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三德号大有定奇谋 裕耕堂爵兴诈酬谢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九命奇冤第十四回 三德号大有定奇谋 裕耕堂爵兴诈酬谢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却说凌贵兴自从打发简叶两人去后,便天天盼望信息,谁知他两个这一去,就同泥牛入海一般。看看望到春尽夏来,端阳又过,只没有个信,宗孔也帮着在那里着急。此时熊阿七、李阿添、甘阿定、尤阿美……等,。却天天在贵兴的裕耕堂内啸聚,还有旧日的一班强人,无非是大酒大肉,亏了这个同贵兴消遣日子,未曾把他盼煞。宗孔却又另外一种心事,日日只盼二人得手,一则自己面子上好看,免得被区爵兴荐来的人夺了头功;二来事成之后,贵兴既谢他二人,少不免要谢我这个荐主;三来又可以在他二人谢钱之内,索个回用;四则等他闹到官司,贵兴要同他上下打点,自己多少经点手,从中又可以落点私肥。这一件事成与不成,与自己财运,大有关系。所以他心中比贵兴更是来的着急,时时在梁家门前窥探,却又没个动静,不胜纳闷。



    这一天正当六月盛夏,贵兴正同众强徒在家赏荷花吃酒,忽见宗孔慌慌张张走了进来,一言不发,拉了贵兴到书房里,悄悄说道:“方才有人从省城来,说看见简叶两个,流落在那里,不知是何缘故,我意欲到省城去打听打听,侄老爹你道好么?”贵兴道:“他两个一去,杳无信息,连面也不得一见,我天天在这里盼望,既然知道他们在省城,说不得我两人同走一遭。”商量停当,等到吃罢了酒,贵兴、宗孔带了喜来,就赶到省城。



    原来此时贵兴却在省城开了一家绸缎号,招牌叫做“三德”,这三德号前面设柜做买卖,后进却设了三间密室,以备聚集商议机密事情的。当下贵兴到三德号住下,便叫宗孔去找寻二人,寻了两日,方才带了来,见了贵兴,满面羞惭,无言可说。贵兴道:“不必如此。已往之事,我也不来追问,只要你两位,以后肯同我尽心办事,我依然一样酬谢。以前之事,一概不必提起。”



    叶盛道:“这件事,事关人命。最好是多两个人,商量一个善法,方好下手。”贵兴道:“你们意中可有甚么朋友可靠的么?”



    简当道:“我有一个朋友,姓林,名叫大有,生得身材短小,习得一身武艺,向来在江湖上打家劫舍,无所不为。近来改邪归正,在小北门外,开设一间聚仙馆,门面专卖鸦片烟,暗中却是私贩烟土。他为人足智多谋,可以商量这件事。”贵兴道:“烦你就同我请来好么?”简当应允去了。



    不多时,即同了林大有来见。贵兴大喜,即叫置酒相待。酒过三巡,贵兴又提起前事。林大有道:“方才简大哥在敝馆已经提起,然而据我看来,这件事实在难办。此刻升平世界,哪个敢平白地去杀人?”贵兴道:“据此说来,我这个仇,是不能报的了。”林大有道:“法子是有一个,可是要大爷舍得银子。”贵兴道:“要多少银子呢?”大有道:“我这个办法,要用许多人。头一层公众的酬谢,至少要五千,倘有结果得天来兄弟的,大约也要一千一个。至于事后,一定要闹出官司,就要上下打点,那个说不定一万八千,也要大爷承认的。”贵兴道:“还有么?”大有道:“没有了!”贵兴呵呵大笑道:“这不过拿万把银子出来罢了。我当是甚么一千几百万,我可就拿不起了。只请教是个甚么办法?要多少人才够调拨?”林大有道:“人是愈多愈好。纠了众人,去他家打劫,就乘机杀了他。”贵兴忙道:“明火打劫,要吃官司的呢!”林大有道:“他只管告明火打劫,我只供撬门行窃,这就在乎大爷在外头打点的了。”贵兴道:“还有杀人呢?”大有道:“就是为的这个,倘使一个人杀死一个人,拿住了,是没得抵赖的,我这条计,多用人去。倘使杀了人,到了官,只要大家约定,胡乱供一个张三李四的名字,只说他畏罪在逃,未曾到案。大爷再在外头打点,不过起了个通缉文书,慢慢的就冷下来了。”宗孔拍手道:“妙计,妙计!若不是我荐出简兄,哪里转得出这位林大哥来?”贵兴道:“此计大妙,既然要用多人,我那里差不多有二十人光景,你们三位,若是有甚朋友,也可以荐来。”林大有道:“我有两个知己朋友:一个周赞先,一个黎阿二,向来都在江湖上走动,可以同去。”



    简当道:“我有一个本家简勒先,向来在肇庆一带贩卖私盐,此刻因为折了本,投在番禺县衙门,充个卯差,也可以去得。”叶盛道:“我有个舍亲,姓蔡名顺,许久没有事业了,望太爷也提携提携他。”贵兴一一允了,当下席散无话。



