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区爵兴当筵俨行军令 凌祈伯临阵却用火攻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九命奇冤第十六回 区爵兴当筵俨行军令 凌祈伯临阵却用火攻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大凡内地村镇地方,所有人家,都是祖居的,地方又小,又没有往来客商,朝夕见面的,无非是这几个人。所以,一村之中,无论富贵贫贱,彼此多是认得的。谭村亦复如是。所以张凤也是认得粱天来的。谭村村中之人,也没有一个不知道这个张凤。



    闲话少提。且说张凤在窗外听了那一番言语,知道天来今夜有难,急急要去报告,也顾不得身上有病,一口气奔到天来门前,举起手来,把门打得震天响。祈富不知何故,吃了一惊。连忙开出门来,看见是个张凤,骂道:“呸!你这个没嘴脸的,只怕要作死了,讨饭也好好的讨呀!”张凤道:“我不作死,只怕你家有人要作死呢!”祈富大怒道:“张凤!你今天可是发了痴了!怎么登门咒起人来?”张凤道:“你且不要动气,我要求见你家官人呢!”祈富道:“我家官人太没事了,要见你呢!”说着把他一推,便要关门。张凤就大喊起来道:“你这不识好歹的奴才!你家官人可是当今皇帝,连见也不得的……”一阵乱闹,里面惊动了养福,出来喝道:“是甚么人在这里混闹?”张凤道:“我是特来送要紧信的,叵耐你家祈富这厮,不同我通报!”



    养福道:“你送甚么信来?”张凤道:“我送凌贵兴的信来!”



    养福听得“凌贵兴”三个字,心中吃了一惊道:“是凌贵兴叫你送来得么?”张凤道:“我又不是他家奴才,他好使得我动!是我听了一个信息,特来通报的!”养福道:“是甚么信息?你给我说了,可不是一样?”张风道:“这是个性命交关的要紧信,不见了你们大官人,是不说的。”养福听了,心中诧异,只得喝住祈富,不要同他厮闹,自己却到里面告知天来。凌氏道:“不消说,这又是贵兴那厮,叫他来胡闹的。”天来道:“且待孩儿出去看来。”



    说着,走了出来,便问张风何事。张凤道:“官人,可借一步说话?



    天来便让他到门里来。张凤便把自己如何讨饭,如何发病,如何睡到窗下,如何听见密话,一一说知。天来道:“多承你关切,我这里提防着就是了!”在身边摸出一块银子,约有一两多重,递给张凤道:“这个请你买碗酒吃呢。”张凤千恩万谢的去了。



    天来回到后堂,告知凌氏。凌氏道:“这个宁可信其有,不可不提防他!”君来道:“这是张凤穷极了,想出这些谣言来骗赏钱的,贵兴就是凶恶到十二分,这个升平世界,怎么就好杀人,难道没有王法么?”



    大家正在半疑半信,议论这件事,忽见祈富进来说道:“张凤那厮,又来闹了,赶也不去,还说要见官人。”天来听说,出来看时,张凤道:“官人!我想起一件事来了。方才我来报信,多谢官人赏我一块银子,我本来万千之喜。我走到半路上,想起我是个叫化的人,今日无端来送这个信,官人赏了我银子,我若是受了,官人们一定要疑心我造作谣言,来讨赏钱的,一定不做准备;到了晚上,依然要遭他们毒手;岂不是我白白送了这个信,劳而无功,而且还要被人疑为我设法骗钱么?因此特将原银送回,务求官人速速躲避!”说罢递过原银。天来大惊道:“这么说,你的话是千真万真的了?”张凤道:“是么,我就知道受了这块银子,人家就要疑心我棍骗,不信我话的了。此刻可真了,官人作速躲避了吧!”天来道:“既如此,我这个还谢得你少呢!你先拿去吧,明天再重重谢你!”张凤道:“这块银子,我今天是抵死不能受的,不要我为了这块银子,误了官人的性命。等官人躲过了今天,明天谢我,再多点我也肯受。”说着依旧把银子递过来,天来哪里肯接?张凤掼在地下,翻身就走。回头说:“官人千万保重!速速设法!我但望你明天平安无事!”



    说着,扬长的去了。



    天来拾了银子,回了进来,告知凌氏。大家这才慌了,没了主意。凌氏便道:“我的儿,你父子兄弟三个,赶紧走吧!好歹躲了这一夜再说。”天来道:“这个如何使得?不如另行设法。”



    天来道:“不如同母亲同到省城去吧。”凌氏道:“此时已经将近黄昏,还有甚法可设?我又何必同你们到省城去,终不成贵兴敢来杀我!并且据张凤说,有甚么‘逢男便杀,遇女休伤’的话,我们妇女,又宽一着。你们三个赶紧走吧!你们兄弟要不放心时,可留下祈富在外面探听一切就是了,快点走吧!”刘氏道:“不如等到黄昏将黑的时候走吧。此刻出去,恐怕被他们遇见,又不妥当了。”众人心中七上八下,慌做一堆,只是没有个主意。看看天晚,将近掌灯时分,凌氏再三催促,天来父子兄弟无法,只得含泪拜别,叫船往省城逃生去了。



    这里凌贵兴是从十二开坛那一天起,便眼巴巴的盼到十八,要去行事。到了这天,从早晨起,直到黄昏,终日摩拳擦掌,准备杀人。申牌时分,聚众吃酒,区爵兴就当席发号施令起来。先叫喜来听令道:“往常吃酒,都是你执席招呼,今日可免了你这差使,唤两个小厮来伺候。你可去邀了当段地保李义来,只说今夜我们这里放焰口,恐怕来看的人多,拥挤闹事。请他来弹压。



