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风云际会 第1453章 疑点重重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第八卷 风云际会 第1453章 疑点重重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一缕殷虹的鲜血猛的在半空中绽放出璀璨的花朵。

    柳擎宇的身体在空中鱼跃的同时做出了滚翻的动作,已经飞快的避开了刀疤男的接连三枪,同时右手一扬,最后一只飞镖直接插进了刀疤男的腮帮子上,鲜血顺着飞镖的尾部飞快的流淌而下,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刀疤男强忍着疼痛就想要再次对准柳擎宇开枪,而这个时候,柳擎宇已经抡起附近的一把椅子,冲着刀疤男狠狠的砸了过去。

    刀疤男见状知道今天情况危急,而且看柳擎宇这样子实力很是强悍,很有可能是马珂的保镖或者特警之类的人物,他充分怨毒的看了柳擎宇一眼,猛的当当当联系三枪狠狠的打在办公室内宽大透明的落地窗上,随后猛的身体向落地窗方向一撞,身体便腾空飞出了21楼,半空中,刀疤男猛的拉开腰间的绳子,随即一把小型降落伞飞快从他腰间弹出,刀疤男飘飘摇摇的向着地面落了下去。

    而此刻,另外两名刀疤男的手下见状也强忍着手腕上的疼痛爬起來就向着窗口方向冲去,然而,此刻,面对着已经失去了手枪的两人,柳擎宇怎么可能让他们逃跑呢,一个扫堂腿搞定一个,随即一伸手,拉住另外一个,往怀里一带,随后手肘狠狠的捣在对方的胸口处,这家伙顿时瘫软在地上。

    随后,柳擎宇站起身來,冲着两人的腰间一人踢了一脚,本來还想要挣扎着站起身來逃跑的两人立刻躺在地上无法动弹了。

    而这个时候,柳擎宇拿出手机拨通了程铁牛的电话:“铁牛,你在楼下看到一个从半空中用简易降落伞落下的男人沒有,想办法把他给我抓住。”

    这时,程铁牛却苦笑着说道:“老大,对方在降落的时候,已经有一辆皮卡车在下面等着了,现在已经开远了,追不上了。”

    听到程铁牛这样说,柳擎宇只是轻轻点点头:“恩,好,你立刻联系警方,让警方的人尽快赶过來,这边有人要谋杀马珂,两名杀手已经被我给抓住了。”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走到其中一名杀手面前,森冷的目光盯着对方冷冷的说道:“说说吧,是谁派你们來的。”

    那名杀手见状脸上猛的露出一丝诡异的神色,神色中看向柳擎宇的目光中充满了不屑,柳擎宇心情震怒,正想出手教训一下对方的时候,却看到这名杀手的嘴角处一股乌黑的血迹缓缓淌出,随即杀手脖子一歪,身体瞬间便松弛了下來,很显然,这家伙竟然直接服毒自杀了。

    柳擎宇立刻看向另外一名杀手,只见那名杀手也同样嘴角处有乌黑的血水缓缓流淌而出,身体同样松弛了下來,依然气绝。

    看到这种情况,柳擎宇的脸色变得异常严峻起來。

    从对方这次的行动时间上來看,对方明显是抢在自己到來之前动手的,而动手的目标赫然是自己想要拜访并且请出山的人物,,马珂,这些人到底隶属于哪方势力,他们为什么要暗杀马珂,他们又为什么要会抢在自己到來之前出手。

    如果说对方只是与马珂有仇的话,那么只需要派一些普通的杀手就足以搞定马珂了,但是这一次,对方派出的杀手竟然在暗杀不成的情况下直接服毒自杀,很显然是想要断绝自己这边一切有可能查到的线索。

    那么从这一点來看,派出杀手的这个幕后人物很明显特别不希望自己查到他的蛛丝马迹,在请杀手的时候就和对方签订了相关的合同,而能够签订这种合同的人,沒有一个是普通人,因为普通人就算是出再多的钱也不可能让杀手组织签订这种暗杀不成一旦无法逃跑就必须要服毒自杀的合同的,因为每一名杀手对于杀手组织來说都是十分宝贵的资源。

    思考到这里,柳擎宇的心中突然就是一动,他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会不会是自己要请马珂出山的信息被某些势力通过某些手段得到了,从而迅速采取了措施派杀人前來击杀呢,如果这种可能成立的话,那么派人杀马珂的人就可以确定了,对方肯定是在这次股灾中针对鹿鸣市造船厂出手的幕后之人,假设这个可能性成立的话,那么又会是从哪个渠道把自己要请马珂出山的信息泄露出去的呢,要知道,知道自己要请马珂出山的这个信息的人只有那么几个人,一个是自己,自己肯定不可能泄露消息,另外一个是市政府秘书长陈棉灿,正常情况下,陈棉灿是不应该会做出这种事情的,毕竟他的位置已经到了秘书长这个位置上了,泄露这种消息对他來说沒有任何好处。

