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援兵天降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穿越而来的曙光第一百八十三章 援兵天降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秦舞扬在之前总觉得这些髡贼不过是掌握了火器的秘诀,仰仗的不过是火器犀利,近战的时候也让他的确感受到了髡贼的拳脚稀疏。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这群髡贼竟然能够搞出这么个东西来,一个如同大户人家的园子一般大小的巨大怪物此刻正悬浮在空中。要说髡贼玩火器厉害他还能理解,无非是奇技淫巧罢了,可是现在一个在天上飞的天宫,这让他如何能够理解?细细看去那天宫下方还有小的窗口,正有人在窗口探头探脑往外看,看他们头上的帽子身上的衣服,和此刻正在往山上逃跑的髡贼穿得一般无二,因此他能够断定这东西必然是髡贼搞出来的新玩意。

正当这群俘虏都在发愣之际,飞艇上的人也是不知所措。飞艇是个新玩意,虽然说现在装备了部队而且也有武器安装在上面,但是飞艇上的武器却是绝大多数归化民士兵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别看他们此刻一个个都站在各自的战位进行战斗准备,但是每个人心里都没啥底,尤其是现在又在这么高的地方,他们虽然没有近视眼,但是却是有恐高反应的,所以发射武器的时候往往都是不怎么敢瞄准的。

“连发弩发射!”枪炮长大声吼着命令,连发床弩旁的观瞄手迅速把弩的准星对准那群还在发呆的敌人,接着大声喊道,“瞄准完毕,可以发射!”

现在飞艇到敌人的距离还不到一百米,床弩的发射小组成员们兴奋地开始摇动起手柄来,随着“砰砰砰”的响声,弩弦快速地被牵引、弹开然后再牵引再弹开。箭矢匣子里的箭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地减少,一枚枚箭矢带着风声从床弩的发射轨道里飞了出去,对着不远处的敌人连连射去。

不过射击的效果让人大跌眼镜,床弩的体积大,瞄准动作繁琐,最大的问题是加工床弩发射轨的机器有问题,因此即便是箭矢的箭杆是标准化的,射出去的箭矢依旧是犹如天女散花一般。一大堆箭矢哗啦啦地射过去,落在地上的时候犹如刚刚收割过的稻田一般,密密麻麻的箭杆戳在泥地上。

当然,在这样漫天箭雨面前,这群俘虏根本就没地方可以躲闪,只能在地上乱跑乱跳,或者徒劳地用手中的武器挥舞得呼呼乱响用以格挡罢了。秦舞扬连忙捡起地上掉落的一支长枪,连连挥舞,打落了好几支会要击中他的箭矢。不过这些箭矢力道非常大,让他打得双臂发麻,气喘如牛,也不过只是打偏了其飞行的路线而已。尽管如此,还是有一支没有注意到的箭矢不知道从哪里飞来,随着噗嗤一声,直直插到了他右侧的大腿上,力道之大直接扎穿了他的左大腿。随着腿失去了力量,他不由得扑通一下摔倒在地,手中的长枪也脱手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他悲愤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天上悬浮着的天宫已经停止了射击,但是能够看得到那些人在天宫之中忙碌,用脚都能想到肯定是在为下一次攻击做准备。他身边已经躺着两三个番子了,这几个番子此刻都一动不动,身上到处都扎满了箭矢,鲜血还在汩汩直流。旁边的地上、不远处的树上到处都是能够看到的箭杆,如同刺猬的背刺一般密密麻麻让秦舞扬觉得全身冰凉——这样犀利的武器未免也太可怕了,如若能够夺得在手献于朝廷,让工部加以仿制,架在城头上,纵使敌人有千军万马,也是有如土鸡瓦狗一般死无葬身之地啊!