    约得他来了,却让他到门房里吃酒。这李义是见了酒不要命的,你可灌他一个烂醉,你自己却不可吃醉了,我另有用你的去处。”



    喜来领命而去。爵兴又叫润保、润枝听令道:“这东路上是千总衙门的来路,你二人可扮作家人模样,带了大爷片子,伏在那里。如果黄千总听见声息出来巡查时,你二人就拦住,拿片子给他看,说是‘这里因为放焰口,看的人多,在那里拥挤着打架,此刻已经劝开了。家爷恐怕劳了千总爷的驾,叫小的们赶来挡驾的。”润保、润枝领命。爵兴又叫其誉、海顺、柳郁、柳权四个听令道:“我已经备下了鞭炮十多箩,你们各领两箩,在门外醮棚的前后左右,不住的烧放,不准有片刻停声。烧不够时,再进来领取。”柳权道:“放焰口向来没有放鞭炮的,岂不被人疑心?”爵兴道:“有人问时,你们只说我们家因为去年连伤了两个女口,阴气太盛,所以今夜借着这鞭炮,要轰开那些阴气就是了。”四人领命。爵兴又叫宗孟、宗季、宗孝、宗和听令道:“你四人各拿闷香一束,初更以后,便分投去梁家的四面街上,把所有更棚的更夫,街栅夫,一齐闷倒,各人就在四路巡查。倘然遇了官兵,就飞报前去,不得有误!”又叫凌美闲听令道:“你带领越文、越武、越顺、越和、简当、叶盛,一共七人,做先锋先去攻开大门,到粱家门首时,先放一响炮,我这里发第二队人马。”又叫林大有听令道:“你带领周赞先、黎阿二、李阿添、尤阿美、熊阿七、甘阿定,一共六人,作第二队,只听得前面炮响一声,即刻动身。到那里时,也放一响炮,我这里发第三队人马。你们两队人马,和果遇见天来兄弟时,失捉住了,等大爷亲来验明再杀。”叫勒先、蔡顺两个听令道:“这里北路,便是巡检司衙门的来路,你两个也扮做家人模样,伏在那里左近,倘遇见衙门差役来时,就分一个,引了来,送到门房,交喜来管待吃酒。却仍要回原处伺候。如果李巡检亲自出来,却飞报与我。”二人领命。爵兴又拿出一枝流星火,交给润保、润枝道:“你两人,倘然挡不住黄千总,即刻转到暗处,把流星火放起,我这里如果挡不住李巡检,也放起流星火来。你们留心,但见东路流星火起、即刻退回,见北面流星火起,便先四下里散开,慢慢回来。”众人一齐领命。



    宗孔道:“老表台!我侄老爹办事,着着差我先行,没有一回落后,今天怎么没有我的事了?”爵兴只做不听见,对贵兴道:“贤侄可自己做第三队,不必多带人,却要坐着轿子,叫令叔宗孔保护前去,只要验明是天来兄弟正身,杀了就回来。我这里叫人预备庆功筵席。”贵兴道:“表叔真是调度有方,可惜未曾做得军师!”爵兴道:“好歹今夜也做一遭儿玩玩吧!”说罢大笑。



    当下酒饭已毕,等到初更将尽,这里便陆续起身。各人临行,爵兴一一嘱咐:“切记回来时,各人都由后门进来,不可有误!”看看一队队的都去了,又远远的听到第二声炮响。贵兴就上了轿,宗孔扶着轿杠去了。爵兴却暗暗笑道:“好歹叫你做一次奴才去。”



    这里外面打劫的情形,开书第一回,已经说过,今不再提。



    且说祈富是夜听得强徒来攻打大门,便连忙到里面道:“强盗真个来了!你们快些关好二门,躲到石室里,我往外面看动静去了。”仆妇程氏听得,忙将二门关上,下了锁,凌氏带了合家人口,躲到石室里面,关起石门,上了铁拴,众人慌做一团。凌氏战兢兢的,只是念佛。后来听听已经打破了二门,刘氏到楼上,在小小窗户往外一望,只见红光满地,吓的连跌带滚,走了下来道:“婆婆!不好了!他们还放火呢!”众人听了,只吓得三十二个牙齿,登时打斗起来。不多一会,鼻子里忽然闻着一股桐油烟臭,慢慢的那烟就多起来,熏得众人咳呛不绝,要躲到楼上去,谁知楼上的烟更觉厉害,只得重新下来,一个个慢慢的气也喘不出了,眼泪鼻涕,出个不住。这座石室,本来是预备收藏紧要物件的,不甚宽敞,不一会,只见满室皆烟,把两盏油灯,罩得惨淡无色,暗晦无光。又过得一会,虽然还隐约看见那两个火影儿,却早是黑漆漆的对面看不见人影的了。凌氏气也喘不过来,那眼泪扑簌簌的流个不住,捞起衣襟掩住了口鼻。听一听各人都寂无声息,只还听得一个人在角子上喘气,欲待叫时,却是用尽平生之力,也叫不出了。欲待看时,莫说那眼睛张不开,就算勉强张开了,在这黑烟里面,如何看得见?没办法,只好暗中摸索,要过去看,不料踢了一件东西,绊了一跤。伏在那东西上面,用手摸时,却是一个人,摸在那人的大腿上,觉得已经冷了。要待挣扎起来时,却只挣扎不起,只得伏在那里。



    不知凌氏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九命奇冤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九命奇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九命奇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九命奇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