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8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总裁的替身前妻【完结】758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子弹如水一样密集地扫过来,废弃场内的,废弃场外的,狙击枪,突击枪,手枪频频发射,子弹如不要钱似的扫射,墨遥在地上滚了一圈直接滚到废弃场的边缘上,他看过室外的环境,知道哪儿最安全,也知道哪儿最能避开狙击位,虽然这边缘也在狙击视角内,却非100%视角,只有20%的视角,另外两人是完全无视角的,墨遥双手扣动扳机,一边躲藏一边开枪,转眼间就毙了四五人,诸人纷纷寻找隐蔽点,室内的人站着不动,只有室外的在开枪,能看得见墨遥的,纷纷开枪,而室内剩下的十来人躲藏好,免得误伤。

这是训练有素的杀手团体,作战方式偏向北约特种兵的作战方式,一看就是最尖端的特工团培养出来的人才,配合得十分好,墨遥的射程无法触及室外,只能躲避,躲避,再加上室内那十来人偶尔放冷枪,一刻钟后,墨遥的腰上被子弹擦过,身上挂了彩,就那么停顿的时间,一把手枪从背后放了一枪,打入他的肩膀,因为短暂的疼痛,墨遥的反应略微慢了一点,刚躲避过去就有十来发子弹扫过。

这是一个废弃场,外面360°无死角,不管墨遥躲在哪儿都能被人打中,那子弹扫射的密集度就像是机枪里扫出的子弹不要钱似的,十分密集,哪怕是奥特曼在这样的情况下也要挂彩。

白柳突然从藏身扑出,扑向一名敌人,室外扫射的人为了避免误伤,不会像自己人开枪,白柳受了伤,却不影响他敏捷的身手,只见他如猎豹一样扑过来,那人躲避不及被讨他扑在身上,白柳膝盖顶着那人的腰脊椎骨,手握住敌人的头颅扭转,这人头骨断裂致死,白柳抢过他的突击枪和弹夹,身子一滚躲避扫来的子弹,另外一方面,墨遥已到死角处,勉强用麻药震住自己的肩膀上的疼痛。白柳扫起地上的尸体,接着和室内的人杠上了,躲躲闪闪间放倒了四五人,这废弃场内就只剩下七八人了。

另外一名领头的中年人愤怒地站起来,拿着突击枪拼命扫射,他杀红的眼睛,那子弹追得白柳十分狼狈,墨遥突然从汽车一旁滚出来,对着他开了一枪,人的移动中枪法精准度打了折扣,子弹射入那人的胰脏部位,墨遥又补了一枪,正中眉心,两名领导人都毙命了。

墨遥滚到他身边拿过那把火力很足的突击枪,突然扫向那拿着巴特雷狙击枪的人,他们几乎是对射的,墨遥手臂上被子弹打伤,穿透性枪伤,可他很幸运的地打爆了那人的头。

白柳在混战之中仍然不忘了赞一声墨遥你真棒,是真的强,他还没见过身手如此恐怖的人类,子弹打在身上和不要钱似的,真是恐怖。

墨遥没心思听白柳的赞美,滚在一旁拿起那支巴特雷,眯着眼睛看向白柳,他在考虑着他该不该信白柳,可墨遥赌了,沉声说,“我的背后交给你。”

白柳打了一个响指,以嘴型回他,没问题!

我的背后交给你。

等同于把他的命交给白柳,让白柳来守护,墨遥从不这样,能让他说出这句话的人不多,只有他那批兄弟姐妹和风云雷电,在兵荒马乱,枪林弹雨的战场上,这样的赌注无疑是豪赌,如果赌输了,他这条命就没了。可如今,没办法,他必须把背后交给白柳。

他再强大,他也只是一个人,他是血肉筑成的身体,他会疼,会死,他没有四只手,他只能专心面对外面的敌人,在视角如此全面的废弃场内,他想要逃出去,只有放倒所有人。而如今,他只能把外面的狙击手都干掉,这才能保证他们有一条生路,可他要杀狙击手,就一定要有人保护他的背后。

狙击和突击不同,他分心不得。

如果他看错了白柳,他不能保护他的背后,或者是他在他背后打了一枪,那没关系,他能为他闯这个龙潭虎穴,就等同于信任了白柳,如果白柳在他背后打了一枪。

那人是他看的,看错也只能怨自己,他愿赌服输。

枪声不断,冰冷的子弹打在废弃场的钢铁中发出冰冷的声音,墨遥是为了枪而声的,特别是狙击枪,墨家几个孩子内,他和无双是最好的狙击手,只要是狙击枪,他拿起来就能杀人,仿佛一个手指过去,指着他,子弹就顺着手指过去,立刻毙命,毫无悬念。

