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惜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超极狂少疼惜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听了这话,本来满脸泪痕的蓝晴茉忍不住笑了一下:“坏哥哥,这个时候了,还逗人家开心!对了,哥哥,你的手……”她记得秦殊刚才用手抓住那把匕首呢,慌忙把他的手拿起来,才看到手掌上有一道深深的割痕,还在流着血。

她慌忙从背的包里拿出一块手绢,麻利地给秦殊包上。一边包扎,眼泪一边不停掉在秦殊手上:“哥哥,真希望这些伤都是在我身上,那样我心里还好受一点!”

秦殊叹了口气,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你刚才不也被踹了几脚吗?没事吧?”

蓝晴茉摇头:“我没事的,就是有些疼,看到哥哥你醒过来,连疼都忘记了!”

“你没事就好!”秦殊又温柔地把她抱住。

这个时候,那女人终于颤巍巍地走过来,看看秦殊,又看看蓝晴茉,叹了口气:“我真不敢相信你们是姐夫和小姨子的关系,说你们是一对小情人我更相信呢!”

蓝晴茉脸上飞红,秦殊却很认真地说:“别开玩笑了,她就是我的妹妹,我的小姨子,除此之外,再没别的关系。”

听了这话,蓝晴茉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那女人也摇摇头。她有些畏惧地看了地上那些人一眼,问秦殊:“这些人都是冲你来的?”

秦殊点头:“是啊,所以这里的一切损失,我都会赔偿给你的!”

那女人说道:“如果你租下这个门面,损失什么的都无所谓了,反正这些东西我都不要了!不过,现在他们是冲你来的,而且都找到这里来了,你应该不敢再租了吧?”

秦殊撇嘴一笑:“为什么不敢租?”

正说着话,那女人忽然脸色大变,指着外面道:“外面……外面还有一个他们的人!”

听了这话,秦殊愣了一下,忙转头向外看去,果然看见个人,正缩头缩脑地往里面看来。

看到那人,秦殊气得咬牙:“林郁悠这混蛋肯定是来看看我是不是被打了!”

门外那个人,正是林郁悠。

林郁悠确实是来看看秦殊是不是已经被打翻在地了,但透过透明的玻璃门,看到的完全不是想象中的情景。秦殊不但没倒在地上,反而好好地站在那里,倒是其他人都躺在地上,他顿时吓了一跳,又接触到秦殊冷厉的目光,吓得慌忙转身就跑。

“混蛋,看你往哪跑!”秦殊放开蓝晴茉,快步冲了出去。

等他冲到外面,林郁悠却已经上了一辆出租车,很快离开。

秦殊咬牙,也要跳上跑车去追。

如果他开着跑车追的话,肯定可以追上。但这个时候,蓝晴茉也跑了出来,一下抱住他:“哥哥,你不要走,我害怕!”

秦殊愣了一下,不由心头一跳,如果自己这么走了,不是又把蓝晴茉扔进狼窝里了吗?就算糕点店里那些人被打得够呛,也不是蓝晴茉这个小女孩可以应付的。糕点店的老板娘也吓得跑出来,不敢呆在店里。

秦殊喃喃道:“林郁悠,我不信你连公司都不去了,咱们总还有见面的时候!”

蓝晴茉紧紧抓着秦殊的手臂,生怕他抛下自己离开,一边小声问道:“哥哥,那个人你认识吗?”

秦殊点头:“太认识了,这个混蛋,我上次已经放过他,他竟然还不知悔改!”

正说着话,糕点店里那些人三三两两地蹒跚爬了起来,相互搀扶着向外走来,出来看到秦殊站在外面,不由脸色大变,犹豫一下,小心地贴着墙跟走了。

不一会功夫,那些人就走了个干净,秦殊眯着眼睛看着,并没阻止。

糕点店那老板娘等他们都走光了,这才问道:“这位先生,这个糕点店你真的还租吗?”

秦殊点头:“当然,我好像已经说过了吧!”

那女人沉吟一下,终于说道:“但我必须提醒你一下,他们应该不会善罢甘休,或许以后还会来的,如果以后是这个小姑娘自己经营的话,恐怕应付不了呢!”

蓝晴茉似乎也想到了,脸上带着担心,抬头看着秦殊。

秦殊一笑,问那女人:“那你说怎么办?”

那女人说道:“要不你们别租了,这小姑娘我很喜欢,虽然我想尽快把门面租出去,但为了她着想,我宁愿不租给她。另一个办法就是你呆在这个店里,那样的话,他们应该就不敢来了!”

秦殊皱了皱眉头:“那我岂不是成了专职保安了?”

蓝晴茉在旁边道:“那肯定不行的!哥哥有很多事情呢,怎么可能一直呆在这个店里!”

