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广源店股东拆股 马鞍街星士谈星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九命奇冤第二回 广源店股东拆股 马鞍街星士谈星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却说广东素称繁盛之区,向来商贾云集,百货流通,从前海路未通,往来北省的人,多是取道江西。这江西与广东交界的地方,有一座南雄岭。这南雄岭是广东省南雄州所属的地方,过往之人,都要在此地经过,因此朝廷就在这个所在,设立税关,征收关税。南雄地方,就成了个南北通衢,客商辐辏,那些多财善贾之流,多在那里开行设店。



    内中单表一家绸缎铺子,招牌是“广源字号”。这广源是郎舅两个合伙开设的,一个姓梁,名叫朝大,一个姓凌,名叫宗客,都是广州府番禹县人氏。这凌宗客就是梁朝大的妻舅,郎舅二人,情投意合,生意也十分茂盛。后来宗客在别处发了一票大大的横财,先就回到省城去安闲度日,所有南雄生意,都归与朝大经营。不料乐极生悲,这凌宗客发了大财之后,安享得没有几时,就呜呼哀哉了。遗下一子,名叫贵兴,表字祈伯,向来下帏读书,纳粟入监,以为考乡场地步。此时丁了忧,正好庐墓读礼。谁知过得年余,梁朝大在南雄,也一病身亡。朝大两个儿子,长名天来,次名君来,其时正在番禹谭村居住。一朝得讣,不必说,自是星夜奔丧而去。到得南雄,料理丧事已毕,细查近别人。盘出多少现银,我们照老股公摊,一来免了这头牵挂,二来得了现银,我们回到省城,也好再图别业,想凌表弟也未必不肯。”商量定了,就写了封信,去通知凌贵兴,贵兴得信,果然来了。



    兄弟两个,再把上项主意,诉说一番,贵兴也点头应允。当下三人定了主见,就招人盘受,不多几天,交易都算清了,自然都是二一添作五的分了。只剩下二十四个玉石花盆,及一堂花梨木椅桌,因为议价不合,还没有受主。天来同贵兴商量道:“我们不能为了这两样东西,只管耽搁,好在这个大家都用得着的,不如我们两家分了吧。”贵兴道:“好好的全副东西,分散了就可惜了!不如我们两个投票估价,出得价高的,拿出钱来,拿了东西去,拿不着东西的,可得了那价钱,岂不是好!”天来道:“表弟高见不差。”于是两人各各写了投票,交了出来,邀了证人,当众拆开。天来出的是一百零五两,贵兴只出了八十两。天来马上去兑了一百零五两银子,亲手交与贵兴,贵兴不觉后悔起来,对天来道:“这两样东西,弟倒也心爱,只因一向在家读书,不知物价,所以出得贱些。如今我多加五两,共作一百十两,请表兄让与弟用如何?”无来本是无可无不可之人,当下正欲答言,尚未开口。那旁边一个做中证的老伙计道:“这可使不得!当众投票,是极公正之事,此刻票已开了,又来加价,起初又何必投票呢!倒是当面讲价的好了!与其开了票之后,再来加价,又何必开票呢?不是徒然多此一举么?并且凌世兄当面加得,梁世兄自然也当面加得。倘使梁世兄也是心爱此物!也加起来价来,岂不成了个争端么?依我看来,还是依投票之价,粱世兄得去为是,免得因此些微小事,你两家中表,起了争端,此是老夫愚见,依与不依,听凭你们二位尊裁!”欢人齐声道:“老丈之言甚是!倘不如此,我们今天承邀作证人,也是白白多此一举了!”贵兴迫于众论,不得已接了天来银子,怏怏不已。当下诸事停当,表兄弟三人,一同买舟返省。天来兄弟,自回谭村不提。



    且说贵兴与天来分手之后,只叫家人雇人挑了行李回去,他自己却散步街头。偶然走过马鞍街,只见一家门首,围着许多人观看。贵兴抬头看时,只见那家门首,挂着一面簇新招牌,写着“江西马半仙,专参六王神课,兼精命相,阴阳地理”十九个字。贵兴看罢,心中暗想:我向来在此走过,未见有此,想是新到的,何妨前去领教他一回呢?想罢上前,分开众人,走到门内。只见屋内摆着一个课坛,上面坐着一人,头戴瓜皮小帽,身穿蓝布长衫,外面罩着一件天青羽毛对襟马褂,颈上还围着一条玉兰绫子儿硬领,黑黑儿,瘦瘦儿,一张尖脸,嘴唇上留着两撇金黄色的八字胡子,鼻子上架着一个玳瑁边黄铜脚的老花眼镜,左手拿着一枝三尺来长的竹旱烟管,嘴里吸着,鼻子里一阵一阵的烟喷出来。右手拿着一柄白纸面黄竹骨的招叠扇,半开半合,似摇不摇的,身体在那里晃着。隔着那眼镜上的两片水晶,看见他那一双三角眼睛,一闪一闪的,乍开乍闭。贵兴向前拱手道:“先生请了!”马半仙听见招呼,连忙呵了一呵腰,左手放下烟管,把鼻子上的眼镜除了一除,嘴里也说:“请了请了。”