哪怕是在这样不稳定和危险的环境内,墨遥的狙击枪一瞄准,就在对方同时也瞄准的同时比他快一步开枪,接着低着头躲避子弹,子弹落在一旁,可一名狙击手已被击毙。

可难度也来了,击毙一名狙击手后,他们学乖了,选的位置就更隐秘了,他从瞄准镜内看到的视野只有10%,根本无法开枪。

室内企图开枪扫射墨遥的四人都被白柳击毙,他没让墨遥失望,很稳定地保护了墨遥,哪怕他的手臂已有两处穿透性枪伤,血流不止。

那洁白的衣裳已染了血,红得那么的妖异。

墨遥上膛,不再寻找狙击手,只要看见人,他就打,没一会儿又放倒了几人,可相对的,废弃场外的子弹也打中墨遥两处,肩膀一处,手臂一处。

这是一场血战,很艰难的血战,白柳很聪明把室内的人都解决了,可外面还有十来人包围着,墨遥看见一辆机车,看起来废弃不久,他抿唇看向白柳,让他过去看看,他来掩护。

白柳懂他的意思,在墨遥的长枪掩护下把机枪托到汽车后面,这是一处死角,外面的人打不到,白柳检车油箱,很幸运地发现,这车还有油。然而油不多,只能足够他们跑出十公里。

白柳问,“要不要赌一赌?”

两人都是伤痕累累,白柳枪伤严重,墨遥也是枪伤严重,而且失血过多,继续在这里拖延是不行了,他们就守着,偶尔放一放冷枪,他们也会失血过多而死,所以目前的情势看,只能赌一赌。

“赌!”墨遥沉声说,白柳对机车很有一手,开车比墨遥好多了,所以当然是白柳在开车,墨遥和他背对着背坐在身后,如果正常那么坐,估计要死人的。

有了汽车的掩护,驱动机车不难,外面的人听到车声,子弹如雨一般地射来,打在汽车上发出冰冷的声音,白柳轻轻一笑,至美至纯,“给我一个吻呗。”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口气宛若调情,墨遥目光一沉,白柳戏谑一笑,够过墨遥的脖子,结结实实给他一个法国热吻,吻得十分激烈,仿佛绝望边缘最后的亲吻。

他们都不知道这一出去的结果是什么,白柳心想,如果上苍要我今夜死,我就死在你怀里。

双唇分开,墨遥也不废话坐上了车,白柳把油门踩到底,机车如飞一样冲破了废弃场的大门,奔向公路,子弹密集得像水一样泼过来,打在他们身边,溅起尘土,白柳开机车很有技术,弯弯曲曲,很巧妙地躲避子弹,墨遥拿着那只巴特雷扫射,扫得众人连头都抬不起来。

机车迅速上了公路,身后七八两轿车追赶,深夜的公路上就上演了你追我逃的戏码。

墨遥身上有六处枪伤,很幸运的是,都是外伤,没伤到内脏,所以他才能如此霸气的还能开枪,白柳身上枪伤也不少,两人都是失血过多,可勉强还能撑得住。

墨遥比白柳伤得重,轿车一路追赶,墨遥突然回头说,“开稳一点。”

白柳收到,机车就开得稳了许多,墨遥眯起眼睛,子弹上膛,那边轿车开了敞篷,有人冒出头来扫射,可惜不在射程内,所以对他们也没威胁。

墨遥拿起狙击枪,对准第一辆车的轮胎各开一枪,普天之下恐怕没有一个人对枪的熟悉能被墨遥好,也没他用得这么顺利,两枪后,第三发子弹打在油箱上,那辆车瞬间爆了,车子被掀开十几名,火光四射,轮胎和废铁落下,白柳听到后面刹车和混乱的声音,尖锐的声音夹着硝烟的味道,让这个夜色看起来如此的迷人。

“你真恐怖……”白柳一边开车一边说,可他的喜悦没来得及维持多久,后面的轿车又赶上来,报废了三辆车,其余五辆重组重新来过,又追了上来。

白柳悲催地发现一件事,油箱漏油,也就是说,他们的车子维持不了多久了,最多两公路,墨遥说,“上桥,开到施普雷河里去。”

白柳点头,这是他们唯一的活路,不然的话车子没油停在路上,只有死路一条,后面的轿车追赶不止,白柳大吼一声,“坐稳了。”

