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 骄阳似火 【308】含住她的筷子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总裁一抱好欢喜第二卷 : 骄阳似火 【308】含住她的筷子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最近好好吃饭了吗?”

“吃了。”他回答,“我在上补习班,每天也好好做功课。”

“那为什么又瘦了……”

“每天在长个子呢,我每天都吃了好多好多,妈妈,你也瘦了,还有,妈妈的脸好白。”他的小手在她的脸上轻轻触摸。

“妈妈也好好照顾自己呢,因为妈妈还有更重要的大事要做呢,小徇要在妈妈不在的时候好好听爸爸的话,好不好。”她轻声询问。

“你要去哪儿?”他咬紧牙齿,瞳孔里闪烁着紧张。

“去属于妈妈待的地方,现在妈妈不得不走了,小徇。”

“妈妈,你不要走……”他紧紧地拽着她的手臂。

舒小爱轻轻地将他的手放下,“妈妈一定会回来看你。”

“不……妈妈!!!”

看着舒小爱含着泪在他眼前消失,钟西徇嚎啕大哭,“妈妈!”

最后一声落下,他腾地坐了起来,房间的漆黑寂静充斥着他。

钟西徇掀开被子赤着脚就往钟御琛的卧室门口跑。

“爸爸!你快开门!”他使劲的拍打着卧室的房门。

钟御琛睁开眼,下床走到门口,打开门便看见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泪眼汪汪看着他。

“爸……爸……”

“怎么了?”钟御琛拉他进来,顺手关上房门。

“我梦见妈妈了……”他揉着眼睛,一边哭一边说,“妈妈说了好多话。”

他抬眼,喉头滚动,捏紧了他的手,“她都说了什么,你还记得吗?”

“记得,全部记得。”他缓缓开口,“妈妈穿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下面是黑裤子,脚上没穿鞋……”

他细细回想着梦,一五一十一丝不拉的全部说给了钟御琛听。

听完后,钟西徇不哭了,钟御琛却哭了。

“爸爸……”他抽出纸巾轻轻地放在钟御琛的脸上,“我相信妈妈下一次会再给我托梦的,爸爸,你别哭……我快五岁了我都不哭,爸爸快三十了还要哭吗?”

“我这是眼睛流水了,你哪儿看见我哭了,光着脚就到处乱跑,快爬上床去。”钟御琛立刻变脸,伸出手拍了拍他。

钟西徇利索的爬到了床上,将身子缩在被窝里,只露出一个小脑袋,“爸爸,今晚我们一起睡。”

他定晴的看着她,“不,我们以后都一起睡。”

“你不是说我长大了吗?”

“你再大,在爸爸眼里依旧是孩子。”

钟西徇沉默了一下,仰起脸,“可是,要是我结婚的时候,我是要和老婆睡在一起的啊,你还要跟我睡在一起,我老婆怎么办?”

这个问题……问得好。

他侧过身子,看着自己的儿子,“你跟你的老婆睡,我跟我的老婆睡觉,等爸爸有了老婆,你就可以滚了。”

钟西徇义愤填膺的看着他,“那我妈妈怎么办?我妈妈回来看见你有老婆会生气的。”

“那就让你妈妈变成我老婆不就行了。”

钟西徇乐了,竖起大拇指,“这主意好,给你32个赞。”

“我本来想说的便是若有一朝一日,你妈妈回来,你再回自己卧室里睡。”他声音有些发颤,浑身都在僵硬。

原本,告诉小徇她一直在他们身边,是因为她一直活在他们的心里。

听完小徇的梦,他明白了。

若是因为思念做的梦,即便清晰印象深,她不会说那些话给他,还穿着冬天的衣服,穿着羽绒服的她,现在究竟在哪里呢?

是阴间太冷了吗?

事实上,舒小爱只所以穿羽绒服,是让自己看着胖一些,穿裙子的她瘦的不像话。

却,没想到,这一个托梦让精明的钟御琛发现了。

舒小爱醒来的时候,眼角挂着泪,她擦了擦,然后将暖气打开,换了长裙,这才出了卧室。

冥夜趴在那里,听见脚步声转过头来,“见了?”

“嗯,见了。”她故作轻松,“明天,要跨出自己的第一步。”

“眼睛红了。”深沉的眸子看着她,说出了这四个字。

“虽然不是我生的他,但是我的孩子,听到他喊妈妈别走,我的心真的很难过。”她实话实说,“有时候,会觉得,特想回到以前,没有那么多事情,平凡的活着,平凡的结婚生子,过着一辈子平凡的生活,现在根本不再可能,想要安静平淡的生活已成奢侈,不得不逼你往前走,已没有了回头路。”

冥夜低笑几声,“我刚当阎王就任的时候,甚至有些不愿意,觉得十分枯燥,每天都要在处理公务审判,阴冷的阴间,偶尔见惯了那些所谓的爱情,嗤之以鼻,觉得太可笑了,但,不是当事人,真的无法知道,情之一字的真谛,能让你笑,能让你哭,让你揪心,让你万念俱灰,甚至,让你恨之入骨,想要挫骨扬灰。”

舒小爱情绪好转了不少,“见过,真爱吗?”

