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回 安定军山同归大道 功成湖北别有收缘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七侠五义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回 安定军山同归大道 功成湖北别有收缘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且说钟雄听智化之言,恍然大悟,又见众英雄义重如山,欣然向善。所谓“同声相应,同气相求”者也。世间君子与小人,原是冰炭不同炉的。君子可以立小人之队,小人再不能入君子之群。什么缘故呢?是气味不能相投,品行不能同道。即如钟雄,他原是豪杰朋友,皆因一时心高气傲,所以差了念头。



    如今被众人略略规箴,登时清浊立辨,邪正分明,立刻就离了小人之队,入了君子之群。何等畅快,何等大方。他即说出洗心改悔,便是心悦诚服,决不是那等反复小人,今日说了,明日不算;再不然闹矫强,斗经济,怎么没来由怎么好,那是何等行为。又有一比:“君子如油,小人如水。”假如一锅水坐在火上,开了时滚上滚下,毫无停止。比着就是小人胡闹混搅,你来我往,自称是正人君子;及至见了君子,他又百般的欺侮,说人家酸,说人家大,不肯容留。哪知道那君子更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理也不理,善善地躲开,由着他们闹去。仿佛一锅开水滴上一点油儿,那油止于在水的浮皮儿,决不淆混。那水开得厉害了,这油不过往锅边一溜儿,坐观成败而已。这是君子可以立小人之队。若小人入了君子之群则不然。假如一锅油,虽然不显,平平无奇,正是君子修品立行的高贵处。无声无臭,和蔼至甚,小人看见以为可以附和,不管好歹,飞身跳入。他哪知那正气厉害,真是如见其肺肝然,自己觉得踌躇不安,坐立难定,熬煎得受不得了,只落得他逃之夭夭。仿佛油已热了,滴了一点儿水,这水到了油内,见他们俱是正道油,自己瞧自己不知是那一道,实在的不合群儿,只得“劈哩巴拉”一阵混爆,连个渣儿皆不容留。多咱爆完了,依然一锅清油,照旧地和平宁静而已。所以君子、小人犹如冰炭,再不能同炉的。如今钟雄倾心归服,他原是油,止于是未化之油,加上众英雄陶熔陶熔,将他锻炼得也成了清油。油见油自然混合一处,焉有不合式的道理呢。闲话休提。



    再说众英雄立起身来,其中还有二人不认得。及至问明,一个是茉花村的双侠丁兆蕙,一个是那陷空岛四义蒋泽长。钟雄也是素日闻名,彼此各相见了。此时,陆彬早巳备下酒筵。



    调开桌椅,安放杯箸,大家团团围住。上首是钟雄,左首是欧阳春,右首沙龙,以下是展昭、蒋平、丁兆蕙、柳青、连龙涛、姚猛、陆彬、鲁英,共十一筹好汉。陆彬执壶,鲁英把盏,先递与钟雄。钟雄笑道:“怎么又喝酒么?劣兄再要醉了,又把劣兄弄到哪里去?”众人听了,不觉大笑。陆彬笑着道:“仁兄再要醉了,不消说了,一定是送回军山去了。”钟雄一边笑,一边接酒道:“承情,承情!多谢,多谢!”陆彬挨次斟毕,大家就座。



    钟雄道:“话虽如此说,俺钟雄到底如何到了这里?务要请教。”智化便道:“起初展兄与徐三弟落在堑坑,被仁兄拿去,是蒋四兄砍断竹城,将徐三弟救出。”说至此,钟雄看了蒋四爷一眼,暗道:“这样瘦弱,竟有如此本领。”智爷又道:“皆因仁兄要鱼,是小弟与丁二弟扮作渔户,混进水寨,才瞧了招贤榜文。”钟雄又瞧了丁二爷一眼,暗暗佩服。智化又道:“次是小弟与欧阳春兄进寨投诚。那时已知沙大哥被襄阳王拿去。因仁兄爱慕沙大哥,所以小弟假奔卧虎沟,却叫欧阳兄诈说展大哥,并向襄阳王将沙大哥要来。这全是小弟的计策,哄诱仁兄。”钟雄连连点头,又问道:“只是劣兄如何来到此呢?”智化道:“皆因仁兄的千秋,我等计议,一来庆寿,二来奉请,所以预先叫蒋四弟聘请柳贤弟去。因柳贤弟有师傅留下的断魂香。”钟雄听至此。已然明白,暗暗道:“敢则俺着了此道了!”不由地又瞧了一瞧柳青。智化接着道:“不料蒋四爷聘请柳贤弟时,路上又遇见了龙、姚二位小弟。因他二位身高力大,背负仁兄断无失闪,故此把仁兄请至此地。”