他把车速开得最大,突然大吼一声,看起来很文秀的青年把车子抬起来,从桥上冲出去,从几十米高度直接冲到施普雷河里去。

……

轿车上的几个人下来,对着他们落下的地方扫射,没一会儿就看见水里一片红,警笛呼啸而来,他们不宜久留,开了十几枪后慌忙上车离开。

墨小白收到消息的时候,正是深夜,他最近心情莫名的烦躁,夜不能眠,总是很晚睡觉,本来要带季冰回罗马的,临时有事又飞荷兰去,时差没调好,人又烦躁。乍然一听到老大出事的消息,匆忙上了飞机,他人在荷兰,去柏林很近,飞机起飞后几个小时就都柏林。

一停下就马不停蹄地寻人,警察已找到白柳,他受了很严重的枪伤,人昏迷不醒,墨遥却没有找到,云派人在河里寻找了许久都没有消息,墨小白打开电脑追踪墨遥的地址,墨遥体内有一张芯片能够追踪他的位置,风云雷电并不知道。墨晨收到消息也晚,几乎和墨小白一同追踪的,两人合作倒是挺快的,很快就锁定了一家私人诊所里。

墨小白和云赶去诊所时,医生正在给墨遥急救,是一名女孩路过发现昏倒的地上的墨遥,所以把他救走,正好这女孩是私人诊所的护士所以就把人送到这里来了。

私人诊所里设备很简单,隔着一张百布就是手术台,墨小白的手几乎要把这块白白的布给抓烂了,手背上青筋暴跳。

墨遥躺在手术台上,下身就穿了一条短裤,整个胸膛都裸露着,血迹斑斑,手臂上有两处枪伤,肩膀也有两处枪伤,大腿有穿透性的枪伤,另外一条手臂上也有一处枪伤。都不算很严重的枪伤,只有肩膀那两处是子弹留在身体里,只要子弹拿出来就能没事,可问题是,他落下去的时候,重力太大不知道可能是碰上岩石,后腰那里被尖锐的利器刺得惨不忍睹,失血过多,再加上发烧,情况危急。

私人诊所的血库不多,医生建议送大医院,他这里没那么多库存,墨小白让云去取,老大这样的情况送到医院估计就没治了,墨小白挽起手臂,“抽我的,能抽多少要多少。”

他们兄弟姐妹都做过血型配对,就是为了在紧要关头能够急救,他和墨遥和墨晨都是一个血型的,医生听说是兄弟,也就没再犹豫,墨小白躺在另外一边手术台上,他看着输血管慢慢地充满血,他的血液流到老大的血管里。

他的血液流到老大的血管里。

墨遥伤的很重,昏迷不醒,人都迷迷糊糊的,脸上苍白得吓人,透出惨白的颜色来,哪怕是在华盛顿受伤那会儿,他也没见墨遥脸色如此惨白过。

“哥……”墨小白的心如被人打了一拳,闷闷的疼,又受伤了,你又受伤了,老大是强大的,无敌的,这么多年来很少受伤,最近却接二连三地受伤,墨小白又是心疼,又是悲愤,本命年都没怎么倒霉的。看着老大的脸色,他别提多难受,恨不得这些枪伤都在自己身上。

他是真的疼,感觉抽血都疼了。

墨遥的生命气息很微弱,墨小白焦急不已,抽了500cc后,墨遥的情况稍微好转一些,墨小白还想献血被医生踢走,他身体好,抽这么点血其实不重要的。医生开始给墨遥取子弹,墨小白在一旁看着,他觉得自己自虐,明知道很痛苦,他也眼睁睁地看着,陪着老大一起痛苦。

墨遥因为疼痛,哪怕是在昏迷中,身体也开始痉挛,墨小白握住他的手,温柔地擦去他脸上的汗水,“哥,我是小白,忍一忍,一会儿就不疼了。”

墨遥似乎没听到他的话,肌肉僵硬,身体痉挛,墨小白心疼至极,医生说病人的身体很虚弱,也很危险,主要看病人的求生意志,让他墨小白和墨遥说话。

其实受了这么重的伤,这要是换了一个人,早就死了多少次了,他们的身体经过很特殊的训练,所以才扛得住疼痛,扛得住死亡,不然早就没了命。

墨小白开始和墨遥说话,他和墨遥是有很多话要说的,如今墨遥昏迷了,他就说得更肆无忌惮了。他说着他们小时候训练的事情,因为医生听不懂中文,墨小白也很放心地说他们少年时候的事情,“哥,我第一次知道你喜欢的时候,我可吓坏了,你知道吗?真的吓坏了,我拼命地跑啊,拼命地跑,我总觉得我跑的远了,累了,就不会出现幻觉了,是的,幻觉,我因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后来感觉越来越鲜明,我真的怕极了,我也不知道我怕什么,我就是不能接受。我不讨厌,真的,真的不讨厌,可就是不敢接受……”

