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能再委屈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是不能再委屈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江心语好看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心里忽然觉得好委屈,凤易寒站起身走到她的面前,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把头抬了起来,问道,“怎么?觉得委屈?”

“……”

不是委屈,是不能再委屈!

他总是要求自己这个,要求自己那个的,还霸道的把自己囚禁在这里。

心情好了就开恩让她去上学,心情不好了就哪都不让去!

高兴了,就宠自己几天,不高兴了,就把自己贬为佣人!

“坐下给我弹一曲!”凤易寒放开她,搂着她的肩膀和她一起坐到沙发上。

江心语看着面前的古筝,感受着他的气息,最终还是抬手拨弄了一下琴弦,这琴一看就是把好琴,即便是许久不用,音色依然非常的准。

“少爷想听什么?”她转过头问,可是二人离的太近,她的唇差点碰到他的脸,她连忙后退了一些,同时转过头,不敢再看她。

“你最拿手的!”凤易寒看着她秀美的侧颜说道。

江心语想了想,素手一抬,一首熟悉的旋律从她指尖流出,凤易寒微微一愣,竟然是那首《我只在乎你》!

看的出这首歌她只是随意弹的,却是如此的娴熟,可见她的琴技根本不像她自己所说的只会一点,而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凤易寒站起身走到书桌前拿了一根烟点燃,吸了两口像想到了什么,又将烟熄灭在烟灰缸内。

江心语看到他的动作,心底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他其实还是是关心她肚子里的宝宝……

凤易寒转身又回到她的身边,长臂环上她的纤腰,目光凝视着她的侧颜,江心语弹琴的时候非常的认真,就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整个人散发出来的光芒,特别的吸引人。

凤易寒突然觉得,她其实是一颗蒙尘的珍珠,哪怕是蒙了一层尘土,依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将来有一天,她身上那层尘土褪去,他不敢想,她将是多么的吸引人。

想到那些喜欢她的男人,他只觉得心塞无比,搂着她的手更紧。

江心语弹完一遍,手指慢慢的收回来,她僵着身体不敢乱动,凤易寒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转过身来,然后低头吻住她的唇瓣。

餐厅内。

凤唯安看着坐在主位上的凤易寒,不解的问道,“大哥,你不是今晚有应酬吗?”

凤易寒一边切着牛排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推了。”

“哦!大哥我明天放假,大嫂说要去选你们的订婚礼服,让我一起去,她帮我也订了礼服。”凤唯安有些激动,听说她的礼服是巴黎的最新款。

“嗯,去吧。”凤易寒淡淡的说道。

站在一旁的江心语听着二人的对话,胸口一阵强烈的窒息,牙齿紧紧的咬着唇瓣,身子的不适提醒着她刚刚和他发生了什么,可是他却马上就要和别的女人订婚了。

凤唯安看了一眼站在一排女佣最末端的江心语,眼睛一转说道,“大哥,我想带个佣人去帮我拎东西可以吗?”

“嗯!”凤易寒没有反对。

“那我想带江心语可以吗?”凤唯安试探的问。

果然,凤易寒切着牛排的手一顿,他抬头看了一眼站在远处的女孩,她低着头,他看不清她的表情,黑眸变得深邃,说道,“可以!”

“真的!谢谢大哥!”凤唯安激动的说道,她不屑的看了一眼江心语,明天她就要让这个贱女人认识一下自己的身份。

还没出发,凤唯安便已经想出一百种折腾江心语的方法,嘴角都不自觉的有了笑容,心情也是好极了。

江心语的眉头却是狠狠的皱了起来,她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凤易寒,他只是低着头切着面前的牛排,仿佛一点也不在意一般。

伺候着二人吃完饭后,凤易寒和凤唯安便去客厅吃水果了,江心语直接转身回了一楼的佣人房,李嫂叫她吃饭她都没理。

凤易寒眼角的余光一直注意着她,见她回房间,眉头忍不住皱了皱,他已经告诉她两遍,今晚去他房间,竟然又敢无视他的话!

“大哥,我真搞不懂你,诗依姐姐多好啊,你为什么还要江心语那个讨厌的女人!”

凤唯安郁闷的皱着眉头,在她眼里,林诗依温柔,善良,有才华,可是大哥偏偏就喜欢江心语简直是一无是处的这个野丫头,她真替林诗依觉得难过。

凤易寒回神,看了她一眼说道,“吃完就回去早点休息!”

