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堂前设恶誓大有劫盟 窗外听私言张凤报信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九命奇冤第十五回 堂前设恶誓大有劫盟 窗外听私言张凤报信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却说区爵兴接了五百两的票子,便说道:“有一个千妥万当的法子。”贵兴大喜,忙问何法。爵兴道:“这个法子,只要贤侄多破费一头牛、一腔羊、一口猪,以后便万事皆妥,不知贤侄肯么?”贵兴道:“这是小事,有何不肯!“爵兴道:“这才是个妙法呢!”贵兴道:“请教到底是甚么法子?”爵兴抬着头,仰着面,徐徐的说道:“妙啊!千古笼络英雄,也不外此法!”



    贵兴再欲问时,爵兴又道:“刘备结识关、张,宋江结识多少好汉,总也脱不出这个范围!”贵兴道:“好表叔!你不要呕我了,快点告诉了我吧!”爵兴道:“这班人目无王法,只除了菩萨可以伏住他。我们只须如此如此,……却还少一个做硬的人!”



    贵兴大喜道:“就是家叔宗孔好么?”爵兴道:“这个人只会胁肩谄笑,不能干大事的。不是我离间你们叔侄的话,你看他近来这几年,跟了贤侄,一味的骗吃骗甩,何尝同你办过什么事来?



    还是另外想一个人吧。”贵兴道:“林大有虽系初交,我见他很有胆识,不如就烦了他。”爵兴沉吟道:“也罢!旦等席散了,再同他商量。”



    当下两人计议已定,便出来入席。饮过两巡,爵兴站起来,吃干了一杯酒,对众人说道:“今日祈伯贤侄,要同众位商量大事,一切都托我主持。我此刻当众一言,诸位静听!”当下众人果然一律肃静。爵兴又对贵兴道:“贤侄可叫喜来,督率家人,把各处闲房,都打扫起来应用,限明日便要齐备,”又对众人说道:“省城新到几位,自然今后就住在此处,其余各位,也务请从明天起,到这里居住。还请众位今日出去,各人回家,对一切妻子人等,只说明日有事往省城。或说到佛山,或说到陈村,千万不可说是到这里来,限明日午时取齐,我亦在此等候,到时另有说话商量,不可有误!”众人一齐站起来答应了。



    爵兴又对宗孔道:“有一件事,要烦老表台,明日一早,到省城走一趟。”宗孔道:“可是要我去叫天来兄弟回来就死?”



    爵兴笑道:“不是这个。明日晚上要用一只羊,这里没有买处,烦你明天一早到省城去买,即日赶了回来听用。”宗孔听得叫他去买羊,从中又好落几钱银子,如何不答应?爵兴说罢,众人重新归坐,饮至黄昏,方才散去。爵兴就留在书房,同林大有、周赞先……等人谈天,只见林大有果然精悍,是一条好汉,因拉他在一旁,同他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遍。林大有连连答应。



    一宿无话。到了次日,晌午时分,众人陆续到齐,下午宗孔也买了羊回来,贵兴自去叫人安排一切。是夜依然是呼啸同饮,直至二更方散。撤了残桌,众人分别坐下。爵兴便高声对众人说道:“今日祈伯请众位帮忙,报仇雪恨,不知众位可肯戮力同心?”众人同声应道:“自然是同心合力的!”爵兴道:“既是同心合力,我把今日这个办法,且当众言明,此刻已聚集了二十多人,我们就这几天里头,前去梁家打劫,进得门时,不必劫取财帛,只要各位牢牢的记着八个字,回来自当照议酬谢。这八个字是:‘逢男便杀,遇女休伤。’”众人又齐声说道:“当得照办!”爵兴又道:“只是一层可怕,倘事后被他告发,当起官来,又当怎样?”凌美闲等一众听了,不觉面面相看。爵兴又道:“外面自有祈佰打点一切,自可放心,但是你们当官怎样供呢?”众人又不能对。爵兴道:“林大哥有一个主意在这里,要是当起宫来,只要胡乱供一个假名字,只说那凶手畏罪先逃,等官府起一通缉捕文书,这里就好想法子,打点放你们出来……”



    贵兴接着口说道:“但凡到宫府受过刑的,我都一一记着,酌量酬送止痛银钱。”爵兴道:“众位都情愿么?”众人都答道:“情愿!”爵兴道:“都情愿了!是最好了!但是认真到起官来,供的凶手名字,你供的是‘张三’,他供的是‘李四’,那又不对了,到了临时,我再拟定一个名字,告诉你们,你们便牢牢记着,个个供的都是一样,不由他官府不信。今日却还有一句话,众位既然都是同心同意的,可肯就今夜设一个誓么?”林大有上前一步,手拍胸膛道:“这个正合我意!”爵兴喝一声“好!”



