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静好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岁月静好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凤易寒也刚洗了澡,穿着浴袍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电脑屏幕,听到开门声,他看了过去,一个小脑袋从门缝中探了出来,她的头发湿辘辘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潮气,一双漆黑的大眼睛中像是有雾气缭绕着。

“过来。”凤易寒对着她伸了出手掌,江心语连忙从门后面走了出来,身上穿着粉色的浴袍,看起来可爱极了。

江心语走到他身旁,把手交到他的手上,他的大手握住她的小手,向怀里一带,她便被他抱在了腿上。

温热的大手轻轻的抚上她的小腹,问道,“还疼吗?”

江心语立刻摇了摇头,“不疼了,谢谢你救了我。”

“我还以为你并不在乎。”凤易寒深深的凝视着她,语气中带着些许的自嘲。

江心语不太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不解的看着他,凤易寒也看着她,没再多说什么,而是命令她,“把嘴巴张开。”

江心语立刻张开了嘴巴,凤易寒看了看她的舌头,上面的伤还没完全好利落,只是这样就能看到伤口,他的胸口没来由的疼了一下。

“回房间等着我。”凤易寒扶着她让她站到地上,自己也站起了身。

江心语看了他一眼,听话的回到了卧室,五分钟后,凤易寒从卧室的正门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一个枚红色的电吹风。

江心语连忙站起身看着他,又看着他手上的电吹风,凤易寒走到她身边,按着她的肩膀坐了下来,找了电源把吹风机插上电。

江心语狐疑的看着他,脑袋有些发懵,就那些呆呆傻傻的看着他打开了吹风机,见她蠢萌可笑的样子,凤易寒命令,“转过去坐好。”

“啊?哦。”江心语连忙坐正身体,身后的吹风机已经响了起来,她想回头看又不敢,就这样僵硬的坐着。

江心语不敢相信,这位大少爷竟然是……想给她吹头发。

凤易寒虽然动作有些笨拙,但他刚刚已经问好了给女孩吹头的注意事项,开始的时候弄疼了她几下,很快便找到了窍门,慢慢的将她的长发一点一点的吹干。

江心语的头发如海藻般浓密,发质特别的好,柔软顺滑,缠在他的指尖,那沁凉的感觉让他心痒,脸上的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嘴角忍不住微微扬起。

岁月静好!

他的脑海中突然就出现了这四个字。

凤易寒自问并不是一个风花雪月的男人,可是这一刻他的脑海中却不停的出现那些美妙的诗词。

替她把头发吹好,他这才将吹风机收了起来,江心语一直没敢动,脖子僵硬的厉害,感觉身后人的离开,她才偷偷的回头看了一眼。

手轻轻的摸上自己的已经干透的发丝,心底竟然升起一股异样的情愫出来。

除了哥哥,他是第一次替自己吹头发的男人。

门口突然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江心语的心脏骤然收缩,她有些不安的看向浴室,凤易寒从里面走出来,看着她的表情微微的拧了眉,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不用问也知道是谁,在凤家,除了凤唯安这位大小姐,还真没第二个人。

“大哥!”凤唯安一声大哥叫的千回百转,柔情似水,让凤易寒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凤唯安一旦用这个语调叫他,就一定在算计着什么事。

“我听夏蓝姐姐说,你让她和这个女人比赛啊,现在是一比一平,还有最后一场,比什么啊?”凤唯安眨了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

“我还没想好。”凤易寒淡淡的说完,准备关门。

凤唯安立刻伸手推住房门,说道,“那不公平,凭什么这个女人就是在你房间里,夏蓝姐姐就在楼下客厅,她还扭了脚。”

“游戏规则是我制定的,我的话就是公平。”凤易寒又要关门。

“大哥,你还说我不讲道理,你这难道就不是胡搅蛮缠!”凤唯安干脆抱住门框,就是不让他关门。

“那你想怎么样?”凤易寒有些不耐烦的问。

“她也不能待在你房间,让她下去。”凤唯安指着坐在床上的江心语。

“行,我一会儿就让她下去。”凤易寒直接将她推了出去,“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江心语紧张的站起身看着他,凤易寒回过身走到她的面前,伸手去解她浴袍的带子

江心语的心一抖,一丝红晕爬上脸颊,抿了抿唇没敢动,任由他把自己身上的浴袍脱了下去。

凤易寒凝视了她一会儿,江心语心跳忍不住加速,就在她快要受不了的时候,他拿起了床上的衣服替她穿了起来。

江心语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凤易寒看着她的样子,眉头却是一拧,脱口问道,“怎么?很不想我碰你?”