    次日,林大有带了周赞先、黎阿二来,简当带了简勒先来,叶盛、蔡顺也陆续来到。大家会齐,商量这件事,只喜得贵兴笑逐颜开,又复置酒相待,便欲同到谭村。林大有道:“承大爷之命,本当即刻起行,只伯到了那里,一时未便动手,做这等事,也要见机而行。”贵兴忙道:“林兄莫非想就在省城劫他糖行,就便行事么?”林大有道:“这个如何使得?一则省城巡防严密,二来糖行人多,我们又认不得梁天来是个圆的扁的,万一杀错了人,岂不是白白劳心,又白担个干系么?还是到谭村他家里去为是。但不知他甚么时候在家。到了那里,未免要暂时耽搁,打听他的行踪,这可是说不定几天的事。恰好这几天。我澳门有一票烟土要到,必要我自己在这里接应,所以一时不便动身。”



    贵兴道:“这一票宝货,不知几时可以到得?”大有道:“大约月底必到,一经到了,我们就动身去干事。大爷放心!我老林答应了人家的事,哪怕粉身碎骨,总要办成功的。”贵兴大喜,从此连日就在三德号大酒大肉的欢聚。转瞬到了月底,林大有的货到了,他还要发往四乡,又忙了几天,直到七月初旬,方得动身。林大有道:“我们到了谭村,都是面生的人,被人家见了,未免犯疑。不如改过装扮,夜间上岸,就到大爷府中住下,觑便行事,方才妥当。”贵兴喜道:“林兄真是见得到,不槐文武全才!”



    当下贵兴带了林大有,宗孔带了周赞先、黎阿二,简当带了简勒先,叶盛带了蔡顺,或扮作山西客人,或扮作水果贩客,身边暗暗藏了器械,陆续分班雇船,向谭村进发。到得裕耕堂中,贵兴忙叫请了区爵兴来,商量办事。又招了熊阿七、李阿添、甘阿定、尤阿美、以及贵兴本族凌美闲、越文、越武、越顺、越和、宗孟、宗季、宗孝、宗和、其誊、海顺、柳郁、柳权、润保、润枝,连贵兴、宗孔共是二十九个无赖强徒,就在裕耕堂中挤挤挨挨的坐下。



    贵兴叫宗孔招呼各人,置酒相待,自己却拉了爵兴到书房里去,把林大有的意思告知,要同他商量这件事的办法。爵兴道:“此计极妙!但是总要人心归一,方才妥当。万一事后,认真提到官府里去,内中有个煎熬不起大刑,供出真情,那可不是玩的呢。”贵兴道:“我只要结之以恩,他们不见得就供出我来。”



    爵兴叹口气道:“贤侄哪里得知!我说一句剖腹见心的话,这一班人说得好时,便是江湖上英雄,绿林中豪杰,若要平心而论,无非是一班无赖子弟罢了,哪里认真都靠得住呢!”贵兴听了,不觉一阵灰心道:“照表叔这等说,这件事办不成功的了。”爵兴道:“此刻已经招集了这许多人,大家都知道了这个意思,他们心中都打算定要分酬谢钱,忽然说是不办了,他们不免要怨恨,将来到外头去,透了这个风声,那就奈何?”贵兴跌足道:“这件事是我太冒昧了,这便怎么办法呢?”爵兴道:“只要把酬谢钱分给他们,说不办这件事了,叫他们到外头去,口稳些便是。想他们既不要出力,依然得了谢钱,自然没话说了。”贵兴道:“事又不曾办得半点,气也不曾出得半口,白白的破了一注大财,岂不可惜!”说着连连叹气,爵兴只是傻笑。贵兴道:“端的表叔有甚法子,和我想想。”爵兴道:“你们起先绝无一字向我提起,就是我荐了熊阿七他们来,也已经半年了,你们向来不曾提到此事,我以为你们放冷了。谁知你们瞒着人,到省城去了一次,又招下了多少好汉,要干这个大事。此刻事情弄僵了,却来和我商量,叫我一时从何设法?此刻依我看来,你们干你们的,我不管帐!就是熊阿七们四个人,我也招呼他,叫他们不必干预。贤侄的谢钱,也不必分给他们,我自去稳住他,叫他们不要胡言乱道就是了,等到认真闹出事来,却再理会。”贵兴慌了手脚道:“表叔,你这是怪我的话!圣人说的,‘成事不谏,既往不咎,’表叔不要怪我,好歹同我想个法子,我自当重重的酬谢。”爵兴冷笑道:“你动不动就说酬谢;我同你办过多少事。何尝受过你谢来?不说别的,就是陈家何家那两遭,闹了个天翻地覆,不是我从中调停的么?若是别人和你调停下这等大事,这笔谢费,只怕逃不了一千八百呢,我却何曾放过一个屁?



    可知我并不是为酬谢。不过我们彼此是亲戚,见得到的,不能不关照你罢了。”贵兴沉吟了半晌,取出一张五百两的票子,深深作了一揖,递与爵兴道:“表叔!千万和我想个法子,请先收下这个,事后再当酬谢。”爵兴接在手里一看道:“贤侄何苦拿这个栽给我!我其实并不是要你酬谢!”一面说,一面已把那票子塞到衣袋里去了。又道:“法子是有一个,可以办得千妥万当的。”贵兴大喜,便问是何法子。



    不知爵兴说出甚么法子来?且听下回分解。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九命奇冤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九命奇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九命奇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九命奇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