不过现在已经不是感叹的时候了,他挣扎着站起身来,却发现箭杆戳在自己的上衣衣角,把伤口拉开了一些,疼得他龇牙咧嘴的。秦舞扬连忙用力把自己腿上的箭杆用手折断,强忍住疼痛站起来,对着山边的方向跑去。

阳牧秦此刻也终于舒了一口气,刚才赤手空拳被这几个武林高手尾随追击,他已经觉得自己就要死了。还好这时候飞艇恰到好处地赶到了,一阵乱箭如五月雨一般射来,将身后的这些武林高手射得呜呼哀哉。他现在看到刚才大发神威的那些俘虏此刻大多已经中箭,尤其是之前被绑在地上的俘虏,因为没有人去给他们松绑,此刻更是连躲闪的能力都没有,纷纷被射得满身都是箭杆。而那些追击自己的俘虏,大多已经被射伤,尤其是有一人被直接射穿颈部大动脉,鲜血喷溅三尺有余,血雨被凛冽的山风一吹,把周边三米直径的区域都给染红了。现在原本在追击的番子们此刻全然没有了斗志,死的自然没人去理,就连受伤不能动弹的也没人肯顾,直接就被丢在原地任其自生自灭,没受伤的拖着伤到了腿脚行动不太方便的人正在往各个方向乱跑。

“嗖”的一声,一直粗壮的箭矢从飞艇尾部的蝎子弩飞出,直直扎向两三个正在疯狂逃窜的俘虏,首先扎穿了末尾的人,箭矢借着巨大的力道带着尸体又扎穿了扶着伤员的俘虏,将他的手牢牢地钉在前面那人的背上,将三个人串成了一个血葫芦一般。此刻前后两个人都已经被射死,而被钉住手臂的人却没死,伤口的剧痛让他惨叫着,徒劳的试图用脚把尸体上的箭杆移除。但是这足有婴儿手臂粗的箭杆他又如何能够弄断?

飞艇开始缓缓降低高度,从货舱位置垂下来两根绳子,只见两个特侦队员抓住绳子在腰间的滑降锁上绕了两圈,然后身体平直地滑落了下来,在接近地面的时候,他们解开保险锁,跳到了冰冷而湿滑的草地上。他们两人手中端着缩小版的诸葛弩,向着正在逃跑的俘虏追了过去。而上面货舱口又有两个特侦队员开始滑降,飞艇上的弩机已经停止发射——下面根本就没有几个活着的敌人了,完全没有必要浪费箭矢,发射口只有观瞄手端着望远镜在扫视着山脊上的情况。

随着一个小队的特侦队员降落到地面,接着降落的是六七个海军的士兵。这让阳牧秦不由得目瞪口呆,在他理解能力里,飞艇是在天上飞的,怎么会有海军士兵在上面?这些士兵落地后就抓住抛下来的牵引绳,开始用力拉扯着导向停泊位,并且还有一名士官在靠近地面的时候也顺着绳子滑降下来,开始指挥怎么进行降落。

飞艇用了半个小时才完全停靠住,士兵们用铁锚固定住了飞艇的姿态,然后将其缓缓拉向山顶,接着放下货舱的舱门,让其和地面连接起来,可以让人员直接登艇。

这时候北上支队的人基本上都已经受伤了,只有寥寥几人能动弹而已,搬运物资已经不可能了,不过好在他们也有预案,还是在建设山下营地的时候就特地在山上挖了一个巨大的洞穴。此刻撤退的时候许多东西已经无法带走,这就包括好几台斯特林发动机、不少的食品物资这些,如果带回东方港的话要占用太多的吨位,飞艇的承载力有限,因此只好用防水布包裹起来,直接放进洞穴里,然后用土将其填埋。

无线电不能留在这里,毕竟这东西里面有的零件生产太过于繁琐,因此还是不得不带走,随着带走的还有特侦队配属的卡宾枪和轻机枪,手枪自然也是要带走的,但是在清点的时候发现有好几支手枪已经丢失。毕竟刚才这样的暴乱实在太过突然,战斗中遗失根本就无法避免,阳牧秦和刘业强细细商量一番,觉得追回是绝对没可能的,因此也只能等回去后再向执委会汇报好了。当然,一同带走的还有最重要的东西,一整套数码相机以及充电电池与充电套装,这原本打算用于拍摄北京大爆炸遗迹的数码相机存储卡里此刻存满了河南多县灾情,绝对是重要资料。