“哥哥,哥哥,我不讨厌你的,真的,我很喜欢你,比喜欢小哥哥,喜欢妈咪还多,我怎么可能会讨厌你呢,上一次你离开我就想和你说了,我又怕说了你会更伤心,我又害怕给你希望又让你失望,我不敢告诉你。”墨小白握着墨遥的手,说得很伤心,很伤心,“都说我最怕你和妈咪,其实我最喜欢的也是你和妈咪,你一定觉得我是为了哄你才说的,其实不是啊,真的不是,你要相信我,等你醒来我说给你听好不好?”

“上一次你走的时候,你说怕我恶心,我不恶心啊,为什么要恶心啊,有人爱我这么多年,处处为我这么多年,又不强迫我,他撑起了一片天,给了我宽敞的路,又没有对我的路指指点点,你给我这么多宽容和宠爱,我怎么会恶心呢,你真的误会的,可为什么会是我哥哥,为什么会是我哥哥……”墨小白似乎也陷入一种无法自拔的困境中,“你那么喜欢的人,是你的弟弟……”

“你一定以为我没心没肺,是啊,我没心没肺,我故意装不懂,我享受你的爱情,又没给你回报,让你在我身上白白浪费这么多年,真的对不起。”

“哥,你一定是讨厌我了对不对,你离开华盛顿后就不理我了,你不理我了,我最近心情很不好,因为你不理我,你别不理我行不行?我受不了,整天挠心挠肺的疼,浑身不自在,哥你是不是讨厌我了?”墨小白撒娇地抱怨,水汪汪的大眼睛都是委屈,“你有了喜欢的人对不对,你们还住在一起,你和他住在一起,我给你打电话,你竟然……哥,我讨厌他,讨厌他,我看过照片了,是个小白脸,哥你怎么能喜欢小白脸呢?你不准喜欢他。”

墨小白此刻完全表露出他的彷徨和任性,他墨遥耳边唠唠叨叨说不准喜欢白柳,那医生唇角一个抽搐,就差点没拿手术刀插他……

不管他说什么,墨遥似乎都没反应,连手指头都没给他动一下,墨小白的心全然陷入黑暗中,一想到墨遥是为了白柳伤成这样,墨小白的小宇宙就无敌地燃烧,揪着墨遥的手问,“那小白脸有什么好的,他有什么好的,他都不能保护你,你看,你和他在一块都伤成这样了,他有我好吗?有我漂亮吗?有我身手好吗?有我有魅力吗?一定没有吧,哥哥啊,你眼光怎么变差了,我应该拔高你的眼光才对啊 怎么把你的眼光变差了呢?”

医生想,因为你就是一个烂人,他眼光也就这样了。他从头到尾听着都觉得这躺着的男人这可怜,怎么就喜欢这么一个自私任性的家伙,没心没肺得可怕啊。

他是德国人没错,可他老婆是中国人啊,当年为了追老婆,他可是学了一口好中文啊。不说不等于不会啊,听到一段这么劲爆的兄弟恋算不算是福利啊?

墨小白捏着墨遥的手,开始说他的秘密,反正墨遥昏迷了听不到,那医生是德国人听不懂,墨小白就觉得吧,他要发泄一下。他是不知道和墨遥说什么了,似乎要迫不及待把自己对他的感觉都说出来,所以就说到上一次的华盛顿,他看着墨遥的身体产生欲望那件事,那医生手一抖,差点没一刀解决了墨遥……

“哥,你的身体真漂亮……” 墨小白是伤心过度,竟然傻笑起来,“真的很漂亮,很性感,肌肉线条很美,腿很直,像是标枪,肩宽,腰细,腿长,脸蛋还漂亮,我看着你的唇就想,亲上去是什么感觉,结果就硬了。哎,其实这件事就怪小表哥,谁让他在我耳边描述你的身材,结果你刚洗澡出来,我就浮想联翩了,结果我去洗手间,想着你的样子用手安慰自己。当然,那可能是因为我很久没女人的原因了……”

那医生很古怪地看着墨小白,心想着世上那么会有这种白痴呢。

墨小白说着说着,莫名地伤感起来,脸颊贴在墨遥的手背上,“哥,你千万不能死,真的,千万不能死……”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总裁的替身前妻【完结】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总裁的替身前妻【完结】》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总裁的替身前妻【完结】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总裁的替身前妻【完结】》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