那女人道:“既然如此,我不租给你们了,你们还是到别的地方再租个门面吧!”

“哥哥,你说呢?”蓝晴茉又转头看向秦殊。

秦殊冷笑:“为什么不租?就是这里了!”

“但他们如果再来……”

秦殊撇撇嘴:“他们不会再来的,再来的话,也会是来道歉的!”

蓝晴茉愣了一下,不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秦殊没再说话,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不一会,电话接通,对面人说道:“秦少,您怎么打电话来了?”声音很是客气。

秦殊笑了笑:“云南诚,有点事要你帮个忙!”

接电话的就是曾经和秦殊在停车场偶遇的云南诚,他忙笑道:“秦少,您太客气了,有什么事您就吩咐吧!”

秦殊道:“我现在清嘉花园附近,在这里的一个糕点店和一伙人发生了些冲突!”

“啊?那秦少你没事吧?”

“没事!”秦殊说道,“这个糕点店我要给一个朋友租下来,希望不要有人再来这里打扰!”

云南诚笑道:“这个好办,秦少您放心好了,再不会有人去打扰了!”

“那就谢谢了,改天请你喝酒!”

“秦少,您太客气了,您是蓝少的好兄弟,这是我应该做的。对了,您没受伤吧?要不要他们赔些医药费?”

“不用了,我不愿过多纠缠这事,反正打也打过了,只要以后相安无事就行!”

“好,我知道了!”云南诚顿了一下,说,“秦少,这几个月都没见到雯雯了,她……”

秦殊一笑:“她已经回学校了,现在正认真学习呢!”

“那就好,那就好,整天跟我们混着,确实不是个事,这样我就放心了!”

秦殊道:“雯雯的学校你该知道的啊,有空的话可以去看看她!”

“我?”云南诚干笑一下,“还是算了,我去了对她影响不好,她能跟我们撇清关系,我才高兴呢!”

秦殊叹了口气:“你也别这么说,大家都是朋友,无所谓影响好不好的!你该知道,雯雯没把你们当外人,就是当朋友待的!”

“嗯,我当然知道的!”

“这样吧,我下次去看雯雯,到时请你们一起出来,咱们一起喝个酒,像以前一样!”

“好啊!”云南诚听起来似乎很高兴。

秦殊笑了笑:“行,那就这样!”

他挂了电话,转头对蓝晴茉道:“晴茉,没事了,以后你放心在这里开店就是了!”

那女人看了秦殊一眼,一脸的不信:“一个电话就行了?你没开玩笑吧?”

秦殊摇头:“我不喜欢开玩笑,明天咱们签合同!”

“好吧!”那女人见秦殊已经决定了,也没再说什么,“既然你们要租,我当然租给你们!”

她说完,往店里看了一眼,尽管满地狼藉,也不去收拾了,过去拉上卷帘门,因为挂念着孩子,就匆匆离开。

秦殊看着蓝晴茉:“晴茉,要不要带你去医院看看?”

蓝晴茉摇头:“不用,哥哥,咱们回家吧,回家我给你揉揉!”

秦殊笑了笑:“我没事的,以前经常打架,这点小伤根本没什么,走吧,外面冷,回家去!”

他开车带着蓝晴茉回到了清嘉花园。

到了家里,蓝晴茉把秦殊按坐在沙发上,忙去倒了杯水给他,关心地问:“哥哥,你身上还疼吗?“

秦殊一笑:“我皮糙肉厚的,早就不疼了!你呢?”

“腰上还有些疼呢!”蓝晴茉坐到秦殊身边,眼光明媚如水。

听了这话,秦殊不由皱眉,问道:“哪里疼?”

蓝晴茉指了指纤腰侧后方的一个位置:“这里呢!”

秦殊看了,伸手过去,轻轻按了一下:“是这里吗?”

没想到蓝晴茉竟然疼得皱了皱眉头,小脸也白了白,秦殊不由吃惊:“晴茉,难道很严重吗?快让我看看!”

蓝晴茉不由脸红,那里虽然不是什么敏感的地方,但毕竟是女孩家的身体,怎么好意思随便给一个男人看呢,但见秦殊满脸着急,她还是轻轻掀起毛衣裙来,毛衣裙里是个羊毛衫。秦殊忙掀开羊毛衫,才看到她莹润玉如的肌肤上竟然有淤青的一块,不由脸色大惊。

在糕点店的时候,他装作昏过去,是闭着眼睛的,能够听到蓝晴茉挨打,但不知多重,后来蓝晴茉说得轻描淡写,没表现出任何疼痛的样子,他就一直以为蓝晴茉并没什么事,现在看到淤青的一块,顿时气得咬牙,噌地站了起来:“这个混蛋,我一定要把他找出来,竟然把你伤成这样,我岂能轻饶了他!”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超极狂少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超极狂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超极狂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