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吗【加更求月票】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好看吗【加更求月票】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接下来的两天时间,江心语除了上课,便被凤易寒关在书房里画图,凤易寒会在一旁处理公务。

江心语画几下便忍不住抬头看向不远处的男子,只看一眼便低下头,次数多了,她见他似乎根本没注意到自己,对自己的目光一直没有什么反映,便干脆不画了,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拿着笔看着他。

看着看着便不自觉的放了迷,她一直都知道凤易寒是美男,可是平时的时候,他总是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她也从来不敢多看他,只是一眼便匆匆撇开视线,可是工作时候的他完全不一样,也许他只是在家里书房时不一样吧,因为她也见过他在公司办公的样子,气势也是很吓人的,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卸去了一身的冰冷,他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儒雅之气,细碎的乌发柔软的垂落下来,斜斜的流海遮住了一边的眉毛,长长的睫毛静静的垂落着,高挺完美的鼻子,薄唇紧紧的抿着,她从来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一种男子,妖孽惊艳到,让五彩缤纷的灯光,成为了他的陪衬。

凤易寒早就感受到了她注视,不过他一直没动,他心里清楚,他看过去的话,她会立刻移开视线,于是便继续做着手上的工作。

“好看吗?”他突然问了一句。

江心语看他已经入了迷,条件反射般的回答,“好看!”

凤易寒的笔尖一顿,终于是抬起了头,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江心语猛的回神,才发觉自己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她连忙低下头想继续画图,才发现自己断章太久了,根本不知道该画什么。

“过来!”凤易寒对着她伸出了自己的大手。

江心语咬了咬唇,尴尬的放下了笔,走到他的身旁,凤易寒拉着她让她坐到自己的腿上,说道,“如果不想画,我们可以做些别的事。”

“别的事?”江心语的眼睛忍不住瞪大,想到他所说的别的事,连忙说道,“我想画!”

“可是,你刚刚分明就在一直在偷看我!”凤易寒一语戳穿了她。

“我……我只是想问戒指的事,又怕打扰到你!所以,所以才……”

提到戒指,凤易寒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他伸手按了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串号出去。

“喂,戒指找的怎么样了?找到了!好,我马上过去拿。”

“找到了?真的找到了?”江心语惊喜的看着他,一双手紧紧的抓住了他胸前的衣服。

“嗯!”凤易寒看着她开心的样子,心情也好了起来。

“那我们快去拿吧。”江心语想要从他身上跳下去,直接被他拦住,他抱起她放到了椅子上,说道,“运动一下再去。”

江心语,“……”

凤易寒开着车载着江心语来到娱乐城,二人下车,立刻有专人负责带着二人走了进去。

来到霍西扬所在包间的楼层时,江心语意外的看到了苏锦和靳勒北,他们两个正站在包间的门口说话,见到她和凤易寒的时候,眼中明显着着惊讶,尤其是苏锦,像是无法相信一般,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她。

凤易寒敏锐的注意到了那两个男人,尤其是苏锦那深情的目光,让他觉得很不爽,搂着江心语的手立刻紧了紧。

江心语想要和苏锦打声招呼,但想起身旁的男人,她只能对着二人点了点头便过去了。

苏锦皱眉看着二人的背影,凤易寒他自然是认识的,但是心语怎么会和他在一起,而且还这么亲密!

他们两个人会是什么关系?

江心语跟着凤易寒进了包间,除了霍西扬外,还有几名男子在场,有些人江心语看着眼熟,有些人完全不认识。

她并不关心这些人,她现在只关心自己的戒指。

进去后,她立刻向霍西扬走了过去,紧张的问道,“霍少,我的戒指呢?”

霍西扬听罢,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递给她,是一枚超大的钻戒,上面的钻石最少也有十几克拉,几乎要亮瞎人们的双眼。

“这不是我的戒指!”江心语转头看向凤易寒,他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不悦的瞪了霍西扬一眼。

“你好好想想,你的戒指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霍西扬把手中的鸽子蛋举到江心语的面前,那闪亮的钻石几乎闪瞎江心语的双眼。

“我的戒指不是个样子的,它就是一个纯金的素环,根本不是钻戒!”江心语不开心的撅起嘴,又让她白高兴一场,她有些闷闷不乐的坐到了一旁人少的沙发上。

凤易寒眸光深邃的看着她,自从戒指丢了,她几乎隔一个小时便问一下那个戒指的下落,问找到了没有,其实他送她的那枚戒指一点也不值钱,只是对他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罢了。

她真的为了那枚不值钱的戒指,对这个戒指连城的钻戒不屑一顾?

