了……”

“语儿……”乔暮尘刚想要说什么,身后传来凤易寒的声音,“你先回去,我有话要跟暮尘说。”

江心语立刻点头,终于是松了一口气,逃也似的离开了,现在,她竟然没办法让自己再去坦然的去面对乔暮尘……

他复杂的目光让她难以承受……

他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觉得你应该和她说清楚!”乔暮尘转身直视着凤易寒说道。

“说什么?说我不能生育,她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凤易寒的声音有些冷。

“她有权力知道事情的真相!”乔暮尘皱眉看着他。

“她一直以为这个孩子是我的……你觉得,如果她知道了真相,会怎么样?”凤易寒淡淡的看着他问。

“那你真的能接受她肚子里的孩子吗?如果将来孩子生下来,你能把他当成自己的那样对待吗?”

“这都是我的事!你还是操心一下你自己的事吧。”凤易寒烦躁的打断了他,忍耐已经到达了一个极限。

他说完,转身便走……

“我最后再问你一句!如果小慈还活着,你会怎么选择?”乔暮尘眸光复杂的看着他的背影,胸口一阵阵窒息般的疼。

凤易寒的身体一僵,黑眸瞬间变得暗沉无比,一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但只是停顿两秒,他便大步离开了。

乔暮尘看着他的背影,转身拳头狠狠的砸在一旁的树上!

这一次,他是真的看不懂了,凤易寒到底在坚持着什么?

一个怀了别人孩子的女人,放手真的有那么难吗?

他的黑眸中闪过一丝坚定,他已经输过一次,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这么轻易的把她拱手相让!

吃过晚饭后,所有人都离开了,江心语洗了澡,换了睡衣走了出来,凤易寒正站在阳台上抽烟,听到开门的声音,他转头看了过来,把烟头熄灭在烟灰缸内。

她现在怀着孩子,他一般都很少在她面前抽烟了。

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说一点也不介意根本不可能,有哪个男人能忍受自己的女人怀着别人的孩子?

虽然他现在很喜欢她,但也绝对没喜欢到连她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都完全不介意的程度。

今天乔暮尘的话提醒了他,就在刚刚他已经做了决定,等孩子生下后,他会把孩子送走,送到离这里最远的地方。

而她……

最起码到现在,他还没打算放手。

江心语被他的目光看的不自在,紧张的叫了他一句,“少爷。”

凤易寒从阳台上走了出来,眸光复杂的看着她说道,“C组织的拍卖会三天后举行!”

江心语的呼吸一窒,放在身侧的小手紧紧的握成了拳,想要请他带自己一起去,却在看到他的目光时,话哽在喉咙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如果,她真的开口了,便证实了那天她和苏锦说的话是真的,她留在他的身边只是为了替哥哥拿回解药。

可是,如果不说,哥哥怎么办?

只是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她的手心便出了一层汗,最终,她勉强的笑了笑,说道,“那天,我和苏医生说的话,都不是真心的……我……哥哥的事,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凤易寒看着她的眸色突然加深,江心语受不了他极具压迫性的目光,匆忙说了一句,“我去看看唯安。”

可是,她还没走两步,手臂便被他抓住,凤易寒把她扯到床边,直接将她抛到床上,高大的身躯压了上去,迫不急待的低下头吻上她的唇瓣。

今晚的凤易寒太过疯狂,江心语被他累得睡了过去,凤易寒靠在床头,伸手摸到烟盒,拿了一支烟出来准备点燃,打火机打着后看了一眼床上的女孩又关上了,把烟丢了回去。

他忍不住伸手按了按额头,他到底是怎么了?他习惯了掌控一切,最不喜欢脱离他掌控的感觉,可是自从这个女孩出现,他却越来越心不由已。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