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吃醋了!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总裁一抱好欢喜【185】吃醋了!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钟御琛缓缓开口,“阎王将你儿媳妇给掳走了。”

“什么?”钟老爷子吓了一跳。

钟御琛便轻描淡写的说了几句,钟老爷子连连叹气,“那怎么办?”

“爸,再强的人也有缺点,阎王的缺点是什么?我之前请了最有名的道士都没有把他怎么样。”

“小二,阎王你企图用人来怎么样他,是不是太天真了,我听你爷爷曾经对我说,在这世间能对阎王有威胁的只有一样东西。”

“什么?”

“我们家的祖传宝,血玉。”

钟御琛触摸自己脖子的玉,“这块玉?”

“没错,关于血玉的事情我告诉你的甚少,你可知道这块玉从谁的尸体里拿出来的吗?”钟老爷子低声说,“不知名的上仙体内拿出的,这是我们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据称很多年前,有一位上仙法力高强,六道动乱之际,当即破了元魂,咽气的那一刻,侵吞了这块玉,很多年后才会被我们先祖得到,从此以后,我们钟家就十分的顺,都说是沾了这块玉的福气,这玉和阎王手里的黑玉是一对,不同的是,这块是进了上仙的体内,阎王的那块玉则一直在他手里,但打造出来的时候是真正的一对。”

闻言,钟御琛算是长见识了。

“可是,如何对他有威胁?”

“且等解开封印的时候,解封印的办法我也不知,当初你爷爷没告诉我,不过只说封印解开的时候,人玉合体,光芒万丈,据说是这样,谁也没有印证过。”钟老爷子继续说道,“你这块玉没解开封印是不敌阎王的。”

“爸,我要如何才能准确的知道阎王的所在地?”

钟老爷子吓了一跳,“臭小子,你该不会是想去主动送死吧?”

钟御琛冷笑,“我一点都不怕他,他有胆子出现在我面前试试。”

“爸知道,他也不敢拿你怎么样,因为你若挂了,对他而言也不是好事。”钟老爷子起身,然后转身进了屋,过了一会儿,从房间里出来,手里拿出三道符。

递给他,“这是幕老太太活着的时候我求来的,有十多年了,纸都想碎掉了,不过,既然是救我儿媳妇,我理所应当拿出来用了。”

“爸,这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拿着这个,滴上你的血,然后默念小爱的名字和生辰八字,你就能找到她。”

钟御琛半信半疑,“真的假的?”

“你爹还能骗你不成?这三个,用完可就没了,毕竟幕老太太不在了,咱也不会弄这玩意。”钟老爷子漫不经心的说。

钟御琛接过来,仔细的看了看,如获至宝似的捧着。

“如果是真的,你就是我亲爹。”

老爷子胡子翘起来,“哼,不是真的,你就不是我儿子了?混账东西。”

钟御琛心情格外激动,一把抱住钟老爷子,“亲爹!”

钟老爷子嘴上骂道,“多大个人了,去去去。”但脸上却是笑容灿烂。

“我先走了。”

“去吧,小心点。”

“知道了。”他跑出了钟宅,开车去了机场,再次趁着夜色赶往F国。

这一夜,两国之间来回奔波。

钟御琛在飞机上补充了睡眠,到了F国已经天亮了。

但雨水还在下,一点都没有想要停止的痕迹。

回到自己的房间,钟御琛便立刻拿出来一张,他平复了一下情绪,拿出一张来,拿着一个小刀,划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滴在了符上,然后闭上眼默念着舒小爱的名字和生辰,生辰包括年月日和具体的几点钟。

钟御琛耳畔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他想睁开眼看看什么情况,但却无法睁开眼睛,过了一会儿,察觉到没风了,才睁开了眼睛,身处已经并非度假村了。

而是身处在一个墓园处,他站的面前是一个墓碑,上面是一个名叫舒小爱的女人,生辰也是一模一样,只是墓碑上的头像不是这个舒小爱,所以,这是同名同八字却已经死亡的女孩,此舒小爱并非他要找的舒小爱。

钟御琛为了防止下一个再认错,便重新将自己的血滴在第二张符上,然后开始闭上眼默念:舒小爱,XXXX年3月13日凌晨十二点出生,右腰上有一个黄豆大小的红色胎记。

看这次还错不错!

耳畔再次起风了。

当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钟御琛唇角带着一丝凉薄的笑意。

他现在的确是在一张床旁边,旁边的确是熟睡的舒小爱。

听到有脚步声,钟御琛快速的闪进了柜子里。

因为符还在钟御琛的手上,纵然是冥夜进来,也未能感受到钟御琛的气息。

他轻轻呼唤了一声,“小爱?”