    钟雄道:“原来如此。但只一件,既把劣兄背出来,难道就无人盘问么?”智化道:“仁兄忘了么?可记得昨日展大哥穿的服色,人人皆知,个个看见。临时给仁兄更换穿了,口口声声展大哥醉了,谁又问呢?”钟雄听毕,鼓掌大笑道:“妙呀!想得周到,做得机密。俺钟雄真是醉里梦里,这些事俺全然不觉。亏了众仁兄、贤弟成全了钟雄,不致叫钟雄出丑。钟雄敢不佩服,能不铭感!如今众位仁兄、贤弟欢聚一堂,把往事一想,不觉的可耻又可笑了。”众人见钟雄自怨自艾,悔过自新,无不称羡好汉子,好朋友,各各快乐非常。惟有智化,半点不乐。钟雄问道:“贤弟,今日大家欢聚,你为何有些闷闷呢?”



    智化半晌道:“方才仁兄说小弟想得周到,做得机密,哪知竟有不周到之处。”钟雄问道:“还有何事不周到呢?”智化叹道:“皆因小弟一时忽略,忘记知会嫂嫂。嫂嫂只当有官兵捕缉,立刻将侄儿、侄女着人带领逃走了。”真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钟雄听了此句话,惊骇非常,忙问道:“交与何人领去?”智化道:“就交与武伯南、武伯北了。”钟雄听见交与武氏弟兄,心中觉得安慰点了,点头道:“还好,他二人可以靠得。”智化道:“好什么!是小弟见了嫂嫂之后,急忙从山后赶去。忽听山沟之内有人言语。问时却是武伯南背负着侄儿,落将下去。又问明了,幸喜他主仆并无损伤。仁兄你道他主仆如何落在山沟之内?”钟雄道:“想是夤夜逃走,心忙意乱,误落在山沟。”智化摇头道:“哪里是误落?却是武伯北将他主仆推下去的。他便驱着马挟侄女往西去了。”钟椎忽然改变面皮,道:“这厮意欲何为?”众人听了,也为之一惊。



    智化道:“是小弟急急赶去,又遇见两个采药的,将小弟领去。



    谁知武伯北正在那里持刀威吓侄女。”钟雄听至此,急得咬牙搓手。鲁英在旁高声嚷道:“反了!反了!”龙涛、姚猛早已立起身来。智化忙拦道:“不要如此,不要如此。听我往下讲。”



    钟雄道:“贤弟快说,快说。”智化道:“偏偏地小弟手无寸铁,止于拣了几个石子。也是天公照应,第一石子就把那厮打倒,赶步抢过刀来,连连搠了几下。两个采药人又用药锄刨了个不亦乐乎。”鲁英、龙涛、姚猛哈哈大笑,道:“好啊!这才爽快呢!”众人也就欢喜非常。钟雄脸上颜色略为转过来。



    智化道:“彼时侄女已然昏迷过去,小弟上前唤醒。谁知这厮用马鞭子将侄女周身抽得已然体无完肤。亏得侄女勇烈,挣扎乘马,也就来到此处。”钟雄道:“亚男现在此处么?”陆彬道:“现在后面。贱内与沙员外两位姑娘照料着呢。”钟雄便不言语了。智化道:“小弟忧愁者,正为不知侄儿下落如何。”



    钟雄道:“大约武伯南不至负心。只好等天亮时再为打听便了。只是为小女,又叫贤弟受了多少奔波,多少惊险。劣兄不胜感激之至!”智化见钟雄说出此话,心内更觉难受,惟有盼望钟麟而已。大家也有喝酒的,也有喝汤的,也有静坐闲谈的。



    不多时,天已光亮。忽见庄丁进来禀道:“外面有一位少爷,名叫艾虎,同着一个姓武的,带着公子回来了。”智化听了,这一乐非同小可,连声说道:“快请,快请!”智化同定陆彬、鲁英,连龙涛、姚猛,俱各迎了出来。只见外面进来了,艾虎在前,武伯南抱着公子在后。艾虎连忙参见智化。智化伸手搀起来道:“你从何处而来?”艾虎道:“特为寻找你老人家。不想遇见武兄救了公子。”此时,武伯南也过来,见了先问道:“统辖老爷,俺家小姐怎么样了?”智化道:“已救回在此。”钟麟听见姐姐也在这里,更喜欢了,便下来与智化作揖见礼。智化连忙扶住,用手拉着钟麟,进了大厅。钟麟一眼就看见爹爹坐在上面,不由地跪到跟前,哇地一声哭了。钟雄到此时也就落下几点英雄泪来了。便忙说道:“不要哭,不要哭!且到后面看看姐姐去。”陆彬过来,哄着进内去了。



    此时,艾虎已然参见了欧阳春与沙龙。北侠指引道:“此是你钟叔父,过来见了。”钟雄连忙问道:“此位何人?”



