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的怎么不是你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死的怎么不是你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苏锦无奈的扯了扯嘴角,说道,“心语,对不起,我从没想故意瞒你,我是苏家的人。”

“苏家?”江心语皱眉看着他,突然反映过来,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难道是那个苏家?

国内在军中最有威望的苏家,那个掌管着国家一半军权的苏家!

“我太爷爷是开国元勋,我爷爷是四大将军之一,我父亲现任××军区的上将……我的哥哥们也都从军,我们家对我寄予了厚望,可是我却不想从军,自己跑出国学了医,我爸爸气得把我赶出了家,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外自己独立生活。”苏锦有些无奈的解释。

江心语听完,瞬间便明白了一切,很感激他的坦白,“苏医生,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

“心语,其实我……”苏锦看着她欲言又止。

“苏医生,怎么了?”江心语不解的看着他。

苏锦无奈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没什么,记得有任何困难都可以来找我,我一定会帮你。”

“我知道了,谢谢。”江心语对着他笑了笑,有护士跑进来,对苏锦说道,“苏医生,您快去看看吧,江夫人又来了……”

她看到江心语,眼睛一亮,立刻说道,“心语,你在啊,你妈妈又来病房哭了,你快去看看吧。”

“苏医生,我先去看看。”

“我陪你去。”苏锦立刻站起身,可没忘记上次江心语被她妈妈打的有多严重。

“不用了,我自己去,她毕竟是我的亲生母亲,不会对我怎么样的。”江心语对着他笑了笑,走出了办公室。

“心语刚来咱们医院的时候还是个小丫头,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又瘦又小,身上就穿着一身校服,弄得全身都脏兮兮的,那双眼睛特别亮,尤其的吸引人……短短三年,她已经长成大姑娘了。”护士感慨。

苏锦有些失神的听着,是啊,三年了,他也永远都忘不了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一身脏脏的,蹲在角落里,全身发抖,见到他立刻冲了过来,跪在他面前,求他救救她哥哥。

当时的她不仅脏,而且满身的伤痕,他看出她受伤,便带着她去了自己的宿舍,让她洗了澡,又找人替她上了药,

等他回来的时候,肮脏的小乞丐变成了美丽的少女,她有着一双小鹿般干净美丽的眼睛,许是那双太过漂亮的黑眸里面那浓浓的绝望震撼了他的心,从那天起,这个女孩就住进了他的心里……

他一直在等着她长大,他却忘记了,这世界上很多事情是经不起等待的,发现她美好的人不止他一个……

可悲的是,习惯了等待的他,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了……

“苏医生?”护士见他出神,忍不住叫他。

“我去看看,江夫人的情绪太激动了。”苏锦还是放心不下江心语。

江心语跑到病房,进门看到杨梦正坐在沙发中望着那张病床发呆,她立刻走到妈妈面前,低声叫道,“妈妈。”

杨梦听到声音,回神看了她一眼,随即扭头不再看她,说道,“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妈妈……”江心语连忙蹲了下来,向她道歉,“妈妈对不起,是我没看好哥哥,对不起。”

“滚!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我让你滚!别在我面前假惺惺的演戏了,三年前,如果不是你多管闲事去救什么人,你二姐就不会出事!如果不是你,你哥哥不会为了救你而被撞成植物人!你就是一个扫把星,死的怎么不是你!”杨梦激动的推开她,咬牙切齿的瞪着她,江心语被推倒在地上,愣愣的看着她,“别再我面前演戏了!你哥哥出事的时候你在哪?你哥哥消失这两天你又在哪?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不需要我们了,戏都懒得演了!你这个扫把星!”

“江夫人,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心语这三年来为她哥哥做的还少吗?”苏锦赶过来听到杨梦的这番指责,觉得太不可理喻。

江心语这三年为江炘南所做的一切,他们医护人员都看在眼里,怎么她这个亲生母亲却看不到呢!

苏锦走到江心语身边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一脸心疼的看着失魂落迫的女孩。

“妈妈,您回去吧,我会把哥哥找回来的。”江心语看着面前的母亲,第一次知道了妈妈心里的真实想法,原来妈妈从来都没原谅过自己。

江心语本想把哥哥的下落告诉妈妈的,哪怕修罗警告过她,让她不要说……可是现在她说不出口了,面对这样无情的母亲,她真的说不出口。

也许只有哥哥好起来,她才能原谅自己吧。

“心语。”苏锦担心的看着她,被自己亲生母亲诅咒去死,这种打击谁能受的了?