要知道屋里的其他女人早就被这枚戒指吸引了。

霍西扬也不信这个邪,举着戒指走到她的面前,说道,“这枚戒指也是我从湖里找出来的,我觉得就是你丢的。”

“这不是我的东西!你为什么不去问问是不是你们家其他人丢的?”江心语纳闷的看着他,她不是不懂珠宝,自然知道它的价值。

“额……我问过了啊!不是我们家人丢的!你就收下吧!”霍西扬是真的找不到那枚戒指,这两天他找的都头痛了,他家的人工湖最少有上百年了,湖中全是淤泥水草,一枚小小的戒指掉进去想找到无异于大海捞针,哪怕是卷进淤泥中,再想找到也太难了。

这枚戒指哪里是他在湖里找到的,是他特地买回来的,他觉得应该没有女人能抵挡钻石的诱惑,也许有了这枚戒指,江心语就会欢喜的接受,不再想那她的那枚戒指了。

“我只要我那枚戒指!”江心语看都不看那个鸽子蛋一眼,非常严肃的说道。

“……”霍西扬简直不敢相信,竟然真的有人为了一个小小的黄金素戒放弃一个鸽子蛋!

“语儿,收下吧!”凤易寒终于发话,霍西扬心里紧绷的那根弦瞬间一松,只听他继续说道,“语儿的戒指继续找,直到找到为止,如果你找不到……就什么都不用做了,常年去不胡里找戒指吧。”

霍西扬的身体瞬间僵住,江心语刚要拒绝,接触到凤易寒的眼神,只能免为其难的伸手拿过了霍西扬手上的鸽子蛋,不情愿的说道,“那好吧,记得继续帮我找哦!”

霍西扬听到这句话,直接被憋出内伤,现在他才知道什么叫赔了夫人又折兵!

他霍西扬什么时候干过赔本的买卖!

屋内的人也不傻,一眼便看出了凤易寒对江心语的宠溺,立刻有人站了起来,说道,“这位是嫂了吧?嫂子好,我叫金立,是霍少的手下,也就是凤爷的手下,我敬您一杯。”

江心语还是第一次被人叫嫂子,那感觉好像是在叫黑帮老大的女人,她偷偷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凤易寒,他玻慵懒的坐在那里,没一点要阻止的意思,她连忙说道,“我不是……其实我就是凤家的佣人!你误会了。”

“嫂子太谦虚了,凤爷哪会带家里的佣人出来啊!嫂子是不是看不起我啊!”金立有些为难的说道。

“没有,没有,我没这个意思!”江心语连忙摆手,她怎么可能会看不起他呢。

“既然没有,嫂子就干了这杯!”金立立刻把一杯酒递到江心语面前。

人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江心语不好意思再推辞,只能硬着头皮端起酒杯,刚要把酒喝下,手中的酒杯被人夺了过去,她惊讶的看着一旁的男子,凤易寒已经直接将杯中的酒喝光。

“她不能喝酒,我替她喝!”凤易寒喝完,拉着她坐到自己的身旁。

包间内立刻沸腾起来,要知道凤易寒虽然也会来参加他们的聚会,但他平时的为人很冷清,鲜少和他们有交流,现在竟然为了一个女孩跟他们喝酒,可见这个女孩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

其他人对视一眼,全都来敬酒了,怎么会放过和凤爷互动的大好机会。

凤易寒今天的耐心很好,来者不拒,转眼间便喝了不少酒。

“少爷,你少喝一点吧。”江心语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嫂子放心吧,寒哥可是海量!这点酒根本不算什么!”有机灵的人把对凤易寒的称呼都改了,凤易寒也不在意,脸上还挂着少有的笑意。

“少爷,我想去个洗手间。”江心语低声在他耳边说道。

凤易寒低头看了她一眼,不放心的问道,“要不要我陪你?”

“不用的!”江心语脸颊绯红,站起身离开了包间。

一出门,她便忍不住摸上自己的脸颊,烫得要命。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苏锦正靠在墙边等她,看她走出来,立刻直起身说道,“心语,有空聊两句吗?”

江心语立刻点头,苏锦眸光复杂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向前些走廊的尽头走去,江心语也没想多,她和苏锦认识多年,他又一直帮助自己,便跟着他走了过去。

【加更求月票,谢谢,么么哒。】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