    贵兴忙叫抬过三牲来,登时七手八脚,搬了三张桌子到天井里,摆上了牛羊猪三牲,又排起香案,点上明晃晃的一对大蜡烛,焚上了香。此时区爵兴已把上头的话;略略加上点女藻,写成一张誓词,誓词后面,又把各人的姓名,一一列上。当下贵兴先到香案前叩过头,爵兴宗孔等一班人,都依次叩拜过。爵兴便取出誓词,当众宣读。读完,又按着名字叫起来,叫一个,就有一个答应,如同点名一般。点过了,贵兴叫抬过誓品来,只见两个打杂,抬了一笼鸡,拿了一把利刀,放在当中桌上。爵兴放下誓词,走过来,左手捉了一只小雄鸡,右手拿了刀,说道:“我先誓了!众位轮着来,不可退缩!”说罢,把刀子高高举起道:“有不依今夜之誓的,死得同这鸡子一般!……”说声未了,挞一声,已把鸡头斩下,顺手把鸡往天井里一掼,只听得扑哧哧的,那没头鸡的翅膀,还在那里乱扑呢。



    爵兴方才把鸡掼了出去,林大有便忽的一跳,跳在当中,大声说道:“今夜有哪个敢不照样设誓的,”说着,就在身边嗖的一声,拔出一把二尺长的尖刀来道:“我就把他一刀!”说着,猛的一下,把刀插在桌子上,震得蹬的一声。他自己便先提了一只鸡,拍的一下,斩了鸡头,说了誓词。众人先看见爵兴的斩鸡说誓,本就有点胆怯,要想退缩。后来见了林大有这等恶狠狠的举动,只得一个个的上前斩过了,爵兴又拿起那张誓词道:“这张誓词,照例是要存起来的,但是这个是一件机密大事,存着这张纸,恐怕失落出去,反为不美,不如当天烧了,把各人姓名,都存在天上。我们更要戮力同心,须知有天地神明鉴察!”说罢,就在烛火上烧了。却也作怪,恰好起了一阵风,把那纸灰飞到半天里去,爵兴故意抬着头,咄咄称奇。众人看得毛骨悚然。



    当下收了祭品,众人从此夜起,就在贵兴家住下。一连过了三天,爵兴只不提起这事。贵兴便问道:“表叔意下,要想几时动手?”爵兴道:“我已算在这里了,天来兄弟,难得同时在家,倘使冒冒失失的去了,不能一鼓而擒,岂不是可惜!今日已是七月初八了,到了十二那天,贤侄可延请僧道,打起醮来,僧道不许进门,可在门外搭起醮棚,连打七昼夜的醮,包你可以成功!”贵兴道:“这又奇了!难道预先超荐他们,恐怕冤魂索命么?”爵兴道:“不是这等说,我另有妙用,贤侄只管预备起来。”贵兴只得叫人去预备了,又问到底几时动手。爵兴道;“只等散醮那夜动手。”贵兴屈指一计道:“十二日开坛,应到十八夜散醮,何以拣了这一夜呢?”爵兴拍手道:“贤侄!你真是和梁家结下莫大冤仇,连这件事也忘了,天来的母亲,不是十九的生日么?平日怎能得他兄弟齐全在家?到了那天,他自然预先回来,同他母亲做寿。莫说他兄弟两个,你就连他儿子养福,也结果了,亦是易事!”贵兴大喜道。“表叔真有鬼神不测之机,此事只凭表叔调拨,我再也不过问了!事成之后,再当重谢。”当下就叫喜来先雇了篷匠,在门外搭起醮棚,延了僧道,修斋建醮,只推说趁着这中元佳节,追荐妻妹。起头两天,只引得村中各男女都来观看,三四天之后,看的人也渐渐少了。



    且说谭村村中,有一个贫苦人,姓张名凤,为人生性憨直,好管人闲事,喜抱不平,因此人人都憎他多事。出来佣工,每每为同事所不容,所以佣工总不能长久,久而久之,人人都当他没有良心,索性不理他,闹得他走头无路,就流落到卑田院中去了。日间在街头叫化,夜来在古庙栖身,倒也逍遥自在,不致再去受那龌龊人的龌龊气。近来有病在身,并叫化也懒得出去,吃一天,不吃也是一天的过去。这几天看见凌贵兴门前,修斋建醮,便去门前乞些斋饭,谁知舍出来的,虽是残茶剩饭,内中却有许多肥鱼大肉。心中暗想,原来他们修斋不吃素的。乐得拿来充饥,一连乞了六天。



    这一天方才乞来吃饱,正要走开,忽然疟疾大发,战抖不已。看见旁边一条夹弄,喜得寂静无人,就捱了进去躺下。忽听得旁边窗户里面,有人说话,一个道:“阿七哥!你今天为甚么吃烟格外吃得多呢?”一个道:“你不知道,我过足了瘾,今夜要去干事呢!”一个道:“你真是不经事!你可知粱天来同个痨病儿一般,他那兄弟君来,也是骨瘦如柴的,莫说杀他两个,就是再多两个,也不禁杀呢!况且我们二十多人,怕杀不了么?



    你这样费心!”一个道:“不是这等说,大爷说过,杀一个,谢一千银子,我想夺头标全捞呢!可惜大爷又说‘逢男便杀,遇女休伤’,不然,我还想多发点财呢!”一个道,“你好狠心呀!”



    一个又道:“不知今夜几时动手?”一个道:“区师爷说二更就去呢。”张凤听了,吓得一身冷汗,连忙带病走了出来,暗想:“这一带的窗口,明明是凌宅的房子,不道贵兴这厮,明里修斋念佛,暗里却去杀人,真是出人意外!”又想道:“我何不赶去通个信给天来,叫他早点躲避了呢?是呀!这正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想罢,拽起叫化棒,提了叫化篮,直奔天来家报信。



    不知天来得信后,怎么设法预备?且听下回分解。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九命奇冤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九命奇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九命奇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九命奇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