“苏医生,谢谢你,我先走了。”江心语突然推开他,快速的逃离了这间病房,这个让她窒息的地方。

她现在无处可去,跑进了电梯,下意识的按下了上楼的按键,等她反映过来的时候,电梯已经停在了那个楼层,她的病房已经被退掉了,这个医院也没她的容身之处了。

江心语难过的想哭,手紧紧的握成拳,她伸手去按一楼的按键,电梯门打开,门外站着一个人,她抬头竟然看到凤易寒站在外面。

“你去哪了?”凤易寒伸手把她拉了出来,江心语愣愣的看着他,他的身上还穿着病号服,脸色很苍白,连唇瓣都是失血的颜色,黑眸中带着怒气。

“我……我本是想回学校的。”江心语如实回答。

凤易寒听了她的话,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握着她手臂的力道猛的加大,让他忍不住咳嗽了几声,“你竟然想回去?”

江心语被吓了一跳,紧张的看着他,“我的病房已经被退了,我不回学校去哪?”

“你……”凤易寒差点被她气得吐血,平时挺机灵的,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就犯傻,他把她的病房退了,是想让她和他住在一间病,哪里有让她离开的意思。

“你别激动!我先扶你回去。”江心语看他似乎随时都会吐血的样子,着实被吓得不轻,连忙扶着他往回走。

江心语把凤易寒扶回病房,让他躺回到床上,凤易寒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脸色更苍白了。

“我去叫医生过来。”

江心语刚要走,手腕便被他抓住,他慢慢的睁开眼睛,说道,“别去,你坐在这,我就没事了。”

“啊?”江心语有些傻眼,但还是听话的坐了下来。

凤易寒再次闭上了眼睛,大手抓住她的小手没再放开,江心语见状连忙把凳子往前挪了挪,一只手被他握着,另一只手托着下巴看着他。

两个小时后,霍西扬和尹君天又来了,不过二人的动作都很轻,江心语看着二人的眼神和动作,看的出他们两个是真的很在乎凤易寒。

凤易寒这次伤的重,中午吃了药后一直在等着江心语,谁知道她这么久也没回来,他忍着痛去隔壁病房找她,被告知她早就离开了,这么折腾下来,他早就累了,现在睡着了。

护士拿了液来给他输,扎针的时候他都没醒,江心语就一直守着他,直到液体输完。

凤易寒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这一觉他睡得格外的好,就连力气都回来了几分,江心语见他醒了,连忙站起身问道,“你醒了,要不要喝点水。”

凤易寒沉默的看着她一直不说话,江心语以为他哪里不舒服,有些着急的问,“是不是哪里又痛了?要不要叫医生过来?”

“扶我起来。”凤易寒这才慢慢的松开了握着她的手吩咐。

江心语连忙伸手搂住他,替他垫好了被子上,让他靠了起来,她转身又替他倒了一杯水,送到他的唇边,“你先喝点水,睡了这么久,一定渴了。”

凤易寒没反对,张开嘴,一小口一小口的喝了一杯水,江心语很有耐心,直到他把水喝光,才问道,“要不要再喝点?”

凤易寒摇了摇头,江心语把水杯放下,犹豫了一下,才问道,“你要去洗手间吗?”

凤易寒看着她羞涩的样子,微微的勾了勾唇,点了点头,江心语掀开他的被子,像早上那样,先放下他的腿,替他穿上了拖鞋,这才扶着他走进了洗手间。

等他解决完,江心语替他提上裤子,她扶着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凤易寒突然把她压在了墙上,江心语被吓了一跳,紧张抬起头看着他,“少爷,你干什么?”

“你说呢?”凤易寒的大手直接钻进了她的衣服内。

江心语下意识的想要推开他,又想起上午推他,就差点让他吐血,手又缩了回来,难道男人都是这样的吗?什么时候都忘不了这事!

“少爷,你还受着伤呢,不能做激烈运动。”江心语是真的很担心他的伤势。

“伤者也有需求,我不动,你来动!”凤易寒紧紧的压着她,呼吸变得急促,热气喷洒在她的脸上,让她的脸更红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