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6章 丢卒保车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权力巅峰第1926章 丢卒保车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听到孙清成讯问,大师略微沉吟片刻,随即缓缓说道:“这个事情我们必须要做好两手准备,第一,对冯正泰那边,必须要想办法给他传递信息,明确的告诉他,对于他招认的部分信息,我们可以理解,并不怪罪于他,让他必须要严守口风,不能透露深层次的信息,否则的话,就算是柳擎宇他们护得再好,也不可能一辈子保护冯正泰的子女,到时候我们早晚会跟他算账。

  另外一方面,我们也要告诉他,只要他严守口风,那么即便是他坐监狱了,他的儿女依然会得到我们的照顾,让他不需要有任何后顾之忧。这算是恩威并济。

  第二,你这边必须要想办法毁灭所有可能的证据,我估计着,现在距离柳擎宇派人过来逮捕你的日子已经不远了,所以,你现在必须要做好心理准备,一旦柳擎宇责令反贪局对你实施逮捕并进行讯问,到时候你如何应对,这些你都需要仔细的考虑好。”

  听到大师这样说,孙清成的脸色一下子就难看起来,他声音中带着几分不安说道:“大师,难道我们就没有办法给柳擎宇施加压力,让他不要对我实施逮捕吗?”

  大师冷笑道:“老三啊,你好歹也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了,你认为,以柳擎宇现在展现出来的强势作风,他会在意我们的压力吗?更何况,从柳擎宇现在的表现来看,他似乎抱住了曾书记的大腿,上面有曾书记为他撑腰,下面,他已经完成了对天都省检察院反贪局的整合,基本上已经完全掌控了整个反贪局的大局,上次在黄昆鹏案件中,他更是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强势,就连副省长的面子都不给你,你认为,他一旦要对你出手,我们的施压能有用吗?”

  孙清成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变幻着,最后叹息着摇摇头,他也是一个聪明人,问这句话之前就已经知道大师的答案了,只是他有些不死心而已,他认为,即便是有千分之一的机会,自己也应该尝试一下。只是结果让他有些沮丧。

  从大师的话语中,他感受到了一丝丝危机。

  对于大师的行事风格他接触这么久非常了解,大师做事风格表面上看起来光明正大,但是,那是因为大师基本上掌控着大局,所以,他的每一招都稳准狠,让你明明知道却难以防御。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大师心慈手软或者是正人君子,相反,大师做事一向稳字为先,一旦有任何人会危机到大师心中稳的这个关键词,大师会毫不犹豫的找人出手直接灭掉对方,从根源上免去威胁。

  所以,孙清成现在非常担心,一旦自己被柳擎宇逮捕,大师会如何出手对付自己。

  这时,大师依然面对着电脑屏幕,冷冷的说道:“好了,你走吧。”

  说道这里,大师又稍微顿了一下,随即叹息一声说道:“老三啊,你也是跟在我身边忙前忙后的好几年了,我提醒你一下吧,对于整个利益集团来说,你的个人利益相比于整个集团的利益是微不足道的,所以,一旦上面认为你已经失去价值甚至有可能会成为绊脚石的时候,你要想保证你家人的安全,给怎么做你知道的。

  我并不希望事情发展到那一步,但是,如果柳擎宇一直如此咄咄逼人的话,如果上面下定决心想要丢卒保车的话,你到时候自行了断吧。给你的家人留一份机会。当然了,该属于你的那部分利益虽然不能全部分给你的家人,但是,我会保证至少让他们拿到一半以上,这是我唯一能够为你做的了。”

  说完,大师叹息一声,苦涩的摇摇头。

  听完这番话,孙清成瞬间如遭雷劈,整个身体几乎都被麻痹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角上竟然隐隐有泪花闪烁着。

  他委屈,他为了整个利益集团的利益,甘愿以副市长的身份充当第一道挡箭牌,甘愿匍匐在大师这位根本没有任何编制,没有任何职务的神棍一般的人物身边,卑躬屈膝的听其实换,忙里忙外,尤其是他的妻子苏莎莎、他的朋友冯正泰全都为了整个集团的利益在忙碌着。

  但是现在,当柳擎宇强势介入的时候,当自己面临着被逮捕讯问危机的时候,大师却告诉自己,自己有可能被丢卒保车,这让他感觉到异常的委屈。

  他真的有些不甘心啊。要知道,在柳擎宇来天都省之前,他的日子过得是那样的潇洒:平时在单位,他是高高在上的副市长,大笔一挥,就可以决定一些几千万甚至几个亿十几个亿的项目归属,可以对手下颐指气使,呼来喝去,当真是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手中有权的感觉是那样的惬意、潇洒,每个人见到自己都是卑躬屈膝,毕恭毕敬,哪怕是他心理知道,那些人并不是畏惧自己本人,而是畏惧的是自己手中的权力,但他丝毫不在意。因为他本身就代表着权力。