    一面说着,也向贵兴打量一番,只见他生成一张嫩白脸几,滴溜溜的一双小眼珠儿,薄薄的嘴唇几,高高儿的颧骨,露露儿的鼻孔,头戴细黑布的瓜皮小帽,上头缀着个核桃大的蓝帽结子(粤俗:素服,帽结用蓝不用白),帽檐上面,却缀上一块天蓝宝石的帽准,身穿细机嫩蓝布长衫,手执一把宫扇式的纨扇,脚上蹬一双挖花京式素鞋,那鞋底儿足有一寸多厚,举止浮动。打量过了,心中早有了主意,一面低下头来,在桌于底下拉出一把凳子来,说声“请坐”。贵兴也不谦让,就便坐下,嘴里说道:“先生敢是初到敝地,难得多才多艺,特来请教算一个八字。”马半仙道:“如此请教贵造。”贵兴便将生辰八字,一一告知,半仙戴上眼镜,提起笔写了出来,起了四柱,侧着头,看了一会,又轮着指头掐了一会,放下笔来,除下了眼镜,捋了捋胡须,打了一声咳嗽,双眼望着贵兴道:“贵造是一个富贵双全的八字,小弟在江湖上代人算命,已有二十多年,似这般八字,却也不曾遇到过几个。还记得十五年前。小弟到北京去,有人拿了一个八字来算,我算得他非但富贵双全,并且才兼文武,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只有一件奇怪,他到了晚年,有一步运,遇了七煞阳刃,据飞星划度算去,恰好那两年,又是丧门、披麻、亡神、白虎、暴败、天狗、天哭等星宿,应该不得善终,要过刀而亡的。然而好的我就依书讲命,一齐说了,到了后来那一步运,我只得说是恐怕要有点小耗失,起居出入,要谨慎些。你想我们江湖上人,只这句话,就是教人趋避的了,然而算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是哪个的八字。到后来方才有人告诉我,说是年羹尧大将军的八字。那时我自己还不相信,怎么象年大将军那样荣华富贵,会过刀而死呢?这个八字一定算得不灵了,一定是我的功夫不精了。谁知康熙皇帝驾崩了,如今这位雍正爷登位,不多几时,就把这位年大将军杀了!那时小弟才敢自己佩服自己,一点儿也不会算错。今天看了贵造,功名富贵,虽然未必及得到年大将军那样,然而不是恭维的话,这状元、宰相、封侯伯,是逃走不去了,并且越到晚运越好。不说别的,就是这日坐文昌,主生贵子,这一层那晚运是不必说的了。据这么看去,贵造比年大将军还高十倍呢!”



    一席话说得贵兴手舞足蹈起来,问道:“请先生批个大批,要多少笔金呢?”半仙道:“据贵造而论,一生事业不少,一个大批,说不尽许多,不如批个成本的好。”贵兴道:“就批个成本,不知要多少笔金?”半仙道:“小弟这里的规矩,平常人多算,批成本是五钱银子,若是大贫大贱的八字,我算出来了,就一文不要,送他一本,等他好趋吉避凶。要是大富大贵的命,也要叨光酌加一点,我可是不争论的,只看来人器量如何,俗语说的好,‘量大福大’,我也不必争,那大量的人,也断不会难为我的。”贵兴拍手道:“好好!我就送你一两银子笔金,费心同我批个成本,但不知几天可以批得好?”半仙道:“批成本的,不是含糊可以了事,先要考定太阴、太阳、经纬,追究胎元、胎息,参考七政、四余、飞星、划度,还要装地盘神煞,考查流年小限,以断定一生衣禄。大约十天之后,方可应命。”贵兴道:“不要紧,就是十天;十天之后,我叫人来取就是了。”说罢,送上一两笔金,半仙也不推辞,就便收了,又说道:“倘不见弃,小弟还当奉赠一相,是不取相金的。”贵兴道:“先生真是多才多艺!招牌上还有阴阳地理,想必也是高明?”半仙道:“不敢!小弟在家乡时,单就因为看风水看的灵,因此人家送与小弟一个诨号,叫做‘钻穿石’……”。



    半仙还要再说时,忽见一个小厮走来,对着贵兴请了个安,道:“大爷回来了,为何不到家里去?隔壁陈大人来拜候呢。”



    贵兴听了,便立起来,辞了马半仙,带着小厮回去。



    不知陈大人是甚么人,来拜贵兴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九命奇冤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九命奇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九命奇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九命奇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