“嗯?”舒小爱坐起身,唔了一声,“头有点痛。”

冥夜坐在床边看着她,“对不起,昨晚让你受累了。”

“没事,只是腰坐的时间长很酸。”她笑笑,昨晚她一直睡不着,便找他一起坐在那里打牌,一直到凌晨几点打雷了,这才睡着了。

可是柜子里的钟御琛却不这么想,他的脸顿时黑了下来,原来昨晚他们已经……

她果然……

“起来,吃早餐吧。”

“好,这就起来。”舒小爱尴尬的笑笑。

冥夜转身出去,钟御琛听到关门的声音,才轻轻地推开了一点细缝,舒小爱果然是果睡,刚才那个男人在,她竟然裹着被子就那么坐在那里。

舒小爱穿上冥夜让人准备好的衣服,她的一切都落在了钟御琛的眼睛里。

她微顿,这种被钟御琛那个变/态盯着的感觉再一次被她感受到了。

看来,她是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这里,钟御琛怎么可能找的到?

觉得是自己疑神疑鬼,舒小爱便不再多想。

她走进了洗手间洗漱,出来便去了客厅吃早餐,决定先住在这里一段时间,等钟御琛对她没兴趣的时候再出去找爸爸。

她出去,钟御琛才从柜子里出来好好喘了口气,差点被憋死里面。

他望着白色的大床,目光有些微沉,原来他们已经发生关系了么?

他掏心掏肺对她,她就这么回报给自己?

肚子有些饿,看着桌子上的甜点,钟御琛拿了几块填肚子,喝了几口水便重新蹲在柜子里,由于嫌弃柜子太硬,他拿了一个枕头一个毛毯铺在那里,幸好衣柜很长很大,躺在那里也怪悠然自在。

来的时候,手机已经调成了静音,他看了看信号,竟然没信号,这是什么鬼地方?难道那个死男人故意居住在没有信号的地方,就是为了防止他找到?

说自己变/态,他更变/态,好吧。

皱了皱眉,他便躺在里面补眠,反正不会打鼾。

再度醒来已经是下午,他看外面依旧没人,便出来透气,站在窗口悄悄往外看了看,突然看到院子里一把太阳伞下,舒小爱和一个长发的男人坐在那里谈笑风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舒小爱笑的很开心,这一幕让钟御琛简直郁闷极了,跟自己在一起,就很少看她这么笑,跟这个人/妖似的男人才是真爱是么?

他再也看不下去,跟动怒的狮子似的,在房间里自行踱步发泄情绪,但是越走越暴躁。

干走也无济于事,于是,钟御琛决定半夜将她给带走。

脚步声传来,他赶紧重新进柜子里,想想他钟御琛,从小到大哪儿这么憋屈过,现在竟然到了要躲进柜子里的地步了。

手指支撑着柜门,一条缝隙露出,目光触及到一位女佣身上,只见她悄悄将一包不明东西倒进了茶杯里,然后,将茶壶倒进了茶杯里,晃了晃,这才放下。

随即便走了出去。

那里面到底是什么?难道是毒药?

有些不太可能,毕竟自己家里到处都是监控,他这里没监控?

女佣也不敢这么做,那么会是什么?

难道是那种药?

钟御琛激灵一下,便又见两个女佣进来,来打扫卫生。

说着F国的语言。

钟御琛听得懂她们说的是什么。

“昨晚,咱们主子跟她激战了一晚上呢,俩人很激动,我在门外经过都听见了呢,这个女人很有本事呢。”

“就是说呢,快黎明咱们主子才从她的房间里出来……”

“…………”

“…………”

钟御琛此时此刻,想掐死舒小爱的心都有了,如果之前她和冥夜的对话让他半信半疑刺激了他的神经的话,那现在,绝对是坐实了昨晚俩人没干好事的意思。

自己的女人竟然躺在别的男人身下,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更何况还是钟御琛这种占有谷欠比较强的男人。

他一个人坐在柜子里,气的快要爆炸了。

但却不能怎么样。

这么干坐到晚上,耐心一点一点在减弱。

终于。

等到了舒小爱睡觉的时间。

她去洗澡的时候,他便从柜子里爬了出来,然后,藏在了落地窗的后面,窗帘给挡住了。

等她出来,顺手端起白天那杯有问题的茶水给喝了。

钟御琛看她的时候,她已经给喝完了。

然后躺在床上熄灭了灯光。

不出一会儿,床上传来了低低细碎的声音。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总裁一抱好欢喜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总裁一抱好欢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总裁一抱好欢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总裁一抱好欢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