他说完站起身离开了别墅。

江心语回到房间,烦躁的拿了睡衣,打算去洗手间洗个澡,一想起明天要陪凤唯安这位大小姐,她就觉得世界末日到了。

而且,还是陪着她去和林诗依去试礼服!

手里捏着睡衣,几乎要把睡衣都捏烂了!

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她更郁闷的人吗?

她要亲眼看着她肚子里宝宝的爸爸的未婚妻去试他们的订婚礼服!

窗户的玻璃突然被敲响,江心语被吓了一跳,犹豫了一下,拿着睡衣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当她看到外面的男人时,先是一呆随即一股怒气涌了上来!

“打开窗户!”凤易寒别扭的站在窗外要求!

“不开,我为什么要开!我现在要去洗澡!再见!”江心语正在气头上,一点都不想见到他,直接把窗帘拉上转身走进了洗手间。

凤易寒看着那深色的窗帘被拉上,他的脸都绿了,胸口的怒火凶猛的燃烧起来,这个丫头简直……找死!

想他堂堂凤家的大少爷,凤氏集团的总裁,大晚上跑来敲一个小女佣的窗户……还被拒绝了!

简直是……天大的耻辱!

“少爷,您在这干什么呢?”管家路过的时候不解的问。

凤易寒,“……”

他淡淡的回身,如刀一般的眼神狠狠的飞向管家,管家被吓了一跳,惊觉自己看了不该看的事说了不该说的话,连忙转身逃了。

凤易寒用了无数种方法想让江心语就范,威逼利诱轮翻上演,可是她今天就是铁了心不理他,洗完澡后,电话线一拨,躺在床上睡了。

凤易寒一个人躺在那张奢华的大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身旁的枕头上还残留着她的余香,更是搅得他心烦意乱。

坐起来又躺下,他就不信这个邪,没她自己还睡不着觉了!

可是,躺了半个多小时,他依然没有一点睡意,想着她温暖的身子,清雅的体香,他就觉得心里一阵莫名的空虚!

楼下佣人房,凤易寒看着门口那个请勿打扰的牌子,直接摘了扔到垃圾筒里,然后拿着刚刚跟管家要来的钥匙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江心语睡的正香,突然感觉一双有力的手臂搂住了她,她有些郁闷的皱紧了眉头,嘴巴咕哝了一下,转个身整个人都扎进了凤易寒的怀中,凤易寒小心的将她搂紧,满足的叹息了一声,抱着她的时候真的有种抱住了全世界的满足感。

感受着她温软的小身子,闻着那熟悉的体香,他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江心语醒来的时候,床上只有她一个人,她猛的坐起身,看着自己敞开着两颗扣子的睡衣,眉头忍不住皱了皱,难道是她的幻觉吗?为什么她觉得有他的味道。

江心语今天起的比较晚,看了看墙上的时间已经指向了八点,她来不及再多想,快速洗漱好,换好了衣服走出了房间。

客厅内。

凤唯安已经等在那里,正在冲着管家发脾气,看到江心语走过来,立刻不悦的站起身说道,“江心语,你真当自己是这里的主人了?你看看都几点了!竟然让我等你,我和我大嫂约定的时候马上就要到了!”

“对不起!”江心语诚恳的向她道歉。

“对不起有什么用!快点拿东西走!”凤唯安气愤的说道。

“吃了早餐再走!”凤易寒从电梯内走出来,淡淡的说道。

“大哥,我不吃了!我和诗依姐约了九点,再不走真的要迟到了!”凤唯安焦急的说道。

“必须吃,要不就别去!”凤易寒说完,直接走进了餐厅。

江心语有些狐疑的看着他,难道昨晚的一切真的只是她的幻觉吗?

“大哥!”凤唯安郁闷的跺了跺脚,生气的对着江心语骂道,“都怪你这个扫把星!”

她说完,转身快步走进了餐厅,李嫂走过来拉着江心语进了厨房,把早就准备好的营养早餐递到她面前说道,“快吃吧,不知道二小姐要怎么折腾你呢。”

“谢谢!”江心语感激的向李嫂道谢,昨晚她就因为和凤易寒呕气没吃东西,今早再不吃,她怕会饿到肚子里的宝宝。

吃完饭后,江心语便跟着凤唯安离开了,凤易寒皱眉看着那辆驶走的车子,吩咐身旁的保镖,“派人保护着!”

“是,少爷!”保镖得到命令立刻去办了,凤易寒这才坐上自己的专车。

“少爷,去哪?”坐在副驾驶的修罗打开车子的隔窗问。

“霍家。”凤易寒淡淡的说道。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