  他也清楚,手中这些权力是怎么来的,更清楚要想获得这些权力,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但是他始终侥幸的认为,自己抱得可是一根很粗很粗的大腿,自己可是整个利益集团中负责忙前忙后的大管家角色,自己的妻子还负责帮助运作整个利益集团中的利益分配,他认为,自己不可能会成为弃子。

  而且以前这些年也的的确确如此,虽然期间也经历了一些风险,但是自己都安稳的度过来了。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柳擎宇的到来改变了一切。

  从黄昆鹏案件开始,他就感受到了一股股强大的压力,所以,虽然黄昆鹏事件中根本不就没有牵扯到他,但是他依然忙前忙后,想办法保住黄昆鹏,因为他清楚,保住黄昆鹏就等于给自己增加了一道保险。

  但是,黄昆鹏最终依然沦陷了。而且还死了。

  他自然知道黄昆鹏到底是怎么死的,所以,他害怕了。当柳擎宇把目标瞄向自己的时候,他疯狂的垂死的挣扎着,他想尽一切办法想要避开这个漩涡,但是现在看来,恐怕自己之前所有的努力都没有收到太好的效果。

  现在,大师这位向来以智谋百出而成为整个利益集团大脑中枢的关键人物竟然都提出了弃卒保车的这步棋,他知道,自己的命运恐怕也要步黄昆鹏的后尘了。

  只是他更加清楚,大师是绝对不会再让黄昆鹏的事情再次重演的,所以,大师是绝对不能容忍自己活着被逮捕的。

  从大师房间离开的时候,孙清成眼中流淌着眼泪。他不知道是在为自己注定的悲剧命运流泪,还是在为自己过去曾经犯下的那些错误流泪。

  等孙清成离开之后,大师缓缓站起身来,望着窗外,长长叹息一声说道:“孙清成啊孙清成,看来,这世间的事情你还是没有看透啊,在庞大的利益面前,在偌大的利益集团的安危面前,没有谁是不可以牺牲的。

  就算是我也不例外。或许你看着我指点江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十分潇洒,但是你可知道,如果有一天,当我的存在同样成为整个利益集团的绊脚石的时候,我照样会步你的后尘,我一样会成为整个利益集团的弃子。

  这就是人生。这就是因果。

  任何人要想得到一些东西,比如利益,比如名誉,就注定要失去一些东西,比如自由,比如生命。”

  离开大师那里之后,孙清成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内,他立刻给秘书部署了一个任务,让他密切关注天都省反贪局组织的这次全省电视电话会议的详细内容,因为他非常清楚,这次电视电话会议的内容很有可能会决定自己的命运。

  下午3点左右,天都省反贪系统第二次电视电话会议正式开始。

  柳擎宇主持这次会议。

  当柳擎宇走进会议室坐下之后,立刻目光看向面前的大屏幕上,目光在各个地市反贪系统的画面上巡视了一番,发现这一次所有人全都已经到齐了,没有一个人缺席。

  看到这里,柳擎宇微微点头。看来,这人啊,别管官大官小,别管男女老少,欺软怕硬都是本性。

  混在官场和职场,如果你表现得太过软弱,势必会成为众人踩踏的目标。

  柳擎宇拉过话筒,立刻沉声说道:“我刚才看了一下,这一次会议大家来得比较齐,没有人缺席,那我们今天的这次会议就正式开始了。

  今天省局之所以召开这次会议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部署一下以孙清成案件为契机,大规模推进全省反贪案件一体化侦查机制的工作。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根据我们省局通过黄昆鹏案件的遗留线索以及我们自己所掌握的诸多线索进行综合汇总之后,我们发现,孙清成的老婆苏莎莎和孙清成的发小冯正泰以及诸多利益相关单位共同构建了一个庞大的利益关系网,尤其是孙清成的老婆苏莎莎操控了数十亿来自各方行贿或者利润分红资金的分配工作,而孙清成已经牵扯其中,由于这个案件牵扯到方方面面的人非常众多,所以,省局决定,以这个案件为契机,以侦查一体化机制为手段,充分发挥上下联动协调作用,将孙清成以及涉案的几十亿资金来龙去脉查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柳擎宇第一段话刚刚说完,所有会场内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权力巅峰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权力巅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权力巅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权力巅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