江心语被他问得愣住了,脸腾的一下更红了,猛的摇了摇头,觉得不对,又点头。

“到底是想还是不想?”凤易寒紧紧的盯着她问,眼神极具压迫性。

江心语咬了咬唇沉默着,就在凤易寒等的不耐烦的时候,她才怯怯的抬起头,指了指自己的额头,说道,“我现在很丑。”

她的额头伤还没完全好,虽然已经拆了纱布,但依然一片青紫,还有血痕,她的皮肤又很白,看上去触目惊心。

凤易寒看了看她的额头,眉头皱得更紧,说道,“下去吃饭吧。”

“我可不可以不下去。”江心语弱弱的问。

“不可以。”凤易寒去衣帽间换好了衣服走了出来,看了她一眼,江心语自动跟在他的身后,和他一起下楼了。

餐厅内。

凤唯安和夏蓝早就坐好了,凤易寒和江心语走进来,立刻有佣人替凤易寒拉开了专属于他的椅子。

凤易寒只淡淡的看了一眼那个座位,便直接坐在了餐桌的另一头,李嫂见状立刻小跑过来替江心语拉开了凤易寒右手边的椅子。

江心语看了一眼凤易寒,坐了下来,这下凤唯安傻眼了,她还想看江心语出丑呢。

江心语舌头疼,根本吃不下什么东西,李嫂体贴的给她盛了鸡汤,说道,“凉一下再喝,有点烫呢。”

江心语对着她笑了笑说了声谢谢。

“李嫂,我也要喝鸡汤。”凤唯安立刻出声,瞪着李嫂。

“好,我就去给二小姐盛。”李嫂连忙转身要进厨房。

“不,我就要这碗。”凤唯安扬起下巴,指着江心语面前的碗。

“这……”李嫂有些为难。

“快点给我端过来。”凤唯安气愤的嚷嚷。

“李嫂,给二小姐端过去吧。”江心语微笑着看着李嫂说道。

李嫂只能把这碗先端给了凤唯安,放下后准备再去给江心语盛一碗,凤唯安直接说道,“今晚的鸡汤我包了!”

李嫂的脚步顿住,知道二小姐是在故意找茬,却也没办法,在这里,只有凤易寒能管得了这丫头。

“把鸡汤全都给她端上来,你今天必须给我全部喝完,一口都不许剩,否则……”凤易寒也不生气,语气虽平淡却是压迫感十足。

“喝就喝,谁怕谁啊,反正你就是想各种办法虐待我,我看我们根本不是亲生的。”凤唯安愤怒的瞪向一旁的江心语。

江心语感受着她毒辣的视线,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辜,为什么什么事都能让她恨上自己?

凤易寒知道江心语舌头上的伤还没完全好,吃东西费尽些,但还是替她夹了一些菜,说道,“多少吃点,慢慢来。”

“哦。”江心语应了一声,夹了一块青菜放到嘴里慢慢的嚼了咽下,今天的感觉比昨天好多了,最起码吃起东西来没有想象中的困难。

夏蓝一直沉默的吃着东西,也不多话,给人感觉乖巧懂事。

江心语吃的比较慢,所以吃这顿饭几乎用了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凤唯安也赌气的把汤部喝光,喝完后就开始去洗手间。

“凤总,不知道这第三局比什么?”夏蓝终于沉不住气问。

凤易寒看了她一眼,悠悠的说道,“急什么,我还没想好呢。”

夏蓝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她知道自己该像江心语一样沉默的,可是她坚持不住了,因为她能明显感觉到,凤易寒是偏向江心语的。

她又忍不住看了一眼江心语,真搞不懂这个女孩到底哪里吸引人了,身材干瘪,长得还算漂亮,但额头上伤得那么重,严重的影响了整张脸美观,凤易寒难道不怕影响欲望吗?

夏蓝心里绯腹,脸上却是一如即往的甜美动人,笑容也是恰到好处。

“哥,你快点说比什么吧,我都迫不急待的把这个女人赶出去了。”凤唯安回来激动的说道。

江心语看上去很淡定,但她放在腿上的双手却在不断的收紧再收紧,第三局她必须赢。

“八点的时候开始第三项,你先回房间去。”凤易寒对着江心语吩咐。

“哦。”江心语应了一声,站起身就要离开,凤唯安见状立刻跑过来拦住了她的路,说道,“这样不公平,她哪都不能去,夏蓝姐姐在哪,她就要在哪!不然谁知道你们会不会作弊!”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