    北侠道:“他名艾虎,乃劣兄之义子,沙大哥之爱婿,智贤弟之高徒也。”钟雄道:“莫非常提‘小侠’就是这位贤侄么?好啊!真是少年英俊,果不虚传。”艾虎又与展爷、丁二爷、蒋四爷一一见了。就只柳青、姚猛不认得。智化也指引了。大家归座。智化便问艾虎如何来到这里。艾虎从保护施俊说起,直说到遇见武伯南救了公子,杀了怀宝,始末原由说了一遍。钟雄听到后面,连忙立起身来,过来谢了艾虎。



    此时武伯南从外面进来,双膝跪倒,匍匐尘埃,口称:“小人该死。”钟雄见武伯南如此,反倒伤起心来,长叹一声道:“俺待你弟兄犹如子侄一般,不料武伯北竟如此的忘恩负义!他已处死,俺也不计较了。你为我儿险些儿丧了性命,如今保全回来,不绝俺钟门之后,这全是你一片忠心所致,何罪之有?”



    说罢,伸手将武伯南拉起。众位英雄见钟太保如此,各各夸奖说:“他恩怨分明,所行甚是。”钟雄复又叹一口气道:“好叫众位贤弟得知。仔细想来,都是俺钟雄的罪孽,几乎报应在儿女身上。若非及早回头,将来祸几不测。从此打破迷关,俺钟雄直欲与渔樵过此生了。”众人听钟雄大有隐退之意,才待要劝,只见沙龙将钟雄拉住道:“贤弟,你我同病相怜,不要如此。劣兄若非遭囚禁,你两个侄女如何也能够来到此处呢?



    可见人生聚散,冥冥中自有道理。千万不要灰了壮志,妄打迷关。将来是要入魔呢。”众人听了,不觉大笑,钟雄也就笑了。



    于是复又入座。智化道:“事不宜迟,就叫武头领急回军山,报与嫂嫂知道,好叫嫂嫂放心。”钟雄道:“莫若将贱内悄悄接来。劣兄既脱离了苦海,还回去做甚?”智化道:“仁兄又失于算计了。仁兄若不回军山,难免走漏风声,奸王又生别策。莫若仁兄仍然占据军山,按兵不动,以观襄阳的动静如何。再者小弟等也要同回襄阳去。”便将方山居址说明,现有卧虎沟的好汉俱在那里。钟雄听了欢喜,道:“既如此,劣兄就派姜铠保护家小,也赴襄阳,劣兄一人在此虚守寨栅,方无挂碍。”智化连连称善。依然叫武伯南先回军山送信,到傍晚钟雄方才回去。



    此时,艾虎已将妈妈的书信给蒋四爷看了。蒋平便将凤仙情愿联姻的话说了,又与欧阳春、智化、沙龙三门亲家说明。



    大家欢喜,俱各说道:“俟回襄阳时,就烦姜氏嫂嫂将此事做成。”就叫玉兰母女收拾收拾,同赴襄阳方山居住,更为妥当。



    这一日,大家欢聚,快乐非常。又计议定了女眷先行起身,就求姜氏夫人带领着凤仙、秋葵、亚男、钟麟,却派姜铠、龙涛、姚猛跟随护送。其余大家随后起身。到了晚间,用两只大船,除了陆彬、鲁英在家料理,所有众英雄俱到军山。钟雄见了姜氏,悲喜交集,说明了缘故,即刻收拾细软,乘船到陈起望,暗暗起身。这里,众英雄欢聚了两日,告别了钟太保,也就同赴襄阳去了。这便是《七侠五义传》收缘。



    要知群雄战襄阳,众虎遭魔难,小侠至陷空岛、茉花村、柳家庄三处飞报信,柳家五虎奔襄阳,艾虎过山收服三寇,柳龙赶路结拜双雄,卢珍单刀独闯阵,丁蛟、丁凤双探山,小弟兄襄阳大聚会,设计救群雄;直至众虎豪杰脱离难,大家共议破襄阳,设圈套捉拿奸王,施妙计扫除众寇,押解奸王,夜赶开封府,肃清襄阳郡,铡斩襄阳王,包公保众虎,小英雄金殿同封官,紫髯伯辞官出家,白玉堂灵魂救按院,颜查散奏事封五鼠,包太师闻报哭双侠,众英雄开封大聚首,群侠义公厅同结拜:多少热闹节目,不能一一尽述。俱在《小五义》书上,便见分明。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七侠五义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七侠五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七侠五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七侠五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