“我记忆最深的一次,是八百年前,有一个女子到了阴间,死活不喝孟婆汤去投胎,阴间有规定,若鬼魂不愿意喝孟婆汤投胎,为了见生前爱人一面,只能跳进忘川河,苦苦煎熬千年才能去投胎,她直接跳进去了,就为了再见生前爱人一面,活着时候这么廉价的见面成为阴阳相隔最昂贵的代价,她的爱人死后,却不如她这么坚贞,因为她死的时候,不过四十岁,和爱人相爱很多年才到的年纪,实话说,很不容易,但,她死后几天内,她的丈夫以泪洗面,几个月,茶饭不思,几年后,便走出了心理上的眷恋,毕竟生活还要继续。”

冥夜接着说,“五年后,他续弦了,找的女子是个死了男人的女人,两个人过在了一起,日子倒是也和和美美,这二十年过去,女子还在忘川河苦苦守候,男子已经成了老头,过奈何桥到孟婆这里,毫不犹豫,一碗孟婆汤下去,便忘记一切。”

舒小爱问,“那女子呢?”

“在忘川河里呼唤着他的名字,尽管他已经老了,但还是一眼便认了出来,但是,男子直接去投胎了,女子现在还在忘川河,已经煎熬了八百二十年,还有一百八十年方可去投胎。”冥夜继续说道,“令人唏嘘的爱情,败给了现实。”

舒小爱看着他,转移了话题,“头发留了多长时间了,真想看看你短发的样子。”

他眯眼,“真的想?”

“说说而已,别听我的。”她对他一笑,“我困了。”

“你去睡吧,我还要去处理点事。”

她担心道,“那你的背?”

“没事,我愈合能力很快,快去睡。”他催促。

“好,晚安。”她伸了伸懒腰,重新回到卧室。

转眼便是第二天。

舒小爱醒来的时候已经七点钟。

出了卧室,客厅里安静的过分,冥夜不在。

她肚子饿了,去厨房做饭,刚做好,他便回来了。

“去了一晚上吗?”

他露出一个笑容,“嗯,真好,回来就能吃饭,以前那么多年没吃过饭,现在在渐渐适应了,真害怕,若是哪一天没人给我做饭了,我又不会做,该怎么办?”

舒小爱盛饭的手一顿,看着他,“以后我每天回来做好三顿的饭放在冰箱里,你若想吃就热一热。”

冥夜看着她的容颜,笑了,“希望不要有朝一日,再也没这个福利就好。”

舒小爱望着他的笑容,心口在震动,淡定的回答,“不会。”

冥夜拿起汤勺,轻抿了一下汤,吃的很慢,不禁让人觉得,他不是在吃饭,而是在品尝厨艺。

“吃过饭,我带你下山。”

舒小爱问,“几点?”

“9点23分18秒。”

“好。”舒小爱一边吃一边给他夹菜,“以前我爸总说我不爱进厨房,不像个女人,的确,以前都是吃他做的,把我照顾的很好,我也就会煮泡面填肚子,现在没想到,锻炼锻炼啥也会了,不过,挺好的,看见有人吃我做的饭,是幸福。”

“如果……”他启唇,“如果……”

“如果什么?”

他却摇了摇头,“没什么。”

舒小爱最见不得别人说话一半一半的,把人的好奇心都勾起来了,又不说。

她拿着筷子指着他,“到底想说什么,快说。”

不料,他看着近在唇边的筷子,竟然轻轻地含住她的筷子,她刚才吃过的地方。

舒小爱的脸当即红成了虾子,他……不嫌脏么?

“你……”她丢手,筷子夹在他的嘴巴上,看起来是那么耀眼。

“其实,我刚是想说,如果你觉得看见有人吃你做的饭菜是一种幸福,那么,我愿意在你有生之年每顿都不落下。”

这话,不是情话,却比情话更有深意。

一双妖孽的眸子含情脉脉的盯着她,舒小爱被这灼热的视线盯得心里慌乱。

顷刻间,她蓦然笑了,“有人愿意,我干嘛不乐意。”

他也跟着她笑了,似乎,他的情绪很多时候都伴随着她的心情而存在。

“我重新去拿一双筷子。”她站起来的身子被他拉住。

对着他的视线,她开口,“嗯?”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总裁一抱好欢喜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总裁一抱好欢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总裁一抱好欢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总裁一抱好欢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