飞艇上下来了好几个军医学兵,他们一一对受伤的人员进行了检查,用携带来的酒精和棉签对伤员的伤口进行了清理。

“哎呦!好痛!”阳牧秦趴在担架上,裤子给拉到了大腿根上,屁股上的伤口正在被一个学兵用镊子夹着脱脂棉用酒精仔细进行清洗。不过这原本就是刀伤的伤口在酒精的刺激下让他疼得爽的不行,让他眼泪水都快要憋不住了。旁边的林月如微微笑着,她还从没见阳牧秦这么丢人过,刚才丈夫在那么多敌人面前沉着应战,还把自己从那么多敌人的包围中救了出来,让她感动不已。不过其他的士兵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很多人被伤到了要害,在检查的这段时间里就已经死了三四个。

“喵的!这算怎么回事?”蓝草不由得狠狠怒骂道,他已经没办法不愤怒了,一开始叶玉的“问题”他就没检查出来,这让他对自己的读心术开始有些怀疑起来,可是现在这种大规模的暴乱他也没能发觉出来。甚至于刚才下面战斗激烈到那么白热化的程度,他竟然全无察觉,只是在山顶上协助刘业强安排一些撤离的线路设定,一直到林月如慌乱地跑上来这才知道情况已经发展得如此严重。等得他带着弓箭跑下去的时候,却又已经结束了战斗,让他这个原本可以发挥巨大作用的主力全然没能发挥出战斗效果来。

“没事了,没事了,”刘业强走到他身边,在他肩上轻轻拍了拍,“现在还好了,元老并没有重伤的,刚才的战斗虽然激烈,但是却解决了一个我一直想要做却又不能做的事情。”

“什么事情?”蓝草话音未落,又自言自语起来,“的确,把这些俘虏都杀掉的确不容易,如果开始下达这样的命令,那么以后屠杀俘虏肯定也会成为元老院的惯例,这样一来中国人的好名声就没了。不过这样一群俘虏不杀的话的确又没什么用,都是些太监,元老院也好执委会也好都不需要太监来服侍,而且这帮子阉人又心理阴暗,谁知道把他们送回东方港后会不会在东方港干出什么事情。”

“是啊是啊!”刘业强有点尴尬地笑了笑,在蓝草面前除非是大脑没动作,什么都不想,只有保持一片空白才能不让他了解自己脑袋里想些什么东西。蓝草也不由得尴尬地笑了笑,“是啊,我也不想的,只是这些信息会自然而然地涌入我的脑袋,我想不听都不行。”

“你这样的本事挺有用的,尤其是进行审讯的时候,你们族人都有这个本事吗?”刘业强好奇地问道,蓝草摇了摇头,“不是的,我妹妹有这个本领,这本事是跟着母亲走的,母亲有什么能力,生的孩子就有这样的能力。对了,这次回去我出了净化营后就会回部落一次,尽量招募一些有用的精灵过来帮你们。”

“别啊!”刘业强连忙说道,“要就全族都搬过来,尤其是你们的寿命长,能够把我们的知识传承下去,不然的话我们这些人类活个最多一百年就挂了,知识要是在传播中出点纰漏,没准就断代了,到时候折腾个几下,就又回归原始社会了。”

“哦?”蓝草再次尴尬地笑了笑,“照你这么说,活得长也是一种特殊技能了?”

“那当然,”刘业强拍了拍蓝草的肩膀,“要不怎么有首歌叫做向天再借五百年呢?就好像一个国家元首,好不容易把国家建设起来了,却很快就要死了,连自己的建设成果都享受不到,这不是挺惨的么?好了,不说了,伤员已经全部被运上飞艇了,该咱们上了。”

“我说这东西是怎么飞起来的?难道真的是靠那个什么气飞起来的?这么大少说也有几万斤吧?气怎么可能把它吹起来?”蓝草抬头看到飞艇,喋喋不休地追问道,让刘业强有些对付不过来。稍微思索了下,刘业强耸了耸肩道,“没关系,这事情来日方长,我会给你一一讲解的,我们还是先上飞艇吧。”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穿越而来的曙光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穿越而来的曙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越而来的曙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而来的曙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