    另外知道这个信息的就是市国资委主任沈珈毅和造船厂副董事长齐柏青,但齐柏青自始至终一直跟在自己身边,他沒有机会泄露秘密,难道是国资委主任沈珈毅泄露出去的,但是以柳擎宇对沈珈毅的观察,这个人应该是一个做事比较正派之人,也不像是会泄露这种重要机密之人,那么到底是谁把这件事情泄露出去的呢。

    一时之间,柳擎宇反而迷茫了。

    此时此刻,在安全舱内,马珂看到了外面发生的一切,尤其是当他看到柳擎宇一个人独战三名杀手搞定两人逼走一人之后,马珂看得目瞪口呆,他从來沒有想过,竟然还有人能够在三名枪手的手中打赢这场实力极其悬殊的战斗。

    此刻,马珂却并沒有出去的意思,因为他并不知道站在外面的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此刻,柳擎宇沉思了一会,感觉想不出什么头绪之后,他也就沒有再去多想,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齐柏青的手机:“老齐,你出來吧,这边已经安全了。”

    过了一会,齐柏青从外面走了进來,当他看到地上躺着的两具尸体的时候,脸上露出了震惊、错愕神情,刚才当他听到房间内传出來的枪声之时吓得不轻,因为他可是清楚的,进去的那个人可是堂堂的鹿鸣市市长啊,如果市长柳擎宇在这里出现了问題,他的责任也是不轻的,因为这里可是他带着过來的,刚才,他一直在为柳擎宇的安全捏了一把汗。

    如今,看到柳擎宇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他的心这才放了下來,目光扫视了一下全场有些错愕的说道:“咦,柳市长,难道马珂沒有在办公室内吗。”

    柳擎宇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全场,最终目光落在了墙壁上那一角衣襟上,笑着说道:“在啊。”

    “在,在哪里。”齐柏青有些诧异的问道。

    柳擎宇笑着说道:“老齐,你走到那边的墙壁上,拍拍墙壁,把马珂同志请出來吧,告诉他外面已经安全了。”

    齐柏青的目光也落在了墙壁上那一角衣襟,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正要迈步走过去的时候,一阵咯吱咯吱的响声传出,墙壁向外凸起,随后向外一滑,露出了一人多宽的缝隙,马珂脸上带着几分苍白从里面走了出來。

    “马珂,你沒事吧。”齐柏青看到马珂竟然从墙壁夹层中走出來,脸上充满关切的说道。

    马珂摇摇头说道:“齐总,我沒事,您怎么來了,这位是。”

    说着,马珂的目光看向了柳擎宇的方向。

    对于柳擎宇,他感觉到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但是柳擎宇刚才在进门时对付那三个杀手之时所展现出來的强大的战斗力却让他十分震惊和钦佩,他知道,如果不是柳擎宇的话,恐怕自己今天会怎么样还真不好说。

    齐柏青这才想起了今天过來的主要任务,便笑着说道:“马珂啊,我给你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是我们鹿鸣市市委副书记、市长柳擎宇,我们今天过來是想要请你出山,为我们造船厂的股票进行操盘的。”

    说完,齐柏青又介绍道:“柳市长,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马珂同志。”

    柳擎宇笑着主动伸出手來说道:“马珂同志,对于你的大名我可是如雷贯耳啊,今天一见,沒有想到你思维竟然如此缜密,佩服佩服。”

    说话之间,柳擎宇的目光看向了安全舱的方向,这是柳擎宇第一次看到有人竟然会在自己房间内设置这样的地方,确实让他很是震惊。

    马珂脸上立刻露出一丝苦笑说道:“柳市长,你这话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我这样做也是沒有办法的事情,您可能不知道,我们职业操盘手,尤其是做到了一定层次之后,我们的人身安全时刻面临着威胁,所以,我们必须得为自己时刻留出退路才行。”

    这时,柳擎宇微微笑了笑,开门见山的说道:“马珂啊,现在我们鹿鸣市造船厂股票在恶意做空势力的强势狙击下已经停牌了,我想要请你出山亲自操盘这只股票,你看你意下如何。”

    马珂沒有丝毫犹豫,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柳市长,今天您冒着生命危险救了我,我非常感谢,但是造船厂那边的事情,我不想再参与进去了,我和造船厂之间的缘